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血崩!
    “阿弥陀佛,贫道总算是找到你了,嘿嘿嘿!”

    说完这句话后,老道就开始用手在屏幕上用力地搓着,这玩意儿之前被周老板弄伤了,现在哪怕是钻进镜子里,也没以前那么利索,老板之前就能打碎镜子把这玩意儿给逼出来,老道觉得自己也可以。

    只是搓着搓着,老道忽然愣住了,他回想着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忽然觉得后背一凉,然后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沫。

    不会吧……

    这应该只是巧合,

    是的,正是因为自己听了手机里之前的话,所以在自己脑子里有了印象,刚刚才会脱口而出的。

    是的,

    肯定是这样。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老道不敢去想,真的不敢去想。

    搓着搓着,一层像是很久不洗澡人身上的污垢黑泥一样的玩意儿就被搓了起来,老道用两个手指夹住,然后使劲往外拽。

    “我找到啦!”

    同时,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的老道这才想起来要喊人。

    许清朗马上跑了过来,看着老道正在从手机里抓东西,当即醒悟了过来,马上在旁边看着,生怕这玩意儿待会儿又跑掉。

    周泽也终于将自己的指甲从地下抽了出来,长舒一口气,以前看一些仙侠小说或者电视剧里的人们动辄抬手间灰飞烟灭,直打得山崩地裂水倒流,斗宗强者当真是恐怖如斯……

    等轮到自己时,才觉得幻想和现实的差距真的很大很大,自己才这一会儿,就已经累得有点腰酸了。

    老道把那个东西揪了出来,死死地用双手压住,其实,你感觉不到它的存在,甚至双手之间根本就是严丝合缝,好像里面根本就没有东西一样。

    但确实有一种感觉在刺激着你,那种湿湿滑滑带着点冰凉的感觉,不停地告诉着你,其实你掌心里是有东西的。

    “老板,给你!”

    见周泽走来,老道马上起身把这个“烫手山芋”交给周泽。

    周泽伸手接住,就是一层黑色的球,不,现在像是一条黑色的抹布,但为了保险起见,周泽直接用指甲在其中间刺穿了过去,像是烤肉串穿刺一样,实在是这东西太能跑也太能藏了。

    任何灵魂类的玩儿似乎都受到来自周泽指甲的克制,这家伙被周泽用指甲戳穿之后,不停地地“旋转”“跳跃”,

    显得很是痛苦。

    “你是什么………………”

    周泽第一句话还没问完,

    只听得一声气球炸裂的声音,

    指尖上插着的那个黑色的东西居然直接炸裂开来,化作了袅袅青烟。

    “…………”老道。

    “…………”许清朗。

    老道心里有一万句mmp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但强烈的求生欲望还是让他把心里的话给咽了下去,从心之道,老道已经领悟了很深,当即道:

    “老板,这家伙骨头太硬了,宁死不屈啊。”

    他是不会指责是周泽把对方直接玩儿坏了,自己等人忙活了这么久,居然连一句话都没问出来。

    许清朗深吸一口气,他想骂人了,但又懒得骂了。

    “不好意思。”周泽有些讪讪,大家为了抓这玩意儿耗费了这么多精力,结果到自己手里头出了问题,“我没想到它这么不禁打。”

    三人又回到了客厅里,氛围有些沉闷,原本以为事情的转机出现了,突破口似乎也来了,但随着那一声:

    “啪”,

    整件事情又回到了原点。

    “老板,至少我们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家酒店,一定有猫腻!”

    老道很认真很严肃地说道,丝毫不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废话。

    “我们是现在先休息呢,还是再去泡澡?”许清朗问道。

    “先休息吧,现在快八点了,我们大概凌晨一两点的时候再去泡一次澡。”周泽看了看时间说道。

    三人没回房间休息,就躺在客厅的沙发和榻榻米上凑合着,其实周泽是想回房间睡的,但许清朗和老道明显不愿意,老道反正一直没脸没皮的,一定要跟着老板,许清朗虽然嘴上说不要,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在周泽旁边,至少遇到什么事儿时,有个人可以去正面刚一下,而一旦自己落单了,往往就手忙脚乱。

    老道没有把那句话的事情说出来,因为他觉得可能是一个巧合,而且他心里有点惴惴不安。

    大概到了十一点多的时候,老道被自己的尿憋醒,他不敢去卫生间,一来今天卫生间确实闹鬼了,老道很怕自己嘘嘘的时候旁边那一家三口忽然出来在地上找头,那会把自己吓阳痿的。

    二来,太多太多的恐怖故事和电影里都是在嘘嘘和嗯嗯时出的意外,明知道附近有危险,还偏偏要去落单,关键时期还要讲究个什么东西,往往把自己坑死。

    所以,老道直接伸手从茶几上拿了一个空矿泉水瓶,准备直接在客厅里解决。

    就在老道刚解开裤腰带准备打开水龙头时,老道看见对面沙发上的周泽睁着眼在看着他。

    老道当即吓得停止了动作,有些不好意思道:“老板,你醒啦?”

