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二十七章 狗急了,还咬人!
    老太婆的冷嘲热讽让在座的所有人一时都下意识地噤声,

    白莺莺沉默,

    许清朗沉默,

    老道沉默,

    死侍本就一直沉默现在继续沉默。

    作为一名下属职工,当你的老板被人当面揭短儿时,你除了沉默,还能做啥?

    “啪!”

    周泽点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地吐出烟圈。

    老太婆所说的,其实和周泽自己本人所猜测的很相似,但如果说老太婆真的刺痛了周泽自尊什么的,那还真没有。

    周老板还没那么的局气儿。

    不过,看这老太婆言比谈前清,倚老卖老且咄咄逼人的姿态,确实是让人很不舒服。

    这里是深夜书屋,

    这里毕竟是自己的店面,

    用通俗点的话来说,这里是他周泽的法场,或者叫“洞穴”。

    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

    “说够了没有?”周泽说道。

    “咋了?生气了?”老太婆一副果然不出所料的姿态。

    “嗯。”周泽承认了。

    “彼岸花,交给我,再陪我把这件事了清一下吧,具体的发落,看你的表现。”

    老太婆又坐了下来,

    甚至主动从周泽面前拿了烟,自己给自己点了一根。

    那姿态,

    那神情,

    颇有一种老上海舞厅后台女歌姬抽烟的风情。

    “呵呵。”

    周泽指了指桌上的饭菜,道:

    “你先给钱吧。”

    “啥?”

    老太婆皱了皱眉,像是没听懂的意思。

    “在我这里,下去的鬼,事先我都会安排一顿冷餐,他们走时,也会多留下一点冥钞。

    你这又是酒又是肉的,算是里面最高档的规格了,多留点钱吧。”

    老太婆的眼睛眯了眯,

    干枯的手掌猛地一拍桌面,呵斥道:

    “你知道你是在和谁说话?”

    “吃饭给钱,天经地义。”

    周泽慢慢地抬起头,理所当然的样子。

    “呵呵,如果我说我就不给钱呢?”老太婆厉声道。

    之前她没表露身份,倒是无所谓,

    现在她表露身份了,周泽却比之前更加地怠慢她,她无法忍受!

    就像是那些皇帝微服私访一样,他微服时你和他开玩笑无所谓,一旦他穿上龙袍后你再跟他没轻没重的,那就得菜市口走一圈的下场了。

    “不给?”

    周泽看向了坐在前面的老道,道:

    “扁她。”

    老道一个哆嗦,

    卧槽,

    扁她?

    老板,

    我可是会死的人啊,我死了后咋办?

    老道还在犹豫,这他娘的换谁不犹豫?

    除非你能笃定自己长生不老,就算长生不老你也保不准会出啥意外啊。

    但看周泽的神情,

    老道知道今天不遵从命令,自己可能都等不到以后老死的那一天,老板会提前给自己发快递。

    “啪!”

    老道举起手,

    对着老太婆的胳膊,

    轻轻地拍了一下。

    这力道,这分量,

    与其说是在打人,

    更像是老夫老妻之间的打情骂俏。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啊。

    周泽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轻轻挥挥手。

    关门,

    放莺莺。

    反正莺莺是正统僵尸,

    她就算是死,也不入轮回,是直接生死道消的结局,也不会下地狱走黄泉,所以,她不怕秋后算账。

    而且这丫头,对周泽有一种天然的追随和服从。

    果然,

    莺莺没让周泽失望,

    直接走向前去。

    “你敢骂我家老板是狗?”白莺莺叉着腰,看着老太婆子。

    “哈哈,他就是一条狗啊,小女娃,你的血统其实比他纯正多了,他只是扯虎皮做大衣,他根本就不是他。”

    周泽深吸一口气,

    他有些犹豫,

    也有些迷茫,

    不是因为老太婆说的话,

    而是因为白莺莺。

    是的,白莺莺是对自己很顺从,但那是建立在她从自己身上感应到高等僵尸气息的基础上形成的,是自己体内的血统对她的血统产生了压制,才让她不得不臣服自己,从一个冷厉的冰山女僵尸变成了自己的嘤嘤怪。

    现在,

    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门面,

    她是否还会继续听自己的话?

    甚至,如果自己体内的那个意识发出了呼唤,

    白莺莺是否会直接遵从那个意识的命令,对他反戈一击?

    周老板现在有点虚啊,

    忽然之间,他发现自己真的毫无本钱。

    以前觉得自己是穿着满级神装的小号,可以到处装逼到处跑,

    现在他发现自己这身装备都是被别人绑定后借给自己的,甚至自己可能都是别人预定好的经验条。

    慌,

    不能不慌,

    咸鱼之慌。

    “啪!”

    白莺莺一巴掌抽在了老太婆的脸上,直接把老太婆抽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墙壁上。

    她是真没留力道!

    老太婆也经打,居然只是嘴角流血破了点皮。

    “你!!!!!!”

    老太婆手指着白莺莺,

    “你放肆!小小僵尸,小小污秽,不入轮回,天…………”

    “砰砰!!!!!!”

