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消失的祭奠
    一辆凯迪拉克停在了书店门口,现在还是凌晨,所以在白天熙熙攘攘的南大街现在依旧很是冷清。

    从车上下来一个女人,穿着百合裙,黑色的丝袜,再加上她那吹弹可破的细腻皮肤和年轻的容颜,完美地演绎着什么叫做青春与性感的和谐统一。

    舔了舔嘴唇,女人没急着进去,而是看着书店两侧的牌坊,一边是“姑妄听之”,一边是“如是我闻”。

    我就随便说说那些道听途说的故事,您就随便听听千万别较真也千万别往心里去。

    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子咸鱼一般的气息。

    如果是那种王侯将相级别的,退休之后在家门口挂这个,会给人一种看尽世间沧桑返璞归真的感觉;

    但女人清楚,这家书店的老板,本就有着一种咸鱼气质,说难听点,就是有点不上进,整天想着的是得过且过。

    就如同普通人如果看见地上有一张一百美元故意装作看不见不捡会被人当作打肿脸充胖子的典型,而如果是比尔盖茨不捡的话往往能因此衍生出很多寓意深刻的道理一样吧。

    走到店门口,门是被锁着的,对于一家平时只在深夜开门正式营业的书店来说,这个时候居然锁着门本身就意味着一种不寻常。

    女人手指轻轻一动,

    “咔嚓……”

    里面的锁自己打开,

    推开门,

    走了进去。

    女人闭上眼,露出了一种极为享受的神色。

    要知道,

    此时书屋里头很多地方都结了霜,尤其是靠近地面的位置,还有白气缭绕,就像是夏天环绕着冰棍儿边缘的那种白气,可不是干冰形成的效果。

    一开始,是舒服的,但慢慢的,就是连女人都有些受不了了,他看了看沙发座位上一动不动的一男一女,还是选择退了出去。

    然后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很快,

    裹着棉军大衣的老道一边打着哆嗦一边醒着鼻涕从楼上跑了下来,尤其是在经过自家老板身边时,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下面的那疙瘩更是被冻缩成了一个硬核桃。

    老道没敢耽搁,马上跑到了店外,然后脱下了军大衣。

    夏天的晚上也是带着闷热的,而现在老道则是很享受这种闷热,恨不得再热一点才好。

    左顾右盼,老道看见了那辆凯迪拉克,然后凑近了过去,看见了靠在车门上拿着手机的女人。

    女人很年轻,年纪可能就比书屋里的白莺莺大上一点点。

    “哟,您来啦!”

    老道脸上马上露出了讨好之色,当然,还有再见故人的喜悦。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唐诗。

    唐诗看了看鼻子都冻红了的老道,有些莞尔,道:

    “有人在梦里黄泉上看见了你现在的老板,他就让我来看看,看来,问题还挺严重的。”

    “额,老板他怎么样?”老道问道。

    唐诗叹了口气,伸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然后沉默不语。

    老道也叹了口气,没有再问下去,随即他向身后的书屋看了看,道:“要我去叫醒他么?”

    “叫醒了也没用,这件事没那么简单,说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先和我说说具体是怎么回事,出来时他也没和我说清楚,只让我过来看看。”

    “行,要不进去喝杯茶我们…………”

    老道说着说着又看了看身后的“冰雪奇缘”主题书屋,

    然后摇摇头,道:

    “算了,咱还是坐马路牙子上说吧。”

    ……………………

    天亮的时候,警局后面已经传来了机械的轰鸣声,新批的一块地,用来改建成地下停车场,因为赶工期,所以施工队大早上地就开始施工了。

    张燕丰刚刚睡醒,正打着呵欠,平时工作忙,在办公室睡觉其实也是一种家常便饭。

    昨晚从书店回来后,他就坐在办公室里一根烟接着一根烟抽着,然后不知不觉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

    梦见在公园长椅上,自己跟周泽两个人面对面地坐着,两个人在聊什么话题他已经忘记了,只记得他看见自己腿上和周泽腿上都有一根锈迹斑斑的锁链。

    醒来后第一件事是去洗漱,刷了牙,洗了脸,张燕丰感觉自己的头脑终于清醒了一些。

    刚拿着洗漱用品准备回办公室开始今天的工作,迎面就走来两个年轻警察,两个人在热火朝天地讨论着什么,在拐角和张燕丰撞了个满怀。

    “聊什么呢?这么投入。”

    张燕丰倒是没生气,一个习惯在办公室睡觉的离异中年男,也不可能有什么架子。

    “张队,不好意思,我们在聊刚刚后面施工队挖出的东西,像是牌位什么的,还有一些陶器。”一名年轻警察回答道。

    “什么?”

