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九十五章 阻我咸鱼者,死!
    周泽不清楚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轮回,而所谓的因果报应,又到底是否真的存在,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作恶多端贪取不义之财的人终究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至少,

    他们会老死。

    打开了地狱之门,伸手抓住了红衬衫男子,直接把他往里面一丢,一单业绩就完成了。

    接下来,周泽又进入了咸鱼状态,躺在沙发上,拿着报纸,喝着咖啡,经历过镜子世界的波折之后,周泽觉得现在这种状态最是享受。

    保持着这个姿势,一直到了晚上,许清朗走过来对周泽小声道:“店里账上没钱了。”

    书店的房租其实不算贵,毕竟是从许家手里租的,当时谈价格时许家开了绿灯。

    但众人的吃喝加上水电费等等算起来,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周老板现在喝的咖啡,就是进口的,价格本就不菲,许清朗给客人调的酒都是小酒吧便宜货色,但他自己喝的可都不便宜。

    再加上书店的活人生意确实不怎么好,光看周泽到现在都没再进过书就能清楚书店的生意到底有多差强人意了。

    “去拿纸钱到门口烧一下吧,多烧点。”

    “好。”

    许清朗去拿纸钱了,之前在和猴子一起玩儿的老道见到这一幕,马上也凑了过来。

    对于老道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烧纸钱更好玩的游戏了,比玩老虎机更过瘾,蹲在店门口烧一下,过会儿就有人过来丢钱,简直美滋滋。

    “多拿点啊。”老道在旁边嘀咕道。

    “够了。”许清朗拿了一沓说道。

    “老板都说了多烧点,你替他节约个屁啊。”

    “差不多了,不然太败家了。”

    “他的家需要你来当么?”老道摇摇头,“要当也是莺莺来当。”

    许清朗想了想,好像确实是这个道理,干脆又拿出一沓递给了老道,紧接着,许清朗和老道一人拿了一沓钱,趁着夜色,就在书店门口点燃。

    烧完后,老道就蹲在旁边抽着烟,等着人民币过来。

    其实,老道自己那边也存了不少纸钱,有时候遇到一些没钱的鬼,那几张冥钞周泽也看不上,就打赏给老道。

    老道喜不自禁地藏了起来,积少成多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而且老道有一个梦想,那就是等积攒够足够的冥钞后,把他们都用胶带粘合起来制作成一件衣服,就跟赫哲族的鱼皮衣服一样,穿在身上。

    娘的,到时候就真的是人形祥瑞了,想想都觉得激动。

    穿着那身衣服如果去澳门,岂不是无往不利?

    一辆电瓶车从前面开了过来,老道和的目光都看向那里,二人都觉得,应该是他了吧。

    开电瓶车过来的人穿着蓝色的外卖服,戴着头盔,一看就是外卖小哥,外卖小哥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但经过这个书店时,忽然看见店门口有一男一女蹲在那里眼神还直直地盯着自个儿,心里当即一凛,恰好前面有个消防栓,他居然开着车直接撞了过去。

    “哐当”

    有一个小箱子落了下来,里面都是快餐盒。

    外卖小哥马上站起身,有点做贼心虚的样子,马上扶起了自己的电瓶车,似乎都没注意到掉下来的东西,直接开向了马路。

    “嘀嘀………………”

    汽车鸣笛声传来,

    在老道和许清朗的注视之下,

    那个外卖小哥像是铁头娃一样直接撞上了前面的公交车,而且是迎头赶上。

    “砰!”

    外卖小哥被撞飞了出去,

    电瓶车也直接散架,

    他的头盔无巧不巧地还滚落到了老道和许清朗的面前,还翻滚摇晃了几下。

    这好像玩儿大发了。

    许清朗和老道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些许手足无措。

    “我说少烧点的吧。”许清朗埋怨道。

    “靠,还不是你拿的。”

    老道没好气地怼了回去,然后起身把外卖小哥刚丢下来的餐给捡回来,拿在手里后老道就马上感觉不对,立马拉着许清朗个进了书店。

    “外面怎么了,出车祸了?”周泽也被外面的响动给惊扰到了。

    老道把那几个餐盒拿了过来,深吸一口气,当着周泽的面打开了第一个餐盒,里面赫然装着满满当当的钱,而且还是美金!

    “唔,我滴个乖乖。”

    老道砸吧砸吧了嘴,马上又打开了两个盒子,里面赫然还是美金。

    “发了发了。”老道控制不住自己的手,马上把最后一个餐盒打开,然后叫了一声,马上后退,那最后一个餐盒里,居然装着一袋子蓝色的小药丸。

    完了,完了,这下要完,药丸了!

    许清朗站在边上,看到美金时他没怎么激动,这些美金也就不到十万,折合人民币也就几十万罢了,还不够他一套房。

    但当许清朗看见那蓝色的药丸时,他的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谁丢下的?”周泽问道。

    “一个外卖小哥。”老哥回答道。

    “他人呢?”

