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零五章 纠缠的铁链
    交警来了,警察也来了,毕竟发生了绑架案,虽然剧情很扯,也很无厘头,估计连周星驰的电影也不敢用这种情节怕被观众喷侮辱智商毫无逻辑,但是它货真价实地发生了。

    可能一开始这个消息在微博和贴吧传播时,会被很多人喷之以“开局一张图,其他全靠编”,

    但当事实真的显现出来时,足以让一大群跌落眼镜。

    有些巧合的是,那位昨晚才跟周泽做政治教育工作的“看守”,也出现在了这里,俨然一副警队老大的样子分配着工作。

    他好像叫张燕丰吧,周泽还有点印象。

    也是,身上带着浩然正气的警察,怎么可能会只是一位小小的看守。

    他也看见了周泽,然后深深地皱着眉,走了过来。

    周泽刚刚做完了简单的笔录,实际上案情已经很清晰了,警方已经提取到了嫌疑犯的录像且锁定了嫌疑人的身份,下面无非是收网捕捞的工作。

    “又见面了。”张燕丰伸手在周泽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周泽微微皱眉,他有洁癖,很排斥不熟悉的人对自己进行身体接触。

    所以,等到张警官把手拿开时,周泽还特意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位置。

    “…………”张警官。

    “我再说一遍,我没制毒。”周泽有些无奈地重复道。

    自家书店里,真的没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儿,周泽又是个懒散的人,能报警解决的事儿他绝对不会亲自出手,他可没兴趣当什么旁观玩什么法律外的审判之类的。

    他相信人民警察是绝对公正且为人民服务的,且随着十九大的召开,警务人员的风气和规章制度正在不断地完善和进步,已经成为保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坚固力量和强硬保障!

    “做没做,我们会继续调查的。”张警官说道。

    “但我挺喜欢看守所的环境的。”周泽说道。

    张警官愣了一下,随即道:“我可以理解成这是一种挑衅么?”

    “不是,就像是很多文青说去一趟西藏能净化心灵一样,我觉得进一次看守所,也能让自己浮躁的内心平复下来。”

    “呵呵。”张警官皮笑肉不笑。

    周泽耸耸肩,没办法,总不能说警局看守所好像有只鬼,我免费给你们抓鬼要不?

    “我有你的名片,过阵子我联系您聊聊,我希望在看守所里聊。”周泽说道。

    “欢迎之至。”

    周泽让老道重新打车,不管怎么样,还是先回去再说,他有些疲惫了,想回书店睡觉休息。

    只是这边因为这件事的原因有些堵车,所以三人得先步行一段距离才能打到车。

    周老板一边走一边打着呵欠,就在这时,一声“哗啦啦”的声响在他耳边响起。

    周泽整个人猛地一滞,停住了一切动作,只是专心地听着。

    “哗啦啦…………哗啦啦…………”

    是的,

    是那个脚链在地上拖动的声响,

    很近,

    很近,

    就在自己身边!

    他出来了?

    跟着自己从局子里出来了?

    而且还在光天化日之下!

    这么不给面子,这么猖狂的么?

    只是,和昨晚一样,周泽依旧只听到声音,却没看见任何的实物,这种感觉让周泽很不舒服,也很不习惯。

    人类的恐惧来自于未知,这种不可见只能脑补的玩意儿最是折磨人,就像是恐怖电影里最恐怖的画面不是鬼蹦出来和你打的时候,而是鬼没出来前主配角在一个阴森的环境下行走顺带着压抑的音乐配合时的阶段。

    “停下。”

    周泽伸手,示意老道和许清朗停下来。

    老道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周泽,许清朗也是一样。

    连周泽都没办法看见那个东西,就更别提他们俩了。

    当周泽停下时,

    那锁链的声音忽然也消失了,仿佛已经走远。

    但冥冥之中,周泽却能够想象出刚刚有一个脚上戴着脚链的家伙在自己身边刚刚经过。

    他要去哪里?

    他要去做什么?

    一个能够在警局那种地方依旧可以活动的亡魂,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现在的周泽已经没了抓大鱼的心态,而是开始担心这个东西会不会对社会造成什么破坏,会不会伤及无辜。

    正如当初小luoli在温泉山庄面对鬼武士时无法后退一个道理,这是职责所在,阴司可以不在意你们这帮底层鬼差的杀戮和赚外快,但一旦你的本职工作没有做好,阴司那边可是有专门的惩罚手段。

    环顾四周,周泽发现在斜对面有一家肛肠医院。

    好吧,出于一种本能地感觉,医院学校这类的地方似乎总是容易见鬼,周泽下意识地向医院门口走去。

    这家医院并不大,也就一栋大楼而已,算是小型的专科医院。

    走到医院的门口,周泽在台阶上坐了下来。

    “帮我挡一下。”周泽对身边的老道和许清朗说道。

    二人点点头,虽然不知道周泽打算做什么,但他们依旧选择了配合。

    周泽右手指甲长了出来,同时有一缕缕的黑气开始环绕,而后,周泽将指甲触及到了地上的瓷砖上,黑气也融入了地下。

    但这一次,地上并没有黑色的脚印显现而出,以前这招周泽可是屡试不爽,他没办法跟小luoli一样玩儿什么元神出窍之类的把戏,

    biu一下,

    就消失了,

    biu一下,

    就又回来了。

    但他也有自己的抓鬼方法,但很让人意外的是,这个鬼不光是自己看不见,连脚印也不会显现而出。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周泽站起身,他走下了台阶,现在问题陷入了一个结症,根本就找不到那个东西,又谈何去解决?

