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一十章 梦醒梦灭
    书店关着门,里面亮着灯;

    一般来说,书店是白天偶尔关门晚上是肯定开门的,但谁叫老板今晚早早地就上去睡觉去了呢?

    老板既然消极怠工,手底下的员工自然也就乐得偷懒,最重要的是,没老板出手,他们就算是有顾客上门,也没办法给顾客打包发快递,所以还不如不折腾。

    老道和许清朗两个人头坐在沙发上,二人身边茶几上则放着两杯红酒。

    红酒是走书店账上走的钱,价格不菲,整个书屋现在弥漫着一种咸鱼和腐败的气息,这是从上而下所带坏的风气。

    其实,

    一开始大家的吃穿用度方面的享受是有节制的,但后来周老板的咖啡和茶叶越来越高级之后,下面的人自然也就上行下效了。

    毕竟,

    整个书店最没钱的人都享受这么高级的东西,

    没必要咱们几个身家不菲的人寒酸凑合着过吧?

    小猴子蹲在吧台上面,面前摆着花生,自个儿一个人吃着欢快,它不烦人,也不折腾人,有人找它玩它就陪着玩玩,没人找它它就自个儿玩,倒是乖巧得很。

    老道还给它买了个紧箍和一件袈裟,顺带从某宝上定制了一个金箍棒,这只是老道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想想看孙大圣正在被自己养成,那真是满满的自豪感和满足感。

    老板还告诉过他,当初他跟猴子大战三百回合时,猴子的“铁棒”真的好吓人。

    老道信了,

    但他没料到老板所说的“铁棒”不是自己所想的铁棒。

    猴子不喜欢紧箍这玩意儿,也不喜欢那个棒棒,倒是对袈裟情有独钟,没事做就把袈裟当披风一样裹在身上,倒居然也能透露出些许的佛性。

    老道曾去过峨眉山,那里的猴子不怕人,甚至会主动来找游客要吃的,如果运气不好遇到了猴子的“暴躁老哥”,

    不给的话猴子们还会来抢夺。

    但即使那样,峨眉山的猴子也被称之为有“佛性”。

    但对比一下自家的猴砸,真的是差远了,会玩儿手机会切歌还能滴滴打车,上次猴砸就是自个儿打车去的将军山给老板看病的。

    啧啧啧,

    反正在老道眼里,被人家的孩子再优秀也没自家孩子可爱。

    老道不止一次地说过,他这辈子无儿无女,虽说资助了不少的贫困学生,但也没几个节假日打电话给他问好问安的,倒是有时候自己混得不好手头拮据时有不少打电话催要学费生活费的,说话也难听,像是自己欠了他们钱他们走不出大山就是自己的罪过一样。

    这猴子,老道是当自个儿孙子养的,毕竟有些时候,畜生比人更懂得感恩这个道理。

    “这日子过得,挺颓废的。”

    老道喝了一口红酒,眯着眼,他品不出红酒的好坏,所以他品味的其实是这一口红酒到底咽下去了多少rmb。

    想想这个价格,这红酒的滋味就出来了。

    咽下了红酒,

    老道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老腰,发出了一声轻叹,又道:

    “你说现在咱书店外头还有便衣盯着么?”

    “不晓得。”

    “你不是会术法么?”

    “我什么水平你不清楚,半桶水罢了。”许清朗倒是实诚,“倒是你,祖上也阔绰过,没想着把术法捡起来练练?”

    “早失传咧,你呢,你就不想着再练练?”

    “练了干嘛,混吃混喝现在挺好,一边看看不一样的风景一边打着自己的酱油,其实,他这种生活态度才是最舒服的,如果他真的跟你以前蓉城的那位老板一样,那咱们就得脑袋系在腰上过日子了。

    刺激是刺激,

    但想想现在,还是现在舒服啊。”

    “罢了罢了,额上去睡觉咧。”

    老道把剩下的一点红酒一饮而尽,对许清朗打了声招呼,问道:“你不去睡觉?”

    “据说,月光对皮肤有好处,我在晒月亮。”

    许清朗伸手指了指自己脸上的面膜,

    仿佛在吸收月亮之精华。

    “切,神经病。”

    老道打了个呵欠,招呼了一下猴子,然后走上了楼梯,刚走到二楼,老道跟猴子一起打了个哆嗦。

    “嘶………………”

    娘的,

    这他娘的冷气开得也太过了吧,

    这么冷?

