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随处可见的不对劲
    “老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道有些不明所以,他刚刚分明是看见自己已经中了一箭,

    哦不,是中了一笔。

    但现在自己却完全像是个没事儿人一样,除了脸上还残留着鼻青脸肿的痕迹,但那是他自己摔的。

    周泽伸手,捡起地上掉落的那支钢笔,结果这支钢笔刚被触碰就化作了灰烬。

    “是被画上去的。”周泽说道,“他如果真的这么利害,也不会不愿意和我正面交手,甚至,他完全可以吊打我了。”

    “画上去的?”

    “对,画上去的,这就像是一种更高级的催眠,蒙蔽了你的视觉、听觉以及嗅觉等等感知,并且按照他的设计进行变化。”

    周泽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之前自己的手臂上也出现了明显的伤痕,现在却根本看不出丝毫,但那种真实的画面质感,在短时间内足以让人下意识地就去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妈的,原来和咱是同行,江湖骗子的把戏。”

    老道刹那间恢复了男人的自信。

    伟大领袖说过,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老板,咱现在就去把他抓出来吧?”

    周泽摇摇头,指了指过道窗外,“天快亮了,他也已经躲起来了。”

    其实,鬼魂的出现和天黑天明没太大的关系,至少对于鬼来说,没什么本质上的影响,反而影响的是人。

    白天的时候,一切都在光天化日之下,哪怕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普通人也能觉得有点胆气,至少能有一些心理安慰。

    而在夜里时,发生什么事情人就很容易被惊吓到,从而给了鬼的可趁之机。

    当然,那个鬼有点特殊,他擅长作画,但再好的画和画质也需要一个环境的支撑和配合,白天不是他所喜欢的作画背景,因为那会放大他画中的破绽,而晚上他的画能更具有写实感。

    “那我们接下来……去吃早餐?”

    周泽走向了楼道另一头,老道自然也就跟上了,随后,老道看着周泽走入了一间贴着杂物间牌子的寝室。

    寝室里,除了一堆杂物以外,还有一双黑色的皮鞋。

    周泽坐在木板上,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老板?”

    周泽抬起手,示意老道这个时候安静一点。

    老道点点头,在对面床铺上坐了下来,他身上的那些淤青,倒是不用担心,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了,吃过的苦头皮外伤也多不胜数,这一点,小儿科。

    大概过了一刻钟后,周泽弯腰在床铺下面开始搜找起来。

    老道也跟着一起弯腰在下面鼓捣着,他不知道老板要找什么,但是没关系,找就对了!

    毕竟大部分老板看到的不是你的进度,而是你的态度。

    床下面都是一些杂物,拉出来之后,下面倒是空荡荡的,毕竟这间寝室也没人居住了。

    周泽打开了衣柜,八个柜子全都打开了,里面除了一层薄灰以外,没其他的东西了。

    老道挠了挠头,干脆爬到了上铺,上铺墙壁位置,贴着不少海报,都是球星,c罗、拉莫斯之类的。

    周泽也来到了上铺,他觉得这里应该有东西,否则王宝钢的亡魂不可能一直在这里逗留,而且自己在这个宿舍里还看见了其他诡异的情景。

    不出意外的话,这间寝室,应该就是这一系列事件的关键点。

    “老板,你那里的海报挂的是什么画,看起来怪怪的。”老道指着周泽那边说道。

    “毕加索的画。”周泽回答道。

    随即,周泽像是发现了什么,伸手在海报上摸了摸。

    在老道的视角里,自家老板居然伸手在摸画中女人的胸口位置,老道当下直接道:

    “老板,回家摸莺莺的,这个画里的女人太丑……”

