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九十一章 武士甲!
    “老板,你醒醒啊老板,老板你醒醒啊!”

    白莺莺一脸焦急地在旁边喊着,希望能够唤醒周泽,当然,事实证明这只是徒劳。

    小luoli坐在边上的烂沙发上,摇晃着双腿,默不作声,虽然心底倒是挺期待周泽就这样嘎屁了的,但她也担心怕过度刺激到了女僵尸然后跑来和自己拼命。

    最重要的是,周泽还没死,事情还没尘埃落定时,会发生什么,还真不好说。

    低下头,看了看地上的一块碎玻璃,

    最重要的是,

    小luoli不能确定,

    哪怕是昏迷中的周泽,是否也有能力掐断自己的魂血。

    许清朗也跪伏在旁边查看着周泽的情况,他最先醒悟过来,当即道:“泥巴!”

    “你爸?”

    小luoli不明所以。

    “对,泥巴,猴子呢,猴子呢!”

    白莺莺四下看了一眼,这才醒悟到自己这次根本就没把猴子带过来,老板现在的情况就算是送去医院也是不顶用的,必须要猴子的泥巴才能有希望阻止住老板身体的持续恶化。

    “把老板带回去!”

    白莺莺下了决断。

    带老板回书店,找猴子!

    小luoli这个时候当即开口道:“别动他,不能把他转移走,他的意识很可能就在附近。”

    小luoli说得没错,哪怕她心里恨不得周泽早点嘎屁,但她还不至于敢太过明目张胆。

    “还有,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你怎么转移他,不怕他身子直接散架么?”小luoli补充道。

    “那怎么办?”

    白莺莺显然是有些慌乱了。

    “叫醒老道。”许清朗指了指昏迷着的老道,“他有猴子电话。”

    外人如果听了这个话,估计会觉得很是诧异。

    但事实就是如此,

    书屋里的猴子,是有电话的。

    而无聊到给猴子买手机的人,就是老道。

    猴子没事做就在书屋里用手机连蓝牙放放音乐什么的,还能在老道开直播时帮老道拿手机拍摄。

    但书屋里除了老道以外,其他人是不至于没事做跑去跟猴子要个号码存一下的。

    许清朗先摸索了一下老道的身子,手机是找到了,但是已经在刚刚的战斗中坏掉了,最后,许清朗长舒一口气,指了指老道:

    “必须喊醒他。”

    白莺莺二话不说直接把自己的指甲刺入了老道的胸口位置,冰冷的寒意瞬间进入。

    老道身体一个哆嗦,马上睁开了眼。

    “嘶…………冻死俺咧!”

    这相当于一种刺激生命潜力的方法,但老道刚刚被鬼上身,本就激发过一次潜力了,这次再来了一次,已经七十岁的老道,身体还真的有些难以吃得消。

    当下,老道是醒来了,但只是下意识地双手抱住自己,在那里使劲地哆嗦着,嘴唇也有些发紫,显然是冻得不行。

    “我用我的尸丹帮你温养滋润身体,帮你补充回元气。”

    白莺莺很认真地对着老道说道,她清楚自己这个时候强行刺激醒老道对老道的身体损害有多大,但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她没得选择了。

    老道嘴里不停地吐着白气,颤颤巍巍地先看了看白莺莺,又看了看躺在自己旁边的老板。

    “老板身体出问题了,需要猴子的泥巴。”白莺莺说道。

    老道点点头,“1……3……8…………”

    老道把猴子的电话给报了出来,许清朗在旁边把电话打了出去,很快那边接了电话:

    “吱吱吱…………”猴子的声音还挺欢快的。

    “老板出事了,你来一趟将军山的温泉馆,来找我们。”许清朗强忍着剧烈的违和感说道。

    换做平时,许清朗肯定会认为自己脑袋被驴踢了,居然会对一只猴子说这种话,还给猴子打了电话。

    “猴砸…………来…………”

    老道在旁边一边发抖一边喊道。

    “吱吱吱…………吱吱吱…………”

    手机那头又是一连串地吱吱吱,然后被挂断了。

    许清朗看了看自己的手机,还是有些不敢置信,道:“它能来么?”

    “它聪明着呢。”

    老道说着又躺在了地上,他现在很是难受,甚至,他的脸上还露出了一抹潮红,居然变得面色红润有光泽起来。

    许清朗瞳孔当即一缩,对老道喊道:“撑着,现在你不能睡!”

    你这是回光返照的架势,

    许清朗真的担心别周泽还没死,老道先嘎屁了。

    “嗡!”

