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躲猫猫的游戏
    所以说,没事做时,别总是乱照镜子;

    这个习惯,真的不好。

    因为你并不知道,

    镜子里的那一个人,到底真的是你的投影,只能机械地跟着你的一举一动一起行动;

    还是,

    他只是在把你当一个傻子,逗你玩,看你还发现不了他的存在时,背地里,默默地窃喜、偷笑。

    镜子里的那一位,大概过了七八秒以后,才停止了拍脸的动作,他站在镜子里,一开始,还想继续装作现在许清朗的姿态。

    但想想,

    看着周泽和许清朗现在的神情,他也清楚,自己再装下去,好像有点没意思了。

    之前是自己把别人当傻子,跟着一个男人一起抹护肤品,啪啪打脸,觉得很有趣,现在再装下去,就是自己把自己当傻子了。

    他默默地后退,身形越拉越远,也越拉越小,他想离开这里。

    周泽相信,就算是警察学校里在教授擒拿追捕犯人的方法时,肯定也不会去教如果犯人躲进镜子里后要怎么去抓的。

    但现在,他就出现了这个问题。

    首先,打碎镜子,是不可能的,估计里面的人巴不得自己这么做,但钻到镜子里去?

    周泽伸手试了试,自己的手没办法穿透进去,显然,这个尝试也失败了,当然,周泽原本就没抱多少希望。

    如果镜子真的能随随便便是个人就能穿进去,那每年不小心掉到镜子里去失踪的孩子绝对比下河游泳溺水得多得多。

    镜子里的那个逼,越跑越小,他甚至还饶有兴趣地回过头,对着周泽等人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当真是嚣张得很。

    “天极无极,玄心正法!”

    许清朗双手掐印,一枚护心镜直接被他拍在了镜面上。

    不得不说,老许无论是从掐印的动作还是取出护心镜的姿态上来说,都堪称完美,流露出一股子玄学人士的b格,但护心镜贴上去之后,镜子里的人只是歪歪头,像是还在笑,显然,老许的方法并不管用。

    “老道,裤裆!”

    周泽喊道。

    老道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自己的裤裆,

    然后,

    他竟然真的又摸出一张符纸!

    要知道,老道现在可不是穿着道袍,而是穿着浴袍啊,这也意味着老道在换了衣服之后,还把符纸给转移过来了!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西方佛祖听我号令!”

    念着不三不四的咒语,老道将自己的符纸直接贴在了镜子上。

    符纸红了一下,镜子里的画面也扭曲了一下,里面的人似乎发出了些许痛苦的叫声,但他还是没有出来,而且好像是因为受到了符纸的刺激,使得原本还想留在原地装逼的他,真的开始准备逃跑了。

    “还有么?”周泽对老道催促道。

    就不信了,这镜子上如果贴个十张八张的,里面那货不被逼出来才怪。

    老道又伸手掏了掏,然后摊开了手,掌心了除了几根黑色蜷曲的黑毛,

    没有其他东西。

    “没咧,老板,今天就带了一张。”

    此时,镜子里的那个人只剩下一个小黑点了,几乎就要消失不见。

    周泽闭上眼,双手摊开,指甲全部长出来,一层层的黑雾开始从他掌心升腾起来,对于周泽来说,现在只剩下一种可以尝试的方法了。

    面对不可理喻的事情,好像就得尝试一下不可理喻的方式。

    在一边老道和许清朗看傻子的目光中,周泽双手握住前面,开始做出了一个拔河的架势。

    其实,周泽自己也什么都没抓到,但还是在往后的拔,就像是自己手上真的抓着什么一样,而且拔得挺费力吃劲的。

    要不要这么夸张?

    要不要这么有想象力?

    老道嘴角抽了抽,很想告诉老板你这个方法更不靠谱,但很快老道的嘴角僵硬了起来,因为他看见镜子里原本只剩下一个点的那个家伙居然在慢慢地往回跑。

    天哪噜!

    还真的被老板给抓回来了!

    老道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这个世界了,这样也行?

    “帮我!”周泽喊道。

    帮你?

    许清朗和老道愣了一下,然后也加入了起来,做出帮着周泽一起拉的样子,许清朗觉得自己就像是皇帝新装故事里的大臣们,做着很傻的事情,但问题的关键在于,随着自己和老道的加入,镜子里那个家伙倒退得速度真的变快了!