    张燕丰马上把自己手中的东西塞给旁边的年轻警察,然后直接冲下了办公楼向着后面的施工区域跑过去。

    他没想到周泽的速度这么快,昨晚自己才跟他说施工队的事情,今早他就能安排下去让人故意往下深挖看看。

    张警官是误会周老板了,

    在他离开后不久周老板就已经进入睡眠状态了,根本没来得及把这件事吩咐下去交给老道或者许清朗去安排。

    就算去安排了,也不可能这么快见效,疏通感情打通关节就算最简单粗暴的恐吓也不可能这么快的。

    这只能说是赶巧了,

    赶巧是修建地下停车场,本来需要往下开挖的深度就挺大,又正好蒙对了位置,挖出了一些东西。

    张燕丰跑到施工场地这边时,发现这里也有不少警察在看热闹,好在警察局范围内,吃瓜群众进不来,所以场面还是很安稳。

    其实,也不怪大家好这一口热闹,施工挖出什么东西在全国各地都不算新鲜事儿了。

    蓉城前阵子翻修一个体育馆,结果发现草坪下面居然有一个古墓,再联想一下体育馆经常被拿来开演唱会,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坟头蹦迪”。

    但通城不是蓉城,虽说有着“中国近代第一城”的美誉,但你真要说地下的东西,还真的跟蓉城或者西安那边的没办法比,这个热闹,对于通城人民来说,是真的新鲜。

    “挖出什么东西了?”

    张燕丰问旁边的一个警察。

    “挖出来的都收集到这里了。”这是另外一个部门的警员,当下指了指旁边的一片白布上放着的东西,“都是些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儿,而且我看了,好像也没什么古董的样子,有点像是近代的东西。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已经让他们先暂停施工了,刚打电话给局领导汇报了一下,局领导说先沟通文物局的同志来看一看。”

    警局里能人不少,这位前不久刚在协助调查一起古董走私的案件,也是有眼力见儿的。

    张燕丰看了看白布上的东西,发现大部分是一些陶瓷,做成的小动物的样子,还有一些牌位,但也不像是给人用的,很小巧,很迷你。

    “啧啧,民国时候的物件儿,这个造型小鬼子喜欢,以前不少日本人家里给小孩买玩具就买这个。”

    张燕丰抬起头,

    看见对面一样蹲着的老道,

    在老道身边还站着一个妙龄少女,穿着很惹火。

    张燕丰是认得老道的,当下对老道点点头,他误以为老道是周泽派过来的人。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张燕丰指着牌位上的日文说道。

    老道卡壳了,他是见多识广,但是真碰到专业的东西,他也是跟一窍不通差不多。

    倒是旁边的唐诗此时也蹲了下来,伸手去碰那些牌位。

    旁边一位警察下意识地想要制止她,但被张燕丰劝退下去。

    “祭祀用的,祭奠小动物的。”唐诗说道,“这布条上还有字,上面日文的意思是祭奠这些为了大日本帝国献身的小动物们,希望他们能沐浴天照大神的光辉云云。”

    老道有些意外地瞅了一眼唐诗,“你懂日文?”

    而且这不光是懂日文了,分明对日本文化也很了解。

    唐诗没理睬老道的疑惑,拍了拍手,又站了起来。

    张燕丰则是想到昨晚周泽对自己说的话,他说这下面很可能是一个集中营,集中营是什么意思只要稍微熟悉点二战历史的人应该都清楚。

    所以他当即对着唐诗说道:

    “这些都是日本人拿来祭奠在实验中死去的小动物的对吧?”

    唐诗点点头。

    “那接下来继续挖掘的话,是不是会发现给人的牌位以及骨灰盒之类的?”

    侵华战争时期日军在华进行过人体细菌实验本就是路人皆知的事情,张燕丰现在这么问,也是在为接下来的后续工作安排做准备,这些东西肯定要妥善处置,毕竟都是苦难人,而且是同胞。

    唐诗摇摇头,“不会有的。”

    “为什么?”张燕丰问道。

    “731遗址整理时,发现过日本人给那些实验室中小动物设置的祭奠场所和设施,但那些死在实验室里被当作**标本的人,他们别说牌位了或者祭奠供桌了,连骨灰都没有保留下来。”

    “为啥?”老道问道。

    “因为在日本人眼里,当时的中国人连畜生都不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