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死神的……预言?
    老道端着自己的“分泌物”走出厕所,准备交给化验室去化验,周泽看了看老道,道:

    “有点急事,我先走,你自己能搞定吧?”

    “…………”老道。

    在自己最需要关怀的时候,你……

    “要不要我把猴子喊来陪你?”

    “…………”老道。

    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就这样,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周泽拿着车钥匙走出了医院。

    老道站在原地叹了一口气,哀叹自己人生艰难,两任老板都有点薄情寡义,连做人基本的为人处事都不会。

    不过想想老道又释然了,

    就因为不会做人,才都变成了鬼嘛。

    嘿嘿。

    老道笑出了声,自己跑去化验室了,不得不说,能够身体硬朗活到这么大一个年纪,性格开朗绝对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周泽走出大厅门口时,正好看见一辆中巴车和三辆救护车开出去,当下,他也去停车场开出自己的车跟了出去。

    他没给林医生打电话让她下车不要去,他也是一名医生,清楚地知道医生在面对这种事情时确实有着挺身而出的责任。

    十多年前非典肆虐时,很多媒体报道有不少疫情区的医生护士辞职请假,也曾造成过舆论的喧哗,但实际上,有更多的医生和护士一直战斗在第一线,甚至自己也感染上了非典。

    周泽的车就跟在医院的车后面,然后一起上了省道高速。

    盐城距离通城真的不远,再加上长三角区域都是平原,交通网络无比发达,所以在盐城出现自然灾害袭击后,各地的救援力量可以很迅速地赶到和支援,当年的汶川地震其实吃了很大的交通亏,毕竟那里是山区,交通情况真的堪忧。

    也正是在汶川地震之后,国家近些年一直出巨资在重新构建西川的交通网络,如果下次再出现什么灾害的话,应该不用让解放军冒着生命危险去跳伞了。

    半个小时后,高速路上就开始堵车了,救护车响起了信号铃,走应急车道过去,有一些不守规矩占用应急车道的车主在发现后面的救护车之后也马上让位,场面倒是很和谐。

    周泽就有些尴尬了,他跟着救护车后面一路开过去时,附近不少司机对他这种厚颜无耻地加塞行为竖之以中指。

    这让周泽想着要不要给林医生打个电话,直接让自己坐上救护车一起参加救援算了,反正林医生知道自己医术水平的,但想想还是算了。

    昨晚先是学校的事儿随后又是早餐摊的事儿紧接着又转正成功了,自己两天没合眼也确实太累了,这一趟,周泽只想着保住林医生的安全,真让他再参加进救援工作,太累了,身体吃不消。

    何况,反正也不缺自己一个医生。

    不得不说,借尸还魂以来的书店老板生活,确实让周泽改变了许多,原本兢兢业业的性格也被磨得懒散多了。

    江苏十三县市包括从上海赶来的救援队伍当然不会傻乎乎地一股脑地全都往盐城市中心过去,而是根据统一的调派奔赴各个有受灾汇报的区域。

    林医生的这支队伍很快就下了高速,开入了阜宁县下的一个村子。

    此时,天上还在下着冰雹,甚至远一点的位置还有小的风旋儿,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形成一次龙卷风。

    村子里一大半的屋子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坍塌情况,一些老式的屋子基本全都倒了,路上有不少行人,大家神色都有些慌张。

    毕竟这种极端自然灾害,很多当地老人活了一辈子都没见识过,大家都没啥经验,以前倒是经常看其他地方发生泥石流地震或者台风等等,但也没料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救护车赶来后,受伤的居民自发地汇聚过来有序接受伤口处理和治疗,不远处还有消防队员正在对塌方的屋子进行搜救。