    然而,就在此时,“哗啦啦”的声音再度响起。

    周泽深吸一口气,拳头紧握,他气了,真的气了,对方这是在挑衅和撩拨自己,这是浑然不把自己这个鬼差放在眼里啊!

    村官再小,它好歹也是个干部不是?

    周老板心里甚至产生出了大不了再瘫痪半个月开个无双把这个装逼犯给抓出来的冲动。

    但周泽又担心自己变成僵尸后依旧对那东西毫无所获,那就意味着自己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将无法再做任何的事情。

    “哗啦啦…………哗啦啦…………”

    声音还在响。

    周泽闭上眼,开始用耳朵静静地去听。

    在左边,左边的声音比较清晰!

    睁开眼,左边是医院大楼入口的位置,周泽直接推开了面前的老道和许清朗向里面冲去。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似乎是故意逗弄周泽一样,当周泽开始向那个方向奔跑时,锁链的声音再度变得急促起来,频率也越来越快,像是那个家伙就在自己前面也在奔跑着一样。

    老道和许清朗只能跟在周泽身后一起跑,虽然他们不知道周泽到底在追什么,但跟着跑就是了。

    其实,周泽也不懂自己在追什么。

    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在追的,到底是不是一个鬼?

    鬼的话,自己怎么可能看不见?

    会不会是什么山精野怪?

    用了特殊的障眼法,所以让自己看不见?

    但它的身上带着镣铐锁链?

    有了以前面对那只撸管猴子的经验,周泽对精怪一类的存在一直秉持着一种极为慎重的姿态,不管怎样,周老板不会再像上次那样傻乎乎地直接上去拼命了。

    声音还在继续地急促,

    不停地在周泽耳边回响,

    周泽……周泽……

    周泽快跑不动了。

    该死的徐乐的身体,身体素质这么差劲!

    殊不知,到底是谁吃饭吃得少就算了,还整天躺沙发上看报纸喝咖啡,没事的时候甚至连书店都懒得走出一步。

    跑着跑着,前面进入了一个死胡同,那是一堵墙比,而在墙壁左侧,则有着一个厕所。

    周泽慢慢地放慢了脚步,

    同样的,

    那锁链摩擦的声音也减慢了,对方应该也是跑到了死胡同,放慢了脚步正在思考该去哪里吧。

    周泽张开双臂,扑了上去,这动作,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傻子在假装有妹子和自己拥抱一样,但这是周泽现在所能选择的最好方法。

    没有丝毫触感,什么都没有,周泽拐入了厕所内。

    医院的厕所环境还是不错的,有专门的人负责清理,地上的瓷砖也是刚拖的。

    这个小厕所里有三个蹲坑隔间,周泽一个一个地过去把门打开,还伸手在里面挥舞了一下,还是什么都没有。

    该死,

    那东西到底跑哪里去了!

    周泽走到了洗脸池前,打开水龙头冲了一把脸,开始大口地喘息。

    “卧槽,老板…………你这么急着跑,就是为了上厕所么?”

    老道此时也跑到了卫生间门口,双手叉着腰大口地喘息着。

    紧接着,老道还拿出了半包面纸,递给周泽:“要用么?”

    周泽没有回答,继续冲着脸。

    “那贫道我先方便一下。”

    老道先摸了摸裤裆,掏出一张符纸先贴在了洗脸池的镜子上,然后走到小便池那里,解开了裤腰带开始放水。

    也不知道他裤裆里藏符纸的习惯是怎么来的,按照许清朗调侃的说法就是老道以前大保健时碰到差点被女鬼吸了阳气,这裤裆藏符纸是最后一道防线,以防万一的。

    周泽用衣服擦了擦脸上的水珠,走到了卫生间门口,等老道方便好出来。

    “到底怎么了?”许清朗站在门口问道。

    “我不知…………”

    周泽一边回答一边再次看向了卫生间,

    因为和洗脸池的镜子拉开了距离,

    镜子里的自己也一下子被放小了但也倒映得更全面了,

    下一刻,

    周泽愣住了,

    在贴着老道符纸的镜子里,

    他清楚地看见,

    在自己双脚位置,

    缠绕着一条已经生锈的锁链,

    很长,

    很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