    “自己心里相信能把他拉回来就可以拉回来,他是在镜子里,但实际上更在我们眼睛里。”周泽说出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

    镜子的作用是反射光线,只是起到一个媒介的作用,与其说镜子里有东西,倒不如说是自己眼睛里有东西存在。

    当然,这里面牵扯到哲学方面的很多论证,真要细究起来,就太麻烦了。

    拉着拉着,镜子里的那个人慢慢地变成和许清朗刚抹护肤品时一样的大小。

    就要被拉出来了,

    就要出来了,

    使劲!

    再大力一点!

    就快出来了!

    老道在旁边喊着,喊着号子,依稀间,他仿佛回到了当年在码头上当搬运工的岁月,但他的号子喊的时候,更像是此时三个大老爷们儿像是在给人做接生婆一样。

    终于,镜子里的东西衣服的一角露了出来。

    但随即,

    只听得“啪”一声脆响,这面镜子居然直接炸开来了。

    然后只见一道黑影从里面钻了出来,或许是周泽等人入戏太深了,三人居然一起向后一倒,仿佛拔河比赛时绳子忽然断裂了一样。

    这让周泽也有些哭笑不得,当他迅速站起身,反应过来要抓住那个黑影时,却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失去了先机。

    周泽的指甲只是勾住了对方,在听得那团黑影里所传出的一声惨叫之后,黑影居然再度缩小,脱离了周泽的掌控。

    转而又钻入了卫生间里另一处的玻璃门里头。

    只是这一次,他似乎没能完全钻进去,有一部分还停留在外面,像是一只血蛭一样,这可能是因为受伤的原因吧,影响到了他的发挥。

    周泽直接指甲扫过去,玻璃门直接碎裂,黑影又发出了一声惨叫,再度逃窜了出去,如同一只野兔子,速度很快。

    “别让他逃走了,他只能躲进可以反光的东西里面,你们去找,我把他先困住!”

    周泽双手指甲一起刺入地面,黑气一下子扩散了出去,将整个小别墅给完全笼罩,当初在面对那条水蟒的攻击时,周泽也曾这样子做过,不过那次是为了自保,这次则是主动的圈禁。

    而老道和许清朗则是冲出了卫生间,开始去寻找可以反光的玩意儿看看那个东西到底藏没藏在里面。

    事情的开端是匪夷所思的,但事情的过程却更让人大跌眼镜,至于眼下直接演变成了躲猫猫的游戏,更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其实,归根究底,还是因为老道和许清朗都是活人,活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讲究一个生老病死,有科学,有道理,有规律可以讲,也因此,他们的视野有时候就没有周泽那么丰富。

    对于一个曾去过地狱的人来说,没有什么事物是不能接受的,也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找寻的过程很麻烦,也很繁琐,因为这里能够反光的东西太多了,一个一个地确认下去,还要以防万一对方转移位置,哪怕周泽已经把范围圈定在了这个小别墅里头,但要真的揪出那个东西,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老道找了一圈,没找到,也没任何的头绪,他觉得自己快疯了,满脑子都是玻璃,恨不得自己也变成玻璃。

    许清朗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他们也不好意思去问周泽是否真的拦住了那个玩意儿,万一那东西不在别墅里早就逃出去了怎么办?

    “对了,温泉!”

    老道跑到了温泉边上,温泉池子里的水已经放掉了,但还有好几摊的积水,这也可以反光,也可以当镜子!

    老道跳到了温泉下面,一个水洼一个水洼地找,但还是没找到。

    有些脱力的老道干脆在温泉底下坐了下来。

    找不到啊,

    那东西能往镜子里钻,天知道他又跑哪儿去了,阿弥陀佛,无量天尊,仁慈的主啊,拜托你们显显灵,让贫道找到他吧。

    卫生间里的周泽快支撑不下去了,在卫生间里不停地喊问找到了没有。

    这让老道的压力更大了。

    妈的,如果能打电话报警让警察帮忙找人就好了,老道在心里胡思乱想着,然后他猛地愣了一下,从口袋里将自己的手机掏了出来。

    手机屏幕也是镜子啊,也能反光啊!

    而且它一直待在自己的身上,最容易灯下黑!

    老道马上按了一下手机屏幕,屏幕亮了起来,原本老道的屏保是玛丽莲梦露吹拂起裙子的经典照片,而眼下,屏幕中玛丽莲梦露裙子底下竟然多出了一片黑影,像是打上了一层马赛克,而且还在蠕动着。

    老道高兴得鼻子那边都冒出了一个泡儿,

    显得很是激动,

    马上伸手去抓那个“马赛克”,嘴里兴奋不已地嘟囔着:

    “阿弥陀佛,贫道总算是找到你了,嘿嘿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