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二十四道疤
    周泽闭上眼,他是睡不着的,但他喜欢那种靠着玻璃窗的沙发躺下享受阳光沐浴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上辈子的自己总是无时无刻地在上班,在手术台边运作,很难停歇下来,这辈子,倒是能够补全回来了。

    白莺莺听了周泽的解释后,像是懂了,又像是没懂,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周泽其实对此早就有了预知。

    也因此,老板才不会纠结于那剩下的八百万尾款,不,其实应该是因为老板知道那个女人不会有好下场,所以懒得去找那个女人讨要了,要也要不来。

    白莺莺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跺着脚走到了吧台那边。

    老道正在跟猴子一起吃着花生米,自己一颗猴子一颗,一人一猴吃得津津有味,先前周泽和白莺莺解释时,老道也在旁边听着,听完后笑笑走开了。

    “老道,问你个问题,刚老板说的东西,你懂了没有?”白莺莺伸手推了推老道的肩膀。

    “啥?”老道扭过头,有些意外地看了看白莺莺,然后道:“刚老板不是和你解释过了么。”

    “我没完全懂。”白莺莺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地吐了出来。

    别看老道看起来很老,但他还没自己一半大,白莺莺觉得自己在一些事情上还没他看得通透。

    这其实也是自然,白莺莺虽说两百岁了,但大部分时间都是躺在棺材里,只和白夫人的鬼魂说话聊天,所以本质上,她还保持着十六七岁少女的纯真。

    “其实吧,这事儿很简单,就像是女娲为什么要杀妲己一样,圣人嘛,自然得光辉圣洁的,怎么能有污点呢?

    所以,妲己无论是完成了任务还是没完成任务,其实她注定是要死的,要想让商朝覆灭,不残害忠良不鱼肉百姓还能怎么办?

    要知道封神榜里,哪怕纣王无道,但帮他的神仙和势力也不在少数,姜子牙打得也不是很顺畅,所以,妲己绝对是最好的队友。

    但,实际上,从派出妲己开始,妲己就已经被判了死缓了。

    古代多少上位者都是这般对待自己手中的刀的,当上位者需要时,这些刀去帮他们解决掉自己所不想看到的人,等任务完成后,就狡兔死走狗烹了。

    把刀给折断,给天下人看,

    看,

    罪恶份子已经被伟大的我给处决了,我还是这般的纯洁和一尘不染。”

    “那这个女人?”

    “老板不是说在房子里发现什么阵法还有那半截蛇干么?

    那就是那个女人放置的呗,老头这么有钱,为什么最后要住到祖宅那边的房子里去?房屋的设计和布置又经过谁的手?

    很明显,老头是被坑到了,虽然他也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但就事论事来说,有人把他一步一步地拉入了陷阱。

    海里的那条蛇就算没出问题,它想跑到陆地上来复仇也难,更别说它已经出了问题了,所以,有人牵线搭桥,这是肯定的,那么是谁牵线搭桥呢,只有那个女人最合适了。”

    “她是那条蛇的帮手?”白莺莺说完又摇摇头,“不对,老板和那条蛇有协议,不杀那个女人,那条蛇当初是答应了的。”

    老道看了看那边还在“假寐”的周泽,道:“不是什么蛇啊蛇的,这事儿就很简单,海神老爷看那个老头不爽,也不知道是因为老头早些年发家时是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或者是打着海神的名义做了很多肮脏的举措,那老头不是做海上走私的么?

    所以,那个女人就像是海神派出的妲己,甚至,贫道都觉得那个老头之所以自私到非人能理解的程度连自己一家老小都能咬牙去献祭,可能正是受到那个女人的蛊惑也说不定。

    或者,再换个可能,海神老爷看那那条蛇不爽,觉得那条蛇成精的话可能会影响到自己,所以做了一个局,给那条蛇也顺带坑一下,最后那条蛇不惜身死道消也要来陆地上报仇,海神老爷也是乐见其成。

    总之,不管咋样,那个女人必须死,她死了,海神老爷就还是那个海神老爷,继续保持着自己的伟大圣洁。”

    “那,那个女人真的好可怜哦。”白莺莺叹息道。

    “没啥可怜不可怜的,这就是命,变不了的,你看,老板都看开了。”

    周泽在这个时候站起身,看了一眼那边正在嘀咕着的老道和白莺莺,走上了楼。

    推开卧室的门,周泽走到窗口边,点了一根烟,在窗台位置,有一张画轴,这是那天之后的第二天,周泽让老道去买回来的。

    老道也是费了好大一把劲才算是找到了同款的海神画像,毕竟家里挂他的人家还是太少太少。

    周泽伸手摊开了画卷,

    对着画看了许久,

    最后,

    他拿出打火机,将画纸的一角点燃,然后放在窗台上的防盗窗上,看着它慢慢地燃烧成灰烬。

    “你在伤感什么。”

    小luoli的声音自周泽身后传来。

    “进门前,不知道敲门么?”周泽有些不满地说道。

    biu!

