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海中祭祀!
    大海啊大海,你全是水……

    周泽倚着门框,看着外面的波涛汹涌,有一些无奈,也有一些头疼,颇有一种双方厮杀结束后从尸体堆里站起来结果发现迎面又出现了一群敌人骑兵的无力感。

    仿佛之前的一切努力,都是一场笑话,是一次闹剧,一点意义都没有。

    “老板!你快来啊老板!”

    白莺莺这个时候在上面忽然喊了起来,似乎遇到了紧急情况。

    周泽抬起头,看了看上面,然后试了试把手伸到外面,触感冰冷,格外真实。

    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是假的,这肯定是假的。

    又不是神话传说里的龙王爷水淹陈塘关逼死哪吒,周泽是不可能认为那个海神真的会发大水淹了通城,就为了找自己这个鬼差麻烦。

    一是对方估计也没那么夸张的神通,

    二就是哪怕他有,但也不可能敢这么做。

    海水是假的,但问题来了,它能欺骗你的一切感官,能让你自上而下一切的感知都认为自己被溺水了。

    这可以是一种催眠,但却超脱于催眠,鬼一般用这种手段去诱杀人,但这一位用起来,会更恐怖。

    周泽相信哪怕自己现在做一个木板船漂出去,估计他能让自己在海面上漂十天半个月的没变化,活脱脱地让自己渴死或者饿死以及淹死。

    扶着墙壁,周泽慢慢地走上了楼梯,白莺莺刚刚在喊他。

    当周泽有些艰难地走出楼梯时,却发现自己所站的位置并不是民居房的二楼,而是在一艘游轮的甲板上。

    “老板,这里变样了。”

    白莺莺站在甲板上对着周泽喊道。

    “那个老头和女人呢?”周泽问道。

    白莺莺之前被他安排到二楼保护那个老头和那个女人的,结果现在白莺莺是一个人。

    然后,周泽下意识地向一侧的椅子那边坐了上去,长舒一口气,自己头顶还有一个遮阳伞,旁边还有饮料酒水。

    周泽是真的有些累了,这具身体,被自己连番折腾之下还没散架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现在真的是连动一下都能牵扯到身体的各个关节一起造反生疼。

    “我不清楚,刚刚我只是觉得眼前一花,然后就发现自己跑到游轮上来了。”

    白莺莺环顾四周,继续道:

    “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和我家夫人以前用的障眼法差不多,但真的好逼真啊,连空气里的咸味都是一样的。”

    周泽点点头,端起旁边的杯子给自己倒了一些冰水,喝了两口,道:

    “没猜错的话,这个游轮应该是五年前出事儿的游轮,你找找看,这里应该有那一家子。”周泽提醒道。

    “那找到了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我又不会障眼法。”

    周泽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既来之则安之吧,那位海神大爷想不罢休,那自己只能等着和应着,双方的体量,毕竟不在一个层次上。

    其实,周泽一直以来都是被架在火上烤着,关键原因,还是因为那位海神位置太高,不屑于和自己聊聊,自然更不屑于和自己谈判讲条件了。

    白莺莺听话地去楼上找去了,这个游轮有三层,中间甲板一层,上面一层,船舱位置一层,很快,白莺莺从上面下来,道:

    “上面没人。”

    “那就再下去看看。”

    白莺莺又下去看了一下,之前周泽上来时,下面其实还是客厅的原貌,但是当白莺莺在下去时,就变成船舱的位置了。

    “老板,还是没人。”白莺莺检查完上来喊道。

    “没人?”

    这让周泽也有些不可思议。

    “对啊,下面每个房间我都去看了,确认没人,连一个船员都没有,这艘游轮就自己停在海面上。”

    “这不应该啊。”

    周泽喃喃自语,

    那些位置比较高的人,总喜欢玩什么因果循环的把戏,因为这样显得更有b格一些吧,正如菩提老祖给孙猴子后脑位置敲三下。

    之前,看见海水,再看见游轮时,周泽是觉得海神老爷是想让自己等人看看五年前的那一幕到底是如何发生的。

    或者说,海神老爷是想一边惩罚自己要惩罚的人一边还想要秀出一个高端操作,秀得你服服帖帖,在旁边只能拍手喊道:

    “哦,

    原来如此,

    果然如此,

    居然如此,

    666666666!”

    但你现在只弄出个大海,再弄出个游轮,除了自己和白莺莺以外,就没龙套了?

    这个剧本还怎么进行下去?

    难不成是海神老爷电量不足,所以只搞了一半下面一半搞不了了?

