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拖下水!
    半张脸,很是突兀地从洞穴那边升起来,四周的温度也开始迅速降低下来。

    周泽下意识地倒吸一口凉气,让他最担心的局面还是出现了。

    其实,周泽之前也想过,既然自己现在是周泽了,甭管灵魂不灵魂,记忆不记忆的,至少证明八十年前到现在,原本被关在研究所里被日本人拿来当研究品的自己是动过的,不然也不会有自己的出现。

    那是不是意味着,这具身体可能就不在这里了?

    但周泽还是想错了,

    这具身体还在,

    而且发生了特殊的变化。

    之前唐诗说这里有妖,

    周泽反正一点都没感觉到。

    不过,

    人的影树的名,之前在梦里看见这具残破身体大杀特杀的情景,又亲眼目睹其自身都开始不受控制的癫狂,这时候再面对他,周泽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

    “嗡!”

    一道波纹荡漾开去,

    那半张脸上仅剩的独眼睁开了,眼眸之中,还是熟悉的空洞,似乎根本就没有眼珠子之类的存在,但在下一刻,一团团稻草根茎一样的玩意儿从眼珠子里窜了出来,并且逐渐的延伸出去,甚至补全了右边失去的半张脸轮廓,让这个脸看起来,似乎“圆满”了,但实际上看起来却更加地诡异和不协调。

    “砰!”

    一只白骨手从边缘位置探了出来,扣住了地面后,其身体也开始慢慢地往上爬。

    动作很慢,显得有些迟钝,像是一具玩偶,被一个技艺很粗糙的学徒艺人在操控着,而且,似乎也能看出他的艰难。

    但那种气场,却像是与生俱来的东西,哪怕它身体残破了,哪怕原本在它体内的灵魂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事情最后落在了周泽这里。

    “啪!”

    他从洞穴里爬了出来,但顷刻间,他的身体开始抑制不住地向后退,仿佛有什么无形的力道正在压制着他。

    地上开始出现了一串火星,足以可见摩擦之剧烈。

    “吼!”

    他张开嘴,只剩下一半的嘴以极为夸张和惊悚的方式张开,另外半张草茎编织的脸瞬间崩溃散落,他在做着无声的咆哮,显然是对这种情况很是愤怒。

    “噗通…………”

    周泽跟唐诗根本就什么反应都没有做,就看着这刚刚好不容易爬出来的残躯又跪倒在了地上,而后又被强行拖入了洞穴之中。

    整个画面和过程看起来有些滑稽,拉风气势如虹的出场,而后又莫名其妙地被拖拽下去,像是一个演员刚上台还没说话就落幕了。

    不过,这个情况也让周泽等人这边的压力顿时消散了不少,心头上积攒的凝重也被消除了很多。

    “老板,这是以前的你?”

    老道问周泽。

    周泽点点头。

    “看样子这身体出现问题了啊,真的是头上长草了。”

    周泽懒得搭理他,但没想到老道自言自语上瘾了,继续道:

    “老板,感觉你真的运气背到家了,自家坟头老是被盗,先是上辈子的尸体被人挫骨扬灰当成黑芝麻糊给吃了。

    然后这个尸体,又被人当盆栽种,啧啧,老板,贫道本行是给人看墓穴的,下次你再打算死的话,找贫道我,贫道肯定给你选一个安全的…………”

    老道越说越激动,但一看周泽的目光,他的声音又慢慢地低下去了。

    “去前面看看,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周泽对老道说道。

    “嗯?”

    老道悚然一惊。

    卧槽,

    我就是一个打酱油的,负责在旁边舔包喊6666的,

    你叫我去前面看?

    老道把目光看向了唐诗,希望唐小姐否定老板这个明显带着公报私仇的命令。

    但没想到唐诗直接点点头,附和道:

    “也好。”

    “…………”老道。

    老道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慢慢地往前走。

    “不用担心太多,刚刚那个东西明显是在这里受到了限制,所以八十年来,它明显发生了异变,甚至被什么玩意儿给鹊巢鸠占了,但依旧没办法离开这里。

    而我和你老板都是‘鬼’,你是活人,不会刺激到下面可能存在的东西。”

    唐诗在后面给老道解释道。

    闻言,老道心里踏实了不少,凑过去之后,手电筒向下照一下,然后伸头快速瞥了一眼。

    “老板,下面像是一口井,还有水。”老道招呼道。

    周泽和唐诗这才靠近过去,果然,下面不是什么洞穴,而是一口井。

    “下面怎么办,谁知道当初你是怎么灵魂出去的?”唐诗蹲在旁边,有些无奈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或者,我们就离开吧,等明天专家组下来,等他们发现这里之后让他们想办法用炸弹炸掉他,反正他也逃脱不出去。”

    “你认为会炸掉他?”周泽反问道,“如果他们发现这具身体的话。”

    “嗯?”

