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未接来电!
    其实,并不是说老道被附身之后就一下子打通了任督二脉然后神功大涨可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了,曹顶的上身确实激发出了老道的潜能,但实际上再怎么激发,老道的潜能也不可能激发到超过白莺莺和小luoli的层次。

    之所以能够砍瓜切菜一样连续解决俩武士,实际上是因为曹顶当年杀了他们,同时还镇压了他们五百年,这是一种烙印在灵魂深处的恐惧。

    在曹顶的面前,这三名凶悍杀人如麻的武士,只能沦为瘦弱的鹌鹑。

    这就像是白莺莺一个人时会很高冷,但在面对血统压制自己的周老板时马上就变成“嘤嘤嘤”一个道理。

    曹顶很爽脆,直接杀死了第二名武士,现在,只剩下一个了。

    而且可以看出来,这名武士明显有些惶惶不安,这种恐惧真的不是喊一句“人定胜天”这种口号就能抵抗得了的。

    这是天敌,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老道心下长舒一口气,现在只要把最后一个杀了,自己这个逼也就能装结束了。

    曹顶也没有耽搁时间,他也清楚自己耽搁不起,是故直接冲了上去。

    老道身形矫健,宛若焕发了第二春,那名武士开始躲避,甚至不敢去主动反击,但躲避也起不到太大的效果,在十余招之后,武士开始不支,终于被曹顶找到了一个漏洞一脚踹中跪伏了下来,紧接着,曹顶的刀口顺势横亘了上去。

    快,

    砍了他,

    砍了他!

    砍了他,我们就可以喊“咔”,然后回家吃饭收衣服了!

    老道在心里狂喊着!

    然而,

    就在这时,一股浓重的虚弱感自老道体内传来,这种虚弱感,像是一晚上安慰关怀了十来个失足一样,天都开始在旋转了。

    “娘咧!”

    老道心下暗道不好,

    然后整个人倒退着最后仰面倒在了地上,疲倦的感觉直接袭来,老道更是在刹那间昏厥了过去。

    武士刀垂落在了地上,这最后的一刀,并没有砍下去。

    上头躺在地上却一直观察着这边情况的许清朗下意识地一口血自嘴角溢出,

    这太狗血了,明明给了莫大的希望,但却在最后关头出了问题?

    标准的狗血电影套路,却真实地在自己面前发生了。

    白莺莺强撑着慢慢地靠着墙壁站了起来,她其实体内一片混乱,煞气更是脱缰的野马不停地肆虐着,但她清楚,这个时候不是自己休息的时候了,无论情况多糟,她都要站起来。

    浑身是血的小luoli嵌在墙壁上,看见老道倒下去时,她的嘴角抽了抽,她的脾气本就不是很好,所以在这个时候,如果不是身体实在有些吃不消的话,她真的很想骂人。

    但想来想去,似乎也没谁能给自己骂了。

    骂曹顶?

    他没多bb,也没多废话,更没有像一些脑残电视剧里的正派角色喜欢在杀人前废话一大通,他已经够果决够迅速的了。

    骂老道?

    他好像也没什么可以骂的,他已经做了自己所能做的一切。

    事实上,当下这批人里,只有老道是一个纯粹的人,所以,曹顶想要上身的话,也只能上老道的身,他已经做出自己的贡献了。

    最后,小luoli觉得,还是有一个人可以骂的。

    是那个zz,

    他自己跑过来挖了坑,

    然后当大家累死累活拼命帮他填坑的时候,他却躺在那里呼呼大睡!

    这个zz!

    咬着银牙,小luoli从墙壁内挣扎着走了出来,虽然身形很不稳定,止不住地在摇晃,但她没得选。

    没有配乐,也没有鲜花,更没有什么血红的旗帜在后面摇摆。

    明明做着挺光伟正的事儿,但没有欢呼也没有啦啦队,小luoli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也很反感这种场景。

    蜘蛛侠没死,但他站不起来了,他受的伤太严重,不过之前出现的巨大创口在此时已经开始结痂。

    武士在原地愣了许久,他似乎还没从刚刚绝望的情绪中走出来,带着些许的彷徨,他试探性地站起了身。

    然后,

    他看见倒在地上已经昏厥过去的老道,看见了自己前面一个个身受重伤连保持站姿都止不住摇晃的对手。

    他很想笑,

    幸福,

    来得太突然!

