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开打!(求月票!)

第一百六十六章 开打!(求月票!)

    “啊啊……啊啊……啊啊……”

    年轻男子被捆绑在墙角位置,动弹不得,但还是不停地对着周泽喊着。

    喊的是什么,周泽之前经过小luoli的翻译也清楚了。

    “啊啊……啊啊……啊啊……”

    “把他嘴给堵上。”周泽有些不耐烦了。

    刚得了一百万,还没捂热,居然跑出来一个儿子。

    啧啧。

    白莺莺点点头,拿起一块抹布直接将男子的嘴巴给堵住,男子现在发不出声音了,但依旧可以看出他的激动。

    就像是丑小鸭找到了白天鹅的家,喜悦之情真的是溢于言表,像是迫不及待地想要钻入周泽的怀抱蹭一蹭。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白莺莺问身边的小luoli。

    小luoli鼻子朝天,轻轻地“哼”一声,表现出一副我不和智商低的人说话的姿态。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泽问道。

    “很明显,你说你之前的骨灰被偷了,抛开那个日本神父是你的狂热粉丝乃至于想要收藏你的骨灰带回家这种极端可能,剩下的其实就很好猜了,那个日本神父知道了你的一些秘密,并且开始着手研究这种秘密。

    比如,培育出类似于你的僵尸,其实,日本人真的有那种传统,比如日本神话史中很多的所谓的魔神都是杂交出来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特性十分的杂乱。”

    白莺莺看着滔滔不绝解释的小luoli,危机感再度增强。

    “呵。”

    周泽干笑了一声。

    拿自己的骨灰去研制自己的衍生品?

    想想,还挺有趣的。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小luoli歪了歪头,看着周泽,“你好像对于你以前的秘密一点都不好奇。”

    “我需要好奇什么,我就是我。”

    “嗯哼,不一样的烟火。”

    小luoli站起身,身形飘荡起来,穿过了门,

    “我出去看看,如果那个神父回这里,我应该能提前发现他。”

    屋子里,只剩下了周泽白莺莺以及那个俘虏。

    白莺莺指了指这个俘虏,问道:“老板,你儿……这货怎么处理?”

    “他还有救回来的可能么?”周泽问道。

    “他其实算是中了尸毒了,而且中得很深很深,如果是一开始到还是能够有办法解决,但现在,基本上算是无解了,而且,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他真的很可能彻底变成行尸走肉,对新鲜的人血和人肉有着本能地冲动和渴望。

    他不是僵尸,也不配列为我们所在的序列。”

    “但他现在看起来还有一些神智。”

    “这只是表象,老板,从他喊你爸爸开始,就意味着原本的那个他,那个灵魂那个意识,已经被湮灭了,他现在更像是一个婴儿,在以自己新的视角重新学习和认知这个世界,而因为他与你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他本能地对你产生亲近的感觉。”

    “那就把他处理了吧。”

    周泽说道。

    既然没办法救,就把他解决了吧,留着他,就像是留着一个定时炸弹,可能会伤害到普通人,周泽在这个时候还不至于去妇人之仁。

    白莺莺点点头,伸手抓住了男子的脖子,然后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对周泽道:

    “老板,你能把头转过去别看么?”

    白莺莺不想让老板看见自己粗鲁的一面。

    周泽侧过头,

    而后只听得“嘎吱”一声响,

    回过头时看见男子的头颅已经呗白莺莺扭了下来。

    一个高中上少女,手里拿着一颗人头,

    还在好奇地看着脖子的伤口位置,这幅画面看起来很是诡异。

    青春烂漫之中带着令人头皮发麻的惊悚。

    头颅被扭断,但是并没有鲜血溅射出来,可以清楚地看见伤口断裂位置的血管早就堵塞干瘪了,里面有一条条黑色的丝线在缠绕着。

    也就在此时,白莺莺手中的人头鼻孔中喷出一缕黑雾,黑雾中凝聚出一个男子的脸,他朝着周泽那边看了看,对周泽抱以感激之色,然后,慢慢地消散。

    他解脱了,

    确实是解脱了,但他也因为特殊的遭遇而失去了再入轮回的机会,但这种结束,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周泽伸手轻轻地擦了擦自己的鼻尖,呼吸也稍微变得沉重了一些。

    讲真,他现在对想让那个日本死掉的渴望又大了一些,从对方偷自己骨灰开始,自己最近经历了很多事情里,其实都在不断地刷新着自己对那个日本神父的仇恨值。

    白莺莺放下了头颅,在水龙头那边洗了洗手。

    “老板,一定要杀掉那个神父呢,他居然想往我们族群里增添杂交品种,而且,那个人,好可怜呢。”

    白莺莺很认真地说道。

    这话听起来,像是她在担心自己和周泽的后代会不纯一样。

    “他来了,我去缠住他,你们下来!”

