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七十二章 鬼来电
    午饭,周泽吃得不多,一副自己完全不需要多进补的傲娇含蓄姿态;

    就着酸梅汁,少少的吃了一些。

    倒是老道吃了很多,吃得很疯狂,大有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气概,一桌子的菜,有大半都是落入老道的腹中。

    等到下午的时候,老道就不住地把目光向书店外瞥着,应该是有些心猿意马准备出去撒播一下关爱了。

    反正书屋现在的打扫清洁工作有蜘蛛侠可以完成,他的活儿也确实轻松了许多。

    不过,等到下午三点钟的时候,周泽的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周泽接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很是嘶哑的声音:

    “救救我…………救救我…………”

    周泽微微侧头,把手机拿着离自己稍微远了一点。

    因为电话那头的杂音真的很重,像是有一连串的小鞭炮在那里放着一样。

    “喂?”周泽又问了一声。

    “我在将军山,救我…………救救我…………”

    “啪!”

    周泽直接挂断了电话,把手机往茶几上一丢,重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旁边的许清朗抬起头看向周泽,随意地问道:“谁的电话?”

    “恶作剧,求救电话。”

    “万一是真的呢?”许清朗笑着问道。

    “说是在将军山,但太远了,懒得去。”

    周老板是一个怕麻烦的主儿,能坐在书店里等着生意上门,为什么还要四处东奔西跑?

    周泽甚至懒得去细想这个求救电话的真实原因,也没功夫去分辨他到底是真是假,他又不是上帝,也不是飞天小女警,哪里需要就去哪里。

    “老板,贫道想出去买点生活用品。”

    老道这个时候走到周泽身边请假。

    周泽刚准备点头应允,谁知道手机又响了,还是那个未知号码。

    周泽干脆点开了公放:

    “喂?”

    “救我…………救救我…………我在将军山…………他们要杀人…………要杀人了…………将军山…………将军山…………”

    声音里的声音比上一次清晰了不少,但里面的杂音还是很多。

    “救我…………救救我…………我在将军山…………他们要杀人了…………就要杀人了…………孩子…………女人…………他们是刽子手…………刽子手…………”

    许清朗和老道面面相觑,如果说这是恶作剧的话,也有可能,但周泽的私人号码平时根本就没人会注意到,除了自己等人也没人会联系周泽,谁会无聊到给他去安排一个恶作剧?

    那……如果是真的呢?

    但你又该如何解释别人随即拨出的号码就一定是打到周泽这边来的?他不会自己拨打110求救么?

    现在也就是,两种可能都不是很说得通。

    周泽再度挂断了电话,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今晚吃什么?”周老板问道。

    很显然,周老板不喜欢麻烦的性格还在做着努力,尽量不往这个奇怪的求救电话上去靠拢,甭管它是真是假,自己就是不想出去,可以么?

    “意大利面吧。”许清朗说道。

    “对了,老道,你刚说你要出去一下,你出去吧,记住早点回来。”

    “好嘞。”

    老道兴高采烈地出去了,雄赳赳气昂昂,老夫聊发少年狂!

    “莺莺,帮我出去买一张不记名的电话卡回来。”周泽对白莺莺道。

    “好的老板。”

    白莺莺出了店,过了不久就回来了,虽说现在国内对手机卡实名制卡得很严格,但是这种不需要登记身份证的手机卡还是到处都能买到,里面很可能是一个陌生人的身份证登记着的。

    把卡换上去,周泽拨通了110,那边接线员很快接通了报警热线。

    “你好,这里是通城警务服务台…………”

    “我要报警,有人说在将军山有谋杀案件,你们最好去查一查,是否真假我不知道,好了,就是这么多。”

    “请您等一下,您说的是将军山么?”

    “对。”

    “那方便您给出一下您的联系方式和地址么,我们会专门派人来和您取得联系。”

    周泽再度挂断了电话,然后把那张手机卡取出来又换回了自己的卡。

    换回了卡,周泽有些踌躇道:“好像有点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许清朗问道。

    “说不上来,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

    南大街这边有一些会所,但价格和档次太高了一些,虽说老道兜里还算殷实,但他更喜欢的还是去安慰那些年老色衰的老妹儿,当然了,人家再怎么年老色衰,也差不多是自己女儿的年纪了,还是有些禽兽的。

    但会所里都是自己孙女儿辈的了,那就禽兽不如了!

