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扫黄!
    打电话通知小luoli也是因为周泽本着狗腿子能用就用不用就浪费的原则,反正她魂血在自己这里,自己也不用去玩儿什么体恤下属的套路,再加上双方从认识开始小luoli就是把自己当作消耗品用完销毁的,也就没必要玩什么温情。

    自己需要时就把她喊来狠狠地用,

    用完再丢,各回各家,等自己再需要时又是一个电话,她还得随叫随到。

    当周老板真不知道小luoli其实心里早就盼着自己死了?

    盼着就盼着呗,死过一次的人还真不讲究这个忌讳。

    出了书店门,周泽有些讶然地发现自家书店隔壁居然新开了一家私房菜馆,叫“王福居私房菜”,估计是在自己昏迷的这半个月里新开的。

    门口恰好站着一个老头,光头,白衣服,年纪比老道小,估计也就五十来岁,看起来像是早上去打太极的大爷大妈。

    凌晨三点,他居然还坐在店门口,一张藤椅,一壶茶,坐在那里自饮自酌。

    “哟,你就是周老板吧?您回来啦?”

    老头自来熟,认出了周泽,想来应该是在周泽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应该也是和书店里其他人混得比较熟了,但他一直知道店里有一个神龙见尾不见首的老板。

    当然,他是不知道那个老板其实一直都在店里,不过昏迷着。

    周泽有些意外,在南大街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开私房菜馆本身就意味着一种b格,很多私房菜馆都很傲娇,摆明告诉你今天就做多少桌,节假日我还得休息,您想来,等着吧,慢慢排队。

    但这个老板对自己却有些过分热情,甚至是殷勤了。

    不过很快周泽就想明白了,估计在这个老板看来,在南大街这个房租这么贵地段这么好的地方开一家肯定会亏本的书店的家伙,肯定大有来头,

    要么是傻子要么就是钱多得没地方花纯粹玩儿情怀的大佬。

    老板见到周泽之后就把前一种可能剔除了,因为周泽看起来明显不是傻子。

    对方递上来了名片和一根烟,周泽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老板也很知趣儿说了声有空到自家店里吃饭后就离开了。

    “这家店老板不错的。”

    许清朗这个时候也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周泽不置可否。

    “你对他有点不爽?”

    “呵呵,睡了一觉醒来发现多了一个隔壁老王你会很爽?”

    许清朗打了个哈气。

    “不过你应该挺开心的,开私房菜馆的都应该有绝活什么的,没去交流交流?”周泽问道。

    “油烟伤皮肤,我没去。”许清朗回答道。

    周泽摇摇头,心里叹息一声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当初那个勤劳肯干开面馆的许清朗早就消散在记忆的微风中了。

    不过转念一想,好像许清朗是在认识自己之后变成这样子的,这会不会也是一种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再细细一想,自己明明上辈子很勤奋很刻苦的一个人,怎么死了一次之后就像是被扎破了洞的皮球,

    彻底软下来了。

    小luoli来了,还背着书包,气鼓鼓地站在马路对面,昏黄的路灯下,凌晨的街道口,这样一个水灵的小姑娘忽然出现在那里,给你带来的不是惊喜而是惊恐。

    许清朗开车,周泽坐进了副驾驶位置,小luoli坐了进来,还是气鼓鼓的。

    莺莺现在最好还是休息,不要出去,老道在家看店,周泽也就拉了许清朗当个司机。

    有了上次温泉酒店的经验,周泽有了警醒,没必要什么事儿都拉一大帮子人去,别最后自己没死反而让他们出了意外,自己心里还得过意不去。

    卡片上没有写地址,但周泽用指甲抚摸上面时能感应到一个位置,亡魂们也不用看,也能感应到。

    周泽指路,许清朗开车,大概二十多分钟后,车子开到了港闸区外围的一个小镇上。

    下了车,前面就是田埂,麦苗连成一片,其间点缀着几个房屋。

    位置就在这里,应该不会错。

    周泽回过头,想找小luoli下来一起看看找找,结果发现小luoli正坐在后车座里做作业。

    “咚咚咚…………”

    周泽伸手敲了敲车窗玻璃,

    很想问一句你是来搞笑的么?

    小luoli很没好气地把作业合上去,道:

    “她作业比较多,我正好苏醒,就顺手帮她把这一周的作业都做完,她也能轻松点。”

    周泽目光微凝,这时候他想到了之前上小姨子身的那个女鬼差,她应该就是出了这种问题,寄主的思维影响到了她自己,导致她有些神经错乱了。

    这似乎是一个通病,凡是选择活人身体寄存自己灵魂的鬼差都会受到影响?

    不过周泽也没多说什么,他今天是来砸场子的,没那个闲工夫和小luoli聊什么人生观。

    推开车门,小luoli伸了个懒腰,深吸一口气,然后道:

    “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你最近业绩怎么样了?”周泽问道。

    “很不好。”小luoli回答道。

    周泽把那张黑色的卡片拿了出来,又仔细端详了一阵子,随后抬头又四处看了看,道:“是因为我们都有身体,所以找不到那个地方么?”

