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狗血和俗套
    天快亮了,这意味着周泽和老道其实是在这个草坪这边,站着不动且维系了这种动作很久很久。

    也幸亏是这个时候宿舍楼这边基本没什么人走动,也就没谁注意到这里还有俩人傻乎乎地挺在那里。

    否则如果出现什么意外的画,根本就没办法顾及,就像是铁拐李之所以附身死去乞丐身上也是因为神游出去时自己的肉身遭遇了意外。

    老道坐进了车里,取出车里的跌打酒,揉了揉自己的膝盖,这个时候,他已经有些凌乱了,之前的虚幻和现在的真实,两种真假难分的感觉不停地袭扰着他,他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是真的酸哪里是假的疼。

    就像是一个人游完泳刚刚上岸时,总觉得有些不适应重力一样。

    周泽也坐进了副驾驶位置,在他面前,放着那个笔记本。

    笔记本封皮是蓝色的,很低调,也很普通。

    “老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个笔记本,怎么就能变成那样?”

    老道对这个一直很好奇,之前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和老板进入学校后的一段记忆被抹去了,然后直接进入了b座。

    而事实上,

    b座是不存在的,

    里面的宿管老师也是不存在的,半截身子的男孩,倒立走路的赵宝刚,给热水瓶加开水的阿姨等等,其实都是不存在的。

    但那种虽然不存在却极为真实的感觉,让人下意识地“无缝衔接”的惯性,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听说过《画壁》么?”周泽问道。

    “电影,我看过。”老道回答过。

    “是《聊斋志异》里的一则故事。”周泽把头往靠椅上侧了侧,“差不多是一样的事情吧,不过那个故事里是人进入了壁画的世界,而我们这次,则是进入了这个笔记本里的世界。如果没猜错的话,笔记本里应该都是一些钢笔画,我们在那栋宿舍楼里所看见的一切,都被画在这里面。”

    “这么夸张的么?”

    “现在就只有一个问题了,那个孙秋,到底是什么鬼。”

    周泽这个时候如果还没意识到孙秋的问题,那也就真的白混了。

    从那个家伙进入书店讲述故事再到自己和老道进入平潮中学被一只黑猫引导着找到这个笔记本,整件事情,其实都是环环相扣。

    有人在背后引导和操控,似乎就在等待着这一切的促成。

    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正常的人,都不愿意做别人的提线木偶。

    而自己在“闭合”笔记本时所看见的楼道深处的女孩情景,让他又想到了三乡村的那个小女孩,她娇憨,她很饿,她也很乖。

    白莺莺都被对方直接撂倒,玩起了捆绑。

    之前周泽还以为对方是哪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做好事不留名,但谁知道,她其实也没有那么单纯。

    宿舍楼里找到的那六张钢笔画,用意是什么,其实周泽可以猜到一些,尤其是关于老道的那一幅。

    画,就像是电影一样,都是假的,并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存在,画里的画面和人物,自然也可以无拘无束。

    比如宿舍楼可以弯曲,比如里面出现的一个又一个的鬼,可以不讲任何的条理缘由,但假的毕竟是假的,该如何真起来?

    让一个活人,在里面死了,在假的世界里,让真实的活人死亡,以点带面,可以让原本假的东西,具备了影响现实的能力。

    就像是一些融资骗局,它们的噱头和一切的宣传,基本都是假的,但它们能够在现实里吸引融资,诈骗海量的金钱,到最后,它到底是真是假,也就不重要了,它已经成功地在现实里搅风搅雨。

    而因为自己本就是一个“死人”,不算活人,所以那幅画的主角,变成了老道。

    周泽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老实说,这件事有点没头没尾,而且,被人盯着和算计的滋味,不好受。

    “喵!”

    一声猫叫传来,坐在驾驶室里正在擦药酒的老道身子猛地一愣,迅速地看向窗外,在不远处的天桥上,有一只黑猫蹲伏在那里,目光宛若蓝宝石,看着这边。

    “娘咧,这只猫又跑出来咧。”

    老道对猫这种东西比较敏感,他现在回忆起来,当初自己之所以提议抓那只黑猫,也是因为他上任老板身边有一只白猫,觉得周泽身边如果带一只黑猫的话,可以有效地提升起b格。

    周泽下了车,看向那边,手里还是拿着那个笔记本,本子的反面,有一个贴画,是一只黑猫的头像。

    黑猫距离周泽有将近百米远,它舔着自己的爪子,似乎有些意犹未尽,在刚才,它真的就只差一点点就能够拿老道开荤了。

    周泽没跑过去抓猫,也懒得去陪它玩什么躲猫猫的游戏,他拿出了打火机,点出火苗,然后把笔记本下端凑上去。

    去你妈的算计,

    老子大不了一把火烧了!

    黑猫一下子愣住了,它似乎没料到周泽会有这种反应,当下身子绷紧,然后直接飞跃了过来,黑色的身影在水泥路上几乎是飞了起来,扑向了周泽。

    果然,

    这只黑猫就类似于这个笔记本的器灵么?

    “嗡!”

    周泽左手指甲长出,对着扑向自己的黑猫直接抓了过去。

    “噗!”

