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民以食为天
    彼岸花,盛开在黄泉路边,散发着特殊的幽香,是亡者归途的陪伴,是阴间为数不多的色彩点缀。

    它是阴间的独特产物,和“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还不一样,这玩意儿在阳间根本就不能生长。

    现在,它被人移栽到了这里,虽然这里是一个特殊的空间特殊的环境,但毕竟还是在阳间。

    当然,比起路边的“野花”,周老板更感兴趣的还是前面那一帮自己的“业绩”。

    只是,当周泽走过去查看那些亡魂的情况时,发现那些亡魂身体都很稀薄,而且目光呆滞,像是得了癔症一样。

    亡魂是有保鲜期的,这个保鲜期不是时间,举个例子,成了厉鬼的亡魂哪怕最后完成了执念,他也只能随风消散,失去了再入地狱获得轮回的机会。

    而这里的亡魂虽然没有成为厉鬼,但他们早就失去了神智思维,只剩下了单纯的灵魂体能量团,根本就算不得是亡魂了。

    这样子的“鬼”,下地狱地狱也不要,周泽就算强行送他们下去,也不会有半点的业绩。

    这让周老板有些牙疼,白花花的业绩就这样给糟蹋了。

    小luoli站在边上,弯下腰,仔细观察了一遍,道:

    “这也正常,彼岸花本就是吸收亡者之气滋养生长出来的特殊物种,黄泉路边当然可以长,毕竟黄泉路上每时每刻都有那么多的亡者走过,哪怕每个人身上掉落一根头发,也足够滋养那些彼岸花了。

    这里不一样,这里长出的几朵彼岸花,全都是靠这几十个亡魂夜以继日的供奉,就像是人形榨汁机一样,他们早就被榨干了。

    如果不是这个特殊的空间存在,让他们重新回到阳光底下,肯定瞬间灰飞烟灭。”

    “是谁在弄这个?”周泽问道。

    “我不知道,但能有这种手笔的人或者某个组织,也不是我们能去触碰的,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件事上报给上面。”

    小luoli伸手想要拍一拍周泽的肩膀,但她太矮,拍不到,又不像是当初周泽只是她手里的玩具可以让周泽抱起来让自己拍拍,所以显得有些不适应。

    周泽伸手,在小luoli脑袋上摸了摸,

    一记摸头杀之后,

    小luoli咬了咬嘴唇,

    这个小气的男人,无时无刻不想把自己当初对他做的事情给报复回来,并且反复地提醒她双方的地位早就发生了变化。

    “说话留一半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周泽说道。

    “这个情况上报给上面,也能获得一定的奖励,这个奖励,会折算进业绩里,总的来说,应该不比把这几十个亡魂送入地狱业绩少。”

    “早点说嘛。”周泽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不过,很快周泽又想起一件事,道:“那上次蓉城的事儿你们没上报?”

    蓉城的那位还活着,还活得活蹦乱跳的,上次还在自己书店里睡了一会儿当着自己面前抖落了一地鬼差证,这就没下文了?

    “他的事情有点特殊,当时上面对于处理意见也有分歧,并没有给出具体的操作指令,是我们自己私下得到的吩咐串联起来的,所以,任务失败了,也就失败了,只要他不继续搞事情,这件事可能就会做冷处理。”

    小luoli说道。

    “哦,这样。”

    周泽又伸手摸了摸小luoli的脑袋,不顾小luoli嘟起的小嘴,甚至还用手指在她小嘴上刮了一下,像是逗弄着自家侄女儿。

    不过,老实说,小luoli也确实是周泽的侄女儿辈分。

    “阴司上面也争权夺利,也不是铁板一块?”

    周泽原本还以为阴司就像是一台电脑一样呢。

    小luoli深吸一口气,她看着周泽,忽然觉得很想笑,因为她清楚周泽拿着的是谁的鬼差证,那位鬼差证的原主人,当年不就是被地藏王菩萨给坑了,弄得连自己的泰山府衙都丢了,最后落得个极为凄冷的下场。

    “你认为人和鬼有多少区别?”

    小luoli没具体地提泰山府君的事儿,有些东西有些布局,来自于大人物的手笔,哪怕泰山府君早就陨落了,但他留下的布置也不是自己这个小小鬼差可以乱加置喙的。

    “那我们就走呗,这些彼岸花怎么办,收集起来?”周泽问道。

    “送到地狱去,这些东西开在地狱是观赏性花卉,但如果流散到人间会成为比罂粟更加可怕的东西,它对活人的影响更加的恐怖。”

    周泽点点头,先走到了原本的位置,指了指脚下的那个刺猬说道:

    “这算不算是妖物?”