    “又或者是感应到我们来了,所以他们提前隐藏了自己?”小luoli耸了耸肩,从周泽手里拿过了卡片,继续道:“就像是给宾馆客房门缝下塞的小卡片一样,他们过段时间也会换地方换手机号码的,也是防扫黄么。”

    周泽觉得小luoli说得很有道理,但就是这样空手而归周泽还真有些不甘心,指不定自己刚走那个小镇又开门营业了。

    到时候自己躺在书店里,每天每夜连个鬼都见不到那还怎么悠哉悠哉下去?

    往小的说,这影响到自己日后的生活质量;

    往大的说,这是阴司国有资产的一种流失。

    “你们什么都没感觉到?”

    许清朗转过身问道。

    这时候周泽才发现许清朗额头上还贴着一张符纸,上次许清朗进三乡村时也是贴着这个,让老道引鬼上身时也是这个。

    这算是最简单的一种符纸,只要稍微有点道行的人都会话。

    这就像是保健品一样,

    吃了真能让你身体变好病情减弱的保健品太难太难弄,千里挑一;

    但那种吃了让你觉得肚子有点饱没半点好处也没半点坏处的保健品就很好弄了,市面上基本都是这种;

    至于那种吃了能让你出问题生病甚至直接翘辫子的东西,那就更简单了。

    这个符纸就是给活人贴了降低阳气的,就属于最后一种保健品。

    “你看见什么了?”周泽好奇地问道。

    许清朗指了指前面,周泽顺着方向看过去,那里是一个坟头,不是很起眼,坟头前面还插着不少小彩旗。

    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对这个应该不陌生,不少小孩子走过坟头时喜欢把小旗子拔出来挥舞当玩具玩。

    “那里有什么?”

    周泽问许清朗,同时又看了看小luoli,发现她和自己一样迷茫。

    不应该,

    许清朗的水平也就是一个二把刀,自己这两个鬼差在这里什么都没看清楚,但他却能看见猫腻?

    小luoli像是明白了什么,当即闭上眼,然后周泽只觉得身边的小luoli气息一下子微弱了下去,甚至变得有些病怏怏的感觉,她睁开眼睛后看向了那个方向,同时道:

    “找到了,就是那里。”

    “怎么弄的?”周泽问道。

    “降低你的气场,那个地方都是孤魂野鬼所在的地方,我和你都借助在活人的身体里,本身阳气就重,所以必须降低你自身的气场才能融入他们所在的环境。

    你闭上眼,想象一下自己生病了的感觉,总之就是不停地给自己心理暗示你很累你很虚弱你快死了。”

    周泽闻言,闭上了眼,然后在心里不停地回想那种感觉,慢慢地,他似乎找到了那个界限,等到他在睁开眼时,

    再看那个坟头就感觉到不一样了。

    原本古朴无奇的坟头现在看过去,却发现像是一个牌坊,有点像是古代青楼的感觉,居然还挂着灯笼张灯结彩,门口还有一个个头矮小穿着古代龟公衣服的小人儿站在那里迎来送往。

    周泽三人这时候主动走了过去,

    那个龟公一开始没注意到周泽等人,或许正是小luoli所说的,鬼有鬼的圈子,人有人的圈子,虽然身为鬼差能看见鬼,但并不意味着鬼差就属于这个圈子,所以之前这个龟公并不能看见周泽,就像是周泽之前也没看出这个坟头有什么异样异样。

    “哟,几位爷,里面请,里面请!”

    龟公弯着腰伺候着,本就不高的他显得更矮小了。

    周泽点点头,率先走了进去,这门槛儿有点低,周泽得弯腰才能进去,走进去之后,里面一下子豁然开朗。

    哦豁,

    跳舞的,

    唱戏的,

    表演杂耍的,

    灯火通明,

    莺莺燕燕,

    好不热闹。

    这真的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周泽觉得如果自己是鬼的话,也宁愿选择到这里厮混尽情的放纵,而不会选择跑去毫无意思的书店吃一顿许清朗准备的没有诚意的冷盘然后再被周泽一巴掌拍进地狱之门。

    “哟,爷,楼上请啊!来玩嘛,来玩嘛!”

    “对啊,爷,来嘛,楼上请,我们好好伺候您!”

    周泽向右边二楼看去,发现阳台上有不少穿着大红色衣服的女人挥舞着手中的扇子对着自己喊着。

    这些女人脸上脂粉浓郁得跟小日本喜欢的那种装束一样,惨白的脸配上红通通的小嘴,看起来还真让人觉得慎得慌。

    “哈哈哈哈………………”

    一道爽朗的笑声从楼上传来,紧接着周泽就看着一个身材臃肿的男子蒙着眼在和一群小姐姐玩捉迷藏的游戏,不小心走到了阳台上,抓着一个刚刚还在跟周泽打招呼的女人直接亲了下去。

    周泽看得一阵牙酸,

    那个男的嘴唇上也留下了一层厚到油腻的胭脂。

    不过很快周泽就发现不对了,

    那个男的是个光头,

    光头就算了,

    那头上还长满了癞子。

    “癞头和尚!”

    周泽直接喊道。

    “谁,谁喊我?”

    癞头和尚马上揭开了蒙着眼睛的布条,马上就发现了下面站着的周泽,

    当即吓得一个哆嗦,马上喊道:

    “扫黄啦,官差扫黄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