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老实人的悲哀
    “咕嘟…………咕嘟…………”

    周泽记得自己好几次沉入过水中了,但那时候要么是在地狱要么是在梦里,尤其是在经过那个碰见无面女的水潭时。

    但这次不同,这次的窒息感和危机感是那么的强烈,从他被拉拽着下来开始,他清楚,自己的生命就开始进入了倒计时。

    没后悔那个时候跑去救唐诗,哪怕二人刚刚还吵了架,唐诗臭婆娘脾气周老板也很是看不惯,仿佛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个“瞎子”,其他男人他都看不上眼的样子。

    但不管怎么样,唐诗这次是特意从上海过来帮自己的,自己如果那个时候作壁上观也未免有些太不厚道。

    当时也没想太多的东西,就像是当初在着火的电影院里,自己也没多想,就直接往火堆里去跑准备救人了。

    最重要的是,唐诗虽然有时候看起来很强大,但她的身体是一个很大的弱点,一旦被近身之后,她就很难有什么办法,自己至少还有一搏的机会。

    “咕嘟…………咕嘟…………”

    气泡不断地从口齿间和鼻尖冒出,肺部的空气开始越来越少。

    但那个残缺的只剩下半张脸的身体还是死死地抓着自己,草茎缔结出来的藤蔓不断地交叉编织着,完善出了另外半张脸。

    左边原本的脸依旧平静,但右边绿色的脸则是带着清晰的狰狞,仿佛带着滔天的怨气,根本不像是一个人,更像是另外的一种意识形态表现。

    对方好像很恨自己,恨自己没让他抓的成唐诗?

    他想要抓唐诗下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噗…………”

    对方压着自己继续往下,其实也没多深的样子,从洞**到下面也就十几米的深度,但在下方,周泽看见了一个老树根盘踞在那里,树根没有想象中那么的大,恰恰相反的是它显得很是“苗条”,但又看起来格外地精致,一张似男似女的脸在树根中部不停地扭曲着。

    在这张脸上,周泽看见了满满的怨念。

    这种感觉,很难以形象,就像是一个壮年小伙给他下了大量的烈性hun药,捆绑着他的双手双脚然后强迫着他看成人动作片,每一秒都是剧烈的煎熬,何况这货估计被煎熬了不少年了。

    “砰!”

    周泽被按压在了树根旁边,树根上的那张脸看向了周泽,那张脸一开始是愤怒和不屑,但慢慢的,那张脸又出现了新的情绪。

    震惊、

    恐惧、

    惶恐、

    然后又是疑惑,

    最后,

    变成了狂喜!

    川剧变脸闻名天下,但这树根的表情表现比变脸更加地传神。

    “是…………你…………”

    树根内部居然传来了话语声,天知道这声音是怎么在水中传播的,周泽竟然也能听得到,只是有一点点的不清楚和嘈杂。

    你认出我来了?

    周泽心想。

    然后周泽又有些不好意思,

    的确是不好意思,

    你看,

    人家都认出自己来了,

    但我自己本人却还不认识自己。

    “滋滋滋…………”

    树根的藤蔓开始激动地颤抖起来,显然,它一开始是没认出周泽的,所以才选择先抓唐诗,至于它抓唐诗的目的,现在周泽好像也能猜到一些,它想挪窝!

    它被困在了这里,

    哪怕它的藤蔓将那具失去灵魂的残缺身体给控制住,但它不晓得是什么原因,也被死死地钉在了这里,它要抓唐诗可能是因为控制了唐诗后有机会帮它脱困。

    但现在周泽都能感知到这树根已经有点失去理智了,大部分影视文学作品里,树精都显得很是沉稳睿智,基本是以老爷爷的形象见人,然而周泽眼前这货却像是嗑药嗑嗨了一样,跳起了霹雳舞。

    “你…………死…………”

    那声音又传来了,

    带着一种阴森和怨毒!

    与此同时,那残缺的身体开始更加疯狂地撕扯自己的身体,这次,他是动真格的了!

    浓重的危机感袭来,

    之前对方可能是存着省力气把自己拖到水下淹死让自己自生自灭的心思,

    现在,对方是想亲手杀死自己,体验复仇的快感。

    而周泽,之前其实也是在多等等多看看,毕竟不到真正万不得已的时刻,周老板真不想进入僵尸状态,这意味着他回去之后又要躺半个月。

    但这次是没办法了,看着几乎和自己贴着脸的那家伙,周泽张开了嘴,两根獠牙迅速生长出来,同时身体开始迅速脱水,变得干瘪起来,眼眸深处,更是被绿色的光芒所覆盖,他的气质也完全发生了变化,变得癫狂和恣意!

    “吼!”

    “吼!”

    两个人一起张开嘴,发出了咆哮,仿佛是被刺激到的老虎,正在宣示着属于自己的威严!

    若是画面在此定格,仔细观察的话,你甚至能够发现二人咆哮时的神态有着极大的相似之处。

    “轰!轰!轰!!!!!!!”

