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同行的侵犯
    驾驶位置上的男子确实长得和周泽一模一样,但林医生清楚,真正的周泽正在后备箱那里拿饮料。

    再加上之前周泽和她说的那些话,让她清楚,危险随时都可能发生,而现在,其实已经发生了。

    男子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是周泽之前拿在手里过的,她在把玩着,似乎对这个笔记本很感兴趣,但他并没有打开,只是在手里不停地翻转着。

    不过,他看林医生的次数比看笔记本要多得多,显然,在他看来,林医生比这个笔记本更重要一些。

    “呵。”

    男子轻笑了一声,身体微微后靠。

    而后,一缕青烟自他嘴里飘散出来,带着浓郁的致幻效果,林医生还想喊后面的周泽,提醒他,但在顷刻间自己就失去了意识。

    一切的一切,发生地太过迅速,根本就没给她更多的思考和反应时间,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什么特种兵或者女王之流。

    男子好整以暇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推开了车门,走了下来。

    在下门的瞬间,他整个人又变成了林医生的模样,衣服和气质,完全一模一样,让人根本找不到丝毫的纰漏。

    甚至连脸颊上还未完全褪去的羞红也依旧存在。

    这足以可见,他是一个绝对的精致主义者,一个对细节吹毛求疵的人。

    和无面女不同,他的变化更像是一种精益求精的艺术,无面女则是简单粗暴的套用变化。

    他走到了后面,看见刚刚关上后备箱手里拿着饮料的周泽。

    “怎么了?”周泽问道。

    “有点害怕。”他说道,声音和林医生一模一样,很温柔。

    “有我在,别怕。”

    说完,

    周泽放下了饮料,直接把他搂在怀里。

    “…………”他。

    简单,

    粗暴,

    连他都有些始料未及。

    感知着来自另一个男人身上的温度,他眼里闪现出一股恼怒和厌恶,但他并没有反抗,而是在刹那间,

    张开嘴。

    “噗!”

    青烟还没吐出,

    一只手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唇,死死地往下压。

    周泽侧过脸,看着他,似笑非笑。

    他有些迷茫,当然,最重要的是,嘴里的青烟咳不出又咽不下,很让他难受。

    “砰!”

    一记膝盖,重重地砸在了他的腹部位置,他张开嘴,发出了一声痛哼,整个人开始蜷曲在了地上。

    他有些不解,抬起头,看着周泽。

    “黄泉路上有个女人,总喜欢cos别人,对不起,我被她训练过了,所以,算你倒霉吧,现在谁要模仿我身边的人靠近我,我都有一种特殊的预感。”

    有过被无面女“特训”的经历,周泽在那方面的敏感几乎被完全地带动起来了,宛若一种本能。

    周泽伸手,抓住了他的脖子,他的身体有些软弱,依旧是林医生的模样,拖着他,走到了车门口,周泽观察了一下林医生的情况,发现她只是睡着了,并没有大碍。

    被周泽像是死狗一样拖着的他,身体在微微地抽搐。

    周泽松开手,他摔在了地上,身上四处冒烟,像是很多宅男的女朋友漏气了一样,整个人开始干瘪下去。

    远处,

    走来一男一女,男的很高,有一米九的样子,穿着一件军迷彩,露出着自己的肌肉臂膀,看起来就很强壮。

    女的个头不高,一脸雀斑,嘴里正在咀嚼着口香糖,不停地吹泡泡。

    一缕青烟自女人身后慢慢地凝聚,出现了一道女人的身形,女人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裙,站在二人身后,有些唯唯诺诺,似乎对自己被发现导致任务失败而有些惶恐。

    不过她还是低下头,在高个和女人身边轻声地说着什么。

    高个摇动了一下自己的脖颈,发出了连续的几声骨节脆响,然后捏了捏自己的拳头,没说话,但这也算是一种示威了。

    雀斑女人则是伸手将嘴里的口香糖吐出来,随手地贴在了自己身边男子的肌肉臂膀上,向前走了几步,看着周泽,笑着问道:

    “兄台,你过界了。”

    是当地的鬼差么?

    周泽并不是很清楚一个地方的鬼差和另一个地方的鬼差该如何相处,也不清楚鬼差之间的默契,他所认识的两个鬼差里。

    一个被她杀了,

    一个被她抓了,

    似乎对待同行,周泽一向是那么的简单粗暴。

    小luoli本是想提醒周泽到了盐城那边,最好和当地的鬼差打个招呼,正如当初的癞头和尚来到通城先来拜访周泽一样。

    有时候一个招呼,一个支会,可以免去很多的麻烦。

    只是当时周泽直接挂断了电话,导致小luoli的提醒没说出去,或许,就算小luoli说了,周泽也不会撇下林医生跑去找盐城的同行“聚会”的。

    而且,在周泽看来,对方先一步出手了,之前的架势,分明就是想让那个女鬼把自己和林医生一起迷翻。

    “那又怎么了?”

