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玩?
    书屋里,一如既往的冷清,当然,如果书屋什么时候变热闹了,那才叫真见鬼了呢。

    白莺莺在接到来自许清朗的电话后,马上换了一身衣服,在锁店门准备出去时,看见孤零零坐在里头的蜘蛛侠,微微皱眉,然后她又打开了门走进去,对着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的蜘蛛侠道:

    “喂,老板遇到事儿了,你和我一起去帮他。”

    蜘蛛侠抬起头,看了看白莺莺,然后默默地站起身,他只听周泽的话,但并不是意味着他完全没有智商。

    带着他走到了店外,白莺莺把店铺门锁好,这时候,恰好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副驾驶位置上坐着小luoli。

    等到白莺莺和蜘蛛侠坐进车之后,司机师傅看了看这一车的客人,笑了笑,道:

    “你们是那种叫啥来着,哦,cos爱好者是吧?”

    白莺莺没回答,

    小luoli没回答,

    神父更不可能回答,

    司机好尴尬,

    然后忽然觉得自己这车里好冷,低头一看,没开空调啊。

    “走吧师傅,将军山。”小luoli催促道。

    她现在心情很不好,因为周泽老是惹事儿和出事儿,她只希望周泽能安安稳稳地混业绩当上巡检,然后自己也就能自由了。

    事实上,她一直都觉得周泽是一个很有b数的人,无论是自己被他收服前还是收服后,小luoli依旧维持着这个看法不变。

    因为,他很懒啊,懒得跟一条咸鱼没啥区别,但就是这条咸鱼,怎么能惹上那么多的事。

    先是府君的证件,再是青衣娘娘,随后阴阳冊,接着又是神父,现在,又跑去将军山那里去把自己给搞得“昏迷不醒”。

    小luoli深吸一口气,碰上这样一个捕头,还真是麻烦呢。

    “老板的问题,有办法解决么?”白莺莺问小luoli。

    小luoli笑了笑,“我只是接到了电话,那个开面馆的家伙玄学上只是个二把刀,他的描述很难提供太多有价值的讯息,我必须去现场查看才能有结论,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那就是你家老板那样子的人,没有你没有冰柜他连睡觉都做不到,又怎么可能做到昏睡不醒。

    尤其还是在身上没有外伤的时候。”

    白莺莺闻言,微微皱眉,道:“无论如何,要把老板弄醒。”

    “我尽力吧。”小luoli撇撇嘴。

    “如果老板醒不来,你会陪葬。”

    小luoli闻言,面色一凝,低声道:“这个时候,你再威胁我,没有意义。”

    司机师傅听着一个小女童和一个少女拌嘴,虽然听不懂她们到底在说什么,但也觉得挺有趣的,他想插话,但似乎他不是混cos圈的,所以很难有共同话题。

    不过,司机师傅还是找到了切入点,道:“你们是去将军山旅游么?据说那边刚刚发生了凶杀案啊。”

    小luoli沉默,

    白莺莺沉默,

    神父继续沉默。

    司机师傅觉得更冷了,冷得他都不想开车了,脚都在开始哆嗦。

    这也是正常,要知道司机今天撞大运了,拉了三个乘客,一个是鬼差,一个是僵尸,一个也是死尸,这他娘的能不冷么?

    一般的出租车司机,晚上作死开到殡仪馆或者坟地那边远远看见一个模糊的白影子就了不得了,结果他直接大满贯了,

    的哥见鬼巅峰成就达成!

    “将军山啊,好地方啊,你们知道将军山的来头么?”司机还是想说话,不说话不行啊,他冻得直哈气。

    “什么来头?”白莺莺问道。

    似乎是因为白莺莺主动搭话的原因,导致她故意收敛了身上的煞气,司机忽然觉得温度回升了,这也不怪白莺莺,她只对周泽“嘤嘤嘤”,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她真的很冰冷。尤其在老板出事儿后,莺莺的心情也不是很好。

    “曹顶,知道么?”司机师傅问道。

    “是谁?”白莺莺问道。

    “抗倭名将,当然,和戚继光比不了,但也很牛逼了,是我们通城本地人,明朝嘉靖年间那会儿,倭寇不是闹得很厉害么,咱通城位于长江入海口这边,倭寇来得也很多,他带兵击退了好几次倭寇,不过在四十四岁的时候,还是战死了,死得很英烈。”

    “哦。”白莺莺点点头。

    小luoli却忽然来了兴致,道:“将军山和曹顶有什么关系?”

