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老道的遗言
    “吱呀……”

    推开遮掩的宿舍门,老道把头凑进来:

    “老板?”

    然而,屋子里没人,这是王宝钢的宿舍,老道在宿管办公室问回来的小平头周泽去哪里了,对方回答周泽在这里。

    但人呢?

    老道挠了挠头,老板不可能不打招呼自己就走的,难道是上去了?

    老道开始往楼梯上走,其实,这栋宿舍楼里住了很多很多人,六层楼,每一层都有三四十个宿舍,每个宿舍塞八个学生进去,算算看,这里面得有多少人?

    但在晚上时,这里阴潮的环境以及几乎没有声响的楼道,还是让人有一种心理发寒的感觉,不得不说,这也是一种诡异的落差。

    明明是在人群堆里,但你还是会害怕。

    而今晚,似乎这种感觉更加地浓郁。

    老道刚上楼,就看见一个学生站在他面前,学生穿着黄色的毛衣,手里拿着像是画板一样的东西,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看什么看,快回去睡觉!”

    老道呵斥道,俨然宿管老师附身了一般。

    学生点点头,转身,走入了楼梯口的墙壁中。

    “额…………”

    老道砸吧砸吧了嘴,

    妈的,

    这到底是学校还是鬼域?

    这宿管老师的活儿真不是人干的啊,到底是在管学生还是在玩儿鬼魂逃杀的游戏?

    手,

    伸入裤裆摸了摸,取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纸,老道放在鼻尖嗅了嗅,祖传符纸的纸香味给了他一种极大的安全感。

    下一刻,老道没急着乱动,而是拿出了手机,准备给老板打电话。

    老板,你苦苦找的鬼,我找到咧!

    只是,手机拨打出去后,却显示没信号。

    娘咧,要糟咧。

    老道慢慢地后退,然后准备开口喊,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会不会吵到祖国花朵们的睡觉了,也顾不上自己的面子什么的了,周泽不在身边,老道就觉得很没有安全感。

    只是老道刚刚扯开嗓子,还没发声呢,就感觉到自己喉咙里像是卡住了什么东西,根本就喊不出来,一口气差点没背过去。

    这下子老道额头上的汗珠开始密密麻麻地出现,他清楚,这是那只鬼盯上了自己。

    擦,

    欺负青铜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找亡者去啊!

    老道在心里把这只欺软怕硬的鬼的祖宗十八代女性都亲切问候了一遍,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准备下楼梯。

    惹不起,惹不起,

    我躲得起!

    谁知道,老道刚下楼梯,却看见脚下的台阶一下子变得扭曲起来,高矮不均,老道脚下一滑,直接摔了下去,幸亏他身手好,否则换做其他的老年人给这样摔一下都可以去准备后事去了。

    但尽管如此,老道也依旧被摔了个鼻青脸肿。

    当他挣扎地站起来时,却看见那个穿着黄色毛衣手拿画板的少年依旧站在他面前。

    他在看着自己,

    同时,

    他手中的钢笔像是在画板上画着什么。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老道直接举着自己手中的符纸向前冲去,大不了鱼死网破!

    然而,之前楼梯是下不来,现在变成了上不去,老道不停地在楼梯上奔跑着,却一直和少年保持着大概两米的距离,无法靠近。

    老道干脆直接起飞,跳了起来,手中的符纸甩出去。

    少年抬起头,

    眼眸里空洞一片,他扬起手,手中的钢笔一下子点了出去,化作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瞬间将明黄色的符纸给染黑。

    见此一幕,老道心生绝望,自己这祖传符纸竟然被这只鬼如此轻描淡写地化解掉了。

    完咧,

    完咧!

    跳起来的老道重重摔在了楼梯上,整个人“噗通噗通”地往下滑落。

    少年缓缓走下来,

    老道挣扎地抬起头,看着对方不断地靠近自己。

    也就在此时,这个世界上最动听最美妙也是最让老道现在热泪盈眶的声音响起,

    “哦,你在这里。”

    周老板的声音传来,

    老道原本心如死灰的内心一下子充满了希望!

    少年侧过身,看见身后的周泽,微微皱眉,像是有些无奈,也像是有些头疼。

    紧接着,少年开始走向墙壁,打算再度将自己隐藏起来,他似乎对于和周泽交手没什么兴趣,也清楚这个今天第一次走入这栋宿舍楼的男人,有多扎手。

    但周泽怎么可能让他这么轻易地走出去,指甲直接嵌入了墙壁之中,周泽身体往后一退,双臂发力猛地向后一拉!

    “砰!”

    少年被拽了出来,落在了楼梯上,画板和钢笔都丢在了地上。

    “嗡!”

