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死侍!
    有这样子的一个故事,一个技艺高超的铁匠,他先打造了一个极为坚固的牢笼,然后又打造了一个同样坚固的铁锁。

    然后他走进了自己打造好的牢笼里仔细地感受着它的坚固,而挂在上面的锁,忽然落下了。

    他就被关在了里面,且因为他的铺子比较偏僻,生意也不是很好,也因此,被别人发现时,笼子里的他早就已经被渴死或者饿死了。

    而眼下的这位日本神父,就像是故事里所说的那位铁匠,精心打造铁笼子和铁锁,最后锁住的,居然是自己。

    神父到底是和那个刚才在楼上被白莺莺扭断头结束痛苦的青年不一样,他更高级一点,承受能力更强一点。

    也因此,

    他还有一部分的理智存在。

    那个青年喊周泽“爸爸”时,那个欢欣鼓舞,那个心花怒放,那个激动万分,当真是真情流露,催人泪下。

    而这位日本神父喊“欧多桑”时,则是带着极大的扭捏、羞涩、羞愧、压抑、欲拒还迎,有点像是一些狗血电视剧里中了坏人春药的女主。

    “欧多桑!”

    叫完一声后,日本神父眼里流露出了一抹惊恐,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有了一种极为不祥的预感,而这种预感告诉他,事情的发展已经走向了比死亡更恐怖的一个极端。

    事情走到这里,柳暗花明,至少站在周泽的角度上来看,确实是这样子的。

    他继续张着双臂,面对着那一声“欧多桑”,他轻轻点头,应了一声:

    “哎。”

    有了呼应就有了互动,有了互动,那种冲动就更加的强烈!

    日本神父眼睛睁得大大的,他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了。

    “欧多桑!”

    “哎。”

    “欧多桑!”

    “哎。”

    “欧多桑!欧多桑!欧多桑!!………………”

    第一次是扭捏,不纯属带着些许的干涩和阵痛。

    第二次就轻松多了,毕竟有了第一次打底。

    到之后,一切就轻车熟路了,挣扎的人放弃了挣扎,因为已经麻木了。

    周泽慢慢地蹲了下来,对着神父拍拍手,就像是在逗弄家里的柯基,召唤它跑过来给自己揉揉。

    神父踉踉跄跄地向周泽走去,然后同样的在周泽面前,真的躺了下来,他的脸皮在抽搐,在颤抖,潜意识告诉他自己绝对不能这样,但是那种来自内心发自肺腑的冲动和亲近,却直接击垮了他的理智。

    “乖,不挣扎了。”

    周泽对他轻声道。

    神父慢慢闭上了眼。

    他,有点认命了。

    “噗……”

    然而,周泽却没有显露出任何的后续温情,锋锐的指甲直接对着神父的天灵盖位置刺了进去。

    神父的身体开始不停地颤抖,但他的脸上却流露出一种享受的感觉。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这句话在他身上被诠释得淋漓尽致。

    白莺莺为什么现在对周泽那么恭敬,其实也是相同的理由,普通人的社会里,还能喊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口号,但在其他物种的基因里,下位者服从上位者,是一种骨子里的惯性,难以改变,也难以抗争。

    小luoli走到周泽身边,看着下面一边享受一边被折磨的神父,她抿了抿嘴唇,还是开口道:

    “不考虑真的收一个干儿子?反正你和九千岁的差距也不大。”

    “这个儿子,我要不起。”周泽这般回答。

    是的,把这个日本神父收回家里,哪怕不当儿子就算当一个宠物来养,似乎都是一个不错的决定,反正自己书店里奇怪的人也不少了,再多一个神父,也不是不可以。

    但周泽并没有储物癖,而且这个神父也太危险,周泽不清楚这种“父子”关系能够持续多久,且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神父就能够自己“清醒”过来。

    养一条狗,可以,狗至少还懂得忠诚,但养一条毒蛇,那就有些玩儿得太过火了,自己哪天可能就真的被它给咬了。

    神父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变黑,周泽指尖的黑气正在不停地灌输进他的身体内,疯狂地破坏着他的肌体。

    这种折磨,持续了大概二十多秒,神父不动了,他的身体通体都变成了乌青色。

    周泽收回指甲,但同时另一只手却向前一伸,掌心死死地攥紧。

    “啊!”