    面对对方的质询,周泽反问道。

    他是来救人的,是救林医生的,同时,他也救了一户人家,自己又不是来偷东西当强盗的。

    “兄台,你这个说话语气,让我误以为您是巡检大人亲临呢。”

    雀斑女人微微一笑,然后伸手,叉开自己的头发,同时道:

    “车里的女人留下,你可以走,我们可以不追究你不打招呼越界这件事。”

    周泽看着她,

    没说话。

    一开始,雀斑女孩觉得周泽正在考虑,

    但慢慢地,

    雀斑女孩发现周泽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煞笔。

    不能怪周泽,他真的不懂如何和同行相处,对这种默契和所谓的禁忌地盘这类的,都没什么概念。

    或许,周泽对鬼差这个群体最大的概念就是来自蓉城重伤回来的那一位,

    一个人在一个晚上,杀了几十个鬼差,那鬼差证,直接落了满地,像是路边的大白菜一样,一抓一大把。

    所以,很可能周泽在那个时候也被歪楼了。

    总觉得,同行们都是些小虾米,类似网游里的送经验的小怪。

    “这个女人,我们必须要留下,她身上,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说完,

    雀斑女孩向前一步,

    身形一跨之下,

    一道阴风席卷而来,带着一种如同油脂一般的厚重。

    周泽感觉自己身体忽然变得沉重了许多,四周的空气也一下子变得无比的稀薄。

    高个男子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靠近了周泽。

    周泽伸出自己的指甲,

    但对方速度更快,直接扣住了周泽的手腕,而后反手一翻。

    “砰!”

    周泽整个人被摔在了车门上,车门也因此凹陷了下去。

    小luoli曾给过周泽极大的恐怖,

    但现在小luoli已经被自己圈养了,

    而现在,那种被资深鬼差支配的恐惧感,似乎再度袭来。

    高个男子对着周泽笑了笑,伸手掐住了周泽的脖颈。

    “好好地待在你的通城就好了,瞎跑做什么,而且还带着她,你这是带着一车的财富跑到土匪窝前面遛弯,故意找刺激是么?”

    “她…………怎么了?”

    周泽很疑惑,

    对方如果冲着自己的笔记本来,那很好理解,毕竟那是判官用的阴阳冊,哪怕跌了品相也依旧是阴阳冊。

    但对方似乎有种买椟还珠的意思,看重的居然是林医生。

    林医生又怎么了?

    “一个受过鬼差以献祭自己功德的代价祝福过的人,你觉得,她意味着什么?”

    雀斑女孩看了看周泽,

    “菜鸟就是菜鸟,连这个都看不懂,又或者,你看得懂,只不过一直在装着看不见,想玩什么俗套的人鬼情未了?

    你是鬼,是死人,不是阳间人,和普通的活人有太多的羁绊,反而会害了她,这是我给你的一点忠告,小朋友。”

    雀斑女孩把口香糖从高个男的手臂上取下来,又放入嘴里咀嚼着,然后打开了车门,看着坐在里面昏迷着的林医生。

    “很好奇,那个心甘情愿放弃这么多就为了给她祝福的鬼差,级别应该比我们还高一点,居然这么舍得。”

    周泽清楚,雀斑女孩口中所说的那个鬼差,应该就是曾经附身在小姨子身上的那个鬼差,她对林医生好,那是自然。

    甚至已经好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自己能有今天,也是拜她所赐。

    好像周泽还记得,当自己把她杀了时,她的鬼差证已经近乎崩溃了,最后也没留下来,这是否就意味着,其实她之前就已经透支了?

    透支在了这个雀斑女孩所说的,祝福上面?

    “别碰她。”

    周泽说道。

    高个男子伸手掐着周泽的脖子,见周泽这个时候居然还在警告和威胁,让他有些忍俊不禁。

    “我们当然不会杀她,我们只要她身上的祝福,我们是鬼差,是阴司的执法者,肯定不会杀活人的。

    你放心,你虽然是个菜鸟新人,但好歹也是我们的同行,这点面子,我们还是会给你的,她最多也就生一场大病,养个一两年,也就没问题了。”

    高个男子伸手,在周泽脸上拍了拍,赞叹道:

    “你这皮囊选得真好,比我这个大块头英俊多了,我还真是有些羡慕你呢。”

    雀斑女孩将嘴里重新咀嚼热的口香糖吐到自己掌心,然后往林医生的额头上放去。

    “喂,你小心点,别把她灵魂都吸出来了,真弄死了人,我和你要一起背锅的。”高个男子提醒道。

    “放心吧,这么漂亮的女人,我也舍不得弄死她。”

    说着,

    雀斑女孩还特意看了一眼身边的小朋友,

    “她毕竟还是咱这位同行人鬼情未了的女主呢,你说…………”

    她忽然愣住了,

    因为她看见那个被自己同伴掐着脖子控制住的菜鸟,

    身上的煞气,

    在越来越浓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