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她必须死
    事情,已经落下了帷幕,之前的大航海包括海岛等等,仿佛是南柯一梦,终归是,结束了。

    妖精鬼怪之物,其实说句不好听的,登不上大雅之堂,否则这个世界也不会以“人”为主角,但人性方面的缺失却总能给他们施为的空间,甚至,有些人就喜欢自己给自己作死。

    周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该带入到鬼的世界观还是人的世界观里去,实际上在很多的时候,他对自己的定位也有些模糊,故而在很多的时候,他只是把自己当作一个看客。

    看他花开,看他花落,看人笑,看鬼哭;

    什么事情,只要看多了,也就麻木了。

    周泽让白莺莺搀扶着自己又上了二楼,这里的一切都没什么变化,哪怕是走到房间里时,周泽也仍然看见那个老头躺在沙发上正在酣睡着。

    白莺莺有些不解,问道:“没死?”

    那条蟒蛇可是被周泽放上去了,结果它没能杀掉人?

    周泽摇摇头,人已经死了,老头印堂的黑气根本就掩盖不住,哪怕不是瞬间顷刻死亡,在之后几天内,他也会以极为痛苦地方式死去,受尽折磨。

    女人躺在地上,裙摆掀开,露出了里面的大片。

    周泽盯着看了一会儿,

    白莺莺在旁边嘟着嘴。

    少顷,周泽走过去,帮女人整理了一下衣服,他们都在熟睡着,之前发生的很多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也相当于一场梦,但他们二人的命运,却早已经发生了好几次的改变。

    周泽又在这栋屋子里转了两圈,在一处墙壁后面,发现了半只蛇身,是小蛇,青色的小蛇,已经变成了蛇干了。

    而且屋子的门也有些不对劲,上面刻画着不少奇怪的纹路。周泽让白莺莺帮忙把这些纹路都拓印了下来。

    然后,周泽也没叫醒女人问尾款的事情,和白莺莺直接离开。

    回到书屋后,过了大概一个礼拜的时间,许清朗也从那一晚的恐怖氛围中走了出来,开始负责书店里大家的三餐。

    再加上每天晚上书屋都有一两个鬼上门送生意,周老板的日子倒也算是过得充实,最关键的是,他的身体已经复原了大半。

    一些本就该解决的事情,也该提上个日程,比如那位从五年前就开始蹦跶的神父,该下地狱了。

    “约林可,明天中午在书店碰头。”周泽对给自己倒茶的白莺莺说道。

    “好。”白莺莺马上拿出手机发信息,问道:“老板,这是要去打算找那个神父了么?”

    周泽点点头,虽说老头那一家子的死亡主要原因还是老头自己“鬼迷心窍”的大自私,但那个神父在这里头也起到了不小的推动作用。

    再加上对方还偷了自己的骨灰,这笔帐,肯定要算了。

    “老板,你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白莺莺提醒道。

    “什么事?”

    “尾款啊,还差八百万的尾款呢。”

    “呵呵。”

    周泽笑了一声。

    “老板,不带这样的,看人家好看你就不要钱了,好看又不能当饭吃。”

    “有那一百万的订金,也差不多能用很久了,之前借你的钱不是给你了么,你去把你那两件陪葬品赎回来吧。”

    “不是,老板,哪有你这样子过日子的啊,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这样轻轻松松地八百万不当一回事儿,以后日子还怎么过下去?

    是八百万唉,不是八百快!”

    白莺莺一副男人果然靠不住的语气。

    “老板,报纸上出新闻了。”刚拖好地的老道拿着报纸走了过来。

    老头死了,上了报纸,很多人去吊唁,死因则是因为病重,没扛过去。

    老头生前也是个体面人,

    他的葬礼,排场也很隆重,其实,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很多人可能在台前时风光无限,但谁知道他背后的男盗女娼,人前的一个角色人后一个角色,这种反转,也早就让大众感到麻木了。

    “啊!”

    白莺莺忽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周泽正好端着茶,被她这一吓茶水都洒落了出来。

    “你看这里老板。”白莺莺指着另一个版面说道。

    周泽看了过去,标题是:

    “富豪遗孀捐献所有财产”。

    是那个女人,把自己可以继承的所有财产,都捐献出去了。

    “她为什么啊。”白莺莺有些难以理解。

    然后,白莺莺又看向了一脸平静的周泽,问道:“老板,你早知道了?”

    周泽摇摇头。

    “八百万啊,你的八百万也捐给了希望工程了。”

    “捐就捐吧。”

    “老板,什么叫捐就捐呗。

    这捐的是钱啊,又不是捐的八百万的精。

    而且,老板,我也穷啊,我还想多买一点陪葬品呢,你也捐一点给我呗?”

