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九十八章 花开彼岸本无岸
    癞头和尚有些苦恼地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颓然地放下双臂,双手慢慢地交叉,同时开口道:

    “周差人,阴司很大,我知道;

    但这里毕竟是阳间,你阴司的手再长,也休想到这里搅风搅雨。

    况且,

    贫僧还没圆寂呢!”

    癞头和尚双臂忽然撑起来,两道符纸出现在了他的掌心之中,符纸是紫色的,此时内部竟然夹杂着些许电蛇正在流淌。

    癞头和尚当初进书屋时就对老道开过嘲讽,指明自己和老道不是一路人,因为在他看来,老道无非是一个混吃混喝的神棍,而他则是真正有道行的存在。

    “呜呜…………呜呜…………呜呜………………”

    二楼栏杆边那一排密密麻麻站着的小姐姐嘴里一起发出这种呼声,一时间,一楼的位置竟然掀起了阵阵阴风。

    一个和尚,

    配合着一群鬼,

    这个搭配有点诡异,

    但却实打实地给癞头和尚增添出了些许主场作战的感觉。

    “活人的事,我不管,但鬼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这和尚,过界了!”

    “那就看看,谁死谁活,真以为拿个鬼差证就天下无敌了,天下很大,可不仅仅是一个通城!”

    癞头和尚直接扑了上来,他的个头并不高,但是大腿很粗,这种矮脚虎奔跑起来其势也能如风!

    “呜呜…………呜呜…………呜呜…………”

    周泽正准备同样冲过去,

    却在此时从上面一个个小姐姐嘴里都吐出了一根黑丝,瞬间落了下来,缠绕在了他的盔甲上,而后原本软绵绵的丝线忽然一起发力,刹那间,周泽就像是被蜘蛛网缠绕住的猎物。

    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却觉得自己如同深陷泥沼之中,无法自拔。

    而癞头和尚已经接近了,周泽甚至能够听到对方掌心符纸内所发出的“滋滋”声响。

    闭上眼,

    没办法了,

    周泽只能选择进入那种状态,

    虽然现在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也没完全复原,但周泽觉得解决面前的麻烦不成问题,大不了再昏迷半个月。

    “嗡!”

    就在周泽刚刚闭眼的同时,一条长舌头忽然从二楼位置延伸出来,像是一条皮鞭一样狠狠地抽了过去。

    “啪啪啪啪啪啪……………………”

    像是每个小姐姐脸上都被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所有缠绕在周泽盔甲上的丝线也应声而断,周泽重新恢复了自由。

    小luoli的身形出现在了二楼位置,手里拿着一本《三年级数学习题集》。

    她居然真的是偷偷找个地方做作业去了!

    小luoli揉了揉眼,打了个呵欠,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后单手撑在栏杆上,看着下面的周泽,活脱脱的一个熬夜做作业忍不住犯困的小女生,样子娇憨可爱。

    癞头和尚来到周泽面前时,周泽双手指甲直接插了过去。

    “噗!”

    癞头和尚双掌被周泽的十指分别洞穿,

    但在顷刻间,

    符纸上的电蛇宛若被赋予了生机,直接窜入周泽体内,周泽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一阵麻痹,下意识地跪了下来。

    而癞头和尚哪怕忍着自己双掌被洞穿,却依旧保持着站姿,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容。

    “贫僧就说…………”

    下一刻,

    周泽抬起头,十指指甲再度长长。

    “噗!”

    像是布帛被撕碎的声音,

    癞头和尚双掌直接炸裂开,

    “啊啊啊啊!!!!”

    癞头和尚惨叫着不停地向后退,失去双手后的他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协调,尤其是那像是冰棍儿一样的双臂,显得很是突兀。

    周泽深呼吸了好几次,

    他有些累了,

    因为之前小luoli的出手帮助,他还是没选择进入那种状态,能不瘫痪就不瘫痪吧,谁喜欢没事做玩儿昏迷呢。

    有些勉强地站起来,盔甲上面有好多道坑坑洼洼的痕迹,像是经历过火烧后留下的瘢痕。

    老实说,如果不是有这一身的盔甲,就刚刚癞头和尚的符纸很可能就能让周泽毙命,那种玩意儿对于鬼物来说真的就是天大的克星。

    癞头和尚双手负于身后,额头朝上,居然都这个时候还注意保持着自己的骄傲。

    周泽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上次在书店见面时,癞头和尚虽然在他看来有些中二,但依然有着高僧气度,怎么这里的这位不光是玩儿女人打架时还这么的蹦蹦跳跳?

