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来自真正地狱的审判!

第二百一十六章 来自真正地狱的审判!

    “咔嚓…………”

    “哐当!”

    “咔嚓…………”

    “哐当!”

    此时此刻,

    周泽已经忘记了这里,是梦;

    而梦中所发生的一切,可能是在八十年前就已经注定了的。

    梦只是告诉你一个结局,告诉你一个过程,告诉你一个既定事实,

    毕竟,

    谁又能改变未来呢?

    按照大众价值观来冷静地旁观,周泽现在所做的事情,根本就显得毫无意义,在梦里头使劲折腾,使劲不懈,又能带来什么影响?

    幼稚、

    低级、

    无趣,

    甚至比一个喜欢蹲在角落里看蚂蚁打架的稚童还不如。

    周老板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因为当好人太累,有时候也太委屈。

    那位头戴高帽子哪怕是死后怎么摘都摘不掉的老师,就是最好的证明。

    周老板一向很咸鱼,甚至还阴差阳错之下,还把自己的良心给吃了;

    回味起那个味道,还真不错,没了良心之后,就顺心意了。

    不该管的事儿,不管;

    懒得管的事儿,不管;

    麻烦的事儿,不管。

    哪怕你外面洪水滔天,我也只是待在书店里继续晒我的太阳喝我的猫屎咖啡。

    但有些话说是那么个说法,想是那么个想法,

    只是,

    当你被锁在这里,

    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在你面前发生,

    看着那个小女孩临死前一直注视着你的目光,

    看着她整个人像是牙膏一样被慢慢地挤压拉伸,

    看着那些还在抖动的一根根肠子,

    那一幕幕,

    带给周泽的其实不是恶心,也不是畏惧,

    地狱都走过,

    生死都经历过,

    还会真的怕什么么?

    但那种感觉,

    那种压抑,

    却像是洪水一样,倾轧了下来!

    牢房里麻木的犯人们,

    带着期望抢夺着看守丢过来的脚链,

    丈夫拼命争夺过来,把“美好”的希望交托给了自己的妻子,交托给了自己未出世的孩子。

    一幅幅画面,

    不停地在周泽脑海中闪现,

    像是在放幻灯片一样。

    周泽的呼吸,开始越来越慢,他的动作,也越来越慢,但依然强劲有力。

    每一次的抽动,都伴随着手腕位置血肉的进一步模糊,

    那种刺痛感,那种撕裂感,

    在此时却显得那么的无所谓。

    实验室台面上,

    躺着的身体扭曲青筋毕露的孕妇女尸,

    被托举在掌心里依旧痛苦挣扎的婴儿,

    五个担架台上肚子都被剖开的母亲,

    被强迫和动物杂交研究血统的男男女女,

    双手冰冻了不知多久拿榔头敲击一下就直接粉碎脱落却一脸麻木的女人,

    包括,

    此时依旧躺在密封容器里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母女。

    这个旁观者,

    真的旁观不下去了,

    那股子之前还能故意不当一回事儿给自己心理慰藉的理由,在此时也完全失去了效果。

    愤怒,

    压抑,

    悲痛,

    在此时化作了周泽沙哑嗓音里的一声声怒吼!

    “啊!!!!”

    周泽歇斯底里地嘶喊着,

    他的手臂开始更加疯狂地不停地抽动,

    他要挣脱这一切,

    他要挣脱这条锁住自己手臂的锁链,

    他要冲过去,

    把面前这帮穿着白大褂却行着禽兽猪狗之事的混蛋们一个个撕碎,

    他要生吞活剥了他们,

    他要喝他们的血,

    他要吃他们的肉,

    他要将他们的亡魂给拘出来,

    不给他们下黄泉进地狱的机会,

    他要没日没夜地让他们接受折磨,

    让他们承受无边的痛苦!

    你们把这一切当作儿戏,

    你们把这里当作属于自己的游乐场,

    你们把活生生的人命当作“马路大”,当作剥了皮的圆木,

    你们觉得你们是主宰,

    你们觉得你们是行走在人间的恶魔,

    你们觉得自己掌控一切,控人生死!

    好,

    那我今天就要让你们看看,

    到底真正的魔鬼,

    是个什么样子!

    从地狱里爬出来,

    从黄泉路上走回,

    从幽冥潭中浮出,

    我要让你们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恐惧,

    我要把你们施加给其他人的折磨和痛苦……

    十倍,

    百倍,

    千倍,

    万倍地,

    还给你们!

    “啊啊啊啊啊!!!!!!!”

    嘶吼仍然在继续,

    无声的呐喊在心中咆哮,

    周泽大笑着,

    面容扭曲着,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手臂抽动铁链的频率开始越来越快,

    越来越快,

    快得让人觉得夸张。

    在这几个白大褂眼里,

    此时的周泽就像是一头渴望脱困到不惜一切的野兽,

    哪怕是自残,

    也要挣脱铁链的束缚,

    择人而噬!

    ………………

    “哐当!”