    “一个明明死成这样还能活动的身体,这无分国界,无分意识,他们肯定也会忍不住带回去当作研究对象的。”

    “那不也挺好,你可以为现代医学做出属于自己的贡献。”唐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长得很漂亮。”周泽说道。

    “谢谢。”

    “但现在你知道有多少少男因为没钱或者没机会每天积攒的那种生理需求没地方发泄么,为什么你不去帮帮他们?”

    唐诗眼中紫色的光芒一闪即逝,显然,她生气了。

    她记得以前的周泽不是这样子的,

    确实,

    人是会变的。

    尤其是当你发现自己的实力已经没必要对面前的人卑躬屈膝的时候,这是人之常情,而最不习惯的,往往是以前站在高处的那一方。

    “喂喂喂,两位,别吵了,别吵了,下面水开始沸腾了。”

    老道指着下面说道,他是知道唐诗的性格的,也清楚自家老板经历了一次尸体被盗之后的愤怒,现在他发现自己的尸体又出问题了,肯定是难以接受的。

    井口里的水开始“咕嘟咕嘟”的沸腾起来,

    随即,

    水面开始迅速地上升,像是地下泉水开始涌出来一样。

    一时间,

    水位甚至没过了洞穴,开始向四周弥漫起来,这节奏和速率,比消防栓炸裂更加的恐怖。

    一只只老鼠再次被冲了上来,紧随其后的是很多草茎树枝一类的东西。

    水的喷涌速度越来越快,甚至听得下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叫了一声,水流速度又增大了好几倍。

    一时间,研究所里的水位已经到了人的腰部位置。

    唐诗身体下意识地后退,让四周的水流距离自己远一些,但是在下一刻,一只手忽然在水下抓住了她的脚踝。

    “嗖!”

    两道玻璃片瞬间切入水面之下,但只看见下面的水流一阵激荡,唐诗整个人被抓着倒翻进了水下。

    进入水下之后,唐诗才看见刚刚那个爬出来又被拖拽回去的残破身体居然在悄无声息间再度爬了出来。

    脚踝位置刺骨的疼痛和冰冷,四周的水流在自己的念力操控之下疯狂地冲击那个躯体,但对方就像是一块大吨位钢板一样,岿然不动!

    “噗通!”

    就在这时,

    周泽没入了水中,直接扑向了那个残躯,十指指甲毫不留情地刺入对方的头骨之中,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自己以前的身体而手下留情。

    “吼!”

    残躯张开嘴,松开了唐诗的脚踝,而后双手死死地扣住周泽的脖子,两个人竟然纠缠扭打在了一起。

    “咕嘟…………咕嘟…………咕嘟………………”

    水面之下又开始传来声响,而此时老道则是站在办公桌上,他的头顶都快触碰到天花板了,见唐诗浮出水面,马上伸手把她给拉拽了过来。

    “老板呢?老板呢?”

    唐诗沉着脸,也顾不得看自己还在流血的脚踝位置,直接双手放入水面之下,而后发出了一声厉喝。

    “哗啦…………”

    几乎快充斥满这间实验室的水面一下子被分裂开,露出了周泽和那个残躯的身影。

    残躯不停地在拉扯着周泽,但周泽的十指指甲却死死地嵌入对方的头骨之中。

    然而,可以清晰地看出来,残躯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周泽,他还在坚定地向一个方向走来,就是唐诗所在的方向。

    一时间,

    冥冥之中,

    唐诗产生了一种预感,

    那个东西想要的,不是和他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周泽,而是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呼噜噜…………呼噜噜…………”

    水流开始急促地旋转,之前覆盖整个实验室的书面开始迅速地下降,就像是放满水的浴缸被拔了塞子一样。

    庞大的漩涡本身就带着一种天然的吸扯力,外加在失去了这些水的庇护和遮掩之后,又重新爬出洞穴的残躯再度感受到了那种可怕的排斥和禁锢的力量,他的身体在极度不甘心之下开始迅速地后滑动,直致又落入了洞穴之中。

    而他一直死死抓着的周泽,

    这一次也没能幸免,

    只听得一声石头落水的声响,

    周泽和残躯一起落入了井里。

    四周完全风平浪静,

    甚至在地上连一滴水渍都没有留下来,

    还是干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