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有鬼啊!
    一直到最后从老头房间里走出来,周泽都没有说什么,只能在心底默默地佩服老头确实是天生的富贵命,和几十个亡魂住在一起,什么事儿都没有,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就算了,连运势也一直不错。

    这种命格,羡慕不来的。

    周泽也没问那些个军魂愿不愿意去地狱,或许,他们的执念只是因为老头还活着,而老头愿意祭祀他们,再加上以前战友的关系,所以他们得以聚集在老头的家里,每天晚上在老头入眠时,大家一起喝喝酒侃侃大山。

    很闲适也很平静的生活,且没有对周围人造成任何的影响,作为鬼差来说,也完全可以由得他们去。

    估计等老头寿终正寝时,他的亡魂才会真的加入到自己战友们的序列之中去,到时候大家一起下地狱,黄泉路上也不会寂寞。

    就像是以前走南闯北打仗一样,大家在一起,就不会觉得畏惧了,横竖一条路,跟着红旗走就是了。

    如果周泽强行收走这些军魂,老头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几乎是将老头原本的生活节奏给完全掐断,周泽还真担心老头可能会因此出现什么意外。

    不管怎么样,人家至少真心实意地帮过自己,自己再去害他的话,有点说不过去。

    不过因为周泽的这一打岔,老头屋子里今晚的聚会结束得很快,隔壁屋子也就没有再传来什么声响。

    兴许,那些军魂自己心里也清楚,他们能否继续留在这里,其实也只是在周泽的一念之间。

    回到房间里后,林医生帮周泽重新躺在了床上,她还是侧着身子,看着周泽,今晚发生了些许的波折,周泽是原本就睡不着,林医生也没睡得多么踏实。

    伸手,牵住了她的头发在手里轻轻地摩挲着,周泽很享受这种感觉。

    无关亲情,无关爱情,无关责任,只要正常一点的男性在身边有一位美丽的女性躺在你旁边,哪怕你什么都不能做,也会觉得心情愉悦。

    “这两天的经历,很丰富。”林医生开口道。

    周泽点点头,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接受自己的丈夫被借尸还魂已经很艰难了,同时还经历了一系列灵异的事件,也亏林医生很坚强。

    “我会一直看见那些东西么?”林医生问道。

    “不会,过两天就好了,等回去后你请假好好休息一阵子。”

    林医生点点头,她总是很听话。

    “你最近过得好么?”

    “挺好的。”周泽回答道。

    “那就好。”

    林医生依偎在周泽身边,慢慢地闭上眼,好像又入睡了。

    周泽还是睡不着,他干脆拿出了那两张鬼差证,这两个证件中间开始都泛白了,而且有了明显的折痕,意味着它们至多只能再承受一次“认主”。

    两个证件,相当于两个编制在手,在阳间,可以弄到编制的人都可以走路时鼻子朝天了,在阴间,其实这两个东西更为紧俏。

    不过周泽并没有想好怎么用这些东西,他原本想着从那几十个军魂里找两个过来继承这个,想想似乎又不可能。

    倒不是周泽有什么心理洁癖,而是纯粹地因为想要继承鬼差证条件确实很苛刻,必须是那种有肉身的亡魂。

    普通的亡魂哪怕能够鬼上身,但也不是真正的“借尸还魂”,并不符合条件。

    真正能够继承这个的,也就只能是自己、唐诗以及梁川这种的地狱偷渡客,这个证件的作用不是给你法力给你实力,实际上,它只是一种象征性地作用。

    它能够锦上添花,把你的灰色的身份漂白,仅此而已。

    就像是古代落草为寇的土匪势力大了之后接受朝廷招安可以获得官职一样,你普通的良家子农民可没这个待遇可以享受。

    也因此,这两个证件其实很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要找同样的地狱偷渡客,何其的难,唐诗曾说过,她在阳间找了半年,才找到一个梁川,之后才找到一个自己。

    如今,满打满算,也就才三个人。

    周泽的指尖在鬼差证上摩挲着,忽然间,周泽发现鬼差证在自己指甲的刺激下,竟然散发出一股蓝色的烟。

    这烟味有些好闻,沁人心脾。

    然后周泽看见这个证件似乎比之前更破了一些,当下停止了这种行为。

    这个也确实太奢侈了,比抽最高档的雪茄还要奢侈。

    放下了证件本,周泽拿出手机,打算把今夜熬过去,明天就让林医生开车送自己回通城的书店,老道的事情许清朗他们应该去着手解决了,估计又要烧一大笔纸钱。

    好在,老道回不回来的来,问题不大。

    关键要把那只猴子给找到。

    但很快,周泽听到了从院子围墙那边传来的“细细碎碎”的异动,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翻着围墙。