    一种绝望的情绪在这里弥漫起来,这个片段这个画面这个剧情以及这个节奏,适合放在电影的开头,而不是片尾。

    按照电影的剧情,随后的一大段内容就是这次失败未能阻止恶魔之后,又有一批新的勇士诞生和出现,最后杀死了恶魔。

    实际上,小luoli自己也清楚,自己这边战败后,大不了就是身死道消,而这个日本武士在祸害了一阵之后,马上会有附近各地的鬼差捕头甚至还会有巡检大人亲至赶来。

    这个日本武士,到最后也逃不脱灭亡的宿命。

    长舒一口气,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小luoli张开嘴,但只是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有些干裂的嘴唇。

    武士捡起了自己的武士刀,

    他的盔甲伸展开,

    四周刮来了风,

    风很大,

    像是他在作无声放肆的大笑。

    在牺牲了两个同伴之后,他笑到了最后。

    虽然这个过程有不少的波折,虽然刚才的自己还在曹顶的追杀下万分的狼狈,但局面,最终还是被自己掌控住了!

    “铿锵!”

    武士举起了自己的武士刀,一开始指向了前面的老道,随后又指向了一侧的白莺莺,最后又指向了另一侧的小luoli。

    反派很多都死于话多,不是因为反派都很蠢,而是因为在胜券在握时多装会儿逼是一种难以拒绝的诱huo,让人下意识地去沉浸其中。

    不过,武士也没有过多的拖延,他先走向了躺在自己面前的老道。

    举起刀,

    “咔嚓!”

    武士愣了一下,

    扭过头,

    看向身后,

    那座属于曹顶的雕塑,在此时忽然砸落了下来。

    “砰!”

    武士被压在了下面,雕塑扬起了巨大的尘土,其内部,居然还有火星在四散,不一会儿,焦烟也弥漫了出来。

    小luoli站在了原地,然后马上冲了过去,不顾自己的伤势!

    白莺莺也发出了一声厉害,强撑着跟着一起冲了过去。

    两个女人站在倒塌的雕塑面前,看着雕塑不断地起伏,显然,里头的武士正在拼命地挣扎企图脱困。

    一声声来自灵魂的厉啸自下面发出,但随之而来的,是更为炽热的温度。

    有一种叫花鸡的做法,就是把处理好塞入其他食材的鸡放入温度极高的泥土下面,等到一定时间后取出,剥开泥土,里面的鸡肉将十分美味。

    而此时,这名最后的武士,其实就相当于那只叫花鸡。

    “这是怎么回事?”

    白莺莺显然有些难以理解,

    “他要被压死了?”

    一个刚刚呼风唤雨的鬼武士,就这样被砸死了?

    这就像是电影里给了极大篇幅的反派boss结果还没出场就因为吃饭被噎死挂了一样,让人有些莫名其妙。

    小luoli单膝跪地,对着面前已经倒塌下来的雕塑低下了头,这是一种鬼差表达自己敬意的方式。

    “曹顶,燃烧了法身,他本可以成为白夫人以及青衣娘娘那种的庙神,事实上他的功德和世代在通城享受的香火比前两者要高得多得多。

    但他放弃了这一切,只为了拉着这名武士的亡魂,一起魂飞湮灭,连下地狱谋求一个官身的机会都丢掉了。”

    白莺莺闻言,愣了一下,然后跟着一起跪了下来。

    上头,

    躺在地上看着这边情况的许清朗,心里也是无比的唏嘘,英雄的落幕,也着实很让人感伤。

    随后,

    许清朗看向了自己身边还在昏迷着的周泽,有些无奈道:

    “事情都结束了,你还不醒来?”

    无奈之中,

    带着强烈得不满和幽怨,浓郁得似乎都要化作水滴淌出来。

    …………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日本女孩有些好奇地看着周泽。

    背后的雕塑虚影在燃烧,剩下的一套铠甲和那杆旗帜也在燃烧,熊熊的火焰将前方完全覆盖。

    “是在燃烧自己的神魂和功德。”周泽解释道。

    五百年前,曹顶战死,通城百姓给他建立了曹公祠,修建了倭子坟,五百年的香火供奉,是当地百姓对他的怀念,而今,他将这些东西一个不留通通还了回去,只为了带走这只即将出土的恶魔,保地方一个安宁。

