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二十章 再入研究所
    入夜了,

    警局后面公园长椅上坐着两个人,

    一边是男人,

    另一边也是男人。

    张燕丰从口袋里取出烟,递给了周泽一根,然后自己嘴里也咬了一根。

    他们已经这样坐了很久了。

    不远处,站着老道跟唐诗。

    “磨磨唧唧。”

    唐诗显然对周泽做事拖泥带水的风格很是不满意,按照她的习惯,直接把那位警察给打晕过去也就没事了。

    “老张,相信我这一回,这件事最稳妥的方式就是我先下去看一看,哪怕是明天那些专家来了,都没我下去效果更好。”

    张燕丰沉默不语,只是默默地吐着烟圈。

    “我没必要骗你,真的。”

    “下面是日军以前的细菌研究室,你能确定擅自下去不会引起有害气体的泄漏?”张燕丰沉声道:“你知道这附近到底住了多少人?”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如果下面是最坏的一种情况,到时候事情一旦糜烂起来,会比毒气泄漏造成的损伤更大。”

    想想那道残破的身体,最后他连自己都无法控制住了,如果再成绩到他苏醒,后果真的太可怕了。

    “你可以打晕我的。”

    张燕丰把烟头丢在了地上踩了踩。

    “什么?”周泽愣了一下。

    “我一直在等你打晕我,当然,我会反抗,因为这是我的职责,但我相信你这种人……有能力在我反抗的前提下把我打晕,到时候,你要去做什么,我就阻拦不了你了。”

    “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周泽有些无奈道。

    “死心眼的,不是我,是你。”

    张燕丰伸手指了指前面路灯下还在等待的唐诗和老道,道:

    “那个女孩,杀过人吧。”

    周泽没回答。

    “看她的第一眼我就清楚,呵呵,我以前当过兵,后来当的刑警,混这一行很多年了,穷凶极恶的人也见过不少。

    那个女孩的眼神,我一看就知道,她杀过人,而且是完全不把人命当回事儿的那种。

    我如果不相信你的话,当时在警局里,我就可以喊人来把她给围住,然后对她做身份调查。”

    周泽笑了笑,“调查不出来的。”

    张燕丰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周泽。

    “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是调查不出来的,真的,当初你把我抓了,也没从我身上调查出什么吧?

    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一年来,我已经送了不知道多少人下地狱了。”

    “那你为什么还愿意在这里陪我坐这么久?”张燕丰有些好奇道。

    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一直在变化,一开始,周泽是嫌疑犯,张燕丰是警察,随后,二人都是“狱友”,而现在,二人更像是两个圈子里互相带着点欣赏意思的朋友。

    “第一,还没到后半夜,天色还早。

    第二,我觉得你是个好警察,我愿意在你身上浪费一点时间。”

    “我是不是应该为此觉得荣幸?”

    周泽站起身,张燕丰也被迫使一起站了起来,

    “我是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的,我以前也见过几个好警察,是那种真正意义上奉行准则的好警察,我敬重他们,所以现在也敬重你。

    所以,希望你这次不要迂腐,你可以和我一起下去,你脚上也有铁链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可能你祖上哪个亲戚就死在那里头。”

    “我调查过了,我有一个二爷爷,抗战时据说从了军,但后来也就没了消息了,家里人打探也打探不到。”

    “跟我一起下去吧。”

    周泽邀请道。

    张燕丰掏出了枪,

    指着周泽的后背,

    “我对你的身份并不清楚,说实话,我也害怕去清楚,你可能觉得我的行为很迂腐,也很固执,但对不起,我以前的人生经历和工作经历告诉我,有时候,真的就必须固执和坚持下去,一步都不能退。”

    “嗯,我敬重你的…………”

    “砰!”

    不是枪响,

    而是一块石头砸中了张燕丰的脖颈,

    张燕丰晕倒在了长椅上。

    唐诗走过来,面色带着明显的不耐烦,

    “他都叫你打晕他了,你还废话做什么?

    我是不是应该再给你们准备点茶水,再拿一台dv录下来,好让你们两个人的正能量对话可以继续传播下去?”

    周泽伸出指甲,轻松地掐断了手铐,叹了口气道:“跟你说不通,你脑子里除了大白兔奶糖,还能装下什么?”

