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武士!
    “外面起风了啊。”

    老道走到客厅落地窗那边,把窗户给关上了,不知道为什么,风忽然变得大了起来,吹得院子里的树木和藤椅沙沙作响。

    小luoli则是把自己的目光从八骏图上挪开,甚至主动走过去把老道刚刚关上的门窗打开,把头探到了外面去,随即,她面色无比凝重地走回来。

    看着躺在沙发上依旧不省人事的周泽,小luoli眼里有一抹杀意流转。

    “你要做什么!”

    白莺莺马上呵斥道。

    小luoli手指指着周泽,直接骂道:“这王八蛋到底放出来什么东西,他这是要坑死我!”

    “怎么了?”许清朗问道。

    “砰!”

    忽然间,门被外面的风给吹开了,连落地窗的玻璃也直接碎裂了,整个客厅里到处都是乱溅的碎玻璃渣子。

    老道和许清朗马上蹲下身子用衣服裹住自己的头进行保护,白莺莺趴到了周泽身上保护自家老板,那些玻璃渣子飞射到白莺莺身上都被直接弹开,女僵尸的身体素质确实强悍。

    小luoli就站在这漫天的玻璃渣子之中,别说,还真挺有范儿,配合上她那孤冷的luoli表情,还真有拍大片的感觉。

    一边的蜘蛛侠自打进门后就一直坐在椅子上,他似乎早就习惯了这种方式,平时在书屋里在打扫好房间后他也是这般找个地方坐下,然后就一动不动,就连老道这种人来疯的人都撩不动他,只觉得这货还没有自家猴砸有趣。

    而此时,小luoli直接盯着蜘蛛侠。

    蜘蛛侠还是继续坐着,似乎并没有因为小luoli的目光而有丝毫的不适。

    小luoli深吸一口气,直接道:“先解决这里的问题。”

    蜘蛛侠还是一动不动。

    当初书屋里有客人来时,看这家伙一直坐在那里不动还觉得是一个雕塑,类似电影院里准备放蜘蛛侠系列电影时所摆放的模型。

    “我之前就很好奇,你留在通城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那家伙的骨灰,只是你的意外发现吧?不是你真正长时间都留在通城的原因。”

    蜘蛛侠依旧不为所动。

    “我调查过了,将军山的这家温泉度假山庄酒店是许家的产业。”

    天大地大,这里毕竟是中国,通城是二线城市,但实际上也只是一个小地方罢了,毕竟隔江相望就是魔都,所以通城的外国人,并不是很多,市民走在路上看见外国人还会好奇地多看几眼,不像是大城市的市民早就对金发碧眼或者黑皮肤见怪不怪了。

    小luoli清楚,周泽是在一家葬礼上第一次见到的神父,那时神父就站在许家几个女人的身边,有点类似家庭牧师的意思。

    而将军山又是许家的产业,

    而眼下,被英魂镇压的那帮倭寇亡魂居然好死不死地居然要暴、、动起来,这能是巧合?

    蜘蛛侠继续稳如泰山。

    风越来越大,还带着“呼呼呼”的厉啸声,这在普通人看来只是天气忽然发生了变化要下雨了,但就连许清朗都看出来,这风里面带着浓郁的煞气,这是有大凶之物出山的征兆!

    小luoli深吸一口气,

    她好气哦!

    凭什么每次都是周泽这个家伙搞事情,自己还得拼了命地帮他擦屁股?

    而且,这次的屁股小luoli不擦也得擦,因为她也是通城的鬼差,也就是说通城地界凡是灵异的事件她都有责任去处理,一旦出现灵异事件波及太多无辜搞出什么乱子,那么她也有直接责任。

    这就等于是坐在家里祸从天降,小luoli忽然觉得好委屈,自己自从认识这条咸鱼之后好像就没过过什么舒心日子。

    “咕嘟…………咕嘟………………咕嘟………………”

    温泉池子开始冒起了泡,水龙头其实没开,水是从下面放水的塞口位置倒流出来的,而后这整个院子开始了塌陷,鹅卵石地面直接塌方了下去,甚至连客厅的一大半位置也跟着一起塌陷了下去。

    白莺莺眼疾手快将自家老板的身体背起来躲到后面去才避免自家老板连带着一起滚下去。

    度假山庄内部,出现了一个坑,而在这个坑下面,有一个破败不堪的牌匾,牌匾上还有不少的弹孔。

    据说当年鬼子打进通城后得知这里有个倭子坟和将军庙,就特意过来给捣毁掉了,那牌匾上的弹孔应该就是那个时候留下来的。

    这一看就是被人特意转移了过来,同时这整座度假山庄甚至都可以称之为为此特意做的“欲盖弥彰”。

    牌匾下面是一个断了头的雕像,雕像漆料早就破损不堪了,是一个男人持刀骑马的形象,诉说着一种苍凉。

    在男子雕像身边,有三个箱子,箱子也早就烂了大半,从里头能看出来存放的应该是甲胄一样的东西。

    “嗡!嗡!嗡!!!!!!!!!”