    这还是周泽第一次见到妖怪,这一年来,周泽见的基本都是鬼,妖精基本没见到,不过这个妖怪出场够low的,跟小时候看《葫芦娃》时那些妖怪小兵差不多,没什么战斗力。

    “这不算妖物,等会儿挖开这个坟你就知道了。”小luoli摇摇头。

    随后,三人一起离开这家青楼,从原路返回,周泽走出去后还是弯腰,而后闭上眼,调整平复自己的状态,等到他再睁开眼时,之前进去的周围挂着灯笼的牌坊也完全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了一个坟头在这里。

    许清朗也把自己额头上的符纸摘下,同时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显然,贴这个符纸后作用也不少,有点像是感冒发烧。

    “老许,你辛苦一下。”周泽伸手拍了拍许清朗的肩膀,“你车里好像有工具,开挖一下吧。”

    “挖人坟这事儿为什么…………”

    许清朗本能地想拒绝,但一看周泽是个病号,小luoli又拿出了作业本,得嘞,许清朗也不多废话了,从车上拿下一个多功能工兵铲开始挖了起来。

    之所以车上有这个,其实也是拿来防身的,放刀具如果遇到安检时会被查收,所以才放了这个,这个时候倒也派上了用场。

    实际上也没挖多久,因为里头是中空的,许清朗只是挖了一小会儿,下面就直接坍塌了下去,露出了一个二十多个平房的坑。

    “这就是我们之前进的区域吧,其实,那个小镇里只有那家青楼是能进去的,其余的街上的店铺,都是假的,只能看看,根本进不去,就是那家青楼,也就一楼空旷的地方能站站人,但上面用来办事儿的房间也都是画上去的。”

    小luoli在旁边解释道。

    坑洞壁面上挂着不少的符纸,还有一张张的皮影贴在那里,不同的形象,但也惟妙惟肖,这些都是在街面上卖艺和吆喝的人,当然,还包括那些小姐姐以及癞头和尚的。

    周泽跳下了坑,寻着记忆位置弯下腰拿过铲子开始挖,不一会儿里面就冒出来好几个红通通的东西,像是石榴一样,里面居然还有红色的汁水流淌而出。

    这味道,很香。

    “这就是彼岸花?”周泽问道。

    “对,彼岸花。”小luoli点头道,“不过是在正常阳间环境下,它就是这个样子。”

    许清朗也想凑过来看一看,但那味道刚闻了一点点,他就脸色骤然一变,马上盘膝而坐,嘴里开始念诵着什么东西,一副必须要静心的样子。

    再看他脸色瞬间泛红,红得仿佛可以掐出水来的样子,就证明这彼岸花对普通人的影响到底有多可怕。

    罂粟就算是种在地上,还得经过加工处理才能变成d品呢,而且会经过一系列的转化和运作,但这彼岸花不用,它就放在这儿,普通人闻一点味儿就受不了了。

    许清朗还是早有防备,都得这般严阵以待地进行克制。

    周泽又扒拉了一下,又找出几颗,并且还找到了一只死刺猬的尸体,这刺猬应该就是自己之前杀的那一只,不过应该早就死了,这都风干成腊肉了。

    刺猬尸体上还贴着一张符纸,周泽伸手撕了下来。

    “你刚问我这是不是妖怪,我说不是,这只是一种精魅,以动物的尸体上贴阴魂符加持产生的效果,比尸魅还要低级得多。”

    周泽点点头,他没选择把这些彼岸花都给烧了,而是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将这些玩意儿全都裹了进去。

    “你这是要做什么?”小luoli皱了皱眉。

    “这样吧,我先带着这些东西找一个没人的地方等着,你们先回去给我找一些密封性好一点的瓶子过来,这东西对我有用。”周泽说道。

    “别玩火自焚。”小luoli脸色凝重地提醒道。

    “你知道么,这东西我刚刚只是闻了一下就忽然觉得自己有食欲了,想吃点东西,比什么酸梅汁蓝莓汁好用多了,这玩意儿烧了真的挺可惜了,我自己处理一下当我吃饭前的调味品。”

    对于一个早就进入咸鱼生活状态的人来说,睡觉的问题可以抱着白莺莺解决,但吃饭的问题,哪怕是酸梅汁,也真的很难喝啊。

    有这玩意儿之后,自己应该就能品尝美食了,周泽觉得不管它到底有多危险,都必须留下来。

    “你…………你…………”

    一边的许清朗似乎清心咒没办法抵住这味道的迷幻作用,

    慢慢地站了起来,指着周泽,满脸泛红,面露春色,像是呵斥又像是在娇chuan道:

    “你不要…………不要我的…………汁……水…………了么……”

    看样子老许真的中毒很深,

    “给他弄清醒一下,这话听得我真恶心,要吐了。”

    周泽指了指小luoli。

    小luoli上前,舌头伸出来,直接抽在了许清朗的脖子上,许清朗如遭电击,直接昏迷了过去,但哪怕是昏迷过去了,他的身体还是在不停地抽搐着,像是做梦都在做什么事情一样。

    解决了许清朗,小luoli继续沉着脸看着周泽。

    “别再提醒警告我了,没用,民以食为天。”周泽显得很霸道。

    小luoli摇摇头,

    道:

    “你做好后,可不可以分我一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