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零四章 追尾!
    周泽忽然觉得这位警察叔叔说得好有道理,

    逻辑通顺,

    条理清晰,

    举例恰当,

    难以反驳;

    妈的,

    弄得周老板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贩毒了?

    要不然自己开这一家书店干啥?

    当初租了许家在南大街的铺子之后,

    干嘛还要开书店呢?

    难道就因为徐乐那个傻子开了书店我也要开书店?

    我可以开“魔指天堂”,可以开碧水蓝天,可以开天上人间啊。

    “你看,我说得很对吧。”

    警察叔叔见周泽这个神情,以为是被自己触动到了,所以继续趁热打铁道:

    “其实,我也能理解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思维,毕竟和我们那个时候不一样了。

    我小时候条件还是很艰苦的,吃饭倒是能吃得起,但想顿顿吃肉,难,所以我那时候就想着能顿顿吃肉就好了。

    不像是你们,这一代起来时,生活条件好了太多,所以就想着搞点事情做做。

    但………………”

    这位警察还在做着思想工作,

    周泽却忽然听到了一声近在咫尺的“哗啦啦”声音。

    猛地站起身,周泽目光环视四周,但只听得到声音,却根本“看”不见什么。

    这不可能,

    这根本就不可能!

    还有自己“见”不到的鬼?

    一个鬼差见不到鬼,就像是理发师只给光头理发一样,这不是胡扯么?

    这位苦口婆心的警察叔叔一看周泽忽然站起来,以为是被自己说动了终于下定了决心打算坦白了,当下也是一阵激动,马上跟着一起站起来,正准备继续说些什么时,却看见周泽在栏杆里开始不停地来回走。

    “哗啦啦…………哗啦啦…………”

    “喂,你没问题吧?”警察叔叔愣了一下,他开始怀疑周泽是不是毒瘾犯了,之前尿检不是没问题么?

    但实际上,周泽是顺着锁链的声音不停地换着自己的位置。

    那个锁链拖地的声音,就在自己身边,就在自己的栏杆外,他就在这里行走着!

    最后,锁链的声音“走”向了出口位置。

    周泽马上走到锁扣的位置,双手下意识地抓住了那里。

    但周泽还是克制住了,没有选择以自己的力量强行开锁出去,但这种感觉,真的很不爽。

    业绩啊,

    就在自己面前逛了一圈,

    又走了!

    就像是一个美女脱光了衣服在你面前秀了一个小时的舞蹈,然后说一句“不好意思来亲戚了”然后就离开了,留下你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喂,你没问题吧?你不用装疯卖傻的,我没从你的资料里看见有什么精神病史!”警察叔叔以为周泽要耍什么花招。

    “你妈…………”

    周泽差点脱口而出,

    但还是深吸一口气,

    “你妈妈身体还好吧?”

    “…………”警察叔叔。

    “你再好好想想,现在坦白,算你自首,真的,还能酌情立功。”警察叔叔拿出自己的证件,道:“我叫张燕丰,想通了马上告诉我。”

    中年警察叹了口气,先去那边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然后有些无奈地转身离开了看守所。

    周泽站在原地,没有人注意到,在铁栏杆内侧,已经被周泽用指甲划出了一道道的“沟壑”。

    随即,

    周泽干脆坐了回去。

    “老板,你受委屈啦。”

    对面的老道在那位警察叔叔开始政治教育时就醒了,这时候看周泽的反应,以为自家老板是想出去了。

    周泽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老道,

    这堆破事儿归根究底还是老道引起的,自己平时做事手脚都很干净,再小的事儿只要可能会遇到麻烦都会去烧一下冥钞。

    这次倒好,

    老道给自己整了一个大的。

    “老板,明天我们就出去了,我们啥也没干,警方也调查不出什么,你要控鸡住你叽叽啊。”

    老道还真担心老板直接开锁冲出警局,

    这也就意味着书店和大家的人生都一起毁了。

    “睡你的觉。”

    周泽懒得再说什么,背靠着栏杆,然后又问道:

    “对了,老道,你在警局有认识的人么?”

    “啥?”老道懵了一下,“老板,你也喜欢上这里了?贫道跟你讲啊,这通城看守所的伙食其实算好的,蓉城的也不错,毕竟也是大城市,最蛋疼的就是一些小地方警局的看守所,那伙食就没这里合口味了…………”

    “你还是闭嘴吧。”

    周泽本想等这次事情结束自己出去后再找个机会回来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那锁链声音的主人,但老道明显想岔了。

    “广州的看守所最不好受,你也知道的,广州天气潮,啧啧,那个地方的看守所待着真难受…………”

    “你再不闭嘴,我就开锁出来把你先掐死。”

