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一脸懵逼
    我种下一颗种子,

    终于长出了果实,

    今天是个伟大日子……

    此时,果子已经被咀嚼碎了,化作了青绿色的烟雾,慢慢地自周泽的眼耳口鼻之中逸散出来,而后又顺着躯干位置向下笼罩。

    之前周泽脖子几乎断裂了,但他还是在吃果子,显然,他清楚,这果子并不需要直接通过食道去消化。

    而那树根在失去了这枚原本藏身在其最深处的果子之后,慢慢地开始枯萎,它带着强烈的不甘,带着难以描述的愤恨。

    它做梦都想不到,到最后时,居然是这样子的一个结局。

    天谴,

    复仇,

    因果,

    最终都成了一句狗屁,至少,对于它来说,确实如此。

    然而,

    就在这时,

    那道残缺的身体忽然再度颤栗起来,直接冲向了周泽,老树根以最后一点点的生命精华,化作了复仇的凶焰,无论如何,它要周泽死!

    只是,

    那残缺的身体在刚刚靠近周泽时就忽然停了下来,

    不光是停下,

    而且还主动伸手将周泽之前快要掉下去的头给撑着,让那绿光在那里环绕。

    “这肉身……你当是………留给……你的?”

    周泽的声音里带着一抹戏谑,仿佛是一盘围棋,他已经占据了优势,在对手已然回天无力时,再点评几番,别有滋味。

    “他………是我留下的………护园工。”

    残缺的身体主动伸手,将自己另一半脸上的草茎直接扯断,整个动作很是生硬,而后更是将手指探入自己的眼窝子之中,硬生生地将里头的草也都拉扯出来。

    虽然拉扯出来的是草茎,但这种画面感,不亚于是在生撕自己的血肉。

    完完全全地完成了反戈一击。

    周泽眼眸里的绿色正在慢慢的暗淡下去,而他脖颈位置,则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血肉重生着。

    “嗯?”

    一声轻疑自周泽身上发出,

    “你……在反抗我?”

    像是在自言自语,其实也真的是在自言自语。

    “没有我…………你早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语气,和之前面对树根时,一模一样。

    忽然间,周泽眼眸里绿色开始不停地闪烁,时而清明,时而疑惑,时而愤怒,时而又显得很是彷徨。

    “你是…………诞生于我的灵智…………但你…………要清楚…………你也是我的…………一部分!”

    “嗡!”

    周泽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这种来自内部的反抗带着一种好不服软的架势。

    下一刻,

    周泽眼眶中的绿光开始消散,而后,身体开始慢慢地向上浮上去。

    而那残缺的身体,则是默默地隐入水底,连带着那颗已经腐朽干枯的老树根一起,慢慢地向下潜去。

    明明并不是很惊人的水深,但此时却像是化作了一道可怖的深渊,将二者一起吞噬,不知道最后到底会降入哪里。

    人世间,有人世间的规则,凡是不属于人世间的存在,都将受到压制和抹杀,普通人有着他们自己的人生轨迹,任何胆敢窥觑不属于自己所应该触碰东西的人,也必然会遭受惩罚。

    八十年前,

    几乎失心疯的日本人将这具残缺的肉身找到,运送到了这里,企图获得超越人类思维极限的力量,最终的结果则是尸体发疯,将这里化作了人间炼狱。

    冥冥之中,

    仿佛有一只手,

    于黑幕之中,

    正在调整和纠正着一切,

    它讲究一个,

    泾渭分明。

    ………………

    “咕嘟…………咕嘟…………咕嘟…………”

    水,

    又是水,

    又是这该死的水,

    周泽现在很讨厌水,非常非常地讨厌,他已经腻烦了液体充斥自己耳膜的声响,也厌恶了自己肺部被挤压时的窒息感。

    慢慢地,

    他睁开眼,

    他看见自己正躺在鱼缸里,身穿着泳装的白莺莺正在给自己擦拭搓洗着身体。

    而且,

    白莺莺是背对着他的,正在帮他擦拭和在热水中按摩大腿位置。

    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清楚,一个人如果在床上躺得时间久了,很容易生褥疮,甚至会导致其他方面肌体的毛病。

    久病床前是否有无孝子,可以看床上病人身上是否有褥疮。

    周泽刚准备动一下,

    全身上下忽然传来了极为清晰强烈的刺痛感,这种刺痛感不是来自于皮肉,而是来自于神经位置。

    “噗通…………”

    身体一颤,

    周泽直接滑入了浴缸之中,

    把正在踮着脚给周泽擦拭身体的白莺莺也给带倒,

    一时间,

    周泽只感觉有两团肉乎乎极为柔软的东西压在了自己的脸上,且中间部分,还有这大夏天吃并欺凌时的冰凉。

    哪怕是在热水之中,

    这种冰凉还是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尤其是周泽这种身体正处于极为脆弱甚至可以说是散架边缘的病号来说,这一下子,相当于有人拿着砖头大的冰给他脸上一砸。

    “咕嘟…………”

    周泽刹那间又再度陷入了昏厥之中。

    “呀,老板!”