    周泽把车停在后面,他没下车,而是坐在车里盯着帐篷那边正在忙碌着的林医生,当然,目前来看,这里的情况还算好,居民有伤也只是轻伤,问题不大。

    就算那几个血流满面的,也只是皮外伤罢了,死不了人,周泽也就没必要下去搀和什么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后,有一个消防员向这边跑来,通知说那边塌方的老屋下面出现了被困者,情况可能有些紧急,需要医生去协助救援。

    林医生马上和一个男医生向那边跑去,周泽丢下了烟头,只能下了车。

    塌方的老屋下面,已经有消防员正在进行挖掘工作了,但明显碰到了难题,下面有人员被困在下面,似乎还被压住了,盲目挖掘可能导致房屋再次塌方给下面被困者带来危险。

    附近还有一些村民也自发地参与营救,但大家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听消防员们的吩咐。

    周泽走过来时,林医生正在和下面的被困者喊话,确定下面被困者的身体情况,她的发圈儿不知道掉哪里了,四周风又很大,把她头发都吹了起来,但看起来却不显得凌乱。

    在这样子的一种混乱大灾之后的环境背景下,这些身穿白衣的人,本就很美。

    一个个头矮小的消防员从周泽身边走过去,周泽放在口袋里的笔记本忽然一抖,这抖动的剧烈程度,竟然不亚于之前的林医生!

    下意识地,周泽伸手按住了对方的肩膀。

    消防员有些诧异地停下脚步,看向周泽:“有什么事?”

    “你……小心一点。”

    周泽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时有些语塞,难不成说,你别往前去了,可能会死。

    但他不去,

    又换谁去?

    年轻且个头矮小的消防员也愣了一下,

    似乎他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但心里还是有一股暖流流淌过去,笑笑,道:

    “晓得了。”

    然后,这位消防员去前面开始往自己身上绑绳索,因为塌陷房屋原本是三层楼,所以里面的情况比较复杂,消防队商议后,决定派遣一名个头矮小的消防员先摸索下去,从内部开始实施营救。

    看着那位消防员在往自己身上绑着绳索,站在人群中的周泽抿了抿嘴唇,然后不停地抬头和低头看。

    好纠结,

    好蛋疼,

    你如果不从我身边过去,我什么都不知道,到时候你如果牺牲了我为你感伤再送上崇高的敬意就可以了。

    但现在老子居然能预知到你要牺牲了。

    周泽决定等这次事情之后,自己得把笔记本想个办法给关上或者不带在身边了。

    “艹!”

    骂了一声自己犯、、贱,

    周泽还是挤出了人群,走到那个矮小的消防员身边,也拿起绳索往自己身上绑起来。

    一边的消防员们愣住了,一个人问道:“你是谁,做什么呢,别影响救援!”

    救援这种事儿,真得靠专业的来,很多人凭借着满腔热血参与救援,确实很让人感动,但这种莽撞业余的行为有时候也会导致自己和被困者一起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林医生也看见了周泽,她不知道周泽其实一直跟在她的车后面,有些意外。

    “我以前是特种兵的,身手好,让我下去。”

    周泽很平静地说道。

    “特种兵?”大队长愣了一下。

    “嗯,《战狼》看过没有?”周泽反问道。

    “《战狼》?”

    大队长满脸黑线。

    你他妈到底在跟我扯什么!

    “你问她吧,她是我老婆。”

    周泽指了指一边的林医生。

    大队长看向林医生,林医生忽然想笑,这是哪儿跟哪儿?

    但她是知道周泽的身份的,也清楚如果周泽愿意参与救援的话,确实能比普通人厉害得多,当下,她也点点头,道:

    “是的,他是特种兵退役的。”

    有医生的保证,大队长也就放心了,这个时候正是用人之际,有专业素养的人能参与进来帮忙他当然是很乐意接受的。

    当下,大队长指了指周泽身边的那个矮小消防员道:

    “何礼,你跟着这位战哦不……这位同志一起下去。”

    “是,队长。”

    “别,我一个人下去就可以了,我嫌他碍事。”周泽轻飘飘地道。

    “我不会碍事!”