    声音越来越大,翻围墙的东西似乎还不少,渐渐的,这声音也吵醒了林医生。

    林医生今晚的睡眠质量真的很堪忧,每次刚入睡一会儿就被吵醒。

    就像是一些有阴阳眼的人平时生活也很麻烦一样,当你能够感知到普通人所感知不到的东西时,确实是一件很让人困扰的事情。

    林医生的这种状态估计还会维系个一两天,等身上“磁场”消散掉了才会恢复正常,而且还要注意不能受凉,否则很容易生病。

    “外面,有声音?”林医生对着周泽问道。

    周泽点点头。

    林医生还以为是隔壁之前“吵闹”的人,但实际上不是,要怪只能怪刚刚周泽手贱,以损害鬼差证为代价使得其发出了香味,这种香味不光是让周泽觉得很好闻,也吸引了一些附近的孤魂野鬼本能地靠拢过来。

    这是业绩了,周泽想着爬起来,去外面签收一波快递。

    但就在此时,隔壁屋子里,老头又出来了,好像去的是那个厕所。

    年纪大了,水管就容易生锈,滴漏什么的,最是常见了。

    这让周泽有些担心,虽说孤魂野鬼基本都是小猫两三只,弄不出什么大乱子,但老头毕竟年纪大了,万一受到什么影响可能后果会比较严重。

    如果老头一直留在屋子里,有那一批战友保护着,自然什么都不用担心,但是他现在却走出来了,就会有一定的概率发生什么意外。

    军魂和普通的亡魂有很大的区别,他们的活动范围其实真的不大,而且恪守着自己的“纪律”,这个世界对于他们的限制,也确实比其他的亡魂更加的严格。

    陈毅将军曾写过“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的诗句,但实际上,作为阴司的维稳机构来讲,它能容忍你孤魂野鬼一般的飘荡,小打小闹,但你如要组队搞事情,那对不起,阴司也不是吃素的。

    而且,周泽之前进院子时,并没有感受到那些军魂的所在,一直到进了老头的屋子,老头掀开帘子时,才看见屋子里坐着的满满当当的人,这意味着这批军魂他们只能在屋子里这块有限的区域里活动。

    不管怎么样,鬼是自己招来的,总不能让老头替自己出事儿。

    “扶我起来吧。”周泽说道。

    林医生搀扶着周泽下了床。

    二人刚走到门口时,听到了外面的对话。

    像是有一男一女。

    “左边屋子里,好多人,好凶的样子。”女人说道。

    “是的,但他们出不来的,不用怕,有我在。”男鬼说道。

    “右边屋子里和我们一样,也是一男一女,男的好像还受伤了。”女人又道。

    林医生也听到了对话,有些担心地看着周泽。

    周泽倒是不担心了,他真希望对方直接向自己这边冲来,也省得自己再跑出去。

    “不行,那男子比左边屋子里所有人加起来都更恐怖,他让我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不要去招惹。”

    林医生有些意外地看了看周泽,

    周泽微微抬起头,

    配合着一男一女给自己在女票面前装逼的节奏。

    这一对夫妻鬼,很有b数啊。

    “左边不能去,右边也不能去,那那个香味到底是哪里飘出来的?也就只有一个老头在茅厕那边,兴许在他那里吧。”女人嘀咕道。

    “也就只能去他那里碰碰运气了,这个四合院,太邪性了,比咱们的坟头那边还要邪性。”

    一男一女两个鬼像是统一了思想,准备对老头下手。

    其实,还是周泽低估了那种香味对于鬼魂的吸引力,这一男一女明显是化鬼多年的存在了,近乎要成精了。

    俗话说的鬼精鬼精的,这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形容词,其实也是一个名词,任何存在,修炼到一定程度都能成精。

    老头喝了酒,有点晕乎乎的,手一直抓着抓着,就是抓不住自己的水管,很困恼。

    一男一女两个鬼直接冲进了茅厕,

    正当周泽在林医生搀扶下走出房间门打算过去解决问题时,

    只听得一男一女两声惊恐的惨叫:

    “有鬼啊!”

    “有鬼啊!有鬼啊!”

    然后那一男一女就在周泽的注视之中迅速地冲出了四合院的墙壁,落荒而逃。

    林医生有些不敢置信,甚至有些细思极恐,喃喃道:

    “那个老头,也是鬼?”

    一个鬼,活生生地走在路上,还把自己和周泽领回了家?陪自己吃饭,下象棋?

    周泽摇摇头,纠正道:

    “他们喊的不是有鬼,

    而是有贵,

    贵人的贵。”

    贵人在此,神鬼退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