    一连串的恐怖暴击声从下方传来,

    周泽像是一头发了疯的饿狼,拼命地撕扯着面前的这具残缺却无比坚韧的身体,可以看得出来,周泽占尽了绝对的优势。

    毕竟,

    面前这具残缺的身体,早就不再是八十年前那一天大杀四方的那位了,一个只是曾经的壳儿,而且是一个破裂的壳儿,而周泽这里,则是有着曾经的内在核心!

    残躯被踹开,四周,无数根藤蔓忽然席卷过来,细如发丝的它们开始缠绕住周泽的身体。

    “砰!”

    周泽身体一颤,

    那树根也是一颤,

    但却仍然将周泽限制住了。

    刚刚被周泽踹飞出去的残缺身体又再度冲了回来,张开嘴,直接咬中了周泽的脖颈位置,他整个人就趴在周泽的身上,疯狂无比。

    “你…………死…………”

    树根兴奋地颤抖着。

    此情此景,比它自己脱困都更能让他激动,甚至,它愿意以自己脱困为交换,以此来彻底葬送那个人的灵魂!

    这个人,

    当初欺骗了自己,

    害得自己错过了化形的机会,让自己一直被困锁在这里,只能停留在这方寸之地间。

    这种恨,

    比天高,比海深!

    “宿命…………报应…………”

    对方狞笑着。

    周泽身体不停地在颤抖,像是在试图反抗,但全身上下的细细藤蔓仿佛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可怕的铁链,死死地锁住了周泽全身。

    树根在以自己的力量,

    控制着周泽,压制着周泽。

    这还是周泽自从能开“无双”以来,第一次遇到自己被压制的情况,要知道以前可都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无往不利的。

    当然了,现在的周泽根本就失去了思考能力,脑子里,现在只剩下那种叫做“疯狂”的情绪。

    这种僵持,持续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

    树根开始萎靡下去,显然它也开始力竭了,但周泽气息的削弱更是明显。

    上次在将军山,因为长时间进入僵尸状态,肉身几乎崩溃,也因此,周泽进入僵尸状态的时间真的很短很短,根本维系不了太长。

    原本周泽脖颈位置的肌肉是完全紧缩着的,现在也松弛了下来,残缺身体的獠牙直接撕裂了周泽脖颈的一块血肉。

    “噗…………”

    鲜血开始弥漫开来,

    周泽脖颈位置裂了一个大洞,脑袋几乎就剩下一点点的皮肉还维系牵连在脖子上。

    眼眸中的绿光慢慢地暗淡下来,

    身上的反抗力量也在越来越式微。

    树根更加地激动,它甚至让那残破的身体离开了周泽,转而用自己那密密麻麻的藤蔓将周泽的身体给裹挟了过来。

    它不能动,

    但是它要欣赏这个仇人最后的临死画面!

    这是一甲子以来,它最开心的时刻!

    除了脖子伤口位置,周泽身体其他位置也开始溢出鲜血,每次进入僵尸状态之后,身体都会因为承受不住这种压力而龟裂,皮开肉绽。

    这一次,

    也不例外。

    “呵呵…………报应…………宿命…………天谴…………”

    树根每次说话都只能说两个字,此时此刻,它不停地宣泄着自己内心的怒火和幸灾乐祸。

    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啊,

    一甲子之前坑得自己被锁困在这里自此无法动弹一步的罪魁祸首,

    居然在六十年后自己送到了自己面前,

    而且还变得这般的虚弱!

    这是天意,

    这是上天睁眼!

    作为曾有化形机会的妖物,他被那个家伙坑得太惨太惨了。

    残破的身体悬浮在一边,一动不动,昔日的身体现在被树根所控制,成了最忠诚的傀儡和打手。

    “报应…………宿命…………一个…………甲子…………”

    树根看着飘浮在自己面前,生命体征正在越来越弱的周泽,不停地挥舞着自己的藤蔓,载歌载舞。

    它要静静地看着他,

    近距离地看着他,

    看着他死,

    看得他死得透透的!

    然而,

    就在这时,

    周泽那双原本早就暗淡下去的眼眸忽然绽放出了刺目的绿光,

    之前,

    周泽的脖子被那残缺身体咬掉了一大块肉,现在只剩下一点点的皮肉和自己的脖子相连着,但这时候,反而得以顺利让其将头甩了几乎两三世界杯盘口,直接撞向了树根的面部。

    两颗獠牙精准狠地刺了进去,

    掀翻了树根的表皮,

    张开嘴,

    将里头发着光的绿色果实给吞入了口中,且慢慢地咀嚼着,

    “嘎嘣……嘎嘣……”

    脆得很!

    树根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

    它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等了你…………六十年…………你终于…………熟了…………”

    周泽一边咀嚼着嘴里的东西一边用一种沙哑的声音缓缓道:

    “还有…………

    六十年了…………

    你还是那么的…………

    好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