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请神上身!
    其实,武士的战斗力并没有多强,当然,他的身法和经验也确实丰富,所以在交手时往往能够占得先机,但他的攻势所造成的伤害,却并不是很严重。

    小luoli能够很自信地和他进行周旋,白莺莺每次被击中之后凭借着自己强悍的身躯还是能扛住这些伤害很快就能再度冲上去继续战斗,蜘蛛侠也是能打得够有来有回。

    然而,最关键的是,一名士兵披着甲胄,甲胄也只是士兵的防具,起到的无非是抵消部分伤害的效果,事实上也不是没有办法可以绕过甲胄甚至是直接通过甲胄对士兵进行攻击。

    只是,

    眼前的武士,

    他没有血肉,

    没有存在,

    就像是一团空气在支撑着这套黑色的武士铠甲在战斗一样,所以,白莺莺他们的每次攻击都只能落在甲胄上,起到的效果,其实微乎其微。

    除非能够瞬间将甲胄给撕裂或者打碎,但这甲胄在五百年前应该也不是凡品,又经历了五百年的滋养,早就超出了寻常意义的甲胄坚硬范围,想要直接轰碎它,实在是太难太难。

    也因此,哪怕这名武士现在是以一敌三,但他依旧可以丝毫不落下风。

    “封印住他!”

    小luoli对着白莺莺和蜘蛛侠喊道,现在,也只能暂时退而求其次了,因为如果不是她一直有意地在背后阻拦,这名武士可能早就找到机会将曹顶的雕塑个毁掉了。

    一个已经这么难啃了,再来俩,这里的局面就将彻底颠倒过去。

    白莺莺点了点头,而后再度冲了上去,蜘蛛侠这次和白莺莺以相同的速率配合以不同的方向进行了包抄。

    武士刀被翻转,刀尖直接刺入了蜘蛛侠的大腿位置,而后迅速向上横切,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干脆利索。

    蜘蛛侠身上几乎被剖开了一条裂缝,整个人开始倒退,最后颓然地坐在了地上,蜘蛛侠的衣服也被切开,散落在了地上,伤口位置,有腥臭的脓水不断地溢出,很是触目惊醒。

    白莺莺目光一凝,不知道为什么,她察觉到这个武士的实力似乎比一开始交手时有了陡然地提升!

    这个感觉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砰!砰!砰!”

    武士和白莺莺对了三拳,他自己岿然不动,反倒是白莺莺开始连续地后退,并且在下一刻,武士出现在了白莺莺的身后,速度超乎寻常地快,紧接着就是一刀横切下去。

    “嗡!”

    刀锋在和白莺莺接触时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白莺莺被整个抽飞出去,身上的煞气更是不停地逸散出来,倒地后的白莺莺没能像之前那样迅速站起来,只能趴在地上,双手勉力地支撑着自己的身躯,显得很是难受。

    头盔之下,仿佛有一双赤红色的眼眸在注视着这一切,而后,武士继续开始加速,直接冲向了前面小luoli所在的位置。

    小luoli很尴尬,她可以躲避,但她身后就是曹顶的雕塑,她很讨厌这种没有后路的感觉,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和愿意去当英雄。

    但在这个时候,她还是双手撑开,双足踮起,舌头延展出去后,一道黑色漩涡席卷而出。

    “唰!唰!唰!”

    武士刀的每次劈砍之下,小luoli的身体总是随之娇颤一次,但她依然没有后退。

    最重要的是,

    她忽然惊愕地发现,面前武士的实力像是在坐过山车一样,一开始是平坦的,随后忽然升高也因此在刹那间击败了蜘蛛侠和白莺莺,但是在这个时候,他的实力似乎又回落了下去。

    “天地无极,玄心正法!”

    瞅准这个机会,许清朗手持自己的护心镜出现,他清楚以自己的实力很难在正面交锋中起到太过明显的作用,所以干脆选择瞅准时机出手。

    不得不说,许清朗选择的这个时间点,真不错。

    护心镜直接贴在了甲胄的身上,让武士的身体像是遭遇电击了一样开始颤抖起来,但随即武士刀忽然自己横转过来,瞅准了许清朗。

    哪怕许清朗事先有了防备,也在一击得手之后迅速选择了后退,但他还是被刀罡扫中,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直接飞到了坑洞外面去了,好在坠落时落在了沙发上,否则很可能直接摔死过去。

    老道马上爬过来,查看许清朗的情况,见他不省人事,马上用手拍打许清朗的脸。

    “我没死…………”许清朗艰难地开口道。

    “妈的,这家伙真难啃,你们这么多人都没能干的过他。”

    老道探出头向下看了看,发现小luoli还在和武士僵持着,而一旦小luoli败北了,那么这一局就真的算是完蛋了。

    “你……下去帮忙……”

    许清朗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腹部,那里出现了一个伤口,其实真的好险,如果自己晚退后一点点,那么自己整个人很可能就被腰斩了。

    “你别说话,你的伤势不能多说话。”老道很严肃地说道。

    许清朗一边用手堵着自己的伤口让血不至于流得太快,一边用另一只手死死地抓住老道的手臂,瞪着他。

    老道被瞪得很不自然,

    p啊,

    你们不知道我什么水准啊,

    让我上?