    一阵阵颤音从下面的箱子里传出,紧接着,一道黑影忽然窜出来,直接没入了其中一个箱子里,随后烂箱子在顷刻间炸裂,一套甲胄居然慢慢地撑了起来,变成了一人高的样子,但甲胄都是悬浮着的,里面并没有人在穿着。

    “哦………………”

    沧桑的声音自甲胄里传出,

    像是一个人沉睡了太久被唤醒,

    “哈伊…………”

    “砰!”

    一柄生锈的武士刀从下方不知道哪个疙瘩位置浮现,瞬间没入了武士手中。

    武士先看了看自己脚下另外两套甲胄,似乎是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的两个同伴没有一起苏醒,而后,他看向了身后的雕塑。

    五百年前,就是眼前的这个人,阻止了他们,但是五百年后,

    该结束了!

    小luoli目光一凝,嘴巴张开,舌头迅速飞卷而出,化作了一道皮鞭,狠狠地抽向了武士。

    武士仿佛背后长眼一般,武士刀直接横切过来,拦住了舌头,同时身形一闪,牵扯着小luoli的舌头倒退。

    小luoli整个人像是被放风筝一样牵扯地飞了起来,但依旧死死地纠缠着没有放弃,她清楚,不能让那个石像倒塌,否则剩下的两个也会被放出来,而且他们会更不受约束。

    可能有人会问,之前为什么不直接毁了塑像?

    但实际上之前如果毁掉塑像,会连带着那三个一起破灭,就像是果子还没成熟就把根给挖出来了一样。

    “八嘎…………”

    武士手中的刀横切下去,小luoli身体一颤,下意识地收回了舌头,但整个人也跳入了坑洞之中,她没得选,必须阻止,也必须迎头顶上去。

    白莺莺这个时候也回过神来,对老道喊道:“保护好老板。”

    随即,她又看向了坐在边上的蜘蛛侠,“跟我一起上!”而后,白莺莺直接跳入了坑洞之中,之前面对小luoli冷言冷语完全没反应的蜘蛛侠也马上站了起来,跟着一起跳了下去。

    老道看了看许清朗,道:“我来保护老板,你也去吧。”

    “…………”许清朗。

    深吸一口气,许清朗取出了自己的护心镜,还没往下跳呢,小luoli整个人就倒飞了出来,重重地砸落到了许清朗身上,直接把许清朗连带着一起摔着向后滚去。

    小luoli迅速起身,嘴角溢出了一缕鲜血,但马上舌头一翻,将鲜血舔回了嘴里,而后继续冲了进去。

    接下来,是白莺莺,白莺莺是直接被武士刀砍中了身体,虽然没造成实质性的损伤,但刀身上的鬼气却直接冲散了她身上的煞气,导致白莺莺整个人踉跄地连续后退。

    倒是蜘蛛侠一直和那个武士打得有来有回,武士不停地发出惊疑的声音;

    显然,他是认识神父的,但他不清楚为什么此时自己的这个同族后辈居然会反戈一击。

    …………

    现实里那边的情况到底有多危急,周泽不清楚,他现在也没功夫回到房间里透过玻璃镜子看外面的情况。

    眼下,他正在人流之中,看着越来越多的亡魂走入了旗帜所在的圈子里,像是一节节电池一样,被圈了进去。

    而在旗帜和盔甲之间,有三个穿着日本军服的家伙手持武士刀,一边唱着日本军歌一边不停地绕着圈跑动着。

    他们已经死了,却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去,还觉得自己依旧活着,做着自己已经成了日本人的美梦。

    他们的动作其实就是在吸引附近的亡魂不断地靠近过来。

    其实,在旗帜的后面,可以模糊地看见一道巨大的虚影,虚影中是一个男子骑着马,很是威严,只是他的影子正在不断地扭曲和模糊。

    “这是什么,被镇压着的恶魔么?”日本女孩找到了周泽,站在周泽身边问道。

    她倒是没有武士是自己族人的感觉,毕竟当初的她之所以被分尸当成祭品,也是拜面前这三套铠甲所赐。

    在她眼里,这些东西不是自己的族人,而是彻头彻尾的恶魔。

    “对。”周泽点点头。

    “为什么这帮恶魔能挣脱出来?”日本女孩问道。

    周泽伸手指了指那三个还在不停地跳来跳去的穿着日本军服的家伙,

    道:

    “因为解封他们的,是中国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