    “我睡不着的。”周泽说道。

    老道这才恍然,是的,老道没有白莺莺晚上是连觉都睡不了的,自己居然都忘了。

    周泽起身,点了一根烟,走到客厅前端,正对着卫生间的位置,指了指里面,道:“我看着,你进去方便吧。”

    感动,

    无比感动,

    百分千分万分感动!

    老道恨不得滴出眼泪出来,老板变了,真的变了,变得会照顾手下,变得会关爱孤寡老人了。

    虽然两辈子的人了现在才知道这些道理好像有点晚,但……值了!

    老板居然晚上愿意帮自己把尿!

    老道内心活动十分充足,当然,也着实是周泽无心的举动,对于他来说,触动真的很大。

    “好嘞,老板。”

    老道马上进了卫生间,

    门没关,

    站在马桶边,老道可以看见客厅里的周泽,周泽也能看见他,很有安全感!

    这感觉,倍儿棒!

    “老板点灯,照亮鬼的家门,让迷失的小鬼,找到来时的路;

    老板点灯,照亮鬼的前程,用一点光,着凉鬼魂的心…………”

    老道心情不错,还哼着小曲儿,慢条斯理地把出自己的水龙头,寻找着最舒服的角度,然后开始酝酿。

    年纪大了,

    水龙头难免生锈,

    所以现在的唱歌,也是为了缓解一下尴尬,否则自己站在马桶边很久老板都听不到水花声岂不是会很好奇?

    这时,周泽的手机响了,低下头一看,发现居然还是那个未知号码。

    整件事情的起因,其实都来自于这个未知电话,它像是一根线,不停地牵扯着自己等人来到了这个酒店,调查这个酒店的事情。

    也的确,酒店确实有问题,但那种被人一直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让周泽很不舒服,也很不喜欢。

    但不管如何,周泽还是接了电话。

    紧接着,

    手机里传来了有些听腻了的话语:

    “救我…………救我…………我在将军山…………救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似乎他的开场白,永远都只有这一款。

    周泽有点想骂人,如果这货在自己面前的话,周泽估计会上前给他一巴掌。

    实在是,能不能给一点,稍微有用的信息。

    “我在将军山。”周泽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但这次,似乎不一样了。

    因为手机对面的声音,

    像是忽然懂得了如何去交流。

    他居然改变了以往祥林嫂式的发言:

    “真的啊…………你来了啊…………真的来了么…………真的么…………”

    “是的,我来了,你在哪里,我该怎么去救你。”

    周泽微微上了点心,心里有了一些希望。

    “呵呵…………你来了就好啦…………真好…………真好啊…………谢谢你来救我…………真的…………谢谢你…………我很感激你…………非常非常地感激你…………”

    道谢的话,说了一大堆,

    但还是屁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

    周泽打断了对方喋喋不休的感谢,直接道:

    “告诉我点有用的东西,否则我明早就直接回去。”

    “有用的东西…………啊…………对啊…………对不起…………我脑子…………出了点问题…………”

    这个很早就知道了。

    “哦…………我响起来了…………我想起来…………你该怎么救我…………哦不…………是救我们了…………”

    “快一点。”

    “那就是…………你代替我们…………代替我们在这里接受惩罚和苦难…………那我们…………那我们就可以…………脱离苦海啦…………”

    周泽目光一凝,

    就在这时,

    手机里的声音语速突然加快:

    “意不意外?

    惊不惊喜?

    要不要,

    先给你来点红酒,

    庆祝一下?”

    红酒?

    周泽微微皱眉。

    就在此时,

    老道经过了长时间的酝酿,终于放出了水,

    发出了“哗啦啦”的声响。

    就像是大部分人坐马桶拉完屎之后做的第一个动作是回头看一眼自己拉出的粑粑一样,

    老道也习惯性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下面,

    然后老道脸色骤然一变,

    他发现自己尿出来的,

    是血,

    通红通红的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