    少年原本空洞的眼眸露出了暗红色,他生气了,他愤怒了,在这之前,他觉得自己给了周泽很多的面子,但周泽,有点给脸不要脸。

    “嘶……………………”

    令周泽诧异的一幕出现了,在自己面前,竟然出现了纸张撕碎的声响,紧接着,周泽看见自己手臂位置上的衣袖裂开,而后皮肉绽开,鲜血不停地流出。

    周泽开始后退,等退后一段距离后,刚才的伤害也就消失不见了,甚至周泽之前受伤的手臂也恢复如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道趁着周泽和那只鬼纠缠的时候爬起来准备开溜,但那个男孩却像是只盯着他一样,瞬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

    欺负老实人啊!

    老道直接在心里开骂。

    “噗…………”

    一支钢笔,

    直接刺入了老道的胸口位置,老道震惊地低下头,他看见自己胸口上的伤势正在不断地扩大,殷红的鲜血开始不停地弥漫出去,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将起整套道袍全部染红!

    “噗通……”

    老道跪在了地上,双手捂着伤口,看着地上不断溢出的鲜血。

    他觉得很不真实,非常地不真实,虽然清楚跟老板出来抓鬼有风险,但他真的没料到自己会死在这里!

    自己,

    就这么地死了?

    死在这个宿舍楼里?

    周泽已经冲了过来,少年扫了周泽一眼,似乎没打算继续出手,又像是有什么顾忌,再度钻入了附近的墙壁之中。

    当周泽正打算继续追击以相同的方式把那个少年再抓出来时,

    发现自己的裤腿位置被一双手抓住了,

    低下头,

    一看,

    是老道。

    老道沾满鲜血的双手抱住了周泽的裤腿,

    鼻涕眼泪不停地往上面擦着,

    周泽深呼吸,

    强忍着一巴掌把这老货先拍死的冲动!

    对于一个有洁癖的人来说,老道现在的行为,

    就像是背着粪篓满街窜,

    找屎(死)。

    “老板啊,额不行咧,额不行咧,先别追了咧,让额把遗后事说好再追咧,额怕没机会咧。”

    老道这个时候才不管周泽是不是要抓鬼呢,他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他害怕周泽抓完鬼回来自己已经凉了,到时候自己连最后的遗言和后事都没来得及交代,实在是太亏太亏了。

    “老板啊,额书店房间床底下有一个小箱子,里面还有一箱祖传纸符,夹层里还有三张银行卡,密码是我手机号后六位,钱不多,也就百来万的样子…………”

    “…………”周泽。

    老道忽然身体一颤,他察觉到了一股子杀机,好像来自于他的老板。

    老道心里当即一暖,

    唉,

    别看老板平时心狠手辣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在看见自己的好基友好兄弟好朋友好伙伴人生知己即将走的时候,

    他也愤怒了,

    他现在估计恨不得马上杀了那个鬼给自己报仇吧。

    唉,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啊。

    老道在心里唏嘘着,

    他不知道的是,周泽在听到老道说“钱没多少就百来万时”,

    心里出现了一种自己要不要顺手推舟把这老道杀了然后谋夺财产的想法。

    老道如果知道真相,估计会直接气出一口老血暴毙。

    “符纸,你就在额坟头前烧了吧,你可以自己留两张。

    老板啊,额死后,钱你帮额捐给山区孩子吧,你也可以自己留两张,但不能留多啊。

    还有,额死后,帮忙通知一下上海的梁先生,让他也来参加额的追悼会,毕竟也算是缘分一场。

    当然,

    老板你如果和梁先生实在舍不得我的话,可以一起杀进地狱,把贫道的亡魂给救出来,贫道不会介意的!

    哪怕不能入轮回,贫道也愿意做出牺牲,回到阳间来继续陪你们!

    风里雨里,贫道都会等你!”

    周泽实在是有些听不下去了,

    杀进地狱?

    还为了你?

    “老板啊,贫道舍不得你啊,虽然你脾气真的很差,又很自私,还滖,赚不到什么钱,我一直都没好意思跟你要工资。”

    “…………”周泽。

    “虽然你很色,总是一本正经地让莺莺伺候你洗澡,听许美人说,你那方面还有问题,石更不起来…………”

    “…………”周泽。

    你怎么还不死?

    要不,我送送你?

    你早点死了吧,

    不然我真的忍不住要杀你了。

    老道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继续道:“但实际上你人还不错,虽然毛病很多,但你还是有优点的,比如……额…………比如…………”

    老道伸手挠了挠头,

    好难啊,

    比如什么捏?

    就在这时,老道重心一个不稳,摔倒了下去,正好滚出了原来所跪的地方,刹那间,老道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势全都消失不见了,自己变得干干净净!

    不用死啦?

    “老板,我没事啦,我不用死啦!”

    老道兴奋地忘乎所以,

    然后他看见周泽对着自己伸了伸指甲,

    “你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