    “喏,外面出车祸的就是他,整个人都被撞飞了。”老道指了指外面。

    周泽站起身,走到了门口看了看,车祸现场已经聚拢了不少吃瓜群众,但也能透过缝隙看见那个外卖小哥躺在地上不住地流着血,估摸着是不行了。

    “再拿点纸钱在门口烧了吧,别惹麻烦。”周泽吩咐老道。

    “好嘞。”老道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马上又去抽屉里取出了几张冥钞在门口烧了,这次不是为了求财了,而是为了避免麻烦。

    周泽指了指桌上的美金,示意许清朗收起来,就当这阵子的家用,然后他拿起那装着蓝色药丸的袋子走到了卫生间。

    “哗啦啦…………”

    一大袋子的蓝色小药丸被周泽直接倒入马桶里,然后冲了马桶,那些小药丸也进了下水道。

    其实,这一袋子药丸可能更值钱,但周老板不为所动,就像是上次老道吃馒头的父与子一样,这种玩意儿活人沾了损自己阴德遗祸子孙,哪怕是鬼,也不愿意去碰。

    做完了这些,周泽拍了拍手,走了出来。

    警察和救护车很快就赶来了,外卖小哥车祸挺严重的,直接就死了,一开始来的警方不多,只是当一个寻常的车祸来处理,但后来又来了很多很多警察,氛围一下子就不同了。

    周泽估摸着应该是警方查明了外卖小哥的真实身份,开始了大排查,还有警察来到了书店做目击者笔录,老道负责去接待。

    等做完之后,老道笑了笑,道:“还真是一个毒贩子,咱在自家门口烧个冥钞都能替天行道了。”

    “他遗落的东西?”许清朗问道。

    “咱运气好,或者咱之后烧的冥钞起了作用,这边的俩摄像头今天线路出现问题,正好罢工了,所以那些美金咱可以自己用了。”

    周泽闻言,点了点头,烧冥钞得来的钱基本都是不义之财,所以自己转手拿来用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喂,死侍,过来打扫卫生了。”

    坐在一旁穿着死侍衣服的神父站起身,从老道手里接过了拖把,开始打扫卫生。

    老道也没闲着,开始摆放桌椅以及清理茶几。

    因为老板有洁癖,所以这种打扫每天都得进行一次。

    周泽走上楼,白莺莺早就在卧室里了,她正坐在椅子上戴着耳机看着电影。

    其实,这阵子白莺莺的容颜基本恢复了,但那也只是表面,内在的亏空只能等周泽身体复原之后帮她去复原。

    不过她就这样坐在那里,一头白色的头发披散下来,双脚翘在书桌上,反而比以前的跳脱多出了一种恬然宁静。

    尤其那一双小脚丫不住地轻轻弯曲和舒展着,像是能勾魂一样。

    美好的曲线,恰到好处的弧度。

    周泽忍不住站在门口,多看了一会儿,人们对于美的事物,总是带着一种欣赏的冲动。

    “老板,老板,不好啦,好啦不!”

    老道手里举着一个东西跑了上来。

    “老板?”

    白莺莺摘下了耳机也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周泽问道。

    “老板,这是我在椅子下面找到的,几张冥钞里夹的卡片。”

    一般来说,送鬼下地狱之后,鬼留下的“买路财”一般会留在地上或者倒贴在鬼之前坐的椅子下面,老道打扫卫生时这些地方会着重注意。

    但冥钞里夹在个小卡片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卡片是黑色的,不像是那种住酒店晚上会从门缝里塞进来的东西。

    卡片入手有点冰,上面刻着两行字:

    “迷途小镇欢迎你,亡者的新归宿”

    周泽微微皱眉,亡者的新归宿?

    亡者的归宿就应该是地狱,这里又怎么忽然冒出来一个小镇?

    “老板,这是抢生意的啊!”老道直接喊道。

    周泽点点头,

    对,

    的确是抢生意。

    “怪不得老板你昏迷的这段时间一个鬼都没上门,我还觉得奇怪呢。”白莺莺说道。

    周老板喜欢躺在书店里看看报纸喝喝咖啡当当咸鱼,那也是建立在每天都有亡魂上门送业绩送冥钞的基础上的,现在有人抢生意,周老板当然不可能大度地笑一笑不去理会。

    而且根据阴司的规则,阳间每一块区域都有对应的鬼差负责,在这块区域里,鬼差就是垄断了当地的鬼魂快递产业,而一旦出现垄断,且习惯了垄断后,如果再出现什么竞争,垄断者肯定不会去想着提高服务水平增加自己竞争力,而是本能地会去选择吞并和打压。

    就比如此时的周老板,压根就没想着在自家书店开发出什么新活动吸引亡魂上门,而是本能地选择了更直接且粗暴的方式。

    “打电话给林可,后半夜三点,我们出门。”

    周泽点了一根烟,小luoli在这件事上她也得出力,一直以来,周泽吃肉,小luoli在旁边喝汤也能有业绩提升,这次陌生的竞争者等于是砸了他们一起的生意。

    “出门和他们说道说道?”老道问道。

    周泽看了看老道,笑了笑,

    道:

    “干了他们。”

    凡是影响我做咸鱼的存在,

    都是异端,

    必须坚决打击!

    阻我咸鱼者,

    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