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九十章 失控的局面!
    周泽的身体还是在微微摇晃着,像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头,又像是一个酗酒的醉汉,仿佛随时都可能摔倒在地。

    但自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恐怖的气息,却又是具有着那般强烈的压迫感。

    女忍者尝试着去打开这蓝色的光幕,她想要离开这里,她之前和自己的三个同伴费尽心机,好不容易地把曹顶留下来的禁制给毁掉了,但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

    她好不容易地逃脱原本的牢笼,但接下来,却进入了一个更大更坚固的牢笼。

    周泽慢慢地走了过来,身形还是带着些许的摇晃,随着他的逼近,女忍者脸上的神色开始越来越凝重。

    她不敢主动向周泽发动攻击,就像是一个人不小心掉入了老虎笼子里一样,第一反应肯定是先爬出笼子而不是傻乎乎地去和老虎搏斗。

    周泽就是笼子里的这只老虎,择人而噬。

    之前,周泽还想着让书店里其他人在外面拼命,他这个老板就在旁边看戏连啦啦队的作用都没起到,确实有点无法说得过去。

    现在,

    倒是不错,

    周泽还得谢谢眼前的女人,给了自己做点事的机会,不至于等自己离开镜子世界之后被许清朗他们给鄙视。

    “我们可以做交易。”

    每个猎物在临死前,都会想尽办法地给自己寻找逃生的机会,女忍者也不例外。

    “你死前……只是一个普通人……”

    周泽嘴角上的嘲讽越发浓郁。

    是的,

    五百年前,你们被曹顶杀死时,只是普通的倭寇,无论多凶残,终究还是普通的人。

    既然是普通人,又被镇压在这里五百年,你还能拿得出什么让我感兴趣的东西?

    女忍者面露祈求之色,

    周泽步步逼近,

    就在此时,女忍者的身形在原地消散,转瞬间出现在了周泽身后,她的手中有一把黑色的匕首,直接刺向了周泽的脖颈位置。

    一切的发生,都只是在转瞬之间。

    “噗!”

    匕首刺了进去!

    女忍者面露大喜之色,

    自己的偷袭居然成功了!

    他居然狂妄到这种地步,以为吃定自己了么!

    女忍者这个时候很想笑,但她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准备转手旋转匕首,顺势将周泽的整个脑袋给切割下去。

    但只听得“嘎吱嘎吱”的肌肉摩擦声,

    任凭女忍者使劲一切气力,却依旧没办法板动匕首丝毫,因为周泽的肌肉和骨骼居然直接将这把匕首给卡得死死的,像是嵌在自己体内一样。

    女忍者目光一凝,身形当即选择后退。

    “啪!”

    但只听得一声脆响,

    周泽扭过头,

    而后,

    女忍者只感到自己整个人飞了起来,自己耳边都是风声,那是一种令人绝望的速度。

    “砰!”

    周泽一只手掐着女忍者的脖子直接将其压在了地上,同时滑行了将近百米的距离!

    “额………………”

    轻声的低吟自周泽喉咙里发出,像是用餐前的祷告,感谢上帝赐予了自己如此丰富的食物。

    女忍者身体在颤抖,这不是面对敌人的颤抖,哪怕是五百多年前,她身为女忍者跟着其他人一起来到中国沿海时,无论是遇到大明官兵还是最后的曹顶,无论胜仗还是败仗,她都没有害怕过,更何况现在的她等于比以前又拥有了五百年的心理阅历。

    但此时,她是真的打灵魂深处产生了一种畏惧,因为她觉得自己不是在面对一个人,而是在面对一种来自食物链上的压力。

    似乎自己,本就是他的食物,这种压迫感,就像是一只斑马,在迷途之中,遇到了一头狮子。

    周泽手中的指甲刺入了女忍者的脖颈,同时四周的黑雾开始瞬间挤压下去。

    四周,发出了榨汁机运作的声响,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简单,

    干脆,

    粗暴,

    让人惊叹,

    同时也让人有些触目惊心,不敢直视。

    一缕青烟升腾而起,周泽仰起头,倒吸一口气;

    青烟入鼻,

    带来一种绝大的享受,

    像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老太太,在吸着水烟。

    咂咂嘴,

    舔舔唇,

    而后身体轻轻哆嗦一下,

    一切,

    就都舒服了。

    一条亡魂的存在,哪怕她拥有五百年的存在时间,还经历过和神父特殊的配合和调制,但在此时的周泽眼里,

    不就是一口烟嘛。

    慢慢地吐着气,

    周泽缓缓地坐了下来,

    他伸手,轻轻地放在自己的额头上,

    像是饱餐之后的老者,准备晒晒太阳,打个盹儿。

    大概过了一刻钟的时间,

    周泽把手放下来,

    他的眼眸里,依旧闪烁着诡异的绿光,

    但脸上的神色,却有些异常,

    是疑惑,

    是不解,

    是慌张,

    这种情绪出现在他的身上,有些不自然,当初的他,搏杀青衣娘娘之后再搏杀日本神父,而后在林家将附身在小姨子身上的出问题的鬼差灭杀,经过盐城一举绞杀两名鬼差。

    似乎他出现的时候,往往就意味着周围无论是什么情况,

    都到了尘埃落定的时候。

    但此时,

    他是真的有些乱了。

    “怎么…………回不去了?”

