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半张脸
    和唐诗的激动不一样的是,周泽现在有些后背发凉,因为周泽见识过那个残破身体游走在研究所里用死亡描绘艺术的画面。

    那种闲庭信步,那种慢条斯理,

    就差在你面前排出九文大钱,问你“死”字到底有几种写法了。

    如果别人说“我发起疯来连我自己都害怕”只是一种调侃的话,

    那对于现在的周老板来说,

    这真的是最贴切的形容。

    明明都是自己,

    但自己心里对那位,是真的带着一种极为忌惮的情绪。

    “其实……你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

    唐诗一边慢慢往前走一边说道。

    “什么问题?”

    “那就是以前的你,是你;

    现在的你,也是你。

    既然现在的你是你,那么以前的你,就不是你了。”

    老道在旁边数着好多个“你”,讲真,他是没听明白唐诗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同时老道心里也开始疑惑起来:

    这些死鬼果然都和常人不一样,

    在这么一个阴森可怖的地方,

    居然还在讨论哲学问题。

    讲真,老道现在是有些后悔跟着一起下来了,早知道留在上面放风多好,这下面本就慎得慌,他们还说怪怪的话。

    周泽倒是听懂了,唐诗的意思是,他在梦里看见的画面,是以前的自己在杀人。

    那么,

    八十年后,

    自己已经变成了周泽,自己失去了不少记忆,也只记得自己是周泽的事情,但灵魂,是传承下来的,自己也能变成僵尸也是这个原因。

    也因此,

    自己和那个残破的身躯,是不可能出现在同一个时代的,对方现在就算是在这里,也只是一具躯体而已。

    因为八十年前在这里大杀四方制造死亡艺术的那个残破身影,他的灵魂已经变成了自己现在的灵魂。

    所以,

    只留下一具空壳在这里,威胁程度肯定没以前那么大。

    “你就对你自己以前的事情一点都不上心么,反正我是没感觉出来你有多迫切地想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想知道自己的过去。”

    唐诗避开了脚下的一具干尸问道。

    “我只记得我是我,我是周泽,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的。”周泽回答道。

    “呵,心态真不错。”

    “我书店里倒是有不少书里的故事,主人公为了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为了寻找遗忘的真相一路苦大仇深的,但那多累啊。”

    “很有道理。”唐诗点点头。

    “其实,最关键的是,如果找回了以前的自己,我害怕我就不是现在的我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我几乎就等于是被‘杀死’。”

    老道在后面听得真的是一头雾水,

    娘类,

    这俩狗男女是聊上瘾了吧,

    还聊得这么深奥。

    终于,

    走到了那间实验室门口,实验室的门是被关着的。

    “他最后,害自己跑回了保险柜?”唐诗问道。

    “我不清楚。”

    “吱呀…………”

    腐朽的门慢慢地打开,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在这个研究所里不停地回响着,远处一些角落里还出现了回音,像是有死去的亡魂依旧在哀嚎着。

    “唐小姐,这会儿咱能老老实实用手开门么,你那样开门贫道我总觉得慎得慌。”

    老道在旁边小声地埋怨道。

    唐诗看向老道,耸了耸肩,

    “如果我告诉你刚刚我没用念力,你是不是会觉得更慎得慌了?”

    “…………”老道。

    唐诗没急着走进去,而是重新环视四周,她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隐藏在某个黑暗位置正在看着自己等人。

    “周泽,我们好像一直忽略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抱歉,是我没处理过你这种复杂的事情,所以一直忽略没想起来。”

    “什么?”

    “那就是,既然现在的你在这里,你是周泽。那岂不是说,在这八十年间,留在这里的那位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否则,

    你是从哪里来的?”

    “哐当!”

    唐诗话音刚落,

    从实验室里面就传来了一声闷响。

    唐诗目光一凝,顾不得跟周泽继续讨论刚才的问题,直接走入了实验室之中。

    保险柜的门,已经被关闭了,周围还有扬起的尘土,保险柜上面,还有一个人脸差不多的大的洞口。

    而在下方,则有着一具只剩下白骨的干尸,白骨的头比身体其他部位保存得要更洁白一些,像是刚洗了牙的那种感觉。

    老道躲在周泽身后,手里捏着那张符纸,但眼睛不停地在那个干尸身上转悠着,同时问周泽:

    “老板,那个头骨可以带回去啊,跟艺术品一样。”

    “你要带你带回去吧。”周泽对这个倒是没什么想法。

    唐诗看了周泽一眼,示意她要开保险柜了。

    周泽点点头,向旁边侧了一下身子,以做好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能够进行支援的准备。

    “吱吱吱………………”

    保险柜那边传来了轻微的摩擦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头拉扯着门不让唐诗用念力打开一样。

    唐诗微微皱眉,

    加大了力道。

    “轰!”

