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铁面无私周捕头!
    周泽根本就没想到,在这个地方,居然碰到了癞头和尚。

    当初这个和尚跑到自己店里来有的没的和自己聊了半天的理想和追求,然后被周泽敷衍走了,没想到他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好像这个和尚当初的理念就是众生平等,人和鬼都应该有属于自己停留的权力,鬼差也需要尊重人权,哦不,鬼权,不能强制把鬼送下地狱。

    当时在周泽听起来,这和尚就像是一个中二病患者,就像是被给毒害了的一代,脑子里只想着日本孩子多么团结多么坚强多么能吃苦他们遇到事儿时多么有秩序国外多么先进国内多么落后等等,完全不接地气也不符合实际。

    此时,癞头和尚的一句高喝“官差扫黄”,瞬间让这个街面沸腾了起来。

    的确,以周泽的身份,确实算得上是阴司的差役,而这里,也的确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地方,说得好听点是亡者的小镇,但实际上在阴司正统的眼里,就是一群黑户聚集起来的违法棚户区,属于需要坚决打击的对象。

    “砰!”

    “砰!”

    “砰!”

    家家户户开始关门关窗,街面上卖艺的闲逛的人一个个都钻入了巷道里去了,就连刚刚还在二楼喊周泽上来玩脂粉厚重的小姐姐们也一个个不见踪迹。

    “嚯。”

    许清朗走了过来,之前他还凑在一个地方看杂耍呢,这下子什么都没得看了。

    “林可呢?”周泽问许清朗。

    之前,三个人依次走了进来,街面上熙熙攘攘,现在街面空荡荡一片,结果自己只看见了许清朗却没看见小luoli。

    “不知道,估计躲在哪里去写作业去了吧。”

    好像还真有这种可能,

    小luoli明显有点不正常了,或者可以说是有了不正常的趋势。

    一想到那个当初见面就张开嘴吐出舌头喊“阴司有序,黄泉可渡”的地狱少女,

    现在居然会想着去写小学生的作业,

    这画风真的好hmp。

    周泽没经历过扫黄这种事情,不过曾经去捞过几次自己的同事,以前交五千块来个担保人写个担保书就能领人出来,不过后来听说改了政策,嫖娼被抓,只要结婚了就必须通知到配偶。

    好吧,不管怎么样,这个藏污纳垢的地方必须得清除,关键这里影响到了自己的生意,这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踹门,进去。”

    周泽对许清朗说道。

    许清朗很想反问一句为什么不是你去,但想想还是不计较这些事儿了,走上前,伸手拍了拍门,像是街坊邻居串门儿一样温柔。

    周泽嘴角抽了抽,

    他是让许清朗踹门,

    但许清朗这个动作如果再配合一句:“妈妈,开门啊,是我回来啦!”

    那就太贴合不过了。

    周泽走过去,一脚踹上去。

    “砰!”

    门直接碎裂,像是纸糊的一样。

    其实,这里的玩意儿,大部分都是一分真九分假,就像是当初白夫人设宴款待自己和许清朗时的饭菜一样。

    虽然门不经踹,但这场面效果极好,走在后面的许清朗觉得这个时候可以给周泽拍个视频,如果阴司有官方报纸的话倒是可以去投稿。

    标题就是:2018年,在阴司正确领导下,在十大阎罗店直接指导下,我县差人在周泽捕头领导下,坚决贯彻地藏王菩萨关于本次扫黄打非的会议精神,以净化抓鬼市场为首要任务,抓好重点工作,进一步强化日常监督,扎实有效地推进本次打击活动的持久有效进行,保护我市“深夜书屋”的经营秩序;

    为维护我市文化安全铸就了一道坚固的防线,为我市经济建设营造了良好的社会文化环境。

    想想还挺有意思,许清朗在后面居然还捂住嘴笑了起来。

    他是真不紧张,周老板在这里,他就像是心里有了依靠,一点都不慌,上次在温泉山庄周老板是自己昏迷了,否则事情估计也不至于那么艰难。

    走进去之后,里面是大厅,有屏风隔着好几个空间,一切陈设布局都古色古香,抬起头,向四周望了一圈,一堆小姐姐并排地站在二楼的内侧栏杆边上,一脸呆滞地看着下方。

    小姐姐们忽然变得一本正经反而让周泽有些不习惯了,气氛也压抑了许多。

    而且这些小姐姐还不住地来回摇摆,像是在无声地唱歌晃头一样,整齐划一,更增添了一种阴冷肃杀之感。

    许清朗跟在周泽身后走了进来,进来后又觉得气氛有些微妙,居然很不厚道地往后又退了一步,想了想干脆直接退到了门外。

    这他娘的哪里像是被抓扫黄时的样子,这是明显的鸿门宴啊。

    “哟,客官,不往里面请么?”

