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善良的老人
    上午时分,太阳终于出来了,一片风和日丽的景象,和昨日刮风下雨龙卷风肆虐简直是两种极端。

    林医生眯了眯眼,她终于从昨晚的昏迷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脸上有些干,好像黏着什么东西,甚至还粘在了自己眼睛上,伸手轻轻地擦了一下自己的脸,睁开眼,看见自己掌心位置上擦下来的白色斑痕。

    再拉下车前面的镜子,只见自己脸上全是这种白色的斑渍,带着浓郁的气味。

    林医生虽然未经人事,但她毕竟是医生,而且这个年代信息很发达,也不再是古代那种闺女出嫁前母亲给看春宫图传授技能的时代了。

    自己脸上的这些痕迹,

    好像是……精斑。

    下意识地打开了车门,林医生心里有些慌乱,昨晚诡异的一幕,让她现在都有些心有余悸,然后,她看见靠着车门坐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周泽。

    此时的周泽,当真是凄惨得很,全身上下像是没有一块好皮肤,就像是一个刚刚被严刑逼供的犯人被丢了出来自生自灭一样。

    “阿泽,阿泽!”

    林医生马上蹲下来,喊着周泽的名字,她生怕周泽出现什么意外。

    这一次,昏迷的时间比以前短多了,像是自己的身体已经慢慢习惯了一样,可能也有着吞吃了几个鬼差灵魂的缘故,一些地方得到了滋补和加强。

    总之,不过昏迷了半夜的功夫,周泽居然真的在林医生的呼喊声中睁开了眼。

    入眼的,是林医生此时的脸,周泽当即被吓得倒吸一口凉气,艰难地开口埋怨道:

    “大早上的,还敷面膜啊。”

    林医生又好气又好笑,但眼下的周泽打又打不得,骂又舍不得,只能从车里抽出湿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脸。

    擦拭的时候,她也注意分辨了一下,似乎不是精斑。

    “我给你打急救电话。”林医生开口道。

    “别…………”

    周泽有气无力地摇摇头,

    “给我书店……打电话……让老道带着……带着他的猴子,来这里。”

    林医生犹豫了一下,抑制住了自己打电话给120的职业本能,选择听从周泽的吩咐,拿周泽的手机给书店打了电话。

    那边正好是老道接的电话,当即明白肯定是自家老板又开无双了。

    也不含糊,说马上带着猴砸动身过来。

    “我们现在去哪里?”林医生问周泽。

    “随便找个地方先安顿一下吧。”周泽说道,“扶我上车,你开车,找个小旅馆,哦,对了,那边草丛看看,找一找有没有类似驾驶证的东西,帮我捡起来带着。”

    林医生闻言马上去前面草丛那边找寻,其实还是很好找寻的,有两处地方的草丛明显带着油渍,像是大晚上地被人泼上了猪油一样。

    当然,林医生自然不可能直接分辨出来这其实是尸油。

    “是这个么?”

    林医生找了两个小本本过来递给周泽看。

    两个鬼差证都泛黄了,但没坏,意味着还能用。

    “是这个。”

    周泽示意林医生把这两个东西收起来,然后在她的搀扶下,自己坐上了车。

    身上几乎没有大块完整不受伤的地方,但好在周泽也是一回生二回熟了,又有林医生坐在旁边,还不至于疼得大喊大叫。

    不过,因为刚刚经历了龙卷风袭击的原因,很多房屋出现问题或者坍塌的居民都选择暂时在旅馆住下,也因此,从这个村子出去到小县城的位置上,所有旅馆无论大小,基本都没空房了。

    林医生把车开到了县城尾端,下车去那家小旅馆继续询问。

    周泽则是瘫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隔着车窗,

    望天。

    这时,从车门那边走过去一个提着菜篮子的老头。

    老头真的很老了,满头白发,留着山羊须,身形也佝偻了下去,但走起路来,却依旧透着一股子的硬朗。

    最重要的是,老头从周泽身边走过时,周泽明显地感觉自己看他的目光像是被刺了一记。

    老头停下了脚步,看向了车里的周泽,有些奇怪,伸手敲了敲玻璃,问道:

    “后生,受灾了?”

    意思是在龙卷风袭击里受伤了?

    周泽点点头。

    “怎么不去医院?”老头好奇地问道。

    “穷。”

    “…………”老头。

    犹豫了一下,老头把手伸进来,检查了一下周泽的伤势,道:“这皮外伤伤得真够均匀的啊,全身上下都有。”

    “嗯。”

    这时,林医生走了回来,她看了一眼站在车窗边的老头,对周泽道:

    “还是没房间。”

    “现在哪里还会有房间哦。”老头摇摇头,道:“算了,到我家去住吧,我家院落大。”

    林医生看向周泽,询问周泽的意见。

    周泽点点头,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头会忽然打算帮自己,要知道,这年头身上没个大几千万身家,还真不敢在马路上随便帮人。

    老头家确实很大,是一个类似四合院的样式,且在周泽下车时,老头帮着林医生一起把周泽搀扶进了一间屋子。

    他的力气,还挺大。

    躺进屋子里,老头说去给周泽弄点中药就出去了。

    林医生则是坐在周泽身边,她也有些不敢置信居然能在路上就碰到热心肠的人,还把自己二人带回了他家。

    “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林医生感叹道。

    周泽则是看着床旁边墙壁上挂着的相框,里面珍藏着很多勋章和奖状,还有一些合影照片,不出意外的话,老头以前应该是个当兵的。

    “你饿了么?”林医生问道。

    “还好。”周泽摇摇头。

    “姑娘,你会做饭么?”