    周泽喃喃自语,像是在思考着这个问题,而此时的他,其实不是很擅长思考,像是一个瞌睡的人中途醒来,全凭自己模糊的意识,

    下床,

    找痰盂,

    解开裤袋,

    打开水龙头,

    然后又重新躺回去,继续睡。

    可能第二天白天谁问起来,他自己都不确定是否起过床小过便。

    周泽仰起头,

    目露惊恐,

    他伸出手指,

    指了指天幕,

    随即握拳,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他明白了,

    “这次是意识…………身体不在………完了…………身体要撑不住了…………”

    ………………

    “所以,你家老板每次‘开无双’,都会变成这个样子?”

    小luoli在旁边盯着周泽的身体有些奇怪地问道。

    “嗯,正常操作,没事。”

    白莺莺显得很是平静,老板每次开无双之后身体都会出现一些问题,要瘫痪半个月的时间,她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而且,白莺莺其实挺喜欢老板瘫痪时的样子,因为她能全方位地照顾他,包括给他洗澡,那时候的老板是最可爱的,也是最需要自己的时候。

    “咳咳…………”

    许清朗在旁边咳嗽着,同时拿出一条湿毛巾,给老道擦着脸,老道还在昏迷着,没醒来。

    小luoli继续盯着周泽打量着,虽然不知道周泽在梦里发生了什么,但此时周泽身体的变化,已经足以让她十分感兴趣了。

    过了一刻钟后,小luoli指着周泽右臂位置问道:“这也是正常的?”

    “正常的。”白莺莺头也不抬地说道。

    老板身体会出现许多伤口,这是身体超负荷的表现。

    “你确定?”

    小luoli指着周泽右臂手肘的位置说道。

    那块位置骨头都已经裸出来了,绽开了皮肉,同时露出的白骨居然开始发黑,这是尸体破败的征兆,意味着骨骼内的养分正在快速地流失,即将尘归尘土归土。

    那首歌怎么唱来着:

    “化作了春泥,呵护着大地…………”

    小luoli毫不怀疑,如果此时把周泽丢到庭院去,明年上坟时,那里应该能长出一片极为茂盛的植物。

    自己似乎也可以顺势载一颗枇杷树树苗,那样子她以后还能写个日记:

    庭有枇杷树,吾捕头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撇过头,看见白莺莺浑然不当一回事儿。

    小luoli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还是周泽本身生命力就这么强悍?

    听样子以前经常这样,

    但特么的这是往化作灰都能复原的节奏上去的啊,

    虽然大家都是鬼,

    但你也得讲点科学啊?

    所以,小luoli走到白莺莺的身边,伸出自己稚嫩的手,抓住了白莺莺的脸,把她的脸,凑到了周泽手臂发黑白骨的位置:

    “我再挣扎最后一次,如果他以前这样也能复原如初继续活蹦乱跳,从此以后我给他端茶递水洗脚暖床!”

    如果这样子都能复原如初,

    这种捕头,这种老大,

    自己捏了鼻子认了又算得了什么?

    白莺莺整个人忽然如遭电击,

    然后张开了嘴巴,

    她下意识地伸手在老板露出来的骨骼上摸了一下,

    “啪!”

    骨骼居然凹陷下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莺莺开始尖叫起来。

    一边还在给老道擦脸的许清朗被这一吓,脸色一阵发白,一口血吐出,喷在了老道脸上。

    这他娘真的是被吓出血了!

    一头僵尸,在自己身后忽然尖叫的感觉,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老板,老板!”

    白莺莺跪在周泽旁边声嘶力竭地喊着,但她不敢再去触碰周泽,生怕再碰周泽哪个位置哪个位置就塌了。

    小luoli长舒一口气,

    自己的坚持是对的。

    这样才正常嘛,就算是判官也不可能做到这一步的。

    然后,

    小luoli歪了歪头,盯着周泽,手指轻轻地交叉着,有点小小的纠结,

    她在想着,

    如果周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在睡梦中翘了,

    自己好像也不亏哈。

    不亏不亏,

    真滴不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