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零二章 犯罪嫌疑人周泽
    “所以,你是打算怎么处理,器具到现在都没买到?”

    “老道还没回来。”

    “那个老东西怎么怎么磨叽,你不早点说,我去帮你弄一套来。”小luoli很无奈地说道。

    买不到还不能偷么?

    反正又不是什么高尖端仪器,周老板又不是要在这里搞生化研究,从高中化学实验室里拿点东西出来也就够用了。

    “所以,你是打算制作成类似胶囊的样子?”小luoli指了指周泽画出来的设计稿说道,“你会做么?”

    “难度不大,重要的是先提纯,然后再压缩,最好能弄出结晶来,不然我们也不方便带出去和使用,而且要剔除对身边普通人的影响。”

    小luoli点点头,反正她是有些不明觉厉,但既然周泽拍胸脯保证这个不算什么高难度技术活只要设备到了他自己能做成,她也就心甘情愿地再等等了。

    “那我走了,真失望,原本以为今天能出去吃夜宵的。”

    “我那儿有酸梅汁,你可以将就一下。”

    “你那是为了进食而进食,根本就享受不到食物的美味,我没兴趣,还不如沉睡让王蕊自己去吃饭睡觉来得轻松。”

    一大一小两个人从二楼走了下来。

    然后,

    周泽愣住了,

    因为一楼有三分之一的位置上,居然都坐着客人。

    周泽指天发誓,

    开业至今,

    他家书店的上座率从来没这么高过!

    难道通城人民的生活水平一下子飞跃了起来,一百块的最低消费真的过时了?

    不过,很快,周泽和小luoli就一起停住了脚步。

    在座的客人里,有那么两三个给了周泽和小luoli带来了些许的压力,仿佛那两个人身上带着点看不见的光,总之有点刺眼。

    要么,这群人是亡命之徒,或者是混堂口的那种,而且见过打打杀杀阵仗且亲自参与过的,要么,就应该是警察。

    前一种可能性不大,周老板还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值得这帮社会人特意跑到这里来坐着,而且看他们一个个假装在喝东西看书实际上一直注意留意四周情况的神情,是什么职业,也就呼之欲出了。

    “你犯事了?”小luoli低声问周泽。

    “没有啊。”周泽小声的回应。

    周老板自认为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应该不至于引来警察上门才对,就算偶尔有点擦边球,他也会让人在书店门口烧冥钞,麻烦也就过去了。

    难道是自己上午吓跑的那两个女孩有什么大背景?

    想想又觉得说不通,一来那俩女的不见得有勇气来报复自己,二来,就算是报复也没必要搞这种阵仗吧?再者,之后他也让死侍烧纸钱了。

    周老板一向最不喜欢麻烦的。

    “你去楼上,带着酒坛先离开。”周泽说道。

    小luoli点点头,转身直接上了楼。

    周泽又对一边呆坐的死侍一个眼神,示意他也上去跟着小luoli离开。

    白莺莺还在那里招呼着众人茶水和饮料,周泽走过去,还是在自己原本的位置上半躺下来,拿起桌上的报纸,随意地翻阅着。

    白莺莺端着咖啡走到了周泽跟前。

    “上楼去,然后离开。”周泽出声道。

    “他们是…………”白莺莺早就看出不对劲了,之前她就说过外面有人在盯着这里,现在人家堂而皇之地装作顾客进店了。

    白莺莺的身份是许清朗帮忙办理的,这个身份经不起查证。

    等到白莺莺也上了楼,周泽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其实,对于周泽来说,书店里见不得光的,反而是人。

    比如白莺莺的身份,你总不能和警察解释这是清朝咸丰年间的人?

    又或者是死侍,只要扒开他的外套,怎么去解释?

    周泽原本还担心自己让白莺莺他们先走会不会引起在座阿sir们的警觉,但很显然周泽想多了,且恰恰相反的是,小luoli和白莺莺的上楼,反而让阿sir们长舒一口气,只觉得是周泽能挟持的人质不在身边了。

    许清朗给最后一桌送上鸡尾酒,经过周泽身边时,有些好奇地给周泽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这是在搞什么东西?

    周泽耸了耸肩,

    问你个鬼啊,

    我也不知道。

    但周老板马上想到了什么,提醒许清朗道:

    “先让他们买单。”

    许清朗听了,觉得很有道理,难得进来这么多的冤大头,先把账结了再说,最重要的是,万一待会儿这帮阿sir们忽然来个变身,像康熙微服一样,到时候再收钱就不方便了。

    老许去收钱了,一桌一桌地收。

    警察们居然还真的给了钱,应该是他们也不好意思在要收钱的时候显露身份。

    等到许清朗把钱收完了,收入了吧台抽屉里。

    周泽长舒一口气,

    钱收上来就好,

    接下来,

    就开始你们的表演吧。

    但等啊等的,这帮警察们还是继续闷头喝自己的咖啡或者饮料,没人站起身走到周泽面前表露身份。

    这让周老板有些无奈,

    行不行给个痛快话呀。

    周老板站起身,走到了书店门口,推开了书店的门。

    哪怕是这个时候,屋子里的警察们依旧没站起身。

    到底搞什么?