    白莺莺从自己嘴里吐出一枚白色冒着寒气的珠丹,飘浮在了老道的胸口位置。

    老道长舒一口气,

    只觉得一股温暖的感觉在自己四肢百骸流淌而过,舒服多了。

    当下,他闭上眼,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而边上的白莺莺则是继续让自己的珠丹停留在老道胸口位置帮老道续命,她自己的皮肤则是开始变得憔悴和褶皱起来,原本的高中生模样正在慢慢地变老。

    小luoli坐在边上,看着面前的这帮不停作死的人,真的是有些无语。

    当下,她跳下了沙发,刚迈出一步时,白莺莺原本虚弱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锋锐起来,

    “别想好事。”

    “你又来了。”小luoli耸了耸肩,“你怎么这么喜欢威胁我?”

    “老板死了,肯定拉你陪葬。”

    “就不能换一个新鲜点的台词?”

    小luoli抬头,

    望天,

    死吧,死吧,

    都死了吧,

    死了后这个通城就清静得多了,自己也能回到以前的生活节奏中去了。

    给人当手下做牛做马的感觉,

    真的不是很好。

    白莺莺伸手从自己口袋里取出了一个证件。

    小luoli原本散漫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到了这枚证件身上,这是周泽的鬼差证!

    “你可以放下任何的奢望,比如奢望老板昏迷中不能捏碎你的魂血。

    我现在很明确地告诉你,

    如果老板死了,我会给老板在阳间守墓,

    你,

    得作为侍女下去和老板陪葬!”

    “%¥#@@&&……*!!!!!”

    小luoli心里无数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你这是要做什么!

    ………………

    抬头,

    扶额,

    指缝间绿色的眼眸,还在看着上方还在闪烁着的蓝色光幕。

    其实,戒指已经回到了周泽的身边。

    但光幕开启之后,哪怕即刻收回戒指,它也会继续存在一段时间。

    也就是说,在刚才,周泽用戒指重新设定了的结界,在圈禁了女忍者的同时,也把自己给圈禁了。

    很难以想象,这么久之后,自己的身体,到底会变成何等的模样。

    换做以往,每次自己只是进入这种状态没多久,就因为身体的告急而自动结束,但这一次,自己的意识和身体因为镜子的原因而分割开了,这就导致身体没办法直接影响到周泽的意识,最终的结果,将是身体彻底不堪重负,一直到土崩瓦解!

    周泽的胸口不住地起伏着,

    时间,每多流逝一分,自己就越是危险一分。

    但他没有其他的选择,也没有更多转圜的余地了,

    只能继续这样坐着,

    这样等着。

    一层层淡淡的晶莹光辉不停地在周泽身上升腾而起,意识的反应影响到了身体,身体的崩溃也影响到了意识。

    一面镜子,隔绝了一切。

    甚至,让周泽断开和自己身体的联系变成一具孤魂野鬼都做不到,灵魂和身体互不相通,等于一起被绑定的石头,将一起沉入海底,一道给淹死。

    最后的结局,就是一起玩完,哪一方都不可能幸免。

    蓝色的光幕明显也在不断地消减着,

    但周泽觉得自己支撑不到光幕消散的时刻了,

    这个坑,

    太深了。

    “这次…………真的是…………要把自己…………玩死…………了…………”

    就在这时,

    周泽忽然看见发现自己的皮肤上,竟然显露出了一层黑色的物质,它们像是狗皮膏药一样覆盖住自己的身体。

    “低端的…………垃圾…………”

    周泽下意识地伸手想要掀开忽然出现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玩意儿,

    但在下一刻,

    他停住了,

    他看见在这些黑色的东西覆盖住自己的身体后,

    自己身上晶莹挥发出去的速度,

    明显放慢了。

    …………

    “你这是做什么?”白莺莺很是虚弱地依靠在地上,看着小luoli走到了下面的乱石堆里扒弄着。

    “你真是活该被浸猪笼!”

    小luoli恶狠狠地咒骂着,

    然后从乱石堆里头不停地挑出断裂的甲胄,之前第二个鬼武者是被曹顶一刀爆头了,所以除了头盔其余部分的甲胄都还在,而在雕塑下面的位置,最后一个被焚烧而亡的鬼武者除了头盔以外其他部分都被烧融化了。

    正好,给小luoli全都拾掇迟来,凑了个全套。

    小luoli提着东西走了回来,

    弯下腰,

    将甲胄套在了周泽的身上。

    “有用么?”许清朗问道。

    “就算是一把菜刀,被一个亡魂放在身边滋养五百年也能变成法器。”小luoli很不屑地白了一眼许清朗,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很快,

    周泽身体部分被套上了日本黑色的武士甲。

    “嘎吱…………嘎吱…………嘎吱…………”

    破裂的声音还在不时的传来,

    小luoli一开始还很担心,

    但仔细观察后却发现,

    现在不是周泽的身体在破碎,而是这套甲胄在慢慢地龟裂,意味着这套甲胄正在帮周泽分担着伤害。

    小luoli没看见的是,

    周泽原本皮开肉绽的血肉部分,在细微之处,

    已经在和这套甲胄慢慢地开始了一种诡异的融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