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零八章 野狗!
    周泽很难以描述自己现在的感觉,只觉得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荒谬,或许是因为刚刚进入这个梦,或许是一种一开始的代入思想麻痹,所以周泽真的没对自己的性别产生过怀疑。

    一直到现在,才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当然,在这里恍然大悟是一种贬义词,至少对于周老板来说是这样,大多数正常一点的男性可能都不希望自己有这种“恍然大悟”的一天。

    好在,这种尴尬和纠结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很快“咕嘟…………咕嘟…………”的声音就再度冒了起来。

    周泽一开始是长舒一口气,觉得梦要醒了。

    不管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自己应该都要醒来回到温暖的大床柔软的高中女生大腿上去了。

    就像是你去参加一个公益活动,太阳大得要死,撂挑子不干了觉得过意不去,但忽然上面有人喊话活动结束,那就顺水推舟丢下东西进去吹吹空调河杯冰镇芬达吧,也不想喊着我还能继续干下去没事儿。

    大多数人应该是这种心态。

    但很快,周泽发现这水声有问题,它不是在自己身边响起,也不是在自己耳中响起,它是在自己肚子里想起!

    “咕嘟…………咕嘟……………”

    周泽上辈子是单身,这辈子也没让林医生怀孕,按理说他对产妇其实并不了解,但实际上上辈子自己当医生时处理急诊面对过好多个产妇了,所以他可以确定,正常孕妇,哦不,哪怕不正常孕妇肚子也不会发出这种声音。

    且水声越来越大,大得像是在打雷一样,肚皮也在一抖一抖的。

    牢房里其他人在此时都像是陷入了时间静止一样,抢饭的抢饭,吃饭的吃饭,全都一动不动,包括周泽面前的这个男人,也是保持着喂饭的姿势不动了。

    “咕嘟…………咕嘟………………”

    水烧开了,

    周泽盯着自己的肚子,

    他本能地察觉到了什么。

    终于,

    一条裂缝从自己肚子上慢慢地浮现而出,很滑腻,很顺畅,这种感觉像是在手术台上用手术刀切割着肚皮。

    周泽也不感觉痛,但以前是自己给别人动手术切割肚皮找病灶,这次轮到自己变成了第一视角“体验”这种感觉。

    好像现在vr技术被不少人用来拍摄第一人称vr运动爱情片牟利,市场前景也是非常之好,这一刻周泽觉得似乎这也是一条新的商机,比如推出这样一款vr体验,让所有年轻丈夫都体验一把,好让他们明白自己妻子分娩的辛酸。

    当然了,男人们肯定是不愿意体验这玩意儿的,但可以着重在女人那边宣传。

    好吧,

    周老板在这个时候思绪发散得实在是不像样子,这就像是做、、爱和做其他痛苦的事情一样,你需要给自己分点心,好让自己不要那么专注。

    毕竟,眼下周老板自己的肚皮正在慢慢地裂开。

    然后,一只白嫩的小手从肚子里伸出来,颇有一种孙猴子蹦出石头的感觉,你不得不感叹生命的奇迹。

    然而,在下一刻,

    一个没有头的婴儿从周泽肚子里爬了出来。

    周老板深吸一口气,他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心理建设准备,但事实的发展还是进一步地超出了他的心理建设期限。

    再高明再擅长黑暗画风的导演和编剧,

    也很难拍摄出现在的这种画面,

    纠结着伦理和最原始的恐怖,

    新生的璀璨和死亡的阴影在此时完美地进行了契合。

    似乎是出于职业习惯的原因,周泽发现婴儿的脖颈位置很是圆滑,这意味着切割头颅时对方技术精湛。

    “咿呀…………咿呀…………”

    没有头,

    却依旧能够发出声音,

    童声稚语,本应该是让人觉得清脆动听的声音,

    但在此时却成为了最恐怖阴森的点缀,

    不亚于老套恐怖片里经常响起的低沉配乐,甚至起到了更为可怕强烈的效果。

    “滴答…………滴答…………”

    婴儿身上还带着浓郁的体液,随着他顺着周泽肚子往上爬,那些体液不停地滴落在了周泽的身上,滑腻腻的感觉很让人难受。

    终于,婴儿爬到了周泽的面前。

    周泽现在很想抽支烟,然后表现出一种若无其事的样子说一声“来,我们聊聊”。

    但现在周泽连话都说不出来,

    搁在以往遇到这种画面周老板肯定二话不说指甲盖儿伺候!

