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温泉山庄杀人事件!

第一百七十四章 温泉山庄杀人事件!

    此情此景,如果是一般人,要么被直接吓晕过去,要么就开始大喊大叫,歇斯底里;

    不过好在许清朗自己也算是一个玄学人士,虽然只懂得一点点的皮毛,但还不至于被这种所谓的“脏东西”给吓得鸡飞狗跳。

    他只是有些无奈,人家不过是老老实实地在泡温泉,结果出门想找你们的周老板反而没碰到你们,我在这里老老实实地待着你们反而找上门了。

    许清朗默默地稳定住自己的心神,他清楚,一般的鬼魂,他们只能寻找你内心的漏洞来对你发难,只要你能不慌张,就能极大的克制住鬼魂对自己的影响。

    只是,让许清朗有些诧异的是,这一家子似乎也没想着为难他,他们开始蹲在地上,双手不停地在卫生间的地板上摸索着,像是在找寻着什么东西。

    一开始没想明白,但很快许清朗就想通了,他们是在找——头!

    是的,一开始他们是有头的,但是现在头没了,他们在找头。

    新闻案情报道上也说了,警方发现了他们的尸体,但他们一家三口的人头,至今还没找到。

    古人讲究个全须全尾入土为安,就算是古代的太监们在死去之后也会让裁缝把自己的宝贝给缝合回去一起下葬,就别说是人头了。

    趁着他们在地上摸索的时候,许清朗蹑手蹑脚地走出了卫生间,又回到了客厅里。

    点了一根烟,之前的紧张感反而没了,或许,未知才是最恐怖的吧,之前那些异动所带来的紧张感更多的其实还是来自于未知,现在知道是谁在搞鬼之后,心里反而踏实了不少。

    又看了一眼手机,发现还是没信号,没办法直接联系周泽,许清朗叹了口气,干脆蜷缩着腿,打开了电视机。

    电视机里正是少儿频道,正在播放着动画《熊出没》。

    许清朗侧着身子看着,他倒是没直接跑出这个屋子落荒而逃,他清楚周泽找的就是他们,再加上,目前来看,这一家子毕竟是受害者,他们更大的执念是在找自己的头,也不会有太强的攻击性和怨念。

    《熊出没》放完了,接下来开始放《名侦探柯南》。

    许清朗皱了皱眉,换了个频道,这个时候看柯南,总感觉怪怪的。

    但更巧的是,换了一个地方台后,居然在播报关于这次将军山灭门事件以及警方对嫌疑人的追查和死者头颅的追找。

    这就更渗得慌了,

    死者一家三口的鬼魂就在这个屋子里呢,还有比这个更实况的直播?

    许清朗下意识地又想换台,

    但他忽然发现那一家三口居然爬到了电视机前停住了,像是也在看新闻一样。

    犹豫了一下,还是不切台了。

    …………

    等到周泽和老道回来的时候,许清朗已经躺在客厅沙发上睡着了。

    “哟,这姿态够妖娆的啊。”

    老道走上前,想拍一下许清朗的大腿把他喊醒,但想想还是算了,他怕自己把自己玩儿弯了,老道很注重自己的名节,已经保持了七十年的“知难而上”,可不想最后拐入歧途。

    “喂,醒醒了。”周泽喊道。

    但喊了没反应,周泽有些意外,睡得这么沉?

    当下,周泽靠近了许清朗两步,发现许清朗的眉心位置,有一团淡淡的黑雾笼罩着,这是被祟上了?

    伸出指甲,周泽用自己食指指甲在许清朗眉心点了一下,许清朗眉心处被刺破,流出了几滴黑色的鲜血,然后他慢慢地睁开眼,伸了一个懒腰。

    “这屋子有问题么?”周泽环视四周说道。

    许清朗刚刚明显是被邪煞之气入体了,但许清朗毕竟不是普通人,这也足以说明在刚才,这个屋子里有什么大凶之物停留过。

    “我看见了那一家子,就在这个屋子里。”

    许清朗开口道。

    “啥?”老道吓了一跳,赶忙跑到老板身边,做出了护驾的准备。

    之前说要来查案给这一家三口报仇的是老道,这会儿被吓到的也是他,他就是属于叶公好龙的那一类。

    “那一家三口,在这里?”周泽有些莫名其妙,“不应该啊,我之前问过前台了,那一家三口住的是另外一套房子,不是我们这一套,而且那一套房子现在也暂停对外出租了,说是准备过阵子等风声过来请和尚道士来做个道场。”

    “货真价实,一家三口,在这屋子里爬来爬去,找头呢。”许清朗肯定道,“我刚刚是睡着了?”