    打车去了港闸,老道熟门熟路地找到了一家洗脚店。

    卷帘门是关着的,但老道清楚这并不是意味着不营业。

    在外面抽了一根烟,等了一会儿,卷帘门被拉开,一个比老道年纪小一些的老头从里面走了出来,和老道相视一笑。

    “连襟”的情谊啊。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千年修得一连襟。

    老道弯腰,走了进去。

    里面有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年纪大概在四十左右,对老道说道:

    “哥,我先去洗个澡,你等一下哈。”

    “要得,要得。”

    老道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正对着电视。

    女人在里面清洗身子,老道在外面已经进入心猿意马的状态。

    但接下来,

    电视新闻播送的消息让老道立马张大了嘴巴。

    “我台最新消息,一周前发生在将军山的灭门案现在已经有了新的进展,警方已经锁定了目标嫌疑人,是一名叫‘叶青’的年轻男子。

    现在公布警方的通缉令,叶青,男,25岁,曾就职于通城水厂,死者一家的朋友,案发当日和死者一家一起前往将军山度假。

    案发后,叶青下落一直不明,请知情者向警方通报,警方悬赏…………”

    老道看着电视机的画面,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恰巧,那个女人洗了澡走了出来,看见老道盯着电视上的新闻看,咂咂嘴,道:

    “上个礼拜的事儿了,一家三口,都被人杀了,头都被割下来了,到现在都没找到呢,也真是惨啊,夫妻俩都挺年轻的,那个孩子好像才五岁,是个女孩儿。”

    老道猛地站起身,

    凭借着自己跟上任老板一起破案的经验,他敏锐地察觉到自己出来前自己老板所接的电话肯定不同寻常!

    “妹儿,哥哥今天没带药,我先走了啊。”

    说完,老道直接跑出了洗脚店。

    ………………

    等老道打车回到书店时,发现周泽并不在一楼。

    蜘蛛侠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许清朗坐在吧台后面,脸上贴着黄瓜。

    “老板呢?”老道问道。

    许清朗伸手对着上面指了指,不说话。

    老道马上跑上了楼梯,直接推开了老板卧室的门。

    卧室里,

    老板正躺在榻榻米上,枕着白莺莺的腿,白莺莺正在帮老板按摩着头。

    老板一副我好累我日理万机我好辛苦的模样,

    白莺莺则是老板你真的太累太辛苦太操劳了人家好心疼的模样。

    呸,

    狗男女!

    老道在心里爽了一把。

    然后义正言辞道:

    “老板,出事儿了。”

    周泽微微侧过头,看向站在门口的老道,道:“怎么了?”

    “老板,将军山,在上周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一家三口都被杀了,不光凶手现在没找到,甚至连三个死者的头都没找到。”

    “哦。”周泽应了一声。

    怪不得警方对自己的报警电话那么重视,现在就说得通了。

    “老板,你那个电话,很可能是一个知情人给你的讯息。”老道提醒道。

    “嗯。”周泽又应了一声。

    然后,继续沉浸在白莺莺恰到好处地按摩指法之中。

    “…………”老道。

    他明白了,老板可能心里早就有数了,但老板可能就是怕麻烦,不想去理会,这里的麻烦,可能不光光是指去调查这件事的麻烦,还有作为一名鬼差私自管阳间事情的麻烦。

    后者的麻烦可能比前者还要大,还要敏感。

    这让老道有些蛋疼,皇帝不急太监急,最是憋人。

    就在这时,周泽的手机又响了,手机放在床头柜那里正在充电,周泽皱了皱眉,明显不想接电话,所以也没让白莺莺去帮自己拿电话。

    老道直接跑过去,一看还是那个陌生号码,当下按了接听键。

    “救救我…………救救我们…………我在将军山…………他们来了…………他们来了…………他们要杀人了…………杀人了…………”

    周泽伸手掏了掏耳朵,

    没听见没听见,

    我聋了,

    我聋了,

    耳朵背气了。

    但接下来,

    手机里忽然传出了一个小女孩痛苦凄惨的尖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周泽睁开了眼,面露无奈和纠结。

    电话那边自己挂断了,

    老道咽了口唾沫,拿出自己的手机,走到周泽面前,把手机对着老板,道:“老板,这是遇害者一家三口女儿的照片。”

    一张天真烂漫的五岁大的小女孩照片被放在周泽面前,

    周泽看了一眼后就挪开了目光,老道则是继续把手机屏幕对准周泽的眼睛。

    你看看,

    你瞅瞅,

    你忍心么?

    忍心嘛?

    你还是人嘛!

    哦不,鬼都不忍心吧?

    “老板,查吧,这女孩现在连头都没找到咧。”老道怂恿道。

    周泽沉默不语。

    “老板,我觉得这个打电话的人就很可疑啊,他就像是在现场一样。”

    周泽叹了口气,放弃挣扎了,然后默默地站起身,

    对白莺莺道:“帮我找一套休闲服和运动鞋。”

    “好的老板。”白莺莺马上起身去找衣服。

    周泽又看向老道,笑道:“就你这水平还学人去分析和破案?”

    “啊?”老道有些茫然。

    “我是谁?”周泽问道。

    “鬼差啊老板。”

    “那给我打的陌生电话,是什么?”

    “是…………”

    “鬼来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