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看门狗!
    拿烟的手,

    微微颤抖。

    刚刚发下大宏愿,

    立志做好一只好好偷懒天天犯困的咸鱼,

    谁成想,

    这宏愿还热乎着呢,

    但麻烦,就上门了。

    上次的土坟,进去后的小街春楼,癞头和尚的纸人分身,再加上自己从那里顺回来当调味品的彼岸花。

    最让周泽头痛的是,

    这“大快朵颐”自己还没体验呢,

    失主就找上门来了。

    当然了,要说愧疚,这还真没有。

    周老板也没有当小偷偷了别人家东西的负罪感,

    那帮人布置了那个小结界,吸引附近的亡魂过去,把他们当作了饲料,让他们供养彼岸花,活脱脱地把原本可以下黄泉进地狱投胎的亡魂折磨得废了,断绝了往生的机会。

    这是很损阴德的事儿,周泽没吹嘘自己是“替天行道”已经算是含蓄的了,哪还会因为这件事而有负罪感?

    “我的花,花呢?”

    老太婆哆哆嗦嗦地走到了周泽面前,伸手抓住了周泽的肩膀,那凹陷下去的眼眸里,带着一种绝望和疯狂,拼命地摇晃着周泽的身体,大喊大叫着。

    周老板刚刚从昏迷中苏醒,身子骨还孱弱着呢,这老太婆看似弱不禁风的,但还真有一把子力气,硬是将周老板摇得快憋过气儿去了。

    “放开手!”

    白莺莺马上伸手提开了老太婆,老太婆身体向后一倒,然后直接摔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

    “……”白莺莺。

    “……”周泽。

    “老板,这是碰瓷儿的?”白莺莺问道。

    周泽也皱了皱眉,想了想,不应该啊,当初自己也曾和小luoli思考过布置那个结界养彼岸花的人,无论对方是活人还是死人,无论是在阳间还是在地狱,至少也该是有点头脸的人物吧?

    普通人,没资格更没那种本事有那么大的手笔。

    但这上门讨债的老太婆,也太弱鸡了吧?

    白莺莺一推,

    就昏过去了?

    想讹钱?

    周老板倒是不介意花点冥钞或者人民币把对方喂饱送走,比起这件事可能引起的连锁麻烦,周泽觉得花钱消灾完全是可取的。

    毕竟,

    在意识到自己以前最大的依仗变成了最大的火药桶之后,周泽的心态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以前是周泰迪,觉得自己可以牛逼到日天日地日空气,

    现在是周咸鱼。

    路上倒是有不少行人投来目光,但还没有人特意走过来看看,大家都不想惹麻烦事儿,至多经过时,走慢一点,寻思着有没有什么热闹看看。

    这就像是“纯良”的男人,无论年纪大小,经过街边小洗头房门口时,总是会装作不经意的样子看看里面小姐姐今天穿什么颜色的丝袜一个道理。

    所以,周老板并不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态和生活态度有什么问题。

    睁眼看看,

    满大街上,喧嚣俗世,

    来来往往的,

    都是咸鱼。

    ……………………

    “嗯嗯嗯…………好吃好吃!!!!”

    “好吃啊…………味道好好!!!!”

    饭桌上,

    周泽靠着椅子坐着,许清朗在旁边看着哪个菜少了就重新再炒一点上菜。

    老太婆一个人吃得那叫一个“狼吞虎咽”,像是古代刚从牢里放出来的一样,尤其左手拿着的那个巨油腻的肘子,

    吃得那叫一个满嘴流油。

    那本是许清朗今晚特意为周泽“大快朵颐”整的一个硬菜。

    老道在旁边陪着喝酒,给老太婆倒酒,老太婆也不时跟老道碰杯,一饮而尽,豪迈得紧。

    当然了,

    虽然看起来年岁相仿,但老道可不喜欢自己的同龄人,他更喜欢的还是发廊店里头那些四十岁上下的晚辈可怜女人。

    是,她们开始年老色衰,按照约良老色鬼白居易的形容就是那些“门前冷落车马稀”的女人。

    但若你去光顾她,爱护她,她能更感激,服务得就更好,不像那些小年轻,生意好,机车得很。

    但老道也觉得老太婆挺亲切的,否则,你总不能让白莺莺去陪人家吧?