    小luoli发出了一声普通人听不到的厉啸,直接纵身从阳台上俯冲了下去。

    那个日本神父不是普通人,让他就这样自己走入楼梯再走到这个房间里来,这个变数太大,天知道他会不会提前发现什么不对劲然后直接逃跑。

    所以小luoli直接莽了上去,她要做的,就是不惜一切地纠缠住对方,给周泽和白莺莺争取合围的时间。

    日本神父站在那里,刚刚打了一个喷嚏,拿出一张手绢擦了擦自己的鼻子,他眼睛有些泛红,显然是感冒了。

    但他刚刚放下手绢,在其视线之中就出现了一条大舌头!

    神父迅速后退,舌头连续地横扫,以他为圆心,画了一个圈,将其困在了里头。

    “又是你,你几次三番跟踪和监视我,真当我不知道么!

    我原以为你只是尽当地鬼差的监察之责,但我没想到你真的会出手,我可是活人,你只能管死人!”

    神父从容自若,显然,对于小luoli的监控,他是早有察觉了。

    小luoli默然不语,双脚悬浮在空中,嘴巴张得大大的,长长的舌头不停地抖动着。

    “我今日就将离开通城,你原本可以和之前那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虽说阴司森严不可侵犯,但你这等鬼差,真当有代表阴司的脸面么!”

    神父双手掐印,

    脚踩禹步,

    一时间,一道道罡风肆虐而起,小luoli的舌头开始断裂,且在支撑了一小段时间后直接四分五裂。

    小luoli闭上嘴,嘴唇一阵蠕动,而后身形开始后退。

    “这就怕了?”

    神父微微一笑,略带矜持。

    但在下一刻,他的脸色就变了,一道白色的身影直接冲撞了过来。

    神父双手下翻,两把手术刀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对着这道快速逼近自己的白色身影直接切割了下去!

    “铿锵!”

    金属撞击的声音传来,

    这是手术刀切割对方身体所发出的声音,

    神父目光一凝,拥有这般强悍的肉身,这是僵尸!

    白莺莺硬吃了神父这两刀,自己的肩膀则是狠狠地撞在了神父的胸口位置。

    “砰!”

    神父整个人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白莺莺没有继续追击,而是站在原地,像是在平复着自己体内的煞气,对方的手术刀带着神圣的力量,刺激到了她体内煞气的流转。

    对比起来,物理方面的伤害反而算是其次的了。

    落地后的神父单手撑地又迅速地站了起来,小luoli出现在这里,他并不意外,对方前段时间一直保持着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默契。

    但这头女僵尸的出现让他心中产生了些许不详的预感,

    转过头,

    神父果然看见周泽已经出现在自己身后不远处。

    “呵…………”

    周泽伸手捏了捏自己的手腕,一步一步地向着神父走来。

    “先生,我想我们之中或许有一点点的误会,你可以听我解释。”

    周泽没回应,继续向他走去。

    “先生,你应该知道事情大概的经过,但我对你真的没有恶意,我只是对你的过去感到很好奇,我只是想帮你找回你的过去,解开你的秘密。”

    周泽依旧没回应,继续拉近着和神父的距离。

    “先生,你要理解我的这一片赤诚之心,你知道的,我一直很仰慕中国的文化,也一直很尊崇中国的神话传说。

    这是一种文化的向心力和凝聚力,我深深地被中华文化所折服,心甘情愿地为了去了解它付出心血和努力。”

    周泽仍然没回应,继续往前走,同时,周泽的十指,墨黑色的长指甲已经慢慢地长了出来。

    “我说的都是真的,在我看来,你也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所以我情不自禁地想研究你。

    你看我中国换?卸嘧琶粤耍?br />

    不信?

    我还能唱中文歌给你听呢?

    你们中国人不就是最喜欢听外国人说中国话唱中国歌然后内心深处就会满满地出现自豪和骄傲的情绪么?

    嗨得不要不要的!”

    神父深吸一口气,一开始,他还存着侥幸的想法,但看见周泽一步一步毫不犹豫地连续逼近后,他也干脆不再伪装了。

    两把手术刀倒插进自己掌心,鲜血流出,浸润着手术刀。

    神父慢慢地收起之前的笑容,沉声道:

    “我说了这么多,你总得在动手前说几句话吧,不然我多尴尬啊。”

    “八嘎。”周泽。

    “…………”神父。

    在龙的记忆里,好多好多年了,都没有一本灵异类的书能进月票总榜前十。

    上个月,咱们新书月票榜第一!

    在龙说连续两个新书期后身体吃不消了需要休息佛系不争榜的情况下,在月底,咱们还是月票总榜第十。

    我们已经创造了很多属于灵异分类的记录,

    那就继续往前再推一步吧,

    每一步,

    我们都在创造新的记录!

    月票,

    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