    唐诗目光一凝,似乎准备发作,但最后还是克制住了,转身,直接向工地那边走去。

    老道在旁边呵呵一笑,心想自家老板自从会开无双之后,再见到唐诗妹子时,腰杆儿也挺直了,包括对待小luoli也是一样。

    果然,男人有钱不变坏,母猪上树变妖怪。

    三个人一起来到了工地上头,这附近已经被封禁了,但显然阻拦不了他们。

    “哪个位置?”唐诗冷冰冰地道。

    “就这儿,往下挖就可以了,注意别弄出太大的声音。”周泽指了指脚下。

    很快,

    脚下的石块木料开始自己悬浮起来,安静地堆放在一边,因为有了白天挖掘的基础,接下来其实就很方便了,而且唐诗的“工作效率”,真的不比大型机械来得慢。

    周老板以前就想过,自己如果组建一个建筑公司的话利润应该很可观,有力大无穷的白莺莺打小工,再加个唐诗充当工程机械的作用,一个不用吃饭,一个不用耗电,基本没啥成本就全是利润了。

    过了一会儿,供一人下去的通道就被清理开了,周泽第一个走下去,唐诗是第二个,老道是第三个。

    下面并没有什么毒气味道,有着一种尘封的霉味。

    顺着台阶下来,

    拿出手机当手电筒,

    前面的视野还算是清晰。

    老道走在最后面,只觉得鞋底有些粘,嘀咕道:“这地上是什么玩意儿?”

    “血迹。”唐诗回答道。

    “嘶…………”

    老道不敢再多哔哔,紧跟着前面两个大佬。

    推开前面的一道早就腐蚀生锈得不像样子的铁门,入眼的,是很熟悉的牢房过道,两边则是牢房。

    周泽还记得梦里自己戴着脚链从这里走过去的场景,附近牢房里的人都带着艳羡的目光看着自己。

    再经过这里时,拿手电筒往里看看,视线所及之处的牢房里,是一具具干尸。

    日本人炸毁出入口之后,应该就没打算重启开启过,后来可能是因为战局或者其他原因,乃至于等到日本战败之后,这里就被遗忘了。

    里面牢房里原本被关押着的人,就这样被困死在了这里。

    “不是饿死的。”

    唐诗这个时候直接用念力扳断了两根栏杆,甚至蹲下身检查了一具尸体,道:

    “炸毁通道时粉尘应该很多,这些人都是因为窒息而死,不是因为当年你的见死不救。”

    “谢谢。”

    周泽深吸一口气,

    “我收回之前说你脑子里只有大白兔奶糖这句话。”

    “你呢,你在哪里?”唐诗问道,“你说得那个身体。”

    周泽指了指前面。

    “不要耽搁了,要祭奠等明天。”

    说着,唐诗主动往前走去,

    过了前面一个甬道,前面马上豁然开朗,因为进入了实验室的区域。

    唐诗停下了脚步,老道跟上去,也跟着唐诗一起停下了脚步,随后,老道捂着嘴弯下腰,身体不停地抽搐着,显然是在抑制不住地干呕。

    周泽最后一个走过来,面前的情景,倒是没让他觉得有多吃惊,毕竟在梦里,他亲历了最为鲜活的实时画面。

    而眼下,

    实验室区域里,各种惨死的人,各种惨无人道的死亡方式,各种夸张带着艺术炸裂气息的画面,也因为八十年的时间过去了,染上了时间的尘埃,不复当初一开始的鲜活和触目惊心了。

    当然了,

    对于没见过初始版本的人来说,

    此情此景,

    已经足以被称之为人间炼狱。

    “这里死的,基本都是日本军人和研究人员,他们死有余辜。”周泽解释道。

    “话是这么说,但老板,这场面也太十八禁了,老道我真的吃不住。”

    老道擦了擦嘴角,脸色都发白了。

    “你处理一下地上自己的呕吐物,别明天专家组下来拿你的标本回去研究了。”周泽提醒道。

    说完,周泽又看向了身边的唐诗,问道:

    “你还好吧?”

    唐诗摇摇头。

    周泽有些纳闷了,按理说她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比老道要高的。

    等到周泽往前再走两步,看见唐诗的脸时,发现她居然在笑,脸上也露出了激动和欣赏的神采。

    “额…………”

    唐诗看了看周泽,道:

    “难以想象,以前的你,品味和格调居然这么高,这里的画面,这里的尸体,这里的死状,包括鲜血堆砌起来的图案,

    真的,

    很美。”

    “…………”老道。

    “…………”周泽。

    “咔嚓………………”

    一声清晰的脆响忽然从实验室深处传来,

    周泽的目光猛地看向了那个位置,

    那个实验室,

    没记错的话,

    是安置保险柜的区域!

    唐诗舔了舔嘴唇,她显得有些紧张,但也难掩激动,缓缓道:

    “你看,

    他也同意我的说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