    何礼已经捆绑好了安全绳,直接走过去,在周围战友的帮助下顺着一个小口子送了下去,下去之前,还狠狠地瞪了一眼周泽。

    显然,他之前被周泽轻视了,很愤怒。

    周泽真的无奈了,

    老子都赶着上去无私奉献了,还阻挡不了你牺牲的步伐?

    以后,谁愿意当幕后英雄谁去啊,太憋屈了。

    周泽只能很快绑好安全绳一起下去,下面的空间真的很逼仄,周泽和那位叫何礼的消防员距离有大概两米,二人都在找可以下脚的空间往下发展,尽量先和下面被困者取得联系。

    “哇哇………………”

    刚下去没多久,周泽就听到了下面婴儿的哭声。

    “喂,喂!”

    周泽对着下面喊道。

    “我们在下面。”下面有人喊道。

    “你们别动,我们马上下来救你们出去,不要轻举妄动……”何礼也在喊道。

    “我腿被压住了,我儿媳妇跟我孙子也在那里,你们先去救他们,救他们。”下面应该是一个老者。

    “老人家,你别着急,我们已经在开展营救了…………”

    “哐当……”

    下面传来了什么东西被推开的声响,

    下面的那个老头似乎听到了自己孙子的哭声正在用力推开自己身上的东西打算先去看看自己的儿媳妇儿和孙子。

    但这个明显违建的三层房本就处于一个危如累卵的态势,他在下面一动,整个格局都被牵扯到了,周泽感觉到自己脚下的水泥板都在开始重新抖动起来。

    “老人家,你别动,别动啊,我们马上下来了,马上下来!”

    但下面还在动。

    “艹尼玛老不死的狗东西,别给老子动!”

    周泽直接开骂了。

    果然,开骂更有用,下面的老头马上不动了。

    周泽用自己的指甲连续扳断了几根拦路的钢筋,甚至连水泥缝都被他扒开,很快就下来了,距离他不远的位置,有一个女人抱着孩子躺在那里,女人头上流着血,没死,但明显神智有些不清醒了。

    “把孩子先给我,孩子!”

    周泽对女人喊道。

    女人目光稍微恢复了清明,挣扎着爬过来,将孩子通过隔板递给了周泽,她清楚,早点让救援的人把孩子救出去孩子就能早点脱离危险。

    周泽接过孩子,又隔着钢筋递给了一边的何礼,对他喊道:“你先带着孩子上去!”

    “你带着孩子先上去!”何礼说道。

    “滚,你先上去!”

    周泽态度很坚决,下面的被困者能不能救出来他不清楚,但是眼前这位消防员战士如果继续留在里头,很大概率就真的要凉凉了。

    何礼被周泽这种态度所迫,只能接过孩子原路返回。

    周泽则是继续开始用指甲撕开阻挡物,把那个女人给拉了出来,随后将自己身上的安全绳解开捆绑在她身上,示意上面先拉着她上去,同时喊道:

    “孩子上去了么?”

    “孩子上来了,你在下面小心点!”林医生在上面喊道,“又起风了,你小心点。”

    呵呵,

    虽然基本要离婚了,但这种老婆关心老公的声音还真让人挺享受的。

    周泽下面推了女人一把,女人终于慢慢地被拉了上去。

    好了,就剩下一个老宝宝了。

    周泽穿过去,看见那个老头一脸苦逼地坐在地上,在他的腿上压着一块木板,木板两端被水泥板压得死死的。

    “同志,你先出去吧,我不急,这屋子要塌了。”

    周泽白了对方一眼,

    之前你在下面乱动差点害得我们团灭,

    现在又开始点亮心灵之灯了么?