    周泽觉得自己虽然是个通城人,但自己可能做不到这个地步,如果不是因为有着鬼差身份的羁绊,他很可能会在一开始就选择明哲保身。

    正是因为大多数人做不到,所以人们才更加地崇拜英雄,给英雄再多的礼遇再多的香火再多的敬意,也丝毫不为过。

    火还在燃烧,这片白茫茫的镜子世界,仿佛在接下来很快会被烧得干干净净,在失去了曹顶失去了被镇压的这些鬼子亡魂之后,将军山的奇特之处,也将不复存在。

    周泽觉得自己很快也会得以离开,这些聚集在这里的亡魂也会在随后自己进入地狱,他们本就是该进地狱的,所以这帮亡魂周泽送不送,都不算业绩的。

    哦,

    还是有业绩的,

    比如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个日本女孩。

    周泽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一直都在打酱油,但好在也不是全无收获,自己至少可以把这个女孩给送进地狱能赚一点是一点吧。

    四周的玻璃,开始扭曲和挥发,亡魂们开始四处游走,他们在等待这里禁制的彻底消亡,从而去他们应该去的黄泉路。

    一想到自己即将去见外面的那群朋友,周泽还有些怕怕的,这件事是因为自己要追查所以才捅破的,结果到头来,自己反倒是被关在镜子里头啥都没干成,而外面的那帮人,估计忙坏了吧。

    这个,不是很好交代啊。

    从自己衣服里取出了一根烟,再拿出打火机,周泽看见自己的烟和打火机都有些扭曲了起来,连带着自己的手掌也有些模糊了。

    这是即将回去的征兆,

    但周泽还是点了烟,

    随后,习惯性地拿出了手机。

    “我们,能出去了么?”日本女孩问道。

    “等出去后,我送你去该去的地方。”周泽说道,“如果你有亲人的话,我可以事后帮你联系他们,给一个最后的交代,不好意思,这是我能做的极限。”

    “我懂。”女孩很善解人意。

    周泽耸耸肩,其实,有一件事周泽一直很奇怪,为什么那个鬼来电可以在镜子里拨打出去联系到自己,但自己在镜子里却没办法拨通出去,难道说这玩意儿是单向联系?或者只能联系给当地的鬼差?

    但小luoli不也是鬼差么?

    还有一件事,既然曹顶能燃烧法神将这些魑魅魍魉都烧个干净,为什么一开始没烧,难道说一开始他还是存着能保存自己的心思,到最后见局面可能会失控才决定牺牲自己的?

    当然了,周泽这个念头并没有亵渎英魂的意思,英魂也是人,有这种念头也很正常。

    鬼使神差地,

    周泽点开了电话簿,

    在这个时候,

    手机屏幕已经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了,四周的一切也都在慢慢地模糊。

    周泽选中了那个未知号码,点了过去,之前其他人的电话他都拨通出去过,但能拨通却没人接,这个号码,周泽反而没拨过。

    “嘟…………嘟…………嘟…………”

    电话居然打通了,

    “嘟…………嘟…………嘟…………”

    自己身边居然也有了电话的声音响起来。

    周泽有些意外地放下了手机,

    看向自己面前的日本女孩。

    手机的声音,

    是从她身上传来的。

    女孩愣了一下,

    扭过头,

    看向了周泽,一脸茫然道:

    “什么声音?”

    周泽看着她,平静地看着她,她没穿衣服,之前从温泉池里走出来时就没穿衣服,之后跟着周泽从房间里跑出来时也没穿,所以,她身上其实没有可以放手机的地方。

    不过,女孩脸上的笑容和迷茫很快消失不见,

    她伸出手,

    放在自己胸口,

    随后撕开了自己胸口的皮肉,

    在肋骨夹层之中,有一只个头小巧的手机被嵌在里头。

    “咔嚓!咔嚓!”

    她扳断了自己的两根肋骨,取出了里面的手机,

    然后当着周泽的面,将手机贴近自己的脸庞,

    压低了嗓门,

    沉声道:

    “喂…………救我…………救我…………我在将军山…………救我…………”

    女孩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像是玩笑被大人看穿了一样,显得有些娇羞。

    紧接着,她的手轻轻地拍打在刚刚被自己撕开的位置,有些后怕地娇呼道:

    “好险呢,

    我就说这个缺了手指头的老不死的东西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吧,

    当初神父还很不以为然,说他已经死了五百年了,还能有什么威胁?

    只可惜,

    神父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放了我鸽子,这次居然没来,不然我真想指着他鼻子骂他一顿,让他睁开眼看看:

    刚刚如果我也跟着冲进去,

    可能现在也被烧死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