    老头手里端着药膏走了进来。

    “会的。”林医生回答道。

    “那你去做饭,我给他贴些膏药,治外伤效果很好。”

    林医生又看了一眼周泽,显然,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周泽一个人留在屋子里。

    周泽对她点点头,示意她去。

    老头在周泽床边坐了下来,伸手拍了拍床单,道:“不害臊没什么规矩吧?”

    周泽摇摇头。

    “那就把衣服脱喽,算了,我来帮你吧。”

    老头伸手,帮周泽把上衣脱了,看着周泽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势,砸吧砸吧嘴,道:

    “啧啧,当初在战场上,你这样的伤也少见哦。”

    “老先生以前当过兵?”周泽问道。

    “当过,打鬼子的时候我还小,只会拿个红缨枪,打老蒋时我倒是正儿八经入伍了,然后还去过朝鲜,也去过藏南。

    运气好,没死,也没怎么受伤。”

    “福大命大。”

    “阎王爷不收我,没办法,你说说看我现在每个月还得领这么多的津贴,又不能给国家做什么贡献,还不如让阎王爷派个鬼差什么的把我领走算了。”

    “…………”周泽。

    “行了,贴好了,你这身子骨,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但摸起来,还真糙实,底子不错啊,练家子?”

    “算是吧。”周泽敷衍道。

    “知道我为什么把你领进家门么?”老头问道。

    周泽摇摇头。

    “看你顺眼。”

    “这个理由不错。”

    “人呐,活到我这把年纪了,做啥事儿也就能随个顺心意了,也不想去顾忌担心那么多。”

    晚饭是林医生做的,不过周泽吃得不多。

    饭后,老头邀请周泽一起下象棋,林医生则是去老头里屋的收藏室里去看古玩。

    周泽躺在床上,对着棋盘,老头走一步,周泽说一步,老头帮周泽落子。

    周泽象棋技艺不算好,老头故意让了一个车,一直没动,倒也能杀个有来有回。

    下着下着,天黑了,周泽来了电话,是白莺莺打来的。

    说是老道开车来的途中遇到了交警,因为无证驾驶车和人都被扣了,猴子不得已自己藏附近草丛里去了,也不敢让警察看见,否则私养国家保护动物的罪名能让老道罪加一等。

    这让周泽有些始料未及,本想着老道早点带着猴子过来,自己能更好地治疗,没想到老道自己出了意外,合着不光是自己没驾驶证,老道一直以来也都是无证驾驶。

    “怎么了?”老头等周泽挂了电话问道。

    “来接我的朋友路上出了点事儿,今晚可能来不了了。”

    “来不了就在这儿住下,我看你顺眼。”

    “…………”周泽。

    象棋下完,老头打了个呵欠,像是要睡了,跟周泽摆摆手,收了棋盘,就说要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等老头走出去后,林医生走了进来。

    只不过,她的脸色有些凝重。

    “怎么了?”

    周泽问道。

    “阿泽,这个老人家,有点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之前不是说他人很好么?”周泽问道。

    “总之让我有些不适应,还有,这个四合院也有一些古怪。”

    “没事,有我在呢。”周泽安慰道。

    林医生点点头,稍微心安。

    谁知道周泽话没说完,继续道:

    “有我在呢,我现在什么状况你也清楚,有事儿的话,你得记得背着我一起跑,别把我落下。”

    “…………”林医生。

    “我去弄点热水帮你擦擦身子。”

    林医生起身走了出去,等到她从厨房那边端着热水出来时,恰好看见周泽所在的隔壁屋子像是亮着灯,那是老头的房间。

    等她走近了,听到了里面喝酒划拳的声音,还有老头的声音也在里头,人声嘈杂。

    “小李子,你家今儿来客人了啊?”

    “嗯,一个女娃子和一个男娃子。”

    “那女娃子长得真不错,跟地主家的大小姐似得。”

    “你还偷偷看了人家?”

    “看看又不少块肉,咋了?”

    “那男的长得更不错。”一个声音忽然道。

    “你小子,我老早就觉得你不对劲,原来你真的不喜欢女人,喜欢那一口。”

    “喜欢,我不敢喜欢啊,就看他喜欢不喜欢我们了。”

    “啥意思?”

    “他如果不喜欢,我们以后就喝不了酒,吃不了肉,过不上这种日子了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