    白莺莺直接伸手抓着老太婆的脖子,

    把她提了起来。

    “你………………”老太婆想说话却说不出话来。

    “敢骂我家老板!”

    白莺莺瞬间化身暴力高中美少女风,

    抓着老太婆的脖子,

    “砰!砰!砰!”

    不停地对着墙壁狂砸!

    一下,

    两下,

    三下,

    四下…………

    砸得不停,砸得不歇!

    估计隔壁的店面还以为书屋正在搞装修呢。

    老道看着倒吸一口凉气,

    许清朗看得沉默不语,

    小猴子看得连爪子上的花生都落到地上去了,

    就连一直贴着墙壁坐着一动不动地死侍也因为墙壁的颤抖而不停地摇晃着。

    周泽在旁边继续抽着烟,

    抽得很凶。

    终于,

    在不知道多少次撞击之后,

    白莺莺把老太婆丢了下来。

    老太婆被撞得鼻青脸肿,头发散乱,牙齿都掉落了不知道多少根。

    但她居然还没死!

    “你们…………你们…………你们敢这样…………敢这样对我…………你们别死…………你们别死…………”

    老道坐在边上不停地摇手,

    示意和自己无关啊。

    因为书店里头,

    白莺莺和老板不会死,许清朗还年轻,娘的,算来算去就他死得最早最快啊。

    周泽丢了烟头,颤颤巍巍地站起身,走到了老太婆面前,缓缓地蹲了下来。

    白莺莺站在边上,丝毫没有暴力砸沙包的痛快和豪迈感,反而在周泽靠近之后,她居然眼里噙着泪,像是在哭。

    周泽有些意外地抬起头,看向身边的白莺莺,问道:

    “哭什么?”

    “她说老板你坏话,我气不过。”

    “她说得又不是假的,没啥好生气的。”

    周泽安慰道。

    她说的,

    毕竟是事实啊。

    “不是,她说得才不对咧。

    老板就是老板,不是哪门子的看门狗,老板就是老板。

    在莺莺眼里,你就是我老板,不是你身子里的那个东西。

    那个东西,好吓人的,莺莺不喜欢。”

    “嘿嘿。”

    周泽笑得很开心。

    然后,周泽伸出手,手指上长出了指甲,对着老太婆的脑壳就直接抓去,而后狠狠地往上一提。

    你是打不死的小强,

    那我就把你的灵魂抽出来!

    老太婆的灵魂真的被周泽抽出来了,

    但她的形象一下子就变了。

    还是老太婆的模样,

    但头戴黑色的长帽子,帽檐不断地延伸下去,脱落到了地上,脸上还挂着不少的手势,一看就不是凡鬼。

    “那个阵法,不是你布置的才对,彼岸花,也不是你种的。”

    周泽分析道:

    “你除了抗揍,没其他的本事。所以,你是从地狱里出来特意来调查这件事的人?”

    “你知道我是从地狱来的,居然还敢这样对我!”老太婆狰狞道。

    “你是条大鱼,我的绩点很久没涨了。

    还有,

    我听说地狱当差的,油水都不少,雁过拔毛嘛,你在我这儿吃了这么一顿美餐,送你下去的话,不光是业绩,那冥钞也应该很丰厚吧。”

    “你敢!”

    老太婆有点慌了,

    她这个身份层次的人上来一次不容易,代价极大,如果任务没完成就下去,那她的下场也会很难看!

    周泽点点头,看来自己猜对了啊。

    紧接着,

    周泽拿出了手机,点开微信,给小luoli拨了一个微信视频邀请。

    那边很快接了,

    露出了躺在床上穿着luoli裙的林可。

    “她,你认识么?”

    周泽把手机对准了老太婆。

    “她…………她是奈何桥的守夜人,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来调查彼岸花的么?

    啊,

    她的灵魂怎么出来了,

    谁弄的!

    是你?”

    周泽点点头。

    “周泽,你闯祸了,如果让她下去,把你的罪行告诉到下面,到时候奈何桥到阴司那边告你一状,别说你现在只是鬼差了,哪怕你是巡检,也扛不了!”

    “我懂你的意思了。”周泽恍然,“你的意思是,不能送她灵魂下地狱,而是应该直接在这里给灭掉。”

    “…………”林可。

    林可:***#¥%¥

    话音刚落,

    周泽的指甲就开始疯狂地揉捏刺穿着这老太婆的灵魂,

    像是发了疯一样!

    叫你说老子是看门狗,

    叫你把老子说得一文不值!

    叫你在老子面前装逼!

    老子今儿个就让你晓得,

    就算是狗,

    急了,

    也是会咬人的!

    在老太婆的凄惨叫声之中,

    她的灵魂最终被周泽成功地撕碎,

    四周,

    荡漾起阵阵烟灰,

    结束了,

    都结束了。

    周泽嘴角挂着残余的笑容,

    闭上眼,

    直接坐在了地上。

    不知道为什么,

    在这一刻,

    他忽然找回了在小时候一个人坐在孤儿院后院时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