    老道是真的不想上去啊。

    “会请神么?”许清朗开口问道。

    “额,以前玩过,但那是糊弄人的。”这个时候老道不介意揭自己的短。

    许清朗从自己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张很小的符纸,比老道的符纸要小得多得多。

    “把它贴在自己脑门上,请神上身试试!”

    “有用么?”老道显然是不信的。

    工具简单,操作简单,流程简单,

    请神就这么容易?

    那大街上那帮神棍还用的着骗人么?

    “现在这里阴气重,鬼多,你随便请一个上身至少也比现在你的能打!”

    许清朗说完这些话后重重地咳嗽了几下,咳出了几口血。

    老道张开嘴,像是在犹豫,老道怕死,真的怕死,而且这么简单的请神法子,说得好听叫请神,说得不好听的话其实就是随便让附近的一个小鬼上自己的身,刺激自己的潜力,后遗症肯定很可怕。

    但就在此时,老道明显看见那边的小luoli忽然单膝跪了下来,嘴角溢出了鲜血,显然,她也快支撑不住了。

    老道更清楚的是,一旦小luoli败退下来,那么无论那个武士是否打破雕塑,自己这边都已经完蛋了。

    最能打的老板,

    偏偏还在沉睡!

    老道心中当即有了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但还是将许清朗递给他的符纸贴在了自己的脑门儿上。

    “请大仙上身!”

    老道可不会念道家的请神口诀,反而弄得跟东北跳大神的一样,不停地蹦跳着,样子看起来很是滑稽。

    忽然间,老道身体抖了抖,然后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上半身低垂了下来。

    许清朗一边艰难地捂着自己腹部的伤口一边带着希翼的目光看向老道,眼下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了,让老道请小鬼上身也是无奈之举,能多一个即战力就是一个即战力吧,蚊子腿再小也是肉不是。

    那个符,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请神上身的符纸,其实就是许清朗当初之所以能进三乡村的关键所在,符纸的作用是压低活人身上的阳气,遮蔽住身上的三盏灯,好让鬼魂入体。

    老道慢慢地抬起头,他的目光看向躺在地上的许清朗,随即苦笑道:

    “妈嘢,没用啊,难道是贫道阳气太重了?”

    许清朗颓然地侧过头,他绝望了。

    老道头上继续贴着符纸,他刚刚都蹦跳着累坏了,手不自觉地伸向自己裤裆位置摸着,但很可惜,符纸早就用了。

    “吼!”

    一声来自灵魂的咆哮自武士甲里传出,

    而后武士直接武士了小luoli的攻击,硬生生地承担下了一切,一道劈斩下来,小luoli双手举起,夹住了武士刀,同时她的舌头直接洞穿了武士的铠甲,但武士也是一脚狠狠地踹中了小luoli的身体。

    “砰!”

    小luoli倒飞出去,

    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武士铠甲破损严重,而且还在不停地龟裂着,显然也快无法承受负荷了,但他还是奋力地向曹顶的雕塑冲过去。

    “完咧!”

    老道一拍大腿,这个时候他的光棍气息体现出来了,直接拿起旁边的一块断裂的水泥砖就跳了下去,冲向了那个武士。

    老道这是拼了,也没办法不拼了。

    此时的感觉就像是守城战正规军都战死了,只能老弱妇孺上去继续打了,

    不得不说,

    老道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

    武士虽然被小luoli严重创伤,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当下一个回头,武士刀横刺过去,老道吓得身体一个哆嗦。

    但是说时迟那时快,老道额头上贴着的符纸忽然断裂了下来,同时,老道整个人的气质也陡然一变,当即身形一侧,躲过了这一刀,同时老道的手掌顺着武士刀的背面向下一压,刀口借着惯性刺入了地底,而老道本人则是很果敢地贴近了武士,肩膀狠狠地砸向了武士的头盔。

    “砰!”

    一声脆响,

    武士身上的甲胄再度大面积的破损,身形不停地摇晃开始后退,像是一个塑料玩具即将彻底散架。

    但武士没有去注意自己的伤势,那一双赤红色的目光带着一种特殊的光彩死死地盯着此时的老道。

    这目光之中,有着忌惮和凝重,

    甚至,

    还有一种叫做畏惧的东西。

    老道拔出地上的武士刀,很是熟练地挥舞了一个刀花,随即举起刀指着武士,嘴里很是沙哑却又极为铿锵地吐出了两个字:

    “杀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