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咸鱼王要修炼了!
    “来,苦丁茶。”

    王轲将茶水放在了周泽面前。

    苦丁茶,又称苦茶,茶如其名。

    但王轲自从开始喝茶时,就迷上了这种味道,平日在自家或者在办公室时,都是喝这种茶。

    可以说他是在忆苦思甜,他也确实配得上“忆苦思甜”。

    从一无所有的孤儿,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算是成功得不能再成功了,其间所付出的艰辛,都在这杯苦茶里头荡漾着。

    周泽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慢慢咀嚼着茶末子,放下茶杯,又点了一根烟。

    “孤单了吧?”

    王轲说道。

    周泽点点头。

    作为一名心理医生,最擅长的,其实还是察言观色,这是一门看似很容易学实际上想学得好却很难的学问。

    “你女儿呢?”

    “哦,快放学了。”

    “嫂子呢?”

    “做头发去了;

    然后应该去接孩子放学,用不了多久就该回来了吧。”

    “你也是心大,还敢放心让她出门去。”

    “她大部分时候,还是正常的。”

    王轲对着自己面前的茶杯呼了一口气,然后端起来品了一口。

    苦味入喉,不亚于白酒穿肠。

    “我想找人说说话,但不知道找谁,然后就想到了你。”

    周泽说完后,笑了笑。

    可以看出来,他情绪其实是有些低落的。

    一举灭杀了那个老太婆的灵魂,并没有让周老板发泄出内心的什么怒火,反而像是路边吃了“快餐”之后,看似激烈运动结束,

    但走出来时,却难掩内心深处满满的失落和空虚。

    周泽没觉得自己那个举动很干脆很杀伐果断,

    那真的只是狗急跳墙,

    一个人被逼迫到了一个情绪拐角之后所表现出的疯狂罢了,

    莽夫之举,

    没啥好吹嘘的。

    最终,

    奈何桥会不会知道这件事,

    自己会不会面临处理,

    他不清楚,也不知道。

    “我能理解你这种感觉,小时候,我们都是一样的。”王轲将烟灰缸向周泽面前推了推,继续道:“我们起步比同龄人差太多太多,也比同龄人更有危机感,因为我们体验过一无所有的惶恐,所以我们更懂得珍惜的道理。”

    周泽看着王轲,没说话。

    “你现在,给了我一种仿佛我们还在孤儿院时的感觉。”

    “呵呵。”

    “是真的,那种无所依靠,对未来的彷徨和迷茫,我在你身上,看见了,看得清清楚楚。”

    “我本来就一无所有了,上辈子,摸爬滚打到三十岁,一场车祸,付之一炬;

    这辈子,却发现了更让我难以接受的真相,原来我整个人的存在,也只是一个误会,一个概率,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玩笑。”

    “然后呢,你决定怎么办呢?”

    王轲伸手摩挲了一把下巴。

    老实说,对于王轲来讲,面对各种顾客,他都有恃无恐,他的才学和心理学方面的造诣以及他的经验,能够帮助他解决绝大部分的问题。

    但面对周泽时,

    王轲以前所有的那种自信直接荡然无存了。

    毕竟,

    学校里可没有一门课专门讲“鬼”的心理学研究。

    “你这个问题,太空泛了。”周泽说道。

    “那这样吧,明天的你,准备打算怎么办,去做些什么?

    比如早上起来,你打算做什么,中午时打算做什么,晚上时打算做什么,这样就具体清晰起来了。”

    “早上…………”

    周泽沉吟了一会儿,回答道:

    “早上会坐在书店靠窗的位置,晒晒太阳,再喝喝咖啡。”

    “…………”王轲。

    抑制住咳嗽的冲动,王轲硬着头皮继续问道:

    “那中午呢?吃了饭之后,继续看报纸?”

    周泽笑了,摇摇头,道:“当然不是看报纸了,也不喝咖啡了。”

    “嗯,那就好。”

    王轲长舒一口气,

    觉得自己这个发小,

    还有得救啊。

    “报纸就那么一点版面,中午到下午,换本书看看吧,书店里的书不少,而且也不坐原来的位置了,上午太阳还算舒服,下午的太阳就大了,选一个角落的位置,侧躺着,翻翻书。

    兴趣来了,看看一些严肃文学或者一些古代的著作。

    觉得乏味了,再找找一些当代小说换换口味,有时候也觉得这些小说挺有意思的。

    也不喝咖啡了,毕竟咖啡喝太多对心脏也不好,我以前是当医生的,懂这个道理。

    换喝茶吧,不过不会喝你这种苦茶,我那里有不少高价买来的好茶叶。”

    “…………”王轲。

    “晚上嘛,看看有没有生意上门,有生意上门的话就做,没生意的话就到点关门,洗个澡,睡觉。”

    王轲看了看面前的烟灰缸,

    不知道为什么,

    他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冲动,

    那就是举起这个烟灰缸,给自己这个发小砸他个头破血流!