    “别说话,我把木板抬一下,你试着把脚伸出来。”

    “好。”

    周泽用指甲把水泥板缝隙给撕开,这时,指尖传来了一阵刺痛感,周泽低头看了一下,发现自己十指早就流血了。

    哪怕这指甲神奇,但毕竟不是电钻,一直对付这些钢筋水泥,也吃不消了。

    “使劲儿!”

    周泽双手托着木板。

    “我的腿出来了,出来了。”

    老头喊道。

    “还能动么?”

    “能,腿没断,能动。”

    “行,顺着这里,你先往上爬,抓着那条绳子。”

    …………

    “你受伤了,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一名女护士给何礼处理伤口。

    何礼之前在下面身上被尖刺擦出好几个伤口。

    “我没事,我还要下去救人。”何礼拒绝道。

    “你别动,那个女人也出来了,下面就一个人了,你不用下去了,你的伤口必须及时处理,不然感染了怎么办?”

    女护士很坚决。

    何礼没办法,只能让对方帮自己处理伤口。

    这时候,

    风又刮了起来,

    比之前大多了,帐篷也被吹得“飒飒”作响,像是随时可能被吹翻一样。

    何礼忽然看见前面那棵之前被风吹斜了的树又在开始晃动,他马上推开了给自己处理伤口的女护士冲了出去。

    女护士被推倒在地,气道:“你干嘛!”

    那棵树,不能倒,因为那棵树倒下去的方向就是塌房屋那边,一旦这棵树砸了下去,本就摇摇欲坠的塌方屋肯定会面临第二次塌方。

    何礼下去过,自然清楚下面的情况其实不稳定,很对区域的受力点都不平衡。

    “吱呀…………”

    大树开始倾倒下去,它支撑不住了。

    四周也有其他人注意到了这一点,但他们都没来得及反应,只能看着大树慢慢地倒下来。

    这时候,

    一个矮小的身影冲了出来,他跑到了大树倒下去的方向。

    “砰!”

    大树的躯干砸在了他的肩膀上,他整个人马上吐出一口鲜血然后跪了下来,膝盖直接砸在了地面上,地面都凹陷了下去,但大树也因为他的滞缓并没有直接砸向地面。

    周围的消防员和村民们马上冲过去开始抱住大树,想方设法地把它给挪开,

    大树终于被安稳地给挪动到地上,

    但那个跪倒在地上的矮小身影,

    却再也站不起来了。

    老头被拉了上来,

    随后,

    周泽也上来了,

    林医生哭着冲过来抱住了周泽,此时的周泽浑身上下都是粉尘灰,但林医生一点都不嫌弃。

    伸手拍了拍林医生的后背,周泽示意自己没事,

    除了指甲,

    好疼。

    “呼…………”

    长舒一口气。

    林医生开始给周泽检查身体,看看有没有伤口需要处理。

    周泽则是从口袋里摸出被压得变形的烟,点燃,问道:

    “那个矮个子的消防员呢?”

    他早就上来了,应该没事了吧,他没事了,你也应该可以没事的。

    这本破笔记本肯定比不过《死神来了》电影里的暗示,没那么玄乎,毕竟跌品了。

    林医生闻言,身体忽然僵滞住了,

    周泽慢慢皱紧了眉头,问道:

    “那个消防员呢?”

    当周泽走到帐篷那边,

    看着那个被白布单盖着的矮小身躯时,

    下意识地直接把指尖夹着的还在燃烧的香烟攥在了手心底,然后猛地一拉林医生的手,拖着她就往自己车那边走去。

    “你做什么,你干什么…………你弄疼我了。”

    “跟我走,跟我离开这里!”

    “我还要工作,我还要继续救人。”林医生反驳道。

    周泽目光扫了一眼林医生,

    林医生看见周泽的眼眸里不满了血丝,很是恐怖,

    同时,

    周泽一只手搂住林医生的头让她的脸靠在自己的胸口位置,外人看来还以为是小两口在说着话,

    但周泽说的是:

    “不和我走的话,

    我现在,

    就杀了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