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一十一章 魔鬼的笑容(上)
    洗了一个澡,周泽换了一身衣服,坐到了楼下的沙发上,现在才是后半夜,距离天亮还早,但周泽已经没了睡意。

    正常的一个人在做了那个梦之后,估计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再睡回去吧。

    白莺莺给周泽泡了咖啡端上来,然后在旁边站着,像是一个做错了事儿的孩子,手足无措。

    周泽摆摆手,示意没事了,她可以上去休息或者是玩游戏了,但白莺莺还是不愿意走,在她看来,不管是有意无意的,她确实是从周泽身上吸收了煞气,而自家老板的身体明明还没完全复原。

    这就像是一个身体本就重病的人居然还夜夜笙歌,真的是作死。

    喝了一口咖啡,周泽点了一根烟,老实说,他也有点奇怪,为什么做梦时自己身上会自己散发出煞气,他相信白莺莺不是故意害自己或者等不及了,事实上,白莺莺对她“白发魔女”的造型还挺满意的,最近穿衣服风格也玩儿起了古风,倒是别有韵味。

    这件事,只能算是自己心头的一根刺,想不通,就只能先放下,现在毕竟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处理和解决。

    半个小时后,一辆警车停到了书店门口。

    旁边还在“吸收日月精华”的许娘娘一瞅警察来了,直接起身上了楼,也不愿意在楼下待了。

    他抱怨过看守所空气不好,睡眠也不好,看守所那一夜对他皮肤的打击很大。

    进来的是张燕丰,是周泽给他发的信息。

    张燕丰手里拿着一份文件袋,他的目光先放在了白莺莺身上,有些疑惑地问道:

    “她是谁?”

    上次警察进书店,周泽让白莺莺她们先走了,所以张燕丰并不知道白莺莺,而且哪怕警察的信息系统再强大,也不可能录入白莺莺的信息。

    “我侄女。”

    周泽敷衍道。

    张燕丰没再纠结这个,而是在周泽对面坐了下来。

    “咖啡还是茶?”周泽问道。

    张燕丰摸了一把自己有些倦怠的脸,又闻到了周泽面前咖啡的浓香,道:“咖啡吧。”

    白莺莺去泡咖啡,周泽侧过头喊了一声:

    “拿雀巢速溶的。”

    “…………”张燕丰。

    咖啡端了上来,张燕丰倒也光棍,一口喝完,然后指了指桌上的文件袋道:“不想看看?”

    周泽摇摇头,“应该没什么有用的信息。”

    “呵呵。”

    张燕丰笑了笑,也点了一根烟,问道:

    “叫我来,做什么?”

    “因为做刚刚睡觉了。”

    “什么?”

    “然后,我做了一个梦。”

    周泽伸了一个懒腰,

    梦里的画面不堪回首,

    当然,比起最后进入的那个密封空间,之前哪怕“女装孕妇视角”的体验,也就不值一提了。

    “什么样子的梦?”张燕丰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这个世界上,

    就他跟周泽两个人腿上有锁链绑着,既然他能做梦,那么周泽自然也就能做梦。

    “那个地方,应该不是医院。”周泽咳嗽了一声继续道:“那里,应该曾经是一座秘密的地下集中营,有点像是纳粹的奥斯维辛。”

    张燕丰眼睛眯了眯,“集中营?”

    “对,我的梦应该和你有重叠的部分,我也梦到了那个监狱;

    但可能是我和你有不同的原因,所以,我的梦比你更真实,细节上也比你的梦多得多。

    那里,关押着很多犯人,每个牢房里都人满为患。”

    说着,

    周泽伸手指了指自己脚下根本就看不见的铁链,继续道:

    “这条链子,是监狱管理方丢出来的一个东西,它好像并不是象征着锁缚,至少,对于那些犯人来说,它似乎代表着一种很美好的东西,寄托着不一样的美好感情。”

    周泽又想到了梦中那个帮女人抢夺到铁链的男子,

    当女人套着铁链走出去时,

    他站在铁栏杆后面目光里带着祝福和美好的期待。

    但他可能并不知道,

    套着锁链的女人,

    最后走入了怎样的一个地方。

    这里形成了一个极其强烈的矛盾点,因为周泽觉得自己当时对梦里最后一个环境的分析应该不会有错。

    纳粹的奥斯维辛介绍资料真的不难找,有不少与其相关的人都写过类似的回忆录,有一段周泽以前上学时读过,记忆深刻,那就是不少犹太人进入那个房间之后以为这是给他们淋浴洗澡的地方,结果那些小孔里出来的不是温热的水,而是毒气。

    张燕丰沉默不语,他不知道该如何接这个话。

    “我想,这个资料里,应该没提及这个吧?”周泽伸手指了指茶几上的文件袋。

    张燕丰摇了摇头。

    “那间监牢,应该是在地下深处的位置。”周泽沉声道,“而且推测一下当时人穿的服饰以及我所看见的管理员的服饰,应该是民国时期,既然这个资料里没有记载,我觉得,是不是存在这样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监狱现在还在地下,根本就没有被发现?”

