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七十章 嘤嘤嘤!
    色字头上一把刀,这家伙到底是哪种货色的鬼,其实已经呼之欲出了。

    实际上,无论是古代还是在现代,人们对“风流”二字,往往是带着一种极大的宽容;

    古代书生风流,流连于花街柳巷被认为是一件极为风雅的事情,哪怕是在现代,对于那些炮王吹嘘自己的战绩,你可以不认同他的生活方式,但也不会觉得有多么的罪大恶极。

    这一切,毕竟都是建立在你情我愿的基础上。

    可以是“花言巧语”,可以是“寂寞相对”,也可以是“钱货两清”,人们在这一方面,还是很看得开的。

    但那种喜欢强迫玩卑鄙手段的色鬼,往往会遭受来自社会的鄙夷和唾弃,据说,在监狱里,地位最低等的往往是**犯。

    男子跪在那里不停地对着周泽磕头,他希望周泽能够饶自己一命。

    书店其实就是周泽的法场,尤其是在周泽转正之后,这里也算是一个特殊的场所,外面的那些形形色色的鬼魂玩意儿会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这个书店,要么自己直接懵懵懂懂地推开书店的门走了进来,要么就是附身于其他地方或者以其他的方式和这家书店产生联系。

    周老板钓鱼,愿者上钩。

    其实,一开始,周泽是没看出来那个胖同学身上有一个鬼潜伏着的,是的,包括许清朗也没看出来。

    周泽只留意到那个胖同学偷偷地往一杯奶茶里下药,至于是什么药,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总之不可能是感冒药。

    本着这是在自己的店,根据法律规定在自己店消费的客人,自己必须得保护他们的人身生命安全,所以周老板不得不管。

    “喂,你早看出来了吧?”许清朗对周泽道。

    “啊,嗯。”

    周泽默默地点点头。

    这件事,没必要去解释的,让你身边的人觉得你好牛逼你好厉害,这种美丽的误会,就继续误会下去吧。

    “呵呵,你走上来对那家伙的一巴掌,直接把一只鬼给拍出来,说实话,看起来挺出人意料的,有点像是龙虎山上的天师作派。”

    老许还在给自己吹逼,周泽继续沉默,承受这些赞美。

    他其实很想说,他当时只是想着给这货一巴掌给他长长记性,纯粹是自己看他不爽想来一巴掌,大不了再把他暴揍一顿回头烧点纸钱,但竟然有了出人意料的发现,附着在那个胖同学身上的色鬼居然被自己给拍出来了。

    其实,周泽也思考过,为什么之前自己和许清朗都没看见这只色鬼,想来,原因可能也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每个人心里面,都有色心。

    都有着那种冲动,那种躁动,那种渴望,这种渴望类似于对金钱对权力的追求,是人本性的一种表现,也因此,色鬼可以靠着那种掩护,隐藏住自己。

    他存在与否,那个胖同学其实都是有色心的,所以,那就是他最好的保护色。

    周泽打开了地狱之门,一只手抓住地方的那只身材矮小的色鬼,准备将它送入地狱。

    “饶了我,饶了我,饶了我…………”

    色鬼还在祈求着,

    但他除了一直求饶,没有任何其他有用的话,比如饶了我我可以给你什么什么东西,比如饶了我我可以告诉你什么什么重要消息。

    嗯,

    在这种状况下,周老板还是很嫉恶如仇铁面无私的,

    最终,色鬼被丢入了地狱之门。

    今晚的营业额,也算是添了一笔。

    “你说,是不是每个色鬼头上都有一把刀?”许清朗问道。

    “还记得以前遇到过的那个戴着高帽子的老师么?”周泽反问道。

    “嗯,不过那个是被冤枉的,这个应该不算。”

    那位戴着高帽子的老师明明是被冤枉的,结果众口铄金之下,头顶上的那顶高帽子就是连周泽的指甲都没办帮他取下来。

    兴许,地狱似乎有这种传统,或许也是因为地狱实在是太大,而阴司里的人又比较懒政怠政,所以喜欢玩一刀切的法子,大部分都延续了阳间的“说法”。

    戴帽子的戴帽子,刺字的刺字,阳间是啥结论阴司就继承啥结论,极大的减轻了阴司的工作负担,至于里面是否有被冤枉的,对不起,没人在乎。

    今天有一单子的生意了,周老板也就懒得再熬夜到天亮了,走到卫生间,先洗了个澡,然后穿着睡袍上了楼。

    看着周泽上楼梯的背影,许清朗又喝了一口红酒,目光看向了之前周泽拿过来的那杯有问题的奶茶,奶茶已经空了。

    许清朗伸了个懒腰,许清朗当然知道是谁喝了它,而且喝了它的人似乎察觉到一些不对劲,在之前就偷偷摸摸地上楼去了。

    呵呵。

    老许目光游离,等待好戏。

    推开卧室的门,周泽感知到有一点点的冷。

    他是不怕冷的,但卧室里和外面迥然不同的温度还是引起了周泽的注意。

    抬头看了一眼空调位置,空调没开,那为什么这么冷呢?

