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零九章 人间炼狱!
    很多人都曾见过小路上一群野狗野猫争抢食物的画面,那种争斗,那种拼抢,不遗余力,不惜一切。

    因为动物清楚,没有食物,自己也是死路一条。

    人,一直自诩为高一等的存在,自诩为万物之灵;

    就像是有部分通城人被人称呼为自己是苏北人时会像是一只被踩着尾巴咋呼起来的猫一样激动地反驳说自己是苏中,不是苏北,这反而显得更可笑。

    很多年前,人类也是过着和野兽一样茹毛饮血的生活,但现在,人们对于一些过分的举动,往往会将其称之为“禽兽之举”。

    开化了,

    明智了,

    就赶紧想要和以前的“同伴”撇开关系。

    正如现在周泽看着这群人争抢锁链一样,他们枪得很是忘我,抢得很是投入,人仰马翻,本来空气就很差的牢房被他们又掀起了阵阵尘土,空气变得更差了。

    到最后,有一个人手举着铁链站了起来,他脸上挂着彩,身上带着很多淤青,眉角还破了口子,有血不停地滴淌下来。

    这是这个女人的男人,之前那个还含情脉脉喂饭的男人。

    就像是一头狮子出去猎杀食物带回来给自己母狮子吃一样,他成功了。

    黑色制服的人伸手敲了敲栏杆,

    示意铁链有主了,

    这也让周围还蠢蠢欲动打算再上去拼抢一番的人不得不偃旗息鼓。

    其实,

    一开始在分饭食时,牢房里其他人都表现出了一种极大的克制,他们知道这所监狱里,还有一个孕妇。

    但这并不意味着在接下来对铁链的争抢时他们会手下留情,晚一会儿吃饭和少吃一点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然而,这条铁链,却意味着更多的东西。

    男人拿着铁链走到了女人面前,

    弯下腰,

    将铁链套在了女人的脚上,

    “咔嚓”

    扣上,

    然后他抬起头,

    看着女人,

    他笑着,

    笑得很开心,

    这笑容,在周泽眼里宛若一个智障,

    同时,

    他有着一种深深的不解,

    这条铁链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帮犯人为什么会对它如此地热衷,

    但有一点周泽可以确定的是,

    这条铁链似乎并不是那么的美好,

    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年后还依旧存在的梦魇了。

    这个梦,很清晰,细节条理都清晰得无以复加,但尽管如此,周泽却觉得这里头仍然有一层根本就看不清楚的迷雾笼罩着。

    它笼罩着真相,

    有时候,越是真实的东西,往往也意味着越是虚假。

    周泽张开嘴,

    他想说些什么,但声音在喉咙里还是无法发出来,只剩下了沙哑的呢喃。

    然后,

    男人搀扶起了女人,黑色制服打开了牢笼,旁边又走过来几个黑色制服,他们从男人手里搀扶过了女人。

    男人下意识地想要跟出来,却被两个黑色制服男子一把推了进去。

    然后铁栏杆再度被闭合,男人双手死死地抓着栏杆,看着女人,看着女人的肚子。

    他仍然很开心,

    无比的开心,

    非常的开心,

    开心得让周泽觉得自己如果有机会的话,

    都想跑回去给他扁一顿。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铁链的声音在地上摩擦,

    周泽也在走,

    但因为这具身体太虚弱了,所以两边都有黑色制服在搀扶着他。

    一路走过去,

    清冷且孤寂,

    唯有铁链在地上摩擦的声音是那么的清脆,

    那么的刺耳。

    然而,

    路过其他牢房时,

    周泽看见了之前相似的一幕,

    牢房里的犯人们一个个都聚集在了铁栏杆前,探着头,看着周泽,看着这个脚上绑着铁链的女人。

    他们眼里,

    满满的都是羡慕,

    是那种恨不得取而代之的羡慕,

    在听到这铁链的声音时,他们甚至还露出了很享受的表情。

    这帮人脑子是不是有病?

    周老板现在是一脸的黑人问号???

    走,

    还在走,

    不停地走,

    这条通道很长,再加上周泽走得很慢,

    但明显也是身边两个黑色制服的人没有用全力的原因,如果他们愿意,明显可以分分钟拖着这个女人快速地往前跑。

    这个女人虽然是一个孕妇,但周泽清楚,她能在营养和生活环境下依旧保证没流产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其实她真的很瘦,就比皮包骨头好一点而已。

