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画壁
    小平头就头部插着玻璃片,像是戴上了一个头饰,鲜血,开始慢慢地浸染下来。

    他站了大概好几秒,还摇摇晃晃地走了好几步,然后,在周围人的尖叫声中,倒了下去。

    周泽曾看过一些日军战犯士兵的回忆录,里面曾有人写过砍了人头之后无头的尸体似乎还会抽搐,包括掉在地上的脑袋眼睛还能再动几下。

    或许是死亡来得太突然,也太干脆,不光是当事人没来得及反应,连当事人的身体,似乎也没能来得及做出及时反应。

    宿舍楼下,已经乱糟糟地成了一团。

    周泽双手扶在栏杆上,叹了口气,然后看了看老道。

    老道此时正魂不守舍,脸色被吓得煞白。

    “老板…………”

    “唉,你看吧,好好的一个人,被你给硬生生地奶死了。”

    “…………”老道。

    老道很委屈,他也不想啊,他真心希望小平头能长命百岁一晚上来十八次身体倍儿棒的那种。

    但他死了,

    就这样突兀地死了,

    那么,

    六张画,只剩下一幅了。

    有部很有名的系列电影,叫《死神来了》,老道现在觉得自己成了里面的角色,明明摆摆地告诉你,你要死了,还告诉你会以何种的方式去死。

    真的,还不如突如其来地给你一下子,让你死得干干脆脆没有痛苦。

    老道这个时候还真有些羡慕那个小平头,不知不觉地一个意外就走了,现在他还得承受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的折磨。

    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再看看一边的老板,他居然还在抽烟。

    “下去看看吧。”

    周泽说完率先走出了寝室,老道这个时候自然不敢离开周泽,反正他已经打定主意了,哪怕周泽上厕所他也会在旁边死死地跟着。

    宿舍楼一楼大门口,一群学生围绕着小平头的尸体,还有几位宿管老师在里面维持着秩序。

    这种感觉,很怪异,因为这个时候应该打120和110才对,事实上他们也打了,该做的也都做了,但是,似乎光天化日死了一个人这种大事件仅仅是惊动了这个学校的一隅。

    前面的学生,该去学校的去学校,该去食堂吃早餐的吃早餐,仿佛根本就没在意这件事一样。

    周泽抖了抖烟灰,抬头看了看这栋宿舍楼。

    老道在旁边战战兢兢,偷偷瞅一眼小平头的尸体然后马上挪开视线,一想到自己马上要步后尘,老道内心就觉得万分煎熬。

    周泽在台阶上坐了下来,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继续看着四周的一切。

    “老板,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老道建议道。

    他不想再待在这里了,他想回到书店去,至少书店能够给他一些安全感。

    周泽摇摇头,“走不了。”

    不是回答“不走”,而是回答“走不了”。

    老道愣了一下,他隐隐察觉到了些许不对。

    周泽转身,又走入了寝室,直接在宿管老师的办公室里找个地方坐了下来,拿了他们的茶叶泡了一杯茶。

    老道站在旁边,像是一只小鹌鹑。

    他不知道周泽在打算做什么,但似乎自家老板好像掌握到了什么信息,虽然不知道他是在装镇定还是真的镇定,但至少看起来让自己心里多了一些期待。

    学生们都去上学了,宿舍楼里也变得冷清了许多。

    宿管老师们也没回来,一个都没回办公室,可能,是在忙小平头尸体的事情吧。

    警察,没来。

    救护车,也没来。

    坐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喝了两杯茶,周泽走出了办公室。

    楼道口每个宿舍的门口,都摆放着一排热水瓶,学生们在早上离开寝室上学前将自己的热水瓶取出来放在外面,然后会有专门的阿姨拿着塑料管子来给这些热水瓶加开水。

    这些开水因为是经过塑料管子,所以里面难免有着一些塑料味儿,学生们基本不饮用,只是拿来洗衣服或者泡脚。

    这个时候,正好有一个阿姨拿着塑料水枪过来准备放水,她从走廊的那一端慢慢地走向了这一边。

    周泽站在那里没动,老道站在周泽身边,而那位阿姨仿佛根本就看不见周泽一样,继续往这里走。

    “老道,你有没有觉得有些奇怪,这个地方的怪事儿,也太多了一些。”周泽说道。

    “昂。”

    “先是孙秋死了却依照着惯性继续活着,哪怕身上出现了尸斑也没人发现。然后就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意外,一个接着一个的诡异画面。

    这栋宿舍楼难不成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极煞之地,所以才能诞生这么多的鬼魂异物?

    那又为什么之前没什么动静,最近却又直接爆发了呢?”

    “额…………老板,你到底是啥意思?”

    周泽沉默了一会儿,想了想,道:“我觉得我们还是回去吧。”

    “好。”

    这个老道十万个愿意,不管自己会不会出现意外,死在这里和死在书店里,他更愿意选择后者。

    二人一起走向了宿舍楼门口,外面小平头的尸体已经被处理掉了。

    周泽站在门口台阶上,没急着往下走,而是看着老道一步一步地走了出去。

    当老道快走出宿舍楼范围时,

    周泽抬起头,

    他看见,

    楼正在弯腰,

    像是要塌了一样。

    老道却浑然不觉,继续走自己的。

    “老道,别动。”周泽提醒道。

    “啥?”

