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墓下留人!
    挂断了电话,周泽伸手揉了一把脸,长舒一口气,起身时,惊醒了白莺莺。

    白莺莺伸手揉了揉眼睛,横躺在沙发上,露出她的两条修长也不失丰腴的腿,脚部轻轻交叉,曲线毕露。

    带着女人的妩媚也有着少女的天真。

    “老板…………”

    这声音糯糯的,带着一种天然的亲切和孺慕。

    “人家好舒服呢,好满足。”

    “…………”周泽。

    此时,许清朗穿着棉袄,正坐在吧台那边喝着热茶,旁边还放着一个取暖器,耳朵里塞着耳机听着歌,悠哉悠哉的样子。

    店门外是大夏天,行人都被大太阳给烘烤着,而自己这里则像是入了冬。

    他今儿一天,基本就是在书店里坐一会儿,然后就跑外面再逛逛,真的是有些不亦乐乎。

    冰火两重天的体验,啧啧,有趣。

    很多人都会有过在夏天时想念冬天在冬天时想念夏天的经历,许清朗这次算是好好地爽了一把。

    见周泽醒来,许清朗伸了个懒腰,像是没体验够,活脱脱的久旷怨妇。

    “把你车钥匙给我。”周泽直接道。

    许清朗哈出一口白气,从兜里把车钥匙取出来,丢给了周泽。

    白莺莺见周泽要出去,马上也要从沙发上下来跟着老板一起出去办事,但她刚下床就发出了一声轻咛,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嘤嘤嘤,

    老板,

    人家腿软了。”

    她这次,是吸了个饱,把以前失去的元气都补充回来了,整个人有着一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满足感,连骨头都是酥软的。

    “你好好休息。”

    周泽没打算带白莺莺,而是直接走到外面上了车,开了出去。

    路上,周泽开得很快,因为刚刚在电话里周泽虽然喊了好几遍让那边先停工,停止挖掘,但周泽清楚,张燕丰在这件事上,并没有绝对处置的权力。

    再者,张燕丰到底会不会听自己的话答应帮自己阻止这一切也是个未知数。

    毕竟,换位思考一下,那个铁链的事情几乎成了他二十年来的梦魇心结,现在有机会解开心结,他怎么可能还忍得住?

    那个地方,一直是被尘封着的,八十年前,梦中的事情出现,周泽记得在梦的结尾,日本人炸毁了研究所的出入口通道,而后世的现在对这件事对这个地方全无所知,很可能是日本人故意封锁了消息。

    也因此,那个地方大概在八十年的时间里,都没有人发现和开启过。

    也就是说,

    那具残缺的身体,很大可能,还在里面。

    如果他们擅自开挖,把那个地方打开,将那具残缺的身体再度惊醒,看看梦中最后那身体自己都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场面,周泽就觉得一阵心寒。

    最要命的,

    那个家伙,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就是自己,

    到最后,

    如果真的出现了意外,这笔帐,很可能还得算在自己头上。

    周泽倒不是想着怕担责任,而是那种以前的自己发疯导致意外发生的话,他的心里肯定也会过意不去。

    手机在此时响起,是许清朗打来的电话,周泽接了电话:

    “什么事?”

    “哦,忘了跟你说了,那个唐妹子来了,老道跟着她去警局了,之前跟我说如果你醒了的话,就打电话给他。”

    唐诗在那里?

    周泽一阵惊喜。

    周泽马上挂断了电话,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老道的电话。

    “喂,老板,啥事儿,我们这儿正挖着呢。”

    老道那边的声音也很嘈杂,和之前张燕丰打电话给自己时的感觉差不多,显然老道现在就在施工现场。

    “叫唐诗接电话。”周泽喊道。

    “念诗?”老道捂着自己另一只耳朵,显然,他这里噪音太大,没听得清楚。

    这个时候,老道那边手机响了一下,紧接着,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是我。”

    应该是唐诗在得知是周泽打电话来后二话不说就从老道手里抢过了手机。

    “不要让他们继续挖下去,下面有问题!”

    周泽喊道。

    “我知道了。”

    唐诗说完,挂断了电话。

    周泽愣了一下,她真的听清楚了?

    不管了,周泽下意识地加速开始向警局开去,违章什么的反正是许清朗去交管局交罚款扣分,反正车是他的。

    一路上除了一个小学门口小学生们为了庆祝“六一儿童节”组织了一次郊游活动过马路导致车堵了一会儿以外,其余时候都畅通无阻,没有再堵车。

    把车停在了警局外的马路上,周泽迅速下车,直接冲向了那边的施工现场。

    施工现场现在很安静,没了之前手机通话时所听到的嘈杂,不少施工员都坐在地上,在发呆和闲聊。

    “老板,这里,这里!”