    老道画还没说完,

    只听得“嘶啦”一声,

    这幅画被周泽直接撕了下来,在画和墙壁之间掉落下来了好几张纸。

    周泽没功夫去搭理老道的浑话,直接捡起一张纸,这是一幅钢笔画,画工很严谨,画里的是一个寝室,而这个寝室却被一层特殊的液体所覆盖填充。

    可以当作是水,也可以当作是……血。

    下一幅画里头则是在阳台上,有一个只有半截身子的少年正在努力地往里面爬,而且在寝室柜子里,伸出了两条腿。

    接下来是第三幅,画中有个男子头着地,用双手穿着皮鞋倒立在瓷砖上。

    三张画,代表着三个画面,而这三个画面,周泽之前才刚见识过。

    一个是在寝室里,被血水所填充,一个是那个半截身子的男孩,另一个则是倒立走路的王宝钢。

    下面,还有三幅画,总共是六张。

    再捡起一幅画,画中则是一个骷髅,手里拿着书,行走在同学师生之间,不出意外的话,画的应该是孙秋。

    接下来是第五幅,看到这幅画中的场景时,周泽马上扭过头看向老道,老道这时候刚刚从对面上铺下来爬到了周泽这边的上铺,似乎也是对周泽发现的东西很感兴趣。

    “画的啥?看不清楚。”老道问道。

    周泽把这张画递给了老道,老道一只手抓着梯子另一只手接过画,然后整个人愣了一下,直接摔了下去,好在并不高,所以也没摔出什么事儿,但老道仿佛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画落在了地上,画中,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躺在那里,身首异处,附近有一只黑色猫,像是在啃噬着他的尸体。

    周泽翻开了最后一幅,

    有些意外的是,最后一幅画里头的,并不是自己,而是那个小平头,小平头额头上插着一根尖锐的物品,站得比比直直,因为小平头脸上有两颗痣,所以很好对应画中人物的形象。

    把画都看完,周泽看了看下面失魂落魄的老道,忽然有种失落的感觉。

    为什么有老道的画却没自己的画?

    嗯,

    这种感觉就像是拍电影时预定的主角被一个边缘龙套疯狂抢戏了。

    老道马上又爬上来,把周泽手里的其他画也拿过来都看了一遍,然后有些战战兢兢地问周泽:

    “老板,画里都是假的,假的对吧?”

    周泽下了床,在洗脸池那边洗了洗手,道:“只有你和小平头的那两幅我没见过,其余的四幅画,我都见过了。”

    “怎么可能捏,这又不是什么玛雅预言,贫道我还活着捏,那个小平头宿管也还活着咧。”

    “你是想说几年前,这个寝室里就有一个画工不错的中学生提前开始崇拜你了?”周泽反问道。

    “这是鬼的障眼法,故弄玄虚,企图扰乱我方军心!”

    周泽没再说什么,而是示意老道把那六张画都收起来,随后,周泽走到了阳台上面。

    天快亮了,晨曦已经依稀可见,人们总是喜欢把晨曦当作希望的象征,但有时候,它更像是黑暗来临前的压抑。

    老道苦着脸,也走到了阳台边上,拿出烟,给周泽递了一根,自己也点了一根,然后叹了一口气,道:

    “老板,这些都是假的吧?”

    老道之前已经问过了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周泽摇摇头,然后,周泽靠在阳台边缘位置,继续道:“你有没有感觉自进入这个宿舍楼后,这里的一切,都好潮湿。

    而且还带着一股子土腥味?”

    “宿舍楼嘛,都这样。”老道吐出一口烟圈。

    周泽伸手揉了揉眉心,这时候,宿舍楼里传来了打铃声,意味着学生们该起床参加早自习了。

    有些比较勤奋的学生在打铃声响起时就已经从底楼出口走了出去,他们穿着红色的校服。

    而四周其他楼里的学生,则是穿着蓝色的校服。

    “校服颜色,不同。”

    周泽指了指下面,他现在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原因很简单,从自己进入这栋宿舍楼开始,接二连三所发生的事情,让周泽觉得完全没有什么头绪。

    “估计是初中生和高中生校服不同吧,这里是初中宿舍楼,外面两栋好像是高中的,这所中学是中学部和高中部都在一起。”

    老道说着说着,又把那张画拿出来看了看,越看越不是滋味,甚至,老道也在想,为什么画里头死得这么惨的人不是周泽而是自己?

    我啥时候有这么高的存在感了?

    “喏,你家的小平头出来了。”

    周泽伸手向下指了指,那个小平头宿管老师走到了出口外面,手里拿着电话像是在打电话。

    “他们没报警么?”周泽问道。

    “没有吧?”老道疑惑道。

    其实,对于周泽和老道来说,弄出点小麻烦不算什么大事儿,烧点纸钱也就能应付过去了,关键是小平头那帮宿管就算不报警也不至于什么都没当发生过一样。

    之前只顾着抓鬼,忽略了这一茬儿,但是现在清闲了下来,也就琢磨出了一些不对劲。

    不,确切地说,是从走入这栋宿舍以来,就没几个地方是对劲了的。

    “喏,他也还活着呢。”

    老道指了指下面站着的小平头。

    这感觉,

    真的是,

    他好,

    我也好。

    “啪咔!”

    楼顶上忽然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老道只觉得有一道风从自己脸侧划过,然后只听得下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和尖叫声。

    站在下面的小平头刚好被玻璃砸中,

    那一截玻璃,

    直接从他脑门位置上刺了进去,

    比比直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