    “嗯。”老道应和道。

    “那应该是我和他们待在一起时间久了,身体被煞气侵入了。”许清朗摇了摇脑袋,显然,他现在还是有些不清醒。

    中医方面,有一种说法,就是邪气入体导致感冒发热,许清朗现在的状况差不多,有种重感冒的架势。

    “不过那一家三口没对我怎么样,他们是在找自己的头,凶手找到不找到再说,如果没有头的话,他们也下不了地狱。”许清朗猜测道。

    “但问题是之前我第一次进这个屋子和现在我第二进这个屋子,我都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周泽有些疑惑地说道,“如果那一家三口的亡魂真的在这里逗留着,我不可能看不见,至少,我不可能连一丝一毫都察觉不到。”

    作为一个鬼差,如果连一个屋子里有鬼没鬼都分辨不出来,那真的可以退休了。

    “但我确定是看见了他们。”许清朗肯定道,随即,他想了想,自嘲道:“或许,我是有一些可能连我自己都没发现的天赋吧。”

    “这是不可能滴。”

    老道撇撇嘴,懒得看许清朗臭美,直接道:“老板,额觉得,老许能看见我们看不见,其实原因很简单。

    肯定有什么事情,老许做了我们没做,所以触发条件不同,自然看见的东西也不同。”

    “那么,他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了我们没做?”周泽问道。

    “护肤啊,bb霜啊,面膜啊…………”老道掐着手指数着。

    实在是许清朗的化妆品比白莺莺都多多了,当然,女僵尸那是一个例外,她反正青春永驻,永远十六岁,也不需要化妆美白什么的。

    说着说着,

    老道像是想起了什么,

    然后指着屋外院子里的温泉池子道:

    “泡温泉,只有他一个人泡了,我们都没泡!”

    ………………

    老道最先脱去了衣服下了池子,池子的水还温着,老道又放了一些热水,躺在里面,

    美滴很美滴很。

    只是,等许清朗过来泡的时候,老道有些嫉妒了。

    是的,如果来的是一个女人的话,他不会嫉妒,但对方是一个男人。

    那吹弹可破的皮肤,那娇嫩且修长的双腿,那在水雾之下有些朦朦胧的容颜,老道下意识地用浴巾遮住了某个位置。

    然后低下头,默念他仅会的一点点道家心经。

    完喽,

    完喽,

    这下子额一世英名要毁喽。

    看看许娘娘的皮肤和身段,再看看自己干瘦的身材,凸出的肋骨条儿,老榆树皮一样的肌肤,老道又默默地感叹了一声岁月催人老啊。

    要想当初,自己刚刚出家时,那些香客姑娘们,谁不称赞一声俏道士?

    岁月是把杀猪刀,杀猪刀啊杀猪刀。

    老许也有些尴尬,他不是很习惯和人一起泡澡,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类似于大学的男生澡堂子里,也总不乏一些害羞到必须穿着内内才能进去洗澡的男生。

    等到周泽从里面走过来时,老道和许清朗一起看向了那边。

    老道心想,就老板那个废柴样子,估计身上一堆赘肉吧,哪怕老板不胖,但平时吃的又少,锻炼又少,脱去衣服后,身段儿估计还没自己好呢。

    但等到周泽走过来时,老道和许清朗都吃了一惊。

    只见周泽身上好几处还没还没愈合的伤疤清晰可见,给他增添了一种战争片男主角的味道,同时肌肉部分菱角分明,他不是属于那种健身肌肉男,但是脱去衣服后显露出的精悍和精致,也着实亮瞎了此时温泉池子里二人的钛合金狗眼。

    “不公平啊。”

    老道有些无语,成天晒晒太阳看看报纸然后就躺在女仆腿上哼哼唧唧的男人,身材怎么这么好?

    其实,周泽是知道原因的,自己每次开无双之后,身体素质都会提一截,也的确不需要自己去怎么锻炼了。

    三人都坐进了池子里,

    老道开始给里面倒玫瑰精油,撒花瓣,然后拿个浴巾给自己搓澡。

    温泉池子里的热气也慢慢地升腾起来,

    连视线都慢慢地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你精油倒得太多了。”许清朗不满道。

    “反正是免费的,不倒白不倒嘛。”老道不屑道。

    紧接着,搓澡的老道忽然发现有一只腿正在自己小腿位置上轻轻地蹭着,那条腿很滑嫩。

    许美人的腿?

    肯定是了,老板腿上肌肉好多,不是这个触感。

    嘿嘿,

    唉,

    嘿嘿,

    唉,

    老道心里万分纠结,他真的不想变弯,但在这个时候,却又免不了心猿意马起来。

    那条腿又开始继续往里面深入,

    哦,

    哦,

    哦哦哦,

    老道下意识地倒吸一口凉气,

    声音的音调都变了。

    就在这时,老道心下一凛,对自己道:“不行,不行,我不能弯,不能弯!”

    “老许,你什么意思,还能不能好好洗澡!”老道对着许清朗喊道。

    “你有病吧。”许清朗慵懒地回答道。

    “那你撩拨我做什么,有本事你撩拨老板去啊,老道我不好这一口!”

    “…………”周泽。

    “谁撩拨你了。”

    “嘿,还不承认!”

    老道伸手放入水池里,抓住了那条腿,使劲往上一拉,然后自己整个人也站起来。

    我让你不承认,

    让你不承认!

    “哈哈,被我抓住了吧!”

    老道站起身,却发现老板和许清朗有些发愣地看着他,而这次他看清楚了,许清朗坐在池子另一头,和自己中间还隔着老板呢,他的腿不可能有那么长。

    老道咽了口唾沫,

    侧过头,

    看见那一截被自己抓在手中的,

    大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