    老道又往外走了一步,然后回过头。

    刹那间,自上面某个寝室窗户位置,有血水喷涌而出,席卷向老道,这应该就是之前周泽所待过发现钢笔画的寝室,它应该在三楼的位置,但现在因为整栋楼的诡异弯曲,导致这个宿舍的窗户位置正好对准着老道。

    血水冲过来时,老道整个人被席卷了进去。

    “艹…………”

    这是老道最后来得及说的话语,

    他整个人几乎已经崩溃了,

    你来多少个鬼那无所谓,鬼嘛,自己又不是没见过。

    但是这大楼都能像跳钢管舞一样弯曲起来,

    谁见过?

    甘霖娘,

    不带这么玩儿的啊!

    周泽转过身,看向身后还在往热水瓶里注入开水的妇人。

    只不过,妇人的这一瓶开水,像是永远都注不满似地,一直停留在那个热水瓶上面,而且里面还不断地传来水声。

    对于有生活经验的人来说,给热水瓶里倒开水时,声音会随着水面地上升而变化,但这里,却一直没有变化。

    “喂,水瓶漏了。”

    周泽指了指那个热水瓶,提醒那个妇人。

    妇人微微一愣,扭过头,看向周泽,她的脸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马蜂窝,像是长了无数个鸡眼,一些地方还在不由自主地闭合和舒张着。

    很恶心的画面,

    真的很恶心。

    妇人手里继续抓着塑料水管,而宿舍楼外面的老道在血水之中不停地挣扎着。血水之中,隐约可见几个黑色的身影正在慢慢接近着他,而黑色身影手里,拿着的是明晃晃的大刀。

    周泽走过去,准备从妇人手中接过水管。

    妇人脸上露出了森然的笑容,

    水管直接扭曲了起来,缠绕向了周泽,之前的死物,现在仿佛变成了拥有生命的大蟒!

    周泽十指指甲长出来,

    他没有去反抗这条大蟒,任凭对方将自己捆绑起来,甚至,周泽还能听清楚自己身上骨节崩断的脆响。

    说真的,

    有些悦耳。

    远处楼道口,半截身子的男孩又在开始往这边爬,像是一条疯狗一样不停地蠕动着,嘴里在嘶吼着什么。

    另一侧,一身尸斑的孙秋也在向这边走来,身形踉跄,懵懵懂懂。

    小平头也出现了,他头顶的玻璃还插在那里,鲜血之流。

    甚至连周泽灭掉的皮鞋,也不知道又从哪里冒了出来,不停地“滴答滴答”作响。

    “图穷匕见了么,因为你们知道,我看清楚了?”

    周泽喃喃自语。

    远处,

    老道已经沉入了血水之中,只剩下鼻息位置还偶尔有气泡冒出,显然,他支撑不下去了。

    那些黑色的身影似乎即将接近他,而在血水之中,有一道娇小的身影,不是人,像是一只猫,在等待着自己的晚餐。

    周泽的指甲,没扫向四周,

    而是带着一种果敢和毅然,直接刺入自己的胸口,同时搅拌了一圈。

    “嘶…………”

    疼痛感,是如此的清晰,周泽身体甚至因此而开始痉挛起来。

    但也就在此时,四周的画面开始飞速地后退,妇人倒退,小平头宿管倒退,半截身子的少年倒退,皮鞋开始倒退,就连弯曲的宿舍楼也开始恢复正常。

    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在恢复正常。

    在这一切飞速倒退的途中,

    周泽好像看见了一个女孩,正站在楼道深处看着自己,那个女孩的模样,有些熟悉。

    “啪!”

    一声脆响传来,

    书页被合上的声音。

    “噗通…………呼呼呼………………咳咳…………”

    老道趴在草坪上大口地呼吸同时也在剧烈地咳嗽着,双手死死地掐着自己的脖子,好一会儿才慢慢地平复下来,然后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四周。

    他看见周泽站在旁边,手里拿着一本闭合着的笔记本。

    之前发出的脆响,是周泽把笔记本合上时所发出的声音。

    周泽抬起头,似乎觉得在自己胸口位置还犹有痛楚感。

    “老板……这是怎么回事?”老道以为自己刚刚要死了,但怎么又一下子峰回路转了?

    “你可以仔细想想,我们是怎么进来的。”周泽慢慢地说道。

    “我们开车来的,我骗过了校门口的保安开进来了,然后我们下了车,走到了生活区,找到了b座,然后我们偷偷进去了,看见了孙秋,之后还和宿管打了一架…………”

    “你再仔细想想。”周泽提醒道。

    “仔细想想?”老道挠了挠头,然后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我……我……我们是开车进来的没错,但我们刚下车,好像看见了一只黑猫,那只黑猫在草坪里盯着我们看,我还说我们抓回去当宠物养。

    然后我们走到草坪那里,发现黑猫不见了,但在地上有一个笔记本,老板你把笔记本拿了起来,我还问你上面写的还是画的什么…………然后……然后我们就…………”

    周泽看了看自己手中有些破旧的笔记本,

    他不敢再翻开其中任何一页。

    “老板,那个宿舍楼呢?”老道环视四周,发现好像少了点什么。

    “你看看附近的其他宿舍楼,上面怎么标注的。”

    “1栋2栋3栋…………”老道数着,然后他慢慢地不数了,这里是按照阿拉伯数字命名区别各个宿舍楼的,根本就没有以英文字母命名的方式!

    “老板……那b座,b座在哪里?”

    周泽指了指自己手上的笔记本,

    “b座,

    在这里头,

    画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