    白莺莺凑上来卖萌道。

    “什么八百万?”许清朗端着咖啡走了过来。

    “就是上次和你说的那个很有钱的女客户,本来说帮她解决了麻烦,还有八百万尾款的,结果人丈夫了,她却把遗产都捐献了。”白莺莺给许清朗解释道。

    “这么夸张的么?”许清朗也吓了一跳,那捐献的数字得按照多少亿来算吧。

    “哟,瞧谁来了。”

    老道指着门口说道。

    门口,站着一个女人,身穿着黑色礼裙,蒙着黑纱,

    这个装束很多男生都很熟悉,

    未亡人的装束。

    女人走了进来,对于周泽微微点头,道:“我要回老家县城生活了,你的尾款,对不起了。”

    “喂,什么叫对不起了啊,你知道我家老板多穷么,工资都发不出来,你还吞了他八百万!”

    老道直接牛气道。

    “老道,地板脏了。”

    “啥?”

    然后,老道看见周泽作势要把茶水倒在地上,马上识趣儿地闭嘴不说话了。

    “真是对不起了,你也不会在意的,是吧?”女人看着周泽说道。

    “我不在意,我只希望我以后生活条件好了去游轮上吃烧烤时,能风平浪静。”

    “您说笑了。”

    女人转过身,直接推开门走了出去,她似乎特意过来,只是为了说这些话。

    而许清朗在此时终于缓过神来,太像了,真的太像了,虽然她戴着黑纱遮面,但是声音和身形,真的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

    许清朗当即准备追出去,但他的手却被周泽死死地攥住。

    “你做什么!”许清朗对周泽吼道。

    “不管你和她有什么关系,你最好都别去。”

    “不可能,有些事我必须要问清楚!”许清朗坚持道。

    周泽有些无奈地摇摇头,站起身,“行吧,我陪你一起去。”

    随即,周泽和许清朗一起走出了书店,女人还在前面走着,许清朗快速地追上去,直接双手抓着女人的肩膀。

    女人身体一颤,问道:“小鹌鹑,你这是什么意思?”

    许清朗喉结动了几下,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说自己的落荒而逃?

    “你的手。”

    到底是和自己有过关系的女人,虽说是露水情缘,但也是体液交换的缘分。

    许清朗伸手抓住了女人的手腕,那上面疤痕累累,“这是我特意从老家带来的药膏,可以除疤的。”

    女人似笑非笑地看了看许清朗,然后又看了看站在身侧的周泽,最终,她的目光还是落在了周泽身上。

    “我不知道你和他之间还有关系。”周泽解释道。

    女人点点头,表示相信。

    然后她主动地抱紧许清朗,

    许清朗一愣,

    对方穿着未亡人的衣服,周泽又在旁边,许清朗当即有些手足无措。

    然后,

    一声干呕的声音结束了尴尬。

    “呕…………”

    女人吐出来了,

    吐出来的是血,

    溅射了许清朗一身,

    然后她颓然地倒了下去。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许清朗看着自己满是鲜血的双手吼道。

    女人已经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她服毒了。”周泽说道。

    “那你抢救啊,你救救她啊,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做什么啊!”

    许清朗一只手抓着周泽的手臂摇晃道。

    “救不了。”周泽很平静地说道。

    “为什么?”

    “她是自己要死的。”

    “她怎么可能自己要死。”许清朗不解地问道。

    “她必须死。”

    周泽点了一根烟,道:“你打120吧,她是自己服毒的,和你没什么关系,或者,你也可以烧点纸钱,总之,处理好她之后,再回来吧。”

    转身,周泽走回了书店。

    白莺莺见周泽一个人回来了,当即问道:“老板,许美人呢?”

    “他有点事要处理。”

    “和那个女人?”白莺莺露出了恍然之色,“一定是那女人见色起意,撇下你,看上许美人了对不对?”

    “她死了。”

    “什么?”

    “死了。”

    “她怎么可能死的?”

    “自杀的。”

    “她怎么可能自杀?”

    在白莺莺看来,那个女人市侩,拜金,爱享受,这样子的人,怎么可能会去自杀?

    “妲己为什么死了?”

    “什么?”

    白莺莺不懂为什么老板忽然问自己这个。

    “的故事,你知道的吧。”

    “我知道啊。”白莺莺回答道。

    “那么,她为什么最后死了。”

    “因为她是坏女人啊,她残害忠良,死有余辜呗。”

    “嗯,一开始,其实是因为纣王在女娲庙里不敬,女娲震怒,所以派下了三只狐狸里面就包括妲己来迷惑纣王,加速结束商朝气运。

    最后,妲己成功了,商朝灭亡了,妲己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回去复命了,因为她的任务也确实完成了。

    姜子牙追杀她,她跑去找女娲,女娲说:

    你死有余辜,

    我是叫你去迷惑纣王早点结束商朝气运,但我没让你残害忠良鱼肉百姓啊。

    然后,

    女娲把妲己杀了。”

    “这…………老板,你的意思是……”

    “屋子的设计,以及屋子里藏了好几年的蛇干,再加上那个老头最后居然只和她一个人住在屋子里。”

    “是这样……”白莺莺若有所思。

    “所以,她必须死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