    老道下意识地双手抱着自己的胳膊往里走着,他先走到了老板卧室门口,因为下面门缝里还有白气不停地逸散出来呢。

    很显然,

    这里才是源头。

    “咚咚咚…………”

    老道敲门,

    “老板,空调坏咧,功率太强咧。”

    里面没反应,

    老道这时候也顾不得其他了,只能自己打开了门,不然他真担心自己晚上睡觉时不知不觉就直接冬眠了。

    门被推开,老道把头往里头一探,然后愣住了。

    床上,

    有一男一女,

    当然,

    老道偶尔也会在心里yy一下老板跟白莺莺每天晚上睡觉会发生什么事情,虽说他也清楚莺莺是僵尸,水道结了冰,但作为一个老司机,老道清楚锻炼的方式还有很多种,这才是真正的情调和趣味。

    床上的姿态,

    很和谐,

    比老道想象中要和谐得多。

    老板躺在莺莺的腿上,

    莺莺坐在床上,双手放在老板的脸上。

    两个人哪怕是老道自个儿进来了也依旧一动不动,像是睡得很死根本就没察觉到有人进来一样。

    老板身上不时有白气升腾而出,

    而这些白气大部分都被吸入了白莺莺的鼻子里,

    少量的逸散了出去,成为了使得附近温度开始降低的元凶。

    这一幕,

    活脱脱的就像是老道以前喜欢看的港台午夜片里的狐妖或者女鬼吸男人阳气的画面。

    老道一阵犹豫,

    他不知道自己是大喝一声“呔,女僵尸放开我家老板!”

    还是喊一声:“哟,莺莺吸得舒服么,别把老板吸干了啊。”

    老道是不相信莺莺会主动吸收老板身上东西的,和这头女僵尸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很久了,女僵尸如果真的对老板有二心,之前在将军山就没必要舍命相救了。

    凑近了几步,老道得以看得更仔细了一些。

    他发现莺莺原本的满头白发已经有一半变成了黑色,

    啧啧,

    这是在疗伤?

    老板在帮莺莺补充元气?

    老道想到了“玉女心经”,想着这功法也真奇怪,还得躺床上才能练功。

    再看老板,

    老道忽然发现老板的表情非常的痛苦,

    像是在做噩梦一样,很是难受的样子。

    娘的,

    这是练功走火入魔了?

    老道咬了咬牙,不管了,当下拿起旁边的一本书,捅了捅老板的胸口,但老板还是没反应。

    老道干脆拿书本对着老板的胸膛拍了下去,

    “啪!”

    声音很大,

    老板还是没醒,但是白莺莺忽然睁开了眼,

    女僵尸眼里一片冰冷,刹那间本性显露,她本就是僵尸,天地人神共弃之,平日里的天真烂漫也只是对周泽一人而言的。

    此时的她,像是起床气一样,目光扫了一眼老道。

    老道倒吸一口凉气,

    只觉得周围温度变得更冷了。

    “莺莺,是我啊,是贫道啊…………”

    老道打着哆嗦说道。

    白莺莺面无表情,

    先用力看了看老道,

    然后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怀中的周泽,

    随后,

    她似乎也是注意到了自己颜色发生变化的头发,当即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马上下了床,且直接在床边跪了下来。

    “老板,莺莺不是故意的,莺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忽然就睡着了。

    莺莺真的不是故意吸收老板的煞气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莺莺跪在地上,表情无比的诚恳和忐忑,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在等待大人的惩罚。

    额…………

    老道琢磨着,

    自己是不是也该跟着跪一下应个景?

    但好像没自己啥事儿啊。

    就在这时,

    因为白莺莺下了床而导致“睡眠”状态无法继续的周泽,

    身体微微一颤,

    而后,

    缓缓地睁开眼,

    这一双眼眸之中,带着一种令人疯狂的血色,充斥着令人生寒的歇斯底里。

    妈嘢!

    老道吓得直接腿软,跪了下来,

    老板这样子太可怕了。

    周泽慢慢地坐了起来,

    梦里的画面像是还没有完全驱散,

    颇有一种“为当梦是浮生事,为复浮生是梦中”的感觉。

    周泽一开始没看跪在地上的老道和白莺莺,

    而是闭上了眼,

    等过了一会儿,再重新睁开时,

    周泽眼中的血色慢慢地褪去,化作了清明。

    那个梦,

    在最关键也是最令人绝望的时候,结束了。

    周泽有些失落,但心里也有些庆幸。

    他侧过脸,看着还跪在地上的白莺莺,留意到了白莺莺头发颜色的变化,问道:

    “我记得我说过,等我身体恢复好后,会帮你复原的。”

    “老板…………”

    白莺莺见周泽误会自己主动故意地吸收他身上的煞气,当即把头埋得更低了,解释道:

    “老板,是莺莺帮你按摩时,

    你身上的煞气自己逸散出来的,

    莺莺吸了几口之后就醉了,然后就忘记之后发生什么事情了。”

    老道这个时候开口帮莺莺开脱道:

    “对嘛,老板,这事儿你不能怪莺莺啊,

    是你自个儿精满自溢了啊,

    梦yi…………”

    说到这里,

    老道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低下头,

    抽了自己一个巴掌,

    我这,

    臭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