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两百章 网瘾少女
    小luoli也没去更远的地方,而是直接在附近人家家里找了一个大酒坛子,周泽一开始还担心这个酒坛是否真的能密封,然后见证奇迹的时候就到了;

    小luoli从书包里找出一个新的空白作业本,一张张撕下来,示意周泽先把彼岸花放进去,然后她拿着纸,用自己的舌头舔一下沾上口水后再贴上去,足足贴了一圈,然后拍拍手,从车里取出一瓶矿泉水“咕嘟咕嘟”地喝着,看样子是在补充刚刚消耗的水分。

    好吧,周泽是知道小luoli的舌头能伸得很长很长,但真没想到那长舌头上的口水居然还有这种效果,既然小luoli说这密封性绝对没问题,周泽也就不再多想。

    回去的路上,是周泽开着车,因为许清朗还昏迷着,整个人横躺在后车座上,还沉浸在某个美好的梦乡里,像是一个喝醉了酒的人,当然,这还是小luoli把他弄晕的结果,如果他现在清醒着,那么天知道会做出什么辣眼睛的事情来。

    这玩意儿的效果对于活人来说,真的是超越了世界上所有已认知的精神系药品,而且根本就不再是一个层次级上的东西了。

    不过回去的路上周泽倒是很小心翼翼,也幸亏没碰上交警,否则万一再弄个无证驾驶就搞笑了。

    先送小luoli回家,车就开到了王轲所在的小区外面。

    小luoli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车停后她也没急着下车,而是又看了眼周泽脚下的酒坛子,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我很好奇,你之前吃饭是怎么解决的?”周泽问道。

    “这就是我们大部分鬼差会找宿体的原因,我们大部分时候都在沉睡,而宿主自己进行自己的行为,两个灵魂共存在一具身体内,所以,宿主并不会被影响吃饭和睡觉。”

    周泽点点头,他明白了,因为自己是偷渡客,哪怕机缘巧合之下成了鬼差,但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早就gg了,所以他既是借住者同时也是现在的主人,自然不能自己沉睡让这具身体的另一个灵魂去吃饭睡觉打豆豆。

    “那你也根本不需要这个才对。”周泽问道。

    小luoli瞥了周泽一眼,

    很认真地说道:

    “我也活过。”

    “我知道。”

    所有鬼,生前都是人。

    “所以,我也正常生活过,也吃过饭。”

    “哦,懂了。”

    “所以,我也会嘴馋,也想在自己清醒时尝试一下吃东西的滋味!”

    小luoli最后一口气说了出来,然后双手撑着自己的胸脯,气鼓鼓地坐在那里。

    “好了,等我做出来后给你留一份,你自己有空到书店里去取。”

    周泽伸手又对她来了一记摸头杀。

    这一次,小luoli没反抗。

    “替我给你爸问声好。”周泽对小luoli摆摆手,看着小luoli走入了小区里,其实,又是很久没再联系王轲了。

    上次王轲介绍了那个客户给自己,结果居然是海神的女人,当然,这件事肯定也是和王轲没直接关系的。

    所以,周泽发现自己还真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之前发小二人自从工作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乃至于相认之后的淡薄,当然,还有林医生那一家,周泽也懒得去多想。

    佛说,人需要自省。

    周泽笑了笑,自省太无聊了,还是回去早点鼓捣这个玩意儿来得愉悦,一想着之后进食不需要狼吞虎咽也可以慢条斯理了,人生就感到充满希望。

    周泽也问过小luoli既然你可以随时下地狱,为什么不没事做就去地狱采摘一点回来,小luoli给了自己一个看白痴的眼神。

    黄泉路上多少双眼睛盯着?

    你一个小小鬼差跑下去就为了采个彼岸花再跑上来?

    嫌命长?

    回到了书店,老道正好坐在店门口抽着烟,周泽示意老道过来帮忙把许清朗抬进去。

    “哟,这是怎么了。”老道扛起许清朗后问道。

    “喝醉了。”周泽回答道。

    “喝醉了,但没酒味儿啊?”老道有些茫然,但也没多问,扛着许清朗直接上楼去了。

    周泽端着酒坛子也走进了书屋,发现白莺莺不在一楼,他也没让死侍帮自己,而是干脆自己继续搬着酒坛走上了二楼。

    用脚推开卧室的门,

    恰巧碰到了开门走出的白莺莺,

    白莺莺脸色泛红,无比激动,歇斯底里地大喊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他娘的吓得周老板差点把手里的酒坛子摔下来,

    周老板保证,

    如果酒坛子破了,

    里面的彼岸花也毁了的话,

    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把面前的女僵尸插一百遍啊一百遍!

    “啊啊啊啊!!!!”

    白莺莺见周泽回来了,

    激动地冲上来直接搂着周泽然后在周泽脸上亲了一口,

    “啊啊啊啊,我们是冠军,老板!

    rng夺冠了!!!!”