    小luoli的身形出现在了门外,然后敲门。

    “咚咚咚……”

    “进来。”

    biu!

    小luoli的身形又出现在了屋内。

    “你烧的是谁的画像。”小luoli问道。

    “不需要你管。”

    “好,我不管,我来是因为收到了那头蠢僵尸给我的信息。”

    “我说的是明天。”

    “但他今晚就会去上海,然后晚上十点的飞机回日本。”小luoli提醒道。

    “这件事,你怎么之前没通知?”

    “我也是刚刚才查到他订的机票信息。”小luoli一副我已经很快的样子。

    “那他现在在哪里?”

    “三处藏身点之一吧,以前他都是一天一天的轮流转,但是今天,我不确定他是否会继续按照规律。

    不过,我觉得,他在其中一个位置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为什么?”

    “因为我在跟踪他时,发现那个地点的屋子里,总能感应到另外一种匪夷所思的气息,虽然很微弱,也不值一提,但和另外两个地方有着一些特殊性。

    他既然准备回日本,想来是要带一些东西回去的,比如他最成功的研究成果?”

    小luoli说完,后退了两步,对周泽道:

    “总之,你决定。”

    “喊上莺莺,你和我一起去那个地方。”

    “好。”

    周泽换了一身黑色的卫衣走下了楼梯,同时对着白莺莺喊了一声,白莺莺马上跟着一起过来坐进了车里,连去做什么都没问。

    等到白莺莺坐进车里后,发现坐在自己身边的小luoli,小luoli这次明显只是带着灵魂体来,并没有带着肉身。

    “蠢僵尸,你哪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小luoli嘲讽道。

    “你嫉妒我。”

    “谁蠢到那个地步会去嫉妒你?”

    “你就是嫉妒我。”

    “我才不会嫉妒你!”

    “你还是嫉妒我。”

    小luoli不说话了,她觉得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争论下去实在是太愚蠢了。

    周泽拿出手机,对小luoli道:“给我地址。”

    小luoli报出了地址,周泽定位成功后,发动了车子,才开出去没多久,就有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周泽本想直接挂断,但一看是许清朗的,就直接接了。

    “喂,你那里怎么样?”

    “老头家,一共有多少口人?”

    “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回答我。”

    周泽闭上眼,回忆了一下,道:“加上老头是二十四个。”

    …………

    而在附院的抢救室里,许清朗一个人坐在过道的长椅上,他垂着头,看着地上的瓷砖。

    终于,医生走了出来,警察也走了过来。

    应该是因为烧了纸钱避免了很多周折和麻烦,医生和警察都没来询问许清朗关于女人死亡的事情,当然,在这件事上,许清朗本就没什么嫌疑,因为女人在自杀前就在自己的社交软件上留下了遗书自拍。

    这自杀,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看着护士将担架车推了出来,上面还盖着一条白色的布单,许清朗站起身,走到了担架车前,道:

    “我想再看看她。”

    两个护士对视一眼,误以为许清朗和这个服毒自杀的女人是情侣关系,犹豫了一会儿,也就点点头。

    许清朗掀开了布单,看着女人清素的脸,她还是那么的漂亮。

    许清朗见识过她在床上的风情和浪漫,

    但现在,人已经凉了。

    谈不上伤心,也谈不上多难过,只是有一点点的失落和唏嘘。

    许清朗抓起女人的手腕,看着她手腕上的伤疤,手指在上面轻轻地摩挲过去,一道一道地数着,这些伤疤,应该是从近俩月开始,一个一个地划上去的。

    她似乎是一直在准备着,也在做着最后的倒数。

    许清朗抬起头,走到楼道窗口边,推开窗子,让风吹进来。

    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去伤心什么,也不值得为那个躺在那里的女人去可怜什么,但人就是这种感性的动物。

    她做过什么,她对别人做过什么,她是什么身份等等,

    但她和我上过床,就本能的会有一种好感和亲近感。

    长舒一口气,

    许清朗下意识地掏出烟,想到这里是医院,就又放了回去。

    刚刚他数了,

    女人手腕上,

    有,

    二十四道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