    床上,白莺莺躺在那里,身上盖着被子,还在不停地蠕动着。

    周泽微微不满,跟她说了多少次了,没洗澡之前不要上床,这是对床的一种不尊重,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周老板有洁癖。

    管你长得多漂亮长得多美丽,你敢不洗澡上我的床,对不起,我都会把你踹下来。

    “咳咳…………”

    站在床边咳嗽了一声,

    换做以往时候,白莺莺估计都会吓得赶忙站起身认错,保证自己以后肯定不敢了。

    但是这次,白莺莺居然还一直躺在床上,没动。

    不,她动了一下,

    不过是用自己的一双腿翻起来,将被子夹在了两腿之间,被子里还发出了轻轻的“嘤嘤嘤”的声音。

    嘤嘤嘤…………嘤嘤嘤…………

    时而悠扬,时而婉转,时而激昂,时而低沉。

    一时间,

    银瓶乍破水浆迸,

    铁骑突出刀枪鸣!

    周泽弯下腰,伸手抓住了被子,然后掀开,只感觉被子上完全是湿的,不是那种温热带着些许咸味酸味的湿润,而是冰冷且结了冰晶的湿润,甚至被子上下都已经变得硬梆梆的了。

    掀开被子,

    白莺莺侧过身,看向了周泽,只见她媚眼如丝,头发散乱,脸色潮红,红唇贝齿,当真是我见犹怜。

    恨不得让人直接策马奔腾,一直奔腾到马革裹尸还。

    “尿床了?”

    周泽问道。

    氛围杀手,

    小清新破坏者,

    应该被送上火刑架的男人——泽,

    又在诠释者自己上辈子三十岁还是单身狗的原因。

    白莺莺咬着手指,慢慢地盘曲着自己的身子,然后她坐了起来,双手搭在了周泽的肩膀上,娇嗔道:

    “老板…………我要…………嘤嘤嘤…………”

    周泽笑了笑,

    这笑声有些无奈,

    他先低下头看了看刚刚被自己掀开丢在地上已经硬梆梆可以拿来当砧板的被子,

    再看了看白莺莺的两腿之间,

    你要,

    但我不敢给啊。

    我这是普通人的身体,真给你了,明天我得因为冻伤跑去医院找林医生截肢去了。

    “那杯奶茶,你喝了?”

    周泽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奶茶…………什么奶茶啊…………嘤嘤嘤…………人家想要嘛老板………嘤嘤嘤…………”

    说着,

    白莺莺纵身一跃,

    她的身体素质可不是没开无双的周泽所能够抵抗的了的,周泽直接被她扑倒在了地上。

    地板上传来了“哐当”一声闷响。

    楼下的许清朗抬起头,向上看了看,有些落寞,也有些神伤,他又倒了一杯红酒。

    正在跟猴子打牌的老道也抬起头,有些疑惑地看了看头顶天花板。

    “老板,人家很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呢,真的好喜欢哦,嘤嘤嘤…………”

    白莺莺变身霸道女总裁,压住了周泽,一边帮周泽脱衣服一边做着调情。

    周泽脸上露出了些许无奈之色,

    “莺莺,退下去。”

    “老板,给我嘛…………”

    “…………”周泽。

    这不是给不给的问题,

    也不是石更不石更的问题,

    你下面到底是水帘洞还是冰窟窿,

    你心里难道没点b数么?

    当下,周泽狠下心来,也没办法不狠下心了,右手指甲长出来,他没敢去刺白莺莺,只是用指甲在白莺莺的背上来回抚m着。

    “啊啊啊!!!!!!!!!!”

    黑色的雾气开始进入白莺莺的身体,白莺莺被刺激得直接躺在了地上开始翻滚起来,周泽没有停止,继续用指甲。

    白莺莺来回地翻转,不停地喊叫。

    她最怕老板的指甲了。

    …………

    楼下,

    正在喝红酒的许清朗“噗”一声,喷出了嘴里的红酒,抬起头,有些诧异,这么猛?

    老道吓得手里的纸牌都掉在了地上,抬起头,又看了看天花板,

    卧槽,

    老板发威了?

    老许和老道这一刻都很受伤,

    那是一种作为男人最不能认输的方面被比拼下去的神伤和苦涩。

    …………

    过了许久,周泽收回了指甲,

    躺在地上几乎虚脱的白莺莺眼眸里终于恢复了清明,像是发泄完了一样,她有些茫然地看着周泽:

    “老板,刚刚发生什么了?”

    “你说后背有点痒,帮你抓一抓。”

    “哦,谢谢老板。”

    “你下去洗个澡吧。”周泽说道。

    “好的,老板。”

    白莺莺扶着墙壁,慢慢地走下了楼,走路时,也是一歪一歪的,很是艰难。

    她看见许清朗和老道以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她。

    自此之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无论是许清朗还是老道,都没有再在周泽面前提石更这件事了。

    按照老道的说法,

    吹不动咧,真的吹不动咧,他找的是失足可怜女人,但老板ko的是一头僵尸,

    这还怎么比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