    管你有什么天大的冤屈让老子这个洁癖承受这种苦难就该把你撕碎甚至连下地狱的机会都不给你,

    实在不行大不了开个无双看看到底谁能笑到最后。

    但是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周老板只能半眯着眼,看着婴儿的下一步举动。

    “咿呀…………咿呀………………”

    婴儿慢慢地向后倾倒,

    几乎是屁蛋儿就坐在了周泽的胸口位置,两条小脚丫撑起来,像是在故意给周泽看一些什么。

    周泽看见了,

    在婴儿的脚上,有一条丝线,这是体液凝聚出来变成了类似胶水一样浓稠性极强的玩意儿。

    但从周泽的视角看起来,

    这就像是婴儿自己小腿上也缠绕上了一条链子,

    他在向自己炫耀这一条链子,

    而且乐不可支。

    是你搞得鬼?

    周泽在心里问道。

    他不知道婴儿能不能听得到,

    但这是周泽现在可以尝试的唯一沟通方式。

    很显然,婴儿听不到,他还是在不停地继续炫耀着自己腿上的“链子”,像是一个小学生考了一百分跑回去跟自己爹妈报喜得瑟以期待获得夸奖。

    周泽没有过小孩,正规的小孩还是私生子,周老板两辈子都没有过,但很讽刺的是,周泽第一次体验“父爱如山”,居然是在这个环境在这个场面之下。

    他干脆闭上了眼睛,说不了话,也基本动弹不了,但我选择非暴力不合作,总可以吧?

    但肚皮上的触感却是那么的清晰,包括那滑腻腻的感觉恶心的体验在自己身上滴淌的感觉,哪怕你看不见,但耐不住你自己的脑补,其实跟睁开眼睛看还真差不多。

    也就在这时,

    远处像是传来了“咔嚓”一声铁门打开的声响。

    这就像是万物复苏的春雷炸起,

    又像是一部电影开场前的龙标,一个绿色的大幕出现一条龙最后显示“公映许可证”;

    这意味着下面电影开始了,

    故事开始了,

    大家敬请期待。

    周泽睁开眼,

    看见那个之前还坐在自己胸口位置折腾的婴儿慢慢地转过身,开始向他出来的地方爬去。

    这是一种比他出来时更诡异的画面,

    一个从母亲肚子里刚刚爬出来的婴儿,

    他又慢慢地爬进了母亲的肚子里,

    仿佛那个手术刀一样顺滑流畅且切出来的刀口还能自带拉链效果,

    他拉开了拉链,

    他出来了,

    他进去了,

    又拉上了拉链。

    是的,此时周泽就有这种感觉,看着自己肚子上的伤口慢慢地愈合,这种现实和虚幻猛烈交叉撞击的感觉换做其他人当这个第一视角的观众估计早就心理崩溃了。

    就是换张燕丰那种老刑警队长在周泽这个位置,估计也是一样,普通人再优秀他也有一个心理承受极限,就像是人再强壮不吃饭你也得饿死一个道理。

    好在周老板心理防线确实巩固,这一年来人和鬼也见识得太多太多,外加身边还有小luoli不时地以可爱萌的面容伸出长长的舌头玩意儿一把画风突变。

    周老板是过来人了,

    他只觉得这画面很恶心,

    但你要真的说靠这些画面和第一视角的体验就能把周老板吓疯了,那也太瞧不起鬼差了,活人能被鬼吓死,你见过鬼差被鬼吓死?

    原本静止着喧嚣终于回归,牢房里的犯人们开始争抢着食物。

    “来,吃饭。”

    那个男人温柔地把碗凑到周泽面前。

    像是之前电影放到一半,被按了暂停,现在又按了恢复,剧情重新恢复了流畅。

    周泽闭着嘴,不吃。

    “吃一点吧,秀芬。”

    周泽还是闭嘴。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铁链的声音再度传来,

    只不过这次声音更响亮,而且拖动的节奏更快,不像是有人穿着它在行走,更是有人用手拉着它在行进。

    一时间,原本争抢饭食的犯人们通通丢掉了碗筷,全都挤到了栏杆那边。

    包括刚刚给周泽喂饭的男人,也放下了碗筷冲了过去。

    一名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手里提着两根脚铐链子从过道那边走了过来,

    沿途所有牢房里的犯人都开始喊叫,

    他们很兴奋,他们很激动,

    他们,

    也很渴望。

    所有人都尽可能地伸出手,像是乞讨的乞丐,希望分一杯羹。

    黑色制服的人拿着铁链转身看着四周,

    似乎很享受这种簇拥和期待的感觉,

    然后,

    他慢慢地走近了周泽所在的这个牢笼,

    把两根铁链中的一根直接一甩,

    丢进了这间牢笼里去。

    一时间,

    牢房里的众人像极了一群争抢一根骨的野狗,居然直接厮打了起来。

    之前给周泽喂饭的那个男人吼着:

    “给我媳妇儿,给我媳妇儿,

    她怀着孕,

    她肚子里有孩子!”

    一边吼着,

    他也冲入了争抢的圈子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