    虽说白莺莺的年纪好像也够大的。

    老太婆一直吃,不停地吃,像是饿死鬼投胎。

    许清朗今晚买回来准备给周泽做大餐的食材基本都进了老太婆的肚子了,周泽这个时候自然也不会没事找事做把那彼岸花做成的口服液拿出来得瑟一下吃饭。

    “呼………………”

    饱了。

    老太婆拍了拍自己滚圆滚圆的肚皮,

    一脸的满足。

    然后她看了看一边的许清朗,竖起大拇指道:

    “姑娘,你饭做得真好。”

    “…………”许清朗。

    老许忽然觉得自己菜里没放点砒霜,有点不圆满。

    “嘿嘿,妹儿,他是男的,哈哈哈哈哈。”

    老道笑哈哈地解释道,

    “妹儿,你不知道,我第一眼见到他,都差点石更了。”

    “啧啧,是男的?”老太婆又仔细看了一遍许清朗,点点头,道:“还真是一个俊俏后生,可惜喽,若是搁在前清那会儿,你这模样上台演个小生,不晓得得迷倒多少人,勾栏围子里,尽是你的人迷儿。”

    老太婆张口就是一句“前清”,

    这b格和追忆得可真够深远的。

    这让旁边的老道都不懂怎么接话了,咱俩年纪瞅着一般大,但我也只是在解放前一年生的,那时候也离前请隔着八丈远呐。

    “只是这油水,用得过重了一些,想来是以前大锅饭做多了,流水席面下久了,自然而然地就缺乏了那么点的精细。

    味道是极好的,但这天下菜肴好吃得多的去了,甭管你各种口味高低,说实话,再好吃真能把人舌头给吃进去?

    无非是在精细上面下的心思不同,晓得伐?”

    许清朗闻言,微微一愣,然后点点头,“受教了。”

    老太婆吹出一口气,有些意兴阑珊道:

    “罢了,罢了,这饭食不管咋样,也算是不错了,你加油,日后好好钻研,争取更上一层楼。前清那会儿,王府上的厨子手艺,看来以后是真的吃不到了。”

    “嗯。”许清朗点点头。

    “等你厨艺再上一步,估摸着你也该死了,到时候到地下来,专门给我做饭。”

    “…………”许清朗。

    许清朗负面情绪+999

    周泽目光一凝,

    重头戏,

    来了么?

    谈到地狱,

    谈到彼岸花,

    就意味着双方的身份已经扯开了,也就没必要再雾里看花藏着掖着了。

    但许清朗这是哭笑不得,这是夸人么?这是奖励么?

    “哭丧着一张脸干啥,你这半桶子玄术水平,这辈子甭想改命了,生老病死,你也逃不掉。

    再说了,

    跟着一个小小的阴司衙役,

    有跟着老婆子我好?”

    说着,

    老太婆还很不客气地伸手指了指周泽,一副很不屑的样子。

    但她此时那种举手投足间的气场,也不像是装出来的,一般人,没那种经历,没那种气质,也装不出来这种感觉。

    “妹儿啊……哦不对,大姐啊,你在下头,也是大人物啊?

    嘿,贫道我早就看出来了,大姐你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听样子,大姐您是旗人?

    不瞒您说,贫道我祖上也是旗人,钮钴禄氏的!”

    老道马上献上马屁。

    您忠诚的老道已经上线。

    人老了之后,关心的无非就是自己的后事,但老道无儿无女,也就不用担心后代问题了,现在有机会可以关心关心自己以后死了之后的事儿,这可是大机缘啊。

    “哦?”

    老太婆眯着醉眼看着老道,同时还伸手在老道脸上拍了拍,

    “真是旗人?”

    “是啊,是啊。”

    “可老太婆前清那会儿,是同盟会的,那顿王府上的饭食,也是杀进一个王爷家蹭的饭。”

    “…………”老道。

    周泽伸手轻轻敲了敲桌面,道:“说正事吧。”

    吃饱喝足了,

    你也该言归正传了。

    “呵,说正事儿?”老太婆伸了个懒腰,“彼岸花,在你这里?”

    “算是吧。”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周老板也就干脆硬气起来了。

    “你知道我是谁么?”老太婆指了指自己的脸问道。

    “不知道。”周泽摇摇头。

    一开始周泽猜对方可能是孟婆,但既然对方是清末的人,那就应该不是孟婆了。

    况且孟婆那种地府大人物,亲自来到阳间,也不太可能。

    “呵呵,所以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给了你勇气。”老太婆站起身,伸手放在了周泽的胸口位置,“老婆子我要看看,你的勇气和依仗,来自于哪里?”

    那油腻拿过肘子的手,在自己胸口乱摸。

    有着洁癖的周老板很是难受和煎熬,忍不住伸手打开了对方的手。

    “哟,瞧出来了,没想到这小小通城,居然还真藏龙卧虎。

    一个阴司的小鬼差,居然也有背后的身份。”

    老太婆又喝了一口米酒,笑得黄色的门牙都露出来了,

    “但你知不知道,你只是你体内那位昏迷时恰巧在这段时间里诞生的灵智,换句话来说,你压根儿什么都不是。

    你傲气个啥呀?

    人死后,变成僵尸,那也是由死向生的新生命,

    你呢?

    连那个都算不上。

    充其量,就是主人离家时栓在门口的看门狗,

    等主人回来,

    就杀狗肉炖汤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