    黑猫被周泽直接抽飞,落在了地上,身体开始变得虚幻起来,显得很是难受,它比周泽预料之中要弱得太多太多。

    “喂,你真的要烧了它么?”

    一道女孩的声音自周泽身后传来,周泽转过身,看见一个小女孩正坐在自己车顶上,双脚摇晃着,像是在看戏一样。

    她就是在看戏,从头到尾,一直在看着。

    老道把头从车里伸出来,还没来得及把头向上看,一只脚直接踩中了他。

    “啊,疼!”

    老道疼得把头又缩了回去。

    实在是老道自己作死了,人家女孩坐在车上双脚摇摆着,你头伸出来向上看不就都走光了么?

    “你到底是谁?”周泽问道。

    “我只是路过的,而且,我马上就要离开通城了,我只是想提醒你,这个笔记本比你想象中要宝贵得多,它现在只不过是被污染了,阴差阳错之下被一个会画画的学生捡到,然后在上面画了这么多关于宿舍里的鬼故事。

    再加上受到这个学校学生怨念和负面情绪的浸染,它才会变成那个样子。

    但它的功能,其实比这个高多了,作用绝对不仅仅局限于vr眼镜。”

    “我凭什么相信你?”周泽问道。

    小女孩跳下了车,走到了周泽面前。

    似笑非笑,

    眼眸里,宛若星辰,和之前走到自己书店里时的那个憨傻三乡村小姑娘简直判若两人。

    “嘿嘿,真好玩,你这个样子,真的很好玩。”

    小女孩伸手,想要触摸到周泽的脸。

    周泽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但没有反抗,也没有拒绝。

    她的手掌,很冰,也很凉,老实说,不是很舒服。

    小女孩摸着摸着,抬起头,长舒一口气,“你知道么,这是一件判官的法器,是一个跌落品相的阴阳冊。”

    周泽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

    他还是个临时工,

    等转正后才算是正牌鬼差,然后还得慢慢熬到捕头,之后是巡检,再之后才是判官。

    可以说,现在“判官”这个级别,对于周泽来说,太过于遥远。

    “没有我隔绝了这个册子的影响,只让它局限在一个宿舍楼里,你说,你得要花多长时间才能意识到,你看的,其实是一幅画?你所在的地方,其实都是假的?”

    小女孩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要走了,上次那枚戒指和这次的笔记本,算是我给你留下的礼物,你好好保管它们,以后,应该会用得着的。”

    小女孩伸手,向前一抓,那只刚刚被周泽抽飞的黑猫化作了一道黑光飞入了女孩的掌心之中,然后小女孩将其送入到了笔记本内。

    与此同时,书屋里那个一直在看书的孙秋,身形瞬间消失,之前他拿着的那本书,落在了地上。

    “收好它,这个东西,现在虽然破损得厉害,但还是有点用的,等以后,你甚至可以往里面抓点鬼进去。

    比如艳·鬼什么的,然后你想的时候可以进去看看,体验感上,绝对完爆现在的vr成人技术。”

    小女孩收回手,又仔细看了一遍周泽,

    “我要下去了,下次再上来,难了,你也可以尽量低调一点,当然,也没必要委屈了自己,算了,反正你上辈子过了之后,似乎也习惯了。”

    “你认识我?”周泽问道。

    “嗯哼,你现在还以为上辈子的你,就是真正的你么?”小女孩反问道。

    “如果你想跟我说前世什么的话,就太俗套和狗血了。”周泽说道。

    “那我再和你说一个更狗血的故事吧,我确实是认识上辈子的你。”小女孩眨了眨眼,看着周泽,

    “然后,你把我给强了。”

    “…………”周泽。

    “怎么样,狗血吧?”

    周泽点点头。

    “你当时,也这么小?”周泽问道。

    他想知道,自己上辈子,有没有这么禽兽。

    小女孩笑弯了腰,

    然后开始慢慢地长大,

    一层薄薄地黑雾将她给笼罩,

    让人看不真切她的面容,但她确实变成了一个成年女人的模样。

    周泽心理舒服了一些,

    还好,

    没那么禽兽。

    然而,

    周泽看不见的是,黑雾之中女人的脸,却是一张褶皱到令人心寒的老妪的脸。

    老妪身穿着暗金色的袍子,头戴霞冠,数之不尽的雍容,只是那张脸,确实和她的身形和气质极为不般配,像是一件极为完美的艺术品,被硬生生地毁了和扭曲了一样。

    “我等你,我会慢慢地等着你,等着你一步一步地往上爬,等到你回到阴司受封的那一天,等你能够记起来一些自己上辈子的事儿。”

    “别这样,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自己走错片场了,我们不是在拍《仙剑奇侠传》。”

    “到时候,我再把你虐杀了,亲自将你投入畜生道,才有复仇的快感。

    你成长得实在是太慢了,慢得我根本看不下去了,只能出现给你几件好东西,让你快点肥起来。”

    “…………”周泽。

    忽然觉得,还不如干脆真的走错了片场也比现在好。

    “呵呵呵…………”

    女人的身形和四周的黑雾在刹那间消散,没入了地下。

    她走了,

    走得很干脆。

    车门被打开,脸上有一道清晰脚印的老道揉着自己的脸走了出来,

    对着女人消失的位置,不满地哼了一声:

    “呵,女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