    周泽一头雾水了,

    下意识地往前走了两步。

    然后就在这时,书店门两侧两个路人忽然冲了上来,一人一只手压住了周泽的肩膀,想要把周泽给控制住。

    周泽刺激之下,差点没控制住把铠甲或者指甲弄出来,只能不停地深呼吸平复心情,配合两个便衣的动作甚至主动双手放在身后让对方给自己戴上手铐。

    两个便衣还愣了一下,入行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这么配合的犯罪嫌疑人。

    这次还真不是周老板怂,关键他得弄清楚自己到底犯了啥事儿吧?

    这么大的阵仗,这么多警察来自家店里做客,周老板也是一头雾水。

    “我们是警察,现在怀疑你涉嫌参与制毒贩d的犯罪行为,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我们将带你回警局接受调查。”

    一名中年警察走到周泽面前对着周泽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制毒?

    贩d?

    周老板一脸懵逼。

    周老板被送上了警察,里面的许清朗也被控制起来送入了警车,白莺莺和小luoli包括死侍则没有被发现,可能警察也没把他们当作怀疑对象。

    等到了警局,审讯室里先走了一遍,警方问的问题让周泽有些哭笑不得。

    自己亲自开作坊做d品?

    不光是在通城流通,还准备打入上海市场?甚至还要借助上海为跳板,继续辐射出去?

    周老板都想扪心自问:

    自己有那么勤快么?

    警方看样子应该也在搜查自己的书店,审讯中途有人打电话过来给审讯的警察,审讯的警察又特意问了周泽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周泽的卧室里放着一个冰柜。

    而且那种冰柜,一看就是给死人用的,和太平间里出租的是同一种款式。

    周泽说夏天到了,空调不给力,用这玩意儿制冷。

    审讯的警察用力敲了敲桌子,呵斥周泽要端正自己的态度,好好配合审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周老板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估计如果说自己如果没有那个高中女生(白莺莺)陪着一起睡的话就只能躺冰柜里才能睡着的话,这位警官会更认为自己的态度有问题甚至是主动戏弄警方吧?

    审讯结束后,周泽被送入了看守所,也就是警局自备的一个暂时看押的地方,警方好像有一个多少小时的拘留时间,如果没有具体的证据的话,周老板到了时间后就能出去。

    总之,

    这一天都过得挺奇怪的,平白无故地就被当作是d品分子,当然,周泽心里也有一些庆幸,那天那位外卖小哥摔倒在自己门口,自己收了钱,但还是把那一袋子蓝色药丸给冲入马桶里了,没有留着,不然如果被搜找出来,真的是黄泥落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当然,那次是因为自己烧的冥钞,按理说,也不会因为这件事牵连出什么麻烦。所以,周泽还是在思考,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看守所很小,周泽暂时被关在一个房间里。

    “老板,老板,你也进来啦!”

    周泽刚准备坐下,就听到了对面栏杆里老道的声音。

    周泽循声看过去,皱了皱眉,道:“你怎么也进来了?”

    老道的一张脸都快褶皱成一张菊花了,道:

    “老板,我也是倒霉死了,去帮你买设备器具去的,结果那货是个走私的,刚被警察抓着了,我去买那个东西,然后形容了一下,人家就觉得我是在准备制毒。

    然后把我抓了过来,不停地问我具体流程,我解释说这是一个误会,他们也不相信。还问我给谁买的设备,我只能说是你了,他们还不让我给外面打电话通知你。”

    周泽明白了过来,原来,这锅得落到老道头上。

    “那些东西,你去学校或者找实验室商店买不就可以了么,你找什么走私商人。”

    “额,我这不是寻思着买点好的器具给老板你用么,老板你昨天带来的那个贫道也看出来了,应该很珍贵,是好货,你又那么看重,贫道当然得选好一点的设备给您啊。”

    “我谢谢你啊。”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老道好奇心也上来了,他也没当一回事儿,反正清者自清,误会总会消除的。

    “我让林可转移了,那东西不能流落出去,否则会出大麻烦。”

    无论如何,彼岸花都不能被普通人得到,不然会酿出巨大的灾祸。

    “来自地下?”老道伸手指了指下面。

    周泽点点头。

    “哦,贫道懂了。”老道恍然,原来是来自地狱的东西。

    “等等吧,估计没多久我们就会被放出去了。”周泽说道。

    “嗯,等出去后我直接去学校帮老板你买设备,你再继续制作吧。”老道说道。

    …………

    监控室内,

    画面和声音同步传送到了这里,

    好几名警察站在这里看着和听着。

    “孙局,还是你有办法,果然,把两个犯罪嫌疑人关在一起,他们肯定会说出一些线索来的,我之前还担心他们会串供呢。”一名警员说道。

    其中一名年纪比较大的警察深吸一口气,带着些许的愠怒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呵斥道:

    “你们是怎么做的工作!

    收网前居然能让犯罪嫌疑人把d品转移出去,现在那家书店的搜索结果出来没有,是不是什么都没证据都没找到?

    还有,我们通城居然有地下渠道可以给犯罪分子提供制毒的原材料,我们却居然一点都没发现,这是我们通城警界的耻辱!

    另外,你们刚刚听到了没有,嫌疑人是吃定我们抓不到他的把柄,还想着等拘留时间结束后回去继续制毒呢!

    给我查,

    给我狠狠地查,

    给我查一个水落石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