    她跟她的孩子能撑下来,

    真的不容易。

    在周泽看来,

    是这帮黑色制服的人故意走得这么慢的,

    他们像是巡游一样,

    慢慢地陪着女人走,

    像是在簇拥着冠军获得者接受其他人的瞩目和欢呼,似乎刻意地想要把这个过程给延长一些。

    不过,周泽还有一个疑惑,

    好像方向错了啊,

    之前那个铁链是从自己牢房这边从右边往左走的,但自己这次是被搀扶着从左往右走的,周泽很细心地留意到了这个差别。

    再长的路,

    终归是有尽头的。

    前面,

    出现了一扇铁门。

    门被打开了,

    周泽被推了进去,

    在里面有一张桌子,

    上面放着干净的水和食物,

    周泽没动,

    让周老板在没有其他佐料的情况下吃东西实在是不亚于一场酷刑了。

    但下一刻,

    一种冲动在周泽心里响起,

    周泽开始伸手,拼命地把食物和水往自己嘴里塞。

    周泽清楚,这只是梦,而自己,代入是一个女人的视角。

    所以,

    现在不是自己在动,

    而是女人的求生欲在迫使着她开始吃东西,拼命地吃东西,因为她想活下来,因为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

    她清楚地知道,她的孩子需要营养。

    狼吞虎咽持续了很久,但女人似乎永远都吃不够,但旁边的黑色制服男子直接制止了她,打断了她的继续进食。

    曾作为医生的周泽清楚,极度食物匮乏的阶段猛吃过度的话很容易出现生命危险。

    古代在牢房里有着一种“私刑”,叫做“狱死”。

    就是让犯人们一直饿着,只给少量的食物,让其不至于饿死,但也别想吃饱,当然了,这个阶段可以省略,古代想在牢房里吃饱饭也是一种妄想和奢望。

    然后猛地一天,狱卒给你摆上了一桌好酒好菜,让你撒欢儿吃,当你吃得肚子滚圆之后,两个狱卒就过来,一人一边,一个抓着你的头一个抓着你的双脚,把你举起来玩儿“伸展运动”,一会儿收紧一会儿拉直。

    来回这么一段时间,你就嘎屁了。

    这种死法,以古代仵作的验尸水平是查不出什么异样的,身上也没其他的伤口,狱卒们一般用这种法子收黑钱帮人在监狱里整人报仇。

    吃饱了,

    身体像是一下子又有了一些力气。

    一个黑色制服男子拿着水枪走了进来,

    水枪开始对着女人开始冲。

    冰冷的水冲了过来,来回地冲。

    女人躺在了地上,

    不停地呜咽着,

    周老板也跟着一起变成了落汤鸡,这滋味,真的不是很好受。

    随后,

    黑色制服拿来了一件白色的长袍衣服给女人换上,把身上还有些湿漉漉但确实比之前干净不少女人又推出了铁门。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铁链继续在地上被拖动着。

    之前走过的路,还要重新走一遍。

    周泽都有些迷茫了,

    难不成这抢铁链就是为了吃一顿饱饭洗个澡?

    就跟抢饭票抢洗澡票一个道理?

    重新走回去的路上,两边铁栏杆里的人依旧是以一种羡慕的眼光看着周泽。

    继续往前走,

    走到了周泽被关押的牢房,那个喂饭的男人也在栏杆边看着女人,他很激动,也很欣慰,很开怀。

    这让周泽想起了刘若英的一首歌:

    “很爱很爱你,所以愿意舍得让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周泽继续往前走着,铁链还是继续摩擦着地面。

    黑色制服男子并没有把他重新送回之前所在的牢房,而是继续往前走着。

    走着走着,上了楼梯,

    走着走着,出现了地毯,

    走着走着,

    又出现了铁门。

    门被打开了,

    里面有光,

    让人一时间产生了一种可以逃出生天的错觉。

    没蹲过牢的人是不能体会蹲牢房时对自由的渴望的,就像是大部分只有在生病时才会真切意识到平时活蹦乱跳身体健康没毛病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一样。

    周泽明显察觉到,

    在这个女人身上产生了一种激动喜悦的情绪,

    很是强烈,

    甚至她的身体都在不停地颤抖着。

    她主动走了进去,

    铁链继续拖着地面,

    发出停留在这个狭窄空间里最后的一点声响。

    “哐当…………”

    人走进去后,

    铁门被关闭。

    前面,被白色的类似农民种反季节蔬菜时用的大棚一样的东西遮挡着,

    而附近区域两侧位置,

    则是有着一个个类似淋喷头一样的东西,有着很多小孔。

    像是一个公共澡堂一样,好像之前洗澡得不够干净,还得重新洗一遍。

    女人的情绪继续激动着,

    她还在慢慢地往前走,

    而周泽在看见四周的布局后,

    一种恐怖的阴霾马上笼罩了下来,

    女人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但是他知道啊!

    该死,

    出去,

    要出去,

    这里根本不是什么见鬼的淋浴间,

    这里是炼狱,

    真正的人间炼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