    小矮个龟公伸手在许清朗背后轻轻一推,许清朗只感觉自己后背一阵冰凉,而后整个人一阵眩晕,居然在下一刻直接跑到了周泽的跟前。

    龟公站在门口,微笑着转身关门,就差喊一声关门打狗了。

    老实说,不管是哪一行,在遇到竞争对手时,也很少有人直接上门就砸的,一般都会先摸摸对方的底细,看看有没有什么背景。

    但周老板等不了,也不想等,这件事,触碰到了他的逆鳞。

    还有就是,

    周老板有些膨胀了,

    现在的他,有了铠甲,

    又能开无双,

    连小luoli都不被他放在眼里,更何况其他?

    “哟哟哟,来者是客,息怒息怒。”

    癞头和尚从楼上走了下来,一旁的龟公给他端来椅子,他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上去,也没说着给周泽也要一把椅子。

    “这是你搞的鬼?”

    看癞头和尚之前在二楼蒙着眼睛玩捉迷藏游戏,

    还真是在搞鬼。

    “哟,您这可抬举贫僧了,贫僧只是来玩玩,凑凑热闹,红尘中走一走,无论什么时候,都只能算是一个过客,无非是换一种修行的方式而已。”

    癞头和尚否认了。

    “那这里总有一个话事人吧?”周泽问道。

    同时,

    周泽的耐心,也在被慢慢地消耗掉了。

    本就是来砸场子的,

    也没必要谈什么道理,

    在触犯到自己最切身利益的前提下,也没必要讲道理。

    “鬼差大人这是真的要扫黄了?”

    赖头和尚摸了摸自己的头,很是纠结的样子,

    “可惜话事人不在这里,贫僧也只是给他看个场子,这样吧,鬼差大人,咱能缓缓么,等他回来,贫僧让他来找你,实在不行,贫僧就劝他过阵子再换个地方?”

    “过阵子?”周泽问道。

    “难不成鬼差大人连一点点时间都不愿意宽限?”

    “宽限?”

    周泽反问道,然后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跟我谈宽限?

    如果不算被球赛和苦主吸引来的那个球员亡魂,

    按照白莺莺的说法,

    在自己昏迷的这半个月里,

    书店早就断生意了!

    老子为什么要把书店搬迁到南大街,还不是想着人流量鬼流量大一点,能舒舒服服地躺在家里等鬼上门么?

    现在鬼都没了,我还怎么躺?

    一想到自己以后不能躺在书店咸鱼混日子,必须得出门跑来跑去抓鬼,

    周泽就好气哦。

    “爷,您消消气,小的给您安排几个活儿好的姑娘,保管给您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龟公这个时候主动凑过来说话,他这是打算给周泽一个下坡的机会。

    但他实在是低估了周老板对于这件事的重视程度。

    一天的宽限时间,

    都不可能有!

    “嗡!”

    周泽抬起手,直接拍在龟公的头上,同时指甲长了出来,刺了下去。

    龟公面色巨变,

    但马上那小小的头居然直接一缩,而后身上像是刺猬一样忽然长出了一根根黑刺,像是应急反应一样,身上的黑刺炸起,直接射向了周泽。

    “咔嚓……咔嚓……咔嚓……”

    周泽身上瞬间被铠甲覆盖,这些黑刺射中铠甲后直接自己断裂,有的甚至化作了青烟消散。

    “你很皮啊。”

    周泽低着头对那个缩头的龟公说道,

    而后一脚踹过去,

    “砰!”

    龟公像是一个皮球一样被周泽踹飞出去,在其飞到半空中时,周泽手掌伸开,五指指尖散发出黑气直接将其又裹挟了回来。

    像是传球给七秒后自己的一样。

    龟公发出了一声尖叫,

    显然它清楚自己即将下场不妙,这个来势汹汹的差人,好像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他和留手。

    癞头和尚见状当即站了起来,

    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得饶人处且饶人,周差人,听贫僧一句劝,给贫僧一缕薄面,先放过他吧,你我都是有身份的人,何必和这些小喽喽置气?”

    “吧唧!”

    一声脆响,

    像是西瓜坠地一样,

    清脆,

    响亮,

    火辣,

    周泽手掌上有一摊腥红色的液体不住的流淌,

    而下面,

    则是一滩肉酱,

    蜷缩成一团,倒刺横立,

    分明真的是一只刺猬,

    现在已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周泽抬起头,

    一身黑色甲胄的他看起来多出了些许的森然,尤其是甲胄上的符文不住的流转之下,更给他增添了一抹神秘。

    他看向前面的癞头和尚,

    作疑惑道:

    “你刚说什么来着?

    面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