    一道黑色的灵魂被周泽攥住,那是神父的脸,带着扭曲和挣扎以及无边的愤怒。

    因为他难以想象,自己最后的结局,竟然是这般,以这种羞耻的方式主动地送上门把脖子递给对方等待对方的杀戮处决。

    这种结局,太憋屈,也太难受,他真的很不甘心,非常非常的不甘心。

    他还是有其他的手段的,还有其他的一些秘法的,哪怕局面真的危急,但他并不是没有死里逃脱的机会。

    “莺莺。”周泽喊道。

    “在,老板。”

    “找点汽油,给我把他尸体给烧了。”

    “好的,老板。”

    周泽随手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小叠冥钞,拿打火机烧了。

    这可以保证在接下来自己在小区里毁尸灭迹的时候,不会有外人过来看到,也不会有人无意地闯入。

    冥钞可以拿来换钱,但也能抵消掉麻烦,类似于这种本身就没有做错事只是为了避免麻烦的用法,一直很顺利。

    神父的灵魂还在周泽掌心里不停地挣扎着,挣扎了一段时间后,他又开始了哀求。

    这种人物,哪怕是死了,他的灵魂也是和普通人有些区别的。

    周泽没有搭理他,也一直留着他。

    白莺莺找来了汽油,放在了地上,然后又默默地走出去了。

    少顷,白莺莺又走了回来,她扛着一个烧烤架走了过来,把烧烤架安置在了边上。

    周泽一愣,

    小luoli也一愣,

    周泽指了指烧烤架,问道:

    “这是什么意思?”

    白莺莺有些茫然,抬头问周泽:“老板,不是烧烤他么?”

    “你喜欢吃这个?”周泽指了指边上日本神父的尸体。

    白莺莺摇摇头,“老板,不是你说要骨灰拌饭的么?”

    说着,白莺莺还从旁边拿出一个口袋。

    “我还特意买了米呢。”

    “…………”周泽。

    小luoli在旁边笑出了猪声。

    周泽真的很想抚摸着白莺莺的头,柔声细语地问她是不是故意的。

    但还是作罢了,因为白莺莺真的是那种可能会把自己愤怒之下的“夸张比喻”当真的人。

    至少,你没理由拿这件事去怪责她。

    “我还有下半句话没说完。”周泽说道。

    “啥?”白莺莺。

    “我要拿他的骨灰拌饭,然后给我家莺莺当宵夜吃下去。”

    白莺莺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精彩了起来。

    “先烧了吧,然后把骨灰找个公厕丢掉。”周泽不逗弄女僵尸了。

    也不能怪周泽对骨灰这件事那么的看重,因为一般人没办法经历那种自己骨灰被偷了再去找窃贼报仇的事儿。

    所以,特事特办吧,你既然偷了我的骨灰,那我也报复一把你的骨灰,一报还一报。

    白莺莺开始给神父的尸体浇汽油,神父的灵魂在此时急得不停的蹦跶,但周泽就是让他在旁边看着。

    “老板,我点火啦。”

    周泽点点头。

    白莺莺将火点燃,神父的尸体开始燃烧起来,一时间,这里传来了烤肉的香味。

    神父的灵魂那里传递出了一种绝望的情绪。

    然而,烧着烧着,周泽忽然发现了不对劲,向前走了一步。

    白莺莺也露出了惊疑的声音,因为她看见火堆里的尸体竟然慢慢地坐了起来。

    “老板,尸体被烧时会这样么?”白莺莺问周泽。

    为什么问周泽?

    因为周泽有经验啊。

    其实,理论上来说,尸体被焚烧时忽然抖动一下或者忽然坐起来,也都能用科学去解释。

    周泽没来得及去解释,

    因为很快就不需要去做什么科学解释了。

    尸体不光是坐起来了,

    他喵的还站了起来。

    来,笔给你,

    这还怎么解释?

    火焰里,尸体走了出来,他身上还带着火苗,还在继续燃烧着,衣服早就烧化了,他的皮肤也早就变得惨不忍睹。

    但他还是走了出来,他的眼睛一直是闭着的,哪怕整张脸早就血肉模糊坑坑洼洼,但当他走出火光之中,他还是缓缓地睁开了眼。

    眼眶里,

    空洞一片,

    但很快,就有两道绿色的光圈浮现而出,带着特异的光泽。

    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个家伙走出来时,周泽和他产生了一种心念相通的感觉,仿佛这个家伙就是另一个自己,没有丝毫的杂质,很是纯粹。

    “额…………”

    他张开嘴,

    但发不出话语。

    周泽掌心攥着的神父灵魂在此时非常的激动,他成功了,他的研究居然在这个时候以这般阴差阳错的方式成功了!

    然而,

    周泽却将他举起来,

    然后,

    松开了手。

    神父愣了一下,

    自己就这样被自由了?

    “额…………”

    但是在下一刻,

    尸体忽然动了起来,他张开嘴,里面露出了黑色的獠牙,直接对着神父的灵魂就是一口咬了下去,然后疯狂地撕咬着。

    神父甚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自己的尸体以极为残虐的方式给撕咬得魂飞魄散!

    做完这些后,

    尸体又抬起头,看着周泽,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

    然后,

    尸体默默地弯腰,

    单膝,

    跪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