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杀倭!
    周泽没有选择擅自进入旗帜所囊括的区域,因为他不清楚那个旗帜是否对自己也有着特殊的影响;

    不过,并不是说不进入那里就完全没办法了。

    此时此刻,周老板挥舞着自己的指甲站在圈外,恐吓着外面被吸引来的亡魂,让他们不敢走入旗帜范围内。

    这三套甲胄是依靠这些亡魂的进入所提供的煞气而苏醒行事的,切断这些亡魂的进入无异于釜底抽薪。

    日本女孩则是站在周泽身边,她目光泛红,身体各部位开始扭曲,散发着自己身上的气息帮着周泽一起恫吓这些亡魂。

    其实,这里绝大部分的亡魂都只能称之为“亡魂”,甚至都不能称之为“鬼”,因为他们是本该进地狱的,只是在死后却被将军山特殊的磁场环境给“拘”了过来,汇聚在了这里。

    而日本女孩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鬼,有着很深的复仇执念,也因此,她能够在这种环境下保持属于自己的清醒。

    她并没有因为里面是日本人的布局而有其他的想法,对于她来说,她的大好人生就是被自己的“同族”给毁掉的,她现在想做的,唯有复仇!

    周泽其实也觉得自己挺煞笔的,就像是一个大人拿着刀恐吓着幼儿园里的一堆小朋友不准动一样,这是一种很没品的事,却是当下周泽所能做的唯一。

    周泽不敢冒险,万一自己直接杀进去被那个诡异的旗帜给影响到了,事情就真的麻烦了。

    要知道自己和这些亡魂不一样,他们如果是一节节电池的话,那么自己就是一个核电站。

    周泽也尝试打开地狱之门把这些亡魂都收走,但估计是在镜子世界里的原因,地狱之门没办法打开,不过周泽至少可以清楚一点,那就是外面的现实世界现在肯定是一团乱,也不知道白莺莺和小luoli他们能否顶得住。

    而事实上,如果不是周泽的及时阻止,让其中一套苏醒的甲胄失去了源源不断的煞气来源,可能外面的情况早就极端恶化了。

    而先前武士力量的过山车变化,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周泽一边注意着前面这些迷迷糊糊只是本能地想往这里走的亡魂们,一边也留意着后面的情况,他发现那个悬浮起来的黑色甲胄居然已经破损了七七八八,心里也算是长舒一口气,估摸着外面的情况应该不至于完全失控吧?

    然而,就在这时,先前那三个穿着日军军服围绕着旗杆唱唱跳跳帮忙吸引亡魂的三个男子一起端着手中的刀,向着周泽冲了过来,嘴里还在呼喊着什么。

    周泽没在乎他们手中的刀,当第一个人冲过来时,他直接反手用指甲掐住了对方的刀柄,而后一提,对方因为冲刺的惯性主动地向周泽摔了过来,周泽直接扣住对方的脖子,五根指甲毫不留情地刺入对方的脖颈!

    “想当鬼子想疯了是吧?”周泽沉声道。

    “啊啊啊啊啊!!!!!!!!!”

    男子发出了凄惨的尖叫声,在这一刻,他似乎也因此获得了片刻的清明。

    基本的“求生”本能作祟,在此时他居然看着周泽,乞求道:

    “我不是日本人,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国人…………”

    周泽没有丝毫地客气,直接扭断了他的脖子,同时指甲上的黑雾化作了最为锋锐的“刀片”,瞬间将其亡魂给搅碎!

    对付这样子的渣滓,根本就无需留下任何的情面,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才是他们应有的归宿。

    然而,或许是周泽简单粗暴地就杀了他们的一个伙伴让另外两个人产生了极大的恐惧,他们不敢继续往前,不敢离开旗帜圈定的范围,转而居然直接走入了还没苏醒的两套铠甲面前,开始穿起了铠甲。

    …………

    老道手持武士刀,

    双腿微微叉开,外八步,

    原本的他,其实皮相很不错的,带着一股子仙风道骨的气息,而现在的他,身上则流露出一种简约和朴实。

    一个人,

    一把刀,

    五百年前,当倭寇肆虐通城时,守兵溃散,卫所兵不堪一用,他曾很多次逆流而上,向着倭寇作乱的区域主动迎上去。

    四十四岁时,已然老迈的他(古代人老得快,寿命不长),在听到警讯之后,依然毫不犹豫地跨上自己的马,拿着自己的刀,主动冲了过去,那一战通城地方志有详细的记载,他杀了三进三出,带着通城当地乡民击退了倭寇,自己则是在追击过程中战死。

    通城当地有许多曹顶的雕塑,如果细细观察,可以发现曹顶雕塑的左手手指缺了两根指头。

    原因是在听到倭寇来犯时,曹顶就开始磨刀,亲自用自己的手指试了试刀口的锋锐程度,结果自己两根手指直接被割断,曹顶大笑一声,持刀策马杀倭去。

    而当时,曹顶早就离开了军队,他当时的身份,只是通城当地一家面馆的老板。

    老道从没这么爽过!