    白莺莺高兴得像是一个一百斤的傻孢子。

    “吃鸡游戏?”周泽试探性地问道。

    实在是周老板上辈子当外科医生,忙得要死,有空余时间也是在研究最新的医疗器械和经典病例,为了往上爬实现人生理想像是一个陀螺一样不停地鞭挞着自己,哪有功夫玩儿游戏。

    这辈子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更是懂得了慵懒慢节奏生活的真谛,也没什么心思去玩游戏。

    所以对什么冠军,

    对rng什么的,

    周老板是真的一头雾水。

    “是英雄联盟,就是撸啊撸。”白莺莺解释道。

    “哦,你高兴就好。”

    周泽示意白莺莺让让,早知道还不如叫死侍帮忙了,这个网瘾少女现在怎么感觉这么的不靠谱?

    但再看着此时一头白发的白莺莺在那里兴高采烈,

    周泽忽然又觉得就这样溺爱地看着她开心好像也是一种幸福。

    兴许是身体本就虚弱没完全复原还打了架的缘故,这一觉,周泽睡得时间挺长的,一直快到中午才醒来,白莺莺照例是等着老板醒了才跟着一起下床。

    周泽洗漱好下了楼,准备叫老道拿钱去买点实验设备或者叫密封器具,他要把彼岸花榨汁保存,再放进酒坛子里就不合适了。

    老道正在招呼着客人,许清朗这货还没醒来,白莺莺得跟着周泽一起下楼,死侍只知道往角落里一坐就一动不动,所以只能老道负责接客。

    老道居然也能似模似样地调出了咖啡和鸡尾酒,至少是把客人给应付过去了。

    周泽微微皱眉,因为自己喜欢坐的靠窗的位置居然被两个年轻女孩给占了。

    这让周泽重新想起了许清朗的提议,把最低消费改成一千块起,这样就能避免很多活人进来消费了。

    当然了,人家既然来了就是客人,周泽只能重新选了一个沙发靠了下去,同时对老道吩咐了几句,老道应了声好就出去采购东西去了。

    周老板继续拿起报纸喝着茶进入咸鱼状态。

    书店里有一点点吵,因为有两桌客人,一桌是那一对女孩,另一桌则是两个少妇,少妇那边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在书店里跑来跑去,有些喧闹。

    两个孩子居然还跑到死侍所坐的位置,男孩还指着死侍给身边的女孩介绍这是哪个超级英雄他有怎样的特殊能力,大概真的是把一动不动的死侍当作雕塑了,毕竟死侍又没呼吸也没心跳。

    说话声音有点大,大到周泽都有些想命令死侍摘下面具让这俩小孩满足一下愿望。

    想想,

    还是算了,

    也没必要跟孩子置气。

    周泽干脆拿出手机随便刷新着新闻。

    这时候,两个孩子的母亲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孩子的吵闹,站起身喊自己的孩子小声一点不要打扰到别人,俩小孩倒是挺听话的,还真的不说话了,开始找漫画书看。

    “哥哥,到这里来,我这里有哆啦a梦。”小女孩拿着漫画书对男孩小声地喊道。

    男孩闻言,从另一头马上小跑着过来。

    却在此时,

    原本霸占着周泽靠窗晒太阳位置的两个女孩之中的一个在男孩经过她身边时忽然伸出了自己的腿,

    男孩直接被绊倒,

    “啪!”

    一声响,

    男孩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摔得不轻,尤其是鼻尖碰地,直接流血了。

    “呜呜呜…………”

    男孩坐在地上直接哭了起来,带着委屈和害怕的目光看向身边衣着鲜丽的小姐姐。

    “呀,小朋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摔疼了没有,姐姐看看。”

    刚刚伸脚故意绊倒男孩的女孩马上关心地站起身,把小男孩搀扶起来。

    小男孩的母亲听到哭上马上扭过头看向这里,跑过来抱起自家的孩子,

    “哟,流血了,我叫你别瞎闹你不听,看这下摔得,都流血了。”

    母亲开始教训自己的儿子。

    小男孩伸手,一边哭一边想要指们面前的姐姐,他知道是她绊倒了自己。

    “小孩子嘛,跌个跟头摔个跟头也是常有的事儿,快去带小朋友去医院吧。”女孩和她的朋友马上凑过来安慰道。

    男孩的母亲之前只顾着和自己的闺蜜聊天,也没看见摔倒时的画面,当下对女孩点点头:“谢谢啊,我去医院。”

    说着,

    母亲马上让自己的闺蜜带着她的女儿一起走出了书店。

    小男孩被妈妈抱着,走出书店时还忍不住瞅着那个故意绊倒自己的姐姐。

    等孩子和母亲们都离开了,

    两个女孩又都坐回了沙发上。

    那个伸腿的女孩叹了口气,笑道:

    “真是吵死了,有娘生没娘教的东西,这些熊孩子最讨厌了。”

    “呵呵,你刚伸脚真快。”

    “是嘛,看着熊孩子倒霉我就开心,尤其他还摔破了,流鼻血了,我就觉得很过瘾,呵呵。”

    “我也是我也是,那俩孩子真是吵死了呢,没摔死真可惜了。”

    “哈哈,你好毒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