    白莺莺尖叫了一声,马上起身将周泽的脸又拉出了水面。

    有些担心地伸手摸了摸周泽的脸,判断周泽鼻息还算正常后,白莺莺才长舒一口气,如释重负。

    如果自家老板真的被自己,

    一脸懵逼,

    然后闷死了,

    那玩笑可就开大啦。

    ………………

    第二次醒来时,又是两天后了,醒来时,周泽发现自己正躺在…………额,我这是躺在哪里?

    下面不是床,

    而是窗台位置的晾衣杆,

    自己整个人,居然是悬浮在空中!

    这是又做梦了么?

    那我继续睡好了。

    闭上眼,

    等过了大概几分钟,

    周泽又尝试睁开眼,

    自己怎么还是在这个梦里?

    飘浮在窗台位置,太阳晒在自己身上。

    这时候,周泽扭过头,发现窗户边缘位置,坐着正在看书的唐诗。

    “搞什么?”

    唐诗抬起头,看向周泽,然后拿起旁边的咖啡杯,喝了一口。

    不用想,

    周泽清楚这个女人肯定喝的是自己特意买来的很贵的猫屎咖啡!

    店里有很多雀巢速溶啊,你去喝那个啊!

    “对于病人来说,晒晒太阳,好像有好处,你是医生,应该懂这个道理。”

    “那你可以给我放轮椅上推出去晒晒太阳。”

    周泽有些莞尔,

    把自己用念力悬浮出去,

    跟晒衣服一样挂阳台上晒,

    好羞耻啊。

    “轮椅么?老道那里倒是有一个轮椅,就是按一个按钮还能‘嘟嘟嘟’自己跑的那种,我觉得你会不喜欢,所以没让你去坐那个。”

    “谢谢。”

    周泽这是真心感谢,

    老道那个轮椅居然还在?

    试想一下,

    以后万一哪一天老道或者许清朗拿出手机给自己看一个视频,视频上自己坐在电动轮椅上,旁边还在“嘟嘟嘟”放着儿歌,这简直就是最黑的黑历史。

    “现在,放我下来。”

    唐诗点点头,周泽被从窗台位置挪动到了床上。

    “你醒了,没事了吧?”唐诗问道,“你这次昏迷了二十天,真够久的。”

    “你怎么没回上海?”周泽问道。

    事儿都解决了,你怎么还留在这里?

    你留这里就算了,

    我知道你也不会帮忙招呼客人不会帮忙赚钱,

    不把客人用钢笔戳死就已经算是你天大的贡献了,

    而且你留在这里还喝我的猫屎咖啡???

    唐诗没回答这个问题,她的性格就是这样,明明是因为周泽那一晚在研究所算是救了她一把,她觉得自己应该留在这里等周泽醒来,否则就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但想要让她说出来,难。

    “要我去喊白莺莺么?”唐诗问道。

    “先不用,我有点事情想问你。”周泽说道。

    “什么事?”

    “我觉得,我身体里存在着一个东西。”

    “看出来了,就像奥特曼变身一样。”唐诗又喝了一口咖啡,

    “那一晚,你掉下去了,然后你又浮出来了。

    然后,事情就解决了。”

    周泽的心在滴血。

    “怎么了,一般人还羡慕不来呢,鸣人的九尾封印,奥特曼的变身,谁不想自己体内封印着强大的力量?”

    唐诗说着勾了勾小指头,“你对我态度的转变,不也是因为你有那个力量作为依仗么?”

    “问题的关键是,它在发生变化。”

    周泽很严肃地说道,

    “一开始,我能感觉到,它是无意识的,一个无意识的东西,无所谓,是吧,我想用就拿来用。

    副作用无非就是在床上躺半个月。

    但现在,

    随着用的次数的变多,我发现它在变化,我清楚地感知到它的意识,甚至,还能感觉到它的意识和思维正在不断地完善。

    随着我一次次激发出它苏醒,它也在做着自我的修补。

    像是一个人,它在不断地疗伤,不断地复原。

    我每次使用它应对危局时,

    它在帮我解决问题的同时,也会给自己弄点补品,我的大部分敌人和对手,都成了它的口粮。”

    唐诗闻言,面色也开始凝重起来,同时道:

    “所以,你是在担心?”

    “对,我是在担心,

    甚至开始感到恐惧;

    因为,

    有可能,

    当我下次让它苏醒时,

    就是它彻底取代我的时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