    “因他得名啊,将军山上还有一个景点,叫倭子坟,就是拿来祭奠他的,当时是倭寇一路烧杀抢掠过来,曹顶击溃了他们,然后追杀倭寇至将军山那边时,发生了意外,牺牲了,原本将军山不是这个名的,曹顶也的官位也不高,但咱通城百姓很感念他,就把那座山称呼为将军山,然后就一直没改过。”

    小luoli舔了舔嘴唇,若有所思。

    大概一个多小时候,车子终于开到了将军山脚下,小luoli结账后先下了车。

    等白莺莺下车时,她看见小luoli正负手抬头看着山顶方向,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看出什么了?”白莺莺问道。

    “问题是什么都没看出来。”小luoli皱眉道,“这才是最诡异的,因为那个姓许的家伙说他们在山顶上的温泉酒店里是见到了鬼的,而且还不少,但这里却很风平浪静,一丝一毫的煞气都没有。

    我想,你家老板应该也会和我有一样的疑惑,明明有鬼,却风平浪静。”

    “为什么?”

    “没听之前那个司机说么,这里是英魂牺牲的地方,享受当地百姓世代香火传送,在这个地方,就算有邪魅出现,也会被压制得很厉害,甚至是你和我,都会受到一些压制。”

    “那老板他?”

    “应该不至于,你老板虽然是鬼,但不至于被直接针对,而且,从家境年间到现在,五百年过去了,再强大的英魂也支撑不了这么久的,人们总是善忘的。”

    “先去酒店看看老板什么情况吧。”

    白莺莺说完就直接往山上走。

    小luoli也跟在后面,

    神父则是走在最后。

    不过,走着走着,

    神父忽然停下了脚步,原本有些佝偻的身子慢慢地变直了起来,眼眸位置的头套那边还冒出了淡淡的绿色光芒。

    小luoli侧过头,看向了神父,有些担心道:“他不会失控吧?”

    白莺莺很坚定地摇摇头,道:“不可能,他不是以前的他,你不是僵尸,所以你不懂我们僵尸的那种感觉。

    我能很笃定地告诉你,他这辈子,绝不会背叛老板。”

    神父目光在四处逡巡着,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又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着他。

    而白莺莺和小luoli则完全什么都没感应到。

    “有什么东西?”白莺莺问神父。

    神父有些茫然,双手张开,像是不知道如何去描述,自周泽把他带回书屋后,他就没说过一句话。

    他和周泽交流时,很简单,但和别人交流时,就很困难了。

    “到底是怎么了?”白莺莺追问道。

    神父依旧茫然,但他还是机械式地弯下腰,抓起了两块石头,一大一小。

    小石头叠放在大石头的上面,

    然后,

    神父伸手捏住上面的小石头,

    “啪”一声,

    小石头瞬间粉碎。

    碎屑在神父指尖慢慢地滑落,

    然后,他看向了白莺莺和小luoli,似乎是在看她们到底看懂了没有。

    “哦…………”

    小luoli张开嘴,发出了声音。

    “什么意思?”白莺莺看向小luoli。

    “哦……也没懂。”小luoli。

    “…………”白莺莺。

    神父伸手挠了挠头,

    似乎是在思考到底该如何去表达。

    “算了,先去找到你家老板再说吧。”

    小luoli不想耽搁时间了,转身向上走去,白莺莺看了神父一眼,也跟着一起走去。

    神父茫然地继续跟在她们身后,

    神父走得很稳,但他每一步下去,都在下面留下了一个脚印,同时,他不自觉地在摇头,像是一头牛在驱赶着吵闹自己的苍蝇。

    ………………

    “喂,你这条腿我给你擦干净了,还不错,腿玩年。”

    周泽举着女孩的那条腿,对着墙壁那边晃了晃。

    先前老道曾在进入温泉池子的幻境里从池水中摸出过一条腿,其实就是现在周泽手里拿着的这一条。

    “你想玩么?”隔壁的女孩问道。

    “抱歉,我只是开个玩笑,毕竟我们都是死人了,也没什么玩笑是开不起的。”

    “我问你…………你想玩么?”

    女人继续追问道。

    “不想。”

    周泽看了看手中的这截腿,选择了拒绝。

    也就在周泽拒绝的刹那间,

    周泽这边的温泉池子也开始涌现出热水,不是温泉,而是滚热翻滚的血水。

    血水迅速注满了温泉池子,像是一锅烧开的成都火锅,热辣滚烫,

    甚至,

    里面还真的有东西像是正在被煮着,不停地在翻滚着。

    那是另一条腿,

    那是胳膊,

    那是胸口,

    那是脖子,

    一段段殘尸在里面不停地翻滚着,

    她来了,

    她跳跃了玻璃的阻隔,

    从隔壁,来到了周泽这里!

    血水之中,那颗头颅慢慢地飘浮出来,她的四肢百骸都在她身边不停地继续翻滚,

    同时,

    她开口道:

    “不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