    “所以,你的意思是什么?让我去跟领导申请把警局推了往下开挖?

    理由是我做了一个梦?”

    张燕丰反问道。

    “总归是能找到办法的,不是么?”周泽又喝了一口咖啡,“毕竟,苦主都找到我们脚上来了。”

    “我做不到,也不可能用这种理由去做。”张燕丰很认真地说道。

    “其实,这个不难的,只要找到一点点的证据就可以了。”周泽分析道。

    “最近警局里面准备平整出一个地下车库。”张燕丰说道。

    “我懂了。”周泽点点头,示意自己清楚了,但周老板又继续慵懒道:“我去让人运作。”

    如果能通过这个机会让施工队往底下多挖一些距离,说不定会出现什么线索,到时候只要能确定下面可能有特殊的建筑物,到时候正常的挖掘和施工也就能正大光明地继续下去了。

    “还有事么?”张燕丰问道,看意思是打算走了。

    “我的事情,你帮不上。”

    周泽笑道,比如自己为什么会在做梦时“精满自溢”,甚至那逸散出来的煞气浓郁到都可以让白莺莺醉了过去。

    “那我就先走了。”张燕丰起身,拿起了茶几上的文件袋。

    “对了,张队。”周泽喊了一声。

    “怎么了?”张燕丰回过头看向周泽。

    “你家祖上有没有出过当兵的?”周泽尽可能地组织着自己的措辞,“你爷爷或者你太爷爷那一辈?”

    “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问问,兴许那里头的受害者,可能会有你的亲属,你知道的,血亲关系,很可能也能成为一种羁绊;

    而这种羁绊,有时候甚至能够超越生与死的距离。”

    周泽想到了当初在文庙那边被自己杀死的老头,老头侍奉文庙很多年,为的,就是给自己的后代祈福。

    “这个我不清楚,我得去问问。”

    “也包括特殊失踪的。”周泽补充道。

    “你说,监牢里有我的长辈,但既然是我的长辈,为什么给我这个后辈加一条锁链?”张燕丰问道。

    “但对于他们来说,锁链是一种美好的象征,你长辈万一喜欢你,就把这个给你戴上了呢?

    就像是给你一块糖或者一把长命锁一样。”

    张燕丰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离开了。

    周泽翘着脚,继续侧躺在沙发上,陷入了另外一种沉思。

    那就是如果张燕丰可以说是可能自己的某个亲戚长辈死在那个监狱里所以锁链最后会落在他的身上,

    那么自己呢?

    仅仅是因为自己是鬼差,

    再加上自己恰好出现在了警局的范围,

    所以就被戴上了锁铐?

    真的,

    是这样么?

    想着想着,周泽忽然觉得有点胸闷,他站了起来,推开书店门,走了出去,站在了深夜的街道上。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湿气,还有稀稀落落的雨水正在落下。

    哦,

    原来是要下雨了,

    怪不得这么闷。

    周泽继续站在雨中,重新点了一根烟。

    雨开始越下越大,

    从一开始的淅淅沥沥变成了“哗啦啦”的磅礴。

    周泽伸手挡住了头,

    刚洗过澡的他还是决定先回书店里头了。

    然而,

    抬脚时身形一个踉跄,整个人差点摔了下来。

    脚下好重,

    像是被锁住了什么东西根本就抬不起来。

    周泽有些诧然地低下头,

    赫然发现在自己的脚上,

    居然锁着一条脚链,

    怎么,

    怎么会?

    ……………………

    老道吸了吸鼻子,走下了楼,他刚刚睡了一会儿,但有些冻感冒了,下来倒了一杯热水喝喝暖暖身子,实在是老板他们把二楼弄得太“清凉”了,这制冷的效果到现在都没完全消散掉。

    之前他还听到上楼的许清朗打了个喷嚏,显然也是有点受不了这种天然人工制冷的余韵。

    “哟。”

    老道一边慢慢喝着热水一边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白莺莺,

    “老板又睡着了?”

    白莺莺点点头,伸手轻轻地抚摸着老板的面庞,道:

    “那个警察刚走就睡着了,老板应该是真的累了。”

    “嘿嘿嘿,这能不累么,都快被你给榨干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