    “…………”老道。

    老道马上闭嘴开始从心了。

    周泽注意听着,反正他也睡不了觉,但可惜的是,一直到天亮时,那个锁链的声音都没有再出现过。

    到上午时,几个警察走过来,开了锁,示意周泽可以出来了。

    周泽和老道又被带入到了审讯室,不过这一次倒是没问什么,签个字,做个说明,然后就示意周泽可以走了。

    看守所一夜游结束,

    周泽走出来时,许清朗和老道早就在外面等着了,他们的速度比周泽快一些。

    许清朗给周泽递了一根烟,刚出去买的,新开封的。

    周泽接过烟,没急着走,而是在警局门口的花圃边坐了下来。

    “应该是没找到什么证据,所以只能把我们先放出来了。”许清朗笑着说道。

    “你这话说得像是我们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一样。”周泽吐出一口烟圈说道。

    “呵呵,咱书店见不得人的事儿还少么?”许清朗反问道。

    “我打车?”老道拿出了手机准备打车。

    既然从里面出来了,自然是早点回书店,老道没有担心书店的生意,反正书店的生意一直是那个鸟样,他担心的是自己的那只猴砸。

    猴子很聪明,只要有客人在店里它就绝对不会露头。

    昨天警察便衣进来时,自然也就没有发现猴子,如果被发现了,哪怕周老板没制毒,也得出问题,毕竟那只猴子品种还挺高级,属于国家保护动物。

    “等等。”

    周泽抖了抖烟灰,回头又看了一眼警局。

    昨天锁链声音的事儿,周泽还没弄明白,这件事儿让他心里有点痒痒的。

    警局,可是连周泽这个鬼差都不是很愿意进去的地方啊,也因此,周泽有种预感,昨天自己所遇到的,可能是一条大鱼。

    “怎的,老周,有点留恋舍不得走了?”许清朗调侃道。

    “先回去吧。”周泽说道。

    老道打了车,很快一辆快车就停了下来,三人一起上了车。

    周泽和许清朗坐在后面,老道坐在副驾驶位置。

    “你们是警察么?”司机一边开车一边问道。

    “嫌疑犯。”

    老道直言不讳。

    “…………”司机。

    “喂,你手别抖啊,嫌疑犯只是有嫌疑知道不?

    虽然贫道看法制节目时看那些罪犯都被叫犯罪嫌疑人嫌疑犯的也觉得挺绕口的,直接叫罪犯多好啊,现在想想还挺合适,我们仨就是那种警察想抓但证据不足没抓的成的,懂不?”

    老道解释着。

    但司机的手却更抖了。

    “哪怕是行凶过程中被当场抓获,只要尚未经过人民法院判决定罪,仍然成为犯罪嫌疑,懂么?”许清朗给老道科普着。

    “哟,懂了,你是专家。”老道呵呵道。

    司机的脸皮开始抽搐了。

    实在不是司机胆小,但他娘的这两个一唱一和,实在是太给人心理压力了。

    “对了,老板,那设备我下午去给你弄去?警方那边可还是在盯着呢,万一他们又以制毒的名义把我们又抓回去问话,忒麻烦了。”

    “我自己想办法出去弄。”周泽也是怕这个麻烦了,所以打算带着酒坛出去找个实验室制取一下。

    “行,是该转移地方了,估计咱店门口这阵子还得有便衣盯着。”许清朗说道。

    司机咽了口唾沫,他真的很想中途停车把这三个人给放下去,但他还有点不敢。

    恍惚之中,前面的那辆奥迪车忽然急刹车,司机一个疏忽,没来得及踩刹车,直接怼了上去。

    “砰!”

    两辆车追尾了。

    其实,碰到那种路上喜欢没事做玩儿急停的车主真的很蛋疼,但一般来说,追尾的话大部分都是后车的责任,因为科目一里就说过,要保持安全车距,但话又说回来,以中国现在大部分的城市道路拥堵情况,保持严格意义上的安全车距很多时候也不怎么现实。

    “你这怎么开车的啊!”老道怒了,刚从看守所出来就碰到车祸,这晦气啊。

    这时候,

    前面那辆奥迪车车门打开了。

    老道有些幸灾乐祸道,“得嘞,车主要来找你麻烦了。”

    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男性车主下车后不是跑到这里来找麻烦,而是直接朝着前面狂奔而走,简直跑得比兔子还快。

    这让车里的四个人都有些诧异,司机坐在车里打了交警电话,不管怎么样,先让交警来处理一下。

    老道则是先打开的车门下了车,走到前面看了看。

    这时候,前面那辆被追尾的车后车门忽然被推开,

    一个身上绑着绳子的女人从车里摔了出来。

    “哟,老妹儿,玩ospy呢?”

    老道在旁边看着说道。

    女孩很是冷静地坐在地上,开始自己挣脱绳子,等到把绳子挣脱开后,她又伸手把自己嘴里塞着的布条给取了下来。

    “我在停车场被人偷了车,还被绑架了,刚刚因为车子追尾了,他跑了。”女孩对着老道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道捧着肚子大笑起来,

    “老妹儿,你可真逗,你这玩笑开得一点都不好笑,放心,虽然你们瞎几把急刹车,但追尾了是后撤的责任,我们只是乘客不是车主,没事的。

    你这个故事编得电影里也不敢这么拍啊,偷你的车顺带还绑架你的人?

    还是因为我们追尾了你的车你才获救的?

    哎哟,老妹儿,

    你是想笑死贫道好继承贫道的花呗么?”

    女孩儿侧着脸,平静地看着老道。

    老道笑着笑着,慢慢地笑不起来了,

    然后带着些许疑惑之色试探性地问道:

    “娘的,是真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