    “这样子的生活,有趣么?”

    王轲组织着自己的言辞,继续道:

    “或者,这样子的生活,对于你现在所面临的困扰,有帮助么?能改善你的问题和解决你的忧患么?”

    周泽摇摇头。

    显然不能。

    这个世界上,没有天下掉馅儿饼的好事。

    “那你还打算这么做?”王轲循循善诱。

    讲真,

    他觉得自己好累,真的好累。

    “但我的忧患和担心,其实就是以后的我,可能就不能再过这种咸鱼一样的生活了。

    我又为什么,

    为了保护我的这种生活状态,现在却主动地自己改变这种状态?”

    王轲伸手擦了擦额头,

    他被周泽这番话给绕晕了。

    是的,

    周老板挺喜欢这种生活,

    一家书屋,一个女仆,一份报纸,一缕阳光,一天一夜,就这样过去,一个月,一年,也这样过去。

    他不喜欢破坏这份平静,也不舍得去摧毁这种氛围。

    这是他死后感悟出的道理,一种和上辈子截然不同的人生观。

    两个男人的谈话,进入了瓶颈。

    好在,玄关门被打开了。

    小luoli和自己的母亲回来了。

    刚进门,小luoli就盯着周泽一阵猛看,眼眸深处的愤怒,无比清晰!

    他又惹祸了,

    他又惹事儿了,

    小luoli很委屈,

    为什么自从跟着他之后,自己每天都得过担惊受怕的日子!

    跟着他之后,

    小luoli忽然觉得自己的生活变得格外刺激!

    刺激得不要不要的!

    王轲的妻子带着孩子回来后就自顾自地上楼了,

    对此,

    周泽这个客人没有丝毫那种被冷遇的感觉,

    恰恰相反,

    如果王轲妻子热情地挽留他留下来吃晚饭才是周泽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小蕊啊,去写作业吧。”

    王轲示意自己的女儿先离开。

    王蕊很是听话地点点头,背着书包也上楼回房间了。

    周泽也顺势起身,告辞了。

    王轲留下他想再聊一会儿,他觉得自己应该给自己这个发小的人生观多注入一些活力,但很显然,这有点对牛弹琴的意思。

    走出王轲家,周泽没急着离开,而是在小区花园里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一道娇小的身影走到周泽身后。

    “很生气?”

    周泽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谁来了。

    “气麻木了。”

    小luoli在周泽身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你的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吧?”小luoli嘲讽道。

    她之前和周泽视频时,周泽居然把人灵魂给直接撕碎了!

    还说什么领会了她的意思!

    “呵呵,记得以前当过语文课代表。”

    “那阅读理解真是满分。”小luoli气呼呼地说道,“你就这样把人杀了,这意味着一旦事发后,就彻底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留着她,就有余地了?”

    周泽摇摇头,很随意地道:

    “人……哦不,鬼已经杀了,再讨论这个,也没什么意义了。”

    “那你下面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继续过自己的日子呗。”

    “点了火药桶,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周泽沉默了。

    过了十分钟,

    周泽开口道:“有什么修炼的法门么?”

    “你想学?”小luoli有些意外地看着周泽,“你想变强?”

    “有时候会觉得无聊,所以想找点事情做做。”

    “你当这是弱智的修仙玄幻小说么?

    和你书店里书架上放着的那些书一样?

    我们鬼差,比如我,自还阳开始,一切能力就都是固定的,我们的天赋,我们的神通,早就定型了。

    除非你去当庙神积攒香火供奉,或者用其他阴损的法子,正儿八经的修炼,在地狱可能有一点效果,但在阳间这个地界,没用。”

    “那还真是让人头疼呢。”

    周泽有些神伤,

    下意识地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不过心里也安定了下来,最后一丝的愧疚也被抹除了。

    你看,

    不是我不想上进,不是我想当一只咸鱼,

    事实是修炼和不修炼,没啥区别啊。

    “不过…………”小luoli忽然转了画风。

    然后,

    周老板猛地站起身,

    快步走到小区门口伸手准备拦车,

    就差捂着耳朵跺跺脚高呼“不听不听王八念经”了。

    这让一旁准备来个转折掉一下周泽胃口的小luoli一时间瞠目结舌,

    甘霖娘!

    这货就生怕我说出什么修炼的法门害他不能当咸鱼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