    “再检查一遍,看看有没有其他的信息。”

    周泽只能咬牙站起来,先往下面走去,白莺莺则是去上面再检查一遍。

    千万不是电量不足弄出个半成品啊。

    周泽只能在心里这样喊着,因为如果人家只是搭建个舞台,海神老爷想在自己这个鬼差面前秀一把,那最坏的接过就是海神成功了,秀了自己一脸,然后该死的人就死去吧,自己也没能救下人,尾款也就没消息了,但之后也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但如果是一个半成品,这个剧本还怎么演下去?

    自己和白莺莺就这样尴尬地站在这里?

    天知道这个幻境能维系多久的时间,自己对这方面是一窍不通,白莺莺可能懂一点,但也只是个半桶水,总不能让自己在这个鬼地方待个大几十年一甲子的,等白莺莺修炼得更牛逼一点,或者自己也再进化一点才能出去?

    这段时间,没有酸梅汁就算了,连饭都没有,自己这个身子,可抗不了这么久不进食。

    想着想着,周泽居然还特意把头伸到舷窗那边向着海面下面看看。

    有没有鱼?

    如果有鱼的话,自己还能靠吃鱼为生。

    但这一看不要紧,周泽赫然发现在船身侧面下的水面位置,有一团黑色的东西在下面盘踞着,像是水草一样,不停地随着波浪飘荡,但却一直不离开甲板位置。

    周泽下意识地弯下腰,伸出自己的拐杖想要到水里挑一下,但没成功,反而差点让自己也摔到海里去。

    以现在自己这个堪比七八十岁老爷爷的身体状态掉下去,就真的只能溺死了,连扑腾几下做垂死挣扎的姿态都够呛。

    “莺莺。”

    周泽对着上面喊道。

    “蹬蹬蹬…………”

    白莺莺很快地跑了下来。

    “老板,怎么了?”

    “你去水里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周泽指了指下面说道。

    白莺莺探头看下去,也注意到了那一团黑色的水草,当即纵身跳了下去。

    姿势优美,

    动作标准,

    水花很小。

    落水后的白莺莺借着惯性继续往下潜伏,周泽则是在上面等待着。

    大概半分钟后,白莺莺浮出水面,此时,女僵尸全身上下都湿漉漉的,而且连肤色都有些泛白,周泽可不认为陪着是因为海水温度太低白莺莺给冻的。

    僵尸怕冷?

    可能么?

    “那是什么东西?”周泽问道。

    “老板,他们…………他们………………”

    “快点说啊。”周泽催促道。

    这关系到自己和白莺莺能不能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他们都在下面呢,老板,一家人,全都在下面。”

    白莺莺对着下面指了指。

    “都在下面?”周泽有些惊讶,同时想到了什么,伸手指着下面的黑色水草道:“这是头发?”

    “对,是头发。”白莺莺肯定道。

    “他们都淹死了?”

    “额…………”

    白莺莺露出了一个很呆萌的表情,有点纠结,有点为难,也有点无措。

    如果不是距离太远,自己拐杖长度不够,周泽恨不得此时举起拐杖敲一下她的头,都这个时候,你还泡在水里,居然还卖萌?

    “老板,你跳下来自己看吧,不是很好描述啊。”白莺莺干脆这样说道。

    “…………”周泽。

    我能跳下去,我刚怎么不直接跳下去而是喊你来?

    “老板,你下来吧,我接住你。”白莺莺张开了双臂,“下面的东西,真的得你自己来看才行。”

    周泽犹豫了一下,干脆丢下了拐杖,然后翻身真的跳下了甲板。

    “噗通”一声入水,

    然后周泽被白莺莺抱住。

    “老板,你深呼吸,我带着你下潜,如果你要换气就掐一下我的胸。”

    “…………”周泽。

    紧接着,白莺莺在看见周泽深吸一口气后,直接带着周泽下潜,她的身体素质很强,甚至完爆那些游泳运动员,所以哪怕带着周泽这个累赘,但是在水下也依旧来去自如。

    等进入水面之后,

    周泽先看见的是依靠在船身侧面像是被钉在原地的一个大铁笼子,

    在这个铁笼子里还固定着一个很大的供桌,供桌上有神像牌位,赫然是那位水神老爷的,甚至连上面的贡品也就被固定在那里,让起在水下也依旧和铁笼子保持着相对静止的状态。

    同时,

    在铁笼子里面,

    二十多号人,

    男女老少,

    不断地随着波涛在铁笼子里随波逐流,

    一些人在下面

    一些人在中间,

    有一个年纪大概在二十岁的女人最可怜,

    她的头卡在了铁笼子最上面的缝隙位置,被意外地固定住了,

    然后她的头发延展出去,

    在上面,

    飘啊,

    飘啊…………

    ——————

    不好意思,大家,今天龙身体有些不舒服加上有点事情,更新晚了,接下来在凌晨还有一章。

    莫慌,

    抱紧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