    只听得一声炸响,

    整个保险柜都飞了起来,

    是的,

    飞了起来。

    周泽马上推开了老道,而后自己也让开,这才避免被保险柜给砸到。

    “嘶嘶嘶嘶嘶嘶嘶……………………”

    保险柜的门自己打开,

    从里头忽然窜出来一只只体型巨大的老鼠,这些老鼠一个个都有小猫的身体那么大,同时眼珠子里头泛着乌光,出来之后也不怕人,而是聚拢在了人的面前,像是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而原本保险柜所在的位置下面,则是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洞,这个洞是凹陷下去,这里还残留着白烟。

    地上两块玻璃被唐诗操控起来,直接对着这些大老鼠扫过去,老鼠一时间血肉横飞,死伤惨重,剩下的那些马上吓得窜回了那个洞穴里去。

    “刚刚是怎么回事?”周泽扫了一眼地上的老鼠尸体碎片问唐诗。

    “有东西在下面跟我角力。”

    唐诗没急着去洞穴那边,而是看向周围的墙壁。

    “周泽,我觉得现在的问题不是去解决你以前遗留下来的躯壳那么简单了,这里真的还有其他的东西。”

    唐诗话音刚落,

    实验室内的墙壁忽热开始了龟裂,一根根类似触手一样的玩意儿忽然横扫了过来,空气中都发出了呼啸的声音,带着一种极强的力道!

    唐诗双手撑开,念力形成了一堵看不见的墙壁,挡住了大部分的触手。

    有一根从另一个方向穿插过来,在即将接触到唐诗的时候被周泽直接攥住,而后用指甲切割开,一时间,周泽掌心位置出现了一滩腥臭的液体。

    也就在此时,研究所其他位置也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像是有无数根藤蔓正在向这里延伸过来。

    “啪啪啪…………”

    附近的玻璃也被打破,那些藤蔓很快就堵住了这个实验室的所有出口和缝隙,它们没有进攻,而是开始分泌出了粘稠的乳白色液体,这些白色液体带着一种极为强烈的腐蚀性味道,落在地上时感觉像是硫酸泼出来了一样。

    “娘类,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老道吓得身体开始哆嗦。

    这场面,像是自己等人走入了一朵食人花的肚子里,现在人家要准备把自己等人给消化掉了。

    “应该是受到这个地方影响的植物。”唐诗说着微微皱眉,“不对,是妖物,我之前就觉得有些奇怪,这里明明没有一丝一毫的鬼气,但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是妖!”

    “吧唧…………吧唧…………”

    四周乳白色的液体开始越来越多,渐渐地开始向周泽等人这边靠拢。

    “它是要把我们赶进那个洞口里去。”

    周泽指了指前面刚才那些老鼠钻回去的地方。

    “架子很大,我们来了这里,你不主动出来见我们,还想我们主动去参拜你么?”

    唐诗闭上眼,

    而后又缓缓地睁开,

    在她的眼眸深处,有紫色的光芒在闪烁,她整个人的脚好像也都飘浮了起来,当然,飘浮的距离并不高,也就几厘米的样子。

    而后,

    起风了,

    一时间,地上正在涌过来的白色液体也全都飘浮了起来,倒转着飞回去,全都洒在了那些触手的身上。

    之前明明是从那些触手中分泌出来的液体,但现在却对它们也有着等同的伤害,刹那间,周泽密密麻麻的触手开始疯狂地扭曲和融化起来,而后开始迅速地后退,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烤面筋的味道。

    唐诗再度闭上眼,

    深吸一口气,

    身体略显摇晃,但还是强撑着,她刚刚,已经有些透支了。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从洞穴下面开始传来了一阵清晰的摩擦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向这里移动。

    那个东西,

    来了。

    一道影子,

    从洞穴下面缓缓地升起,

    像是一张人脸。

    老道拿出手机手电向那边照射过去,眼睛当即睁得大大的。

    在洞穴位置,

    露出来的,

    是半张人脸,

    另半张,像是被极为顺滑地切割出去了一样,还带着一种诡异的光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