    老道先看见了周泽,马上喊了起来。

    周泽走了过去,看见在前面一块干净的花圃平台边坐着的唐诗。

    唐诗正在剥着大白兔奶糖不停地往嘴里放,这个习惯她似乎一直没有改掉。

    快小半年了,再一次见到她,发现并没有什么变化。

    唐诗一边咀嚼着奶糖一边瞥了一眼匆忙赶来的周泽,道:

    “所有施工机械都被我做了手脚故障了。”

    闻言,周泽长舒一口气,唐诗这次是帮了他大忙,不管怎么样,现在还没开挖出来就好。

    这就意味着最可怕的可能暂时不会发生,一切,还有转圜的余地。

    “那下面,很可能是一个集中营,对吧?”

    唐诗看着周泽问道,她之前已经分析过一开始出土的东西了。

    “对,是类似731的活体实验研究所。”周泽直接开门见山。

    唐诗并没有多少吃惊,转而继续问道:“让我阻止他们开挖的原因,是什么?”

    “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周泽没急着回答之前的问题。

    “是你自己做梦时梦回了地狱,被人看到了,她发现了你的异常,又告诉了他,他又对我说了,让我过来看看,说你身上可能会发生一些事情。”

    周泽还在脑子里不停地分析这么多的他到底是指谁时,

    唐诗直接用穿着凉鞋的腿轻轻碰了碰周泽的小腿,催促道:

    “你还没回答我之前的问题。”

    周泽叹了口气,

    指了指前面的工地,道:

    “我被埋在下面。”

    “…………”唐诗。

    “…………”老道。

    ………………

    “老板,你这真的是……嘿嘿,上午我才看微博看见一个消息,说一个考古学家挖一个墓挖着挖着发现是自己的祖坟。”

    老道在旁边说道。

    “段子你也信,这个段子我几年前就看过了。”唐诗直接说道。

    “哦。”老道耸耸肩,然后指了指周泽,“你总不能说,老板刚刚也是在逗我们玩,跟我们讲段子吧?”

    唐诗没再说什么,而是用一种带着玩味的笑容扫了一眼周泽,“以前可真没看出来,你来头这么大,前世上辈子什么的,可不是谁都能有的,往往都是大人物的专利。

    或者,你这其实就不是什么前世,本来就是你以前用过的肉身?”

    唐诗干脆靠近了周泽,伸手在周泽肩膀上捏了捏,继续道:

    “能换一次,为什么就不能换两次?上一次是意外,但既然成功了,就意味着以前也能成功。”

    这个时候,张燕丰看见了周泽,向这里走来。

    “机器出故障了。”张燕丰直接说道。

    “嗯。”

    “幸好,你给我打电话之后,我就去跟领导汇报了,我说下面很可能是以前的日军人体细菌研究所,盲目开挖的话很可能会导致一些毒气一类东西泄漏,危及附近居民安全,现在上面已经决定暂停施工开挖,等北京和上海的相关方面专家队伍过来查看。”

    周泽有些意外地看了眼张燕丰,道:“你忍得住?”

    “我是警察,我得对百姓的生命安全负责。”

    张燕丰回答道。

    将心比心,换周泽是张燕丰的话,估计真忍不住,当下肯定不管三七二十一肯定催促人赶紧开挖了。

    一个折磨了自己二十年的心理阴影,可不是说放就能放下的。

    “也就是说,至少到明天,这里都是安全的?”周泽再次确认道。

    张燕丰点点头,“专家队明天才能赶来。”

    周泽放心了,

    但很快,

    他的脸色就变了变,

    因为只听得“咔嚓”一声,

    张燕丰直接拿出手铐铐住了周泽的一只手同时把手铐另一端铐在了他自己的一只手上,两个人用一个手铐铐在了一起。

    “这是什么意思?”周泽指着手铐道。

    “我能忍得住,你也得忍住,别以为我不清楚你肯定打算今晚找机会下去。

    对不起,我的责任不允许让这里有丝毫的意外发生,我这次算是违规操作,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了,等明天专家团队到了之后接管了这里,你可以去警局投诉我,我愿意接受处分。”

    周泽舔了舔嘴唇,强忍着用自己的指甲把手铐掐断让张警官见识见识真正力量的冲动,

    因为想想,对方在道德和职责上,真的做得无可厚非,甚至还很让人敬佩。

    周老板还是决定以德服人,

    直接道:

    “相信我,我对这下面很熟。”

    张燕丰呵呵笑了一声,

    显然是不信的。

    “我在下面住了八十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