    “哐当!”

    “哐当!”

    保险柜里的撞击声不断地传来,这个实验室里将近十个白大褂此时都是一脸的凝重,不堪者,更是跪伏在了地上,就差磕头了。

    他们知道这里头装的是什么,也就明白这里头的东西忽然开始撞击保险柜究竟是一件多么惊悚的事情。

    是的,

    他们也是知道惊悚的,

    哪怕他们平日里都双手沾满血腥,哪怕他们各个都是屠夫,是刽子手,但他们依然会有害怕和畏惧的情绪出现。

    之前争吵最激烈的一名老年白大褂此时忽然主动向前扑了过去,他竟然抱住了保险柜的门闩,神情地摩挲着,像是一个男子见到了自己的初恋情人。

    他很激动,

    他很忘我,

    他在大声地用日语说着什么,

    像是在演讲,

    又像是在歌颂,

    他这个行为,显得很是疯狂,显得很让人难以理解。

    但这里是变态的巢穴,是“恶魔”的寄居所,在这里生活和“工作”的相关人员,都不能以寻常意义上的人去衡量。

    在老人激动万分地演说之下,

    周围有不少白大褂脸上也露出了憧憬和激动之色,他们开始拥抱,他们开始喜极而泣,他们开始欢呼,他们开始雀跃。

    日本人的人体细菌实验研究已经进行了很久了,但他们真正有用的发现,能对前方战局起到些许作用的发明,也就是在细菌战实验中所意外发现的野外饮用水过滤处理的方法。

    这个方法,也确实帮助了在东南亚作战的日军减少了一些因为饮水问题所带来的疟疾等疾病问题,除此之外,纵观整个人体实验研究始终,都没有第二件值得一用的发现和成果。

    虽然原材料获取简单,也方便,更是极为“廉价”,但日本军方在这一个个的研究所里,也倾注了大量的资源,迟迟不出效果,无法真的支援大日本帝国的扩张和作战,他们这些研究人员的压力,也是格外的大。

    而此刻,

    保险柜里的撞击声,让他们看见了希望的曙光,看见了自己成功的希望,在这个保险柜里,存放着的东西,

    居然活了过来!

    这是奇迹,

    是天皇陛下护佑下的奇迹,

    是天照大神赐予大和民族的辉煌,

    是整个大日本帝国的明天!

    撞击声不断地发出,

    保险柜也随之开始抖动,

    但这个保险柜太粗也太厚重了,也因此,里面的东西哪怕不停地撞击着,却依然没办法出来。

    研究所里其他实验室的白大褂们也都被这巨大的动静所吸引,纷纷放下了手头上的实验,走过来看看情况。

    有的实验室实验还在继续,但白大褂却走了,他们不在乎这次实验数据是否会作废,反正活体标本不缺,这次没做好,再做一次就行了。

    渐渐的,

    那个有着保险柜的实验室里里外外,站了七八十个工作人员,他们都在往里面看着,不停地交流着。

    那个抱着保险柜很是激动的老者,他的话语很有煽动性,渐渐的,越来越多的白大褂开始应和起来,他们激动,他们疯狂,他们开心地大笑。

    有人开始唱起了日本军歌,

    这种氛围开始传染,

    那个抱着保险柜的老者也高唱起来,

    慢慢的,所有人都似乎投入到了这种情绪感之中,

    “嘹亮铿锵”的军歌在这里形成了大合唱,

    他们甚至热泪盈眶,

    觉得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

    觉得自己的“付出”也没有被辜负,

    他们在庆祝,他们在高歌,他们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一批人,是见证大日本帝国即将彻底崛起的“先驱”。

    可能,

    只有和周泽在一个实验室的那四个白大褂才最清楚这件事是怎么一回事,

    当那个最中心的实验室里在伴随着保险柜不停地撞击声高歌时,

    这个实验室里的四个白大褂只觉得内心一片森寒,

    周泽每次抽动锁链,

    远处保险柜就同时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

    他们清楚,

    是这个男人,

    是这个马路大,

    他引起的震动,

    引起的反应!

    而周泽的疯狂仍然在继续,

    他疯狂地抽动,

    歇斯底里,

    不顾一切,

    他的血肉早就开始撕裂,

    鲜血开始迸溅,

    但他仍然没有停止的意向!

    尤其是在周泽听到远处传来的歌声时,

    他那压抑的情绪被彻底且完全地点燃!

    你们,

    还在唱歌!!!

    “啊啊啊啊啊啊!!!!!!!!!”

    “咔嚓!!!!!!!!!”

    铁链没动,

    但周泽却获得了自由,

    因为在他的手腕位置,

    竟然被硬生生地被他自己给扯断了!

    “哐当!”

    与此同时,

    在那个仍然在高歌的实验室内,

    原本看起来“固若金汤”的保险柜,

    忽然裂开了一个洞,

    一只满是伤痕白骨嶙峋的手,

    从里面探了出来。

    歌声,

    也在此时,

    戛然而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