    第一视角!

    第一感应!

    第一观众!

    虽然身体不是被自己所掌控着,明显被一道外来的意志控制了,但老道却觉得很是满意。

    唯一的遗憾可能是现在没人有功夫拿出手机给自己拍个视频留念,

    抓着一个装逼的机会不容易啊!

    曹顶的话不多,这让老道很不满意,多说点话啊,闪光灯多给点啊,不说刹那间飞沙走石血月破云而出,至少得帮自己把这个逼给装得更完美一些吧?

    当然,这些也只是老道内心自己的腹诽而已。

    然而事实上,曹顶当年战死之前,也不过是包扎好自己的手指伤口后,喊了一声:

    “杀倭。”

    一直到其战死,别无它言,但他却用自己的一生甚至是许下了自己今后的五百年,一直都在践行着这两个字。

    老道直接走了过去,武士开始后退,但在下一刻,老道开始提速,天知道老道居然能跑得这么快。

    武士不得已之下主动迎击,他的气势,已经弱了许多许多了,因为他清楚自己所面对的不仅仅是这个老道,而是一个给予了自己五百年恐惧感的存在。

    一刀,

    仅仅是一刀,

    没有任何的花里胡哨,

    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是如此的轻而易举,流露出的,是让人觉得意外甚至有些不过瘾的轻松写意。

    武士的头盔被洞穿,直接炸裂,一同碎开的,还有那早就濒临破碎的甲胄。

    这一刀,只是将武士推向悬崖的最后一把力气而已,先前的白莺莺许清朗以及小luoli,其实基本已经把这名武士消耗得只剩下强弩之末了。

    只是,

    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原本安静地放在烂箱子里的甲胄,在此时居然也慢慢地充盈起来,像是有人穿上了他们。

    老道继续往那里走去,走得还是很快。

    有倭寇,

    杀了就是,

    无需多言。

    新出现的两名武士似乎还有些没有完全适应状况,但他们本能地察觉到了危机,一名武士马上举起自己的武士刀,对着老道就劈了下来。

    “铿锵!”

    刀和刀对碰在了一起,

    老道膝盖一软,直接单膝跪在了地上。

    老道心下赧然,他清楚,是自己这老胳膊老腿儿,不够人英魂施威,自己有点拖后腿的意思。

    但在下跪的瞬间,老道手中的武士刀却以一种极为柔顺的方式自下而上一个提拉!

    “噗…………”

    刀罡深深地刺入了甲胄,在那里留下了无比深刻的痕迹。

    老道单掌拍地,迅速起身,而后手臂弯曲,刀口从后向前一个穿插,同时肩膀和大腿位置接连狠狠地主动撞击在了武士身上,迫使武士在这一片刻无法保持重心。

    “擦…………”

    刺耳的摩擦声传来,

    老道手中的武士刀已然架在了武士的脖颈位置,当然,武士没有脖颈,但武士刀的刀锋却抵在了他的头盔下面一点点的地方。

    轻轻松松,

    掌握了局面!

    然而,就在此时,头盔下面出现了一张脸,一张扭曲惊慌的脸,同时,这张脸大吼道:

    “我是中国人,我是中国人,我不是日本人,我不是倭寇,不是倭寇,我是中国人!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我是中国人!!!”

    老道大感焦急!

    只可惜,老道没有掌控自己身体的权力,至少现在是这样。

    一般来说,在老道看来,这种英雄人物往往有很高的精神洁癖,他真的担心曹顶会因为对方体内有中国人的灵魂所以本着不向自己同胞下杀手的意念犹豫或者放对方一马。

    实际上,老道已经感应到了,正在控制自己身体的这个意识正在越来越虚弱,很可能在下一刻就不得不离开!

    这个时候,不能犹豫,更不能心软啊!

    哥,

    大兄弟,

    老前辈,

    别讲原则,千万别讲原则啊,砍死他,砍死他!

    好在,

    老道的担心是多余的,真的非常非常的多余,

    在对方表露出自己是中国人的身份刚刚祈求之时,

    刀口就直接没了进去,

    直接劈碎了甲胄的头盔。

    无比的爽快,

    万分的简单粗暴,

    那个人的求情和哭诉,真的一丝一毫的用处都没有。

    快到让老道都觉得有些不适应。

    曹顶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破碎化作一滩的盔甲,

    沉声道:

    “当年的倭寇,大部分也是国人。”

    …………

    ps:根据《嘉靖实录》记载:“盖江南海警,倭居十三,而中国叛逆居十七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