    这又不是明星喜欢玩儿人设,

    这货前后的人设反差,还真的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呜呜呜………………”

    二楼的小姐姐们似乎还想搞事情。

    小luoli侧过头,嘴巴再度张开;

    长舌头这次毫不留情,直接将她们像是冰糖葫芦一样一个接着一个洞穿,而后长蛇在二楼空间飞舞翻滚,

    连带着舌头上的小姐姐们也一起旋转、跳跃还都闭着眼。

    这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童心未泯的孩子找到了一个新奇的游戏,但很快她就玩腻了,直接舌头一甩,上面的小姐姐们一个个地摔落了下来,砸在了地上,堆叠在一起,像是一张张纸人,又像是一具具被放了气的充气娃娃。

    长舒一口气,

    小luoli吐了吐舌头,像是有些酸了,而后她拿起自动笔,又翻开了习题集,催促道:

    “你继续,我做作业。”

    半个月不见,周泽发现小luoli似乎又恢复到了以前的那种冰冷高傲感觉,行事风格也是无拘无束的样子。

    就像是当初她先是在自己书店里看书,看累了就跑去隔壁把许清朗爹妈的亡魂收走了,摆个poss看着许清朗趴在地上痛哭之后挥挥手又回隔壁看书。

    或许,是因为她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了?

    但你丫的魂血还在老子手上啊,

    你这么拽让老子很不爽啊,

    到底你是老板还是我是老板?

    周泽很想颐气指使地让小luoli下来战斗,但又觉得孩子说要写作业自己这个当大人的打扰她好像有点不太合适?

    癞头和尚此时也没闲着,一咬舌尖,吐出一口鲜血,而后嘴里开始不停地念咒。

    一时间,梵音浩荡,像是后面有一个聚光灯打在他身上一样,带着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息。

    这光让周泽有些难受,

    很多时候周泽都忘记了自己其实是个鬼,反而依旧认为自己是个人,直到这一刻,他才清楚地感知到了人鬼殊途。

    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有不少东西对鬼物天然就存在克制的。

    好在许清朗这个时候也没闲着,他很干脆,没拿符纸也没拿护心镜之类的玩意儿,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那些东西都是对付鬼物的,同理,和尚的佛光poss再怎么炫酷,也只能对周泽有点效果,对许清朗效果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没有。

    也因此,许清朗用最直接的方法,直接一拳砸过去!

    老许是会打架的,虽然长得像女人,但年轻时也当过流氓,如果不是当初被那位警察局长勒令改邪归正,可能现在还是一个很非主流的流氓,拳脚功夫其实还是不错的。

    癞头和尚这边经文还没念几句就连续吃了许清朗好几拳,

    这就有些欺负人了,

    癞头和尚修为确实比许清朗高,但他的很多法门都是去对付妖物和鬼物的,许清朗是人,所以他的毕生所学就成了屠龙技,完全施展不开。

    再加上和尚双手刚刚被周泽撕碎,这会儿更是被许清朗打得连一点脾气都没有。

    许清朗还越打越过瘾,居然干脆把和尚掀翻在地上,而后大马金刀地坐在他身上直接来回地抽。

    “啪啪啪啪啪!!!!”

    一边的周泽慢慢地把身上的盔甲收回去,

    他记得以前许清朗说过自己打架像是泼妇打架只知道抓挠,

    现在看看许清朗打架的方式,

    啧啧。

    跟那些小姐姐一样,癞头和尚居然被揍得也开始漏气,

    到最后,

    抽着抽着,癞头和尚变成了一张纸人,纸人画着癞头和尚的模样,上面写着生辰八字还有“贪嗔痴恨爱恶欲”七个字。

    小luoli从楼上走了下来,看了看地上的纸,道:“这不是那和尚的真身,应该是留下的替身,也真是好方法,把自己身上犯戒的东西留下来,自己只剩下纯洁和佛性。”

    周泽点点头,这样一来癞头和尚前后不一的反应就可以说得通了。

    只是,这里到底又存在着些什么东西?

    或者说……秘密?

    周泽往前走,尝试推开面前的屏风,却发现屏风是假的,是画在墙壁上的。

    “这里的空间看似很大,实际上很小很小,包括二楼的房间,门窗都是画上去的。”小luoli说道。

    周泽后退了两步,

    然后向前一个冲刺,一脚踹在了屏风上。

    “砰!”

    屏风碎裂,

    甚至是这面墙壁都跟着一起坍塌了下去,

    前方,

    是一个很幽暗的空间,

    有几十个衣着年纪不同的人正孤独地站在里头,不停地摇晃着,他们是亡魂,也就是周老板这段时间损失的业绩。

    而在亡魂的脚下,零零散散地开着几朵花。

    花瓣婀娜,

    花蕊诱人,

    花香扑鼻,

    花枝婷婷。

    “这是什么花,怪好看的,以前没见过。

    今儿不是520么?

    采点回去送人正好,也没算白来,对吧?”

    许清朗指着前面的花问道。

    然后他没得到回应,

    扭过头看向身后,

    许清朗发现周泽和小luoli都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他。

    “额?怎么了?”许清朗疑惑地问道。

    小luoli指了指前面的花,看着许清朗,

    开口道:

    “花开彼岸本无岸,魂落忘川犹在川,

    这是…………彼岸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