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深夜书屋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熄灯了!
    死亡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其实是被遗忘。

    孙秋死了,死了很久了,但他的同学不知道,他的老师不知道,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这种惯性的驱使下,他像是还“活”着。

    然而,

    这种活着,本就是一种很悲凉很可怜的事情。

    试想一下,你的生活,你的人生,你每一天的轨迹,有你的意识存在和没你的意识存在,其实是一成不变的。

    那么,你的人生,你的生活,抛开表象来看,还剩下多少意义?

    周泽记得以前香港出现过一个事件,在网上挺有名的,常常被编纂成香港十大或者八大灵异事件之一。

    讲的是一家餐厅的外卖员去送餐,站在门外还听到里面的麻将声,但是敲开门后却发现里面的四个麻友早就已经死去很久了。

    这就是一起很典型的例子。

    “老板,他已经死了,那我们怎么办?”老道问出了问题。

    因为活人见鬼,很稀奇。

    但如果是死人见鬼,那就不稀奇了,寻常得像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而且,孙秋的死,很可能并不是被鬼杀的,他讲述的故事里,很可能当时已经死了,所以见到了一些奇异的现象罢了。

    周泽微微皱眉,现在麻烦的是,他不能确定孙秋的死亡时间,导致也就无法确定孙秋是自然意外死亡还是被鬼所害。

    至于孙秋的灵魂不全,那其实也有很多种可能,并不一定是被某个更厉害的鬼給控制住了。

    “先下去问问吧,问问那些宿管。”

    既然孙秋这里因为他现在是一个“高级智障”的原因,很多信息已经断了和续不上了,那就只能从其他地方找突破口。

    总之,周泽需要的是一只鬼,孙秋抓不进去,那就抓那位宿管老师的灵魂,一样的。

    颇有一种,军营三年母猪赛貂蝉的意思。

    下了楼梯,来到了一楼的宿管办公室,里面有两个中年男子还在那里说着话,之前的另外几个要么下班了要么可能去搜索“猎物”去了。

    这一次,周泽和老道终于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你们是干什么!”

    其中一个小平头直接指着周泽问道。

    周泽取出一根烟,咬在嘴里,这次,他没让老道去问,而是自己开口说道:

    “问你件事情,最近你们宿管里,是不是死了一个人?”

    周泽话音刚落,两个宿管的面色顿时一变。

    “你是警察还是什么?”小平头问道。

    周泽摇摇头。

    “那是学生家长?”

    周泽又摇摇头。

    “那你问这么多做什么,这里是学校,无关人等请你离开。”小平头走过来推周泽。

    周泽伸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小拇指指甲长出来,直接触碰到了对方的肌肤。

    “嘶…………”

    小平头直接跪倒在了地上,脸上一阵扭曲,显然无比痛苦。

    另一个宿管老师见到这一幕,也没怂,直接冲过来。

    “贫道护驾来也!”

    老道在此时主动冲过去,双方肩膀对撞一记后老道直接一个过肩摔将对方给摔倒在地,这位宿管差点摔闷过气。

    老道其实是会拳脚功夫的,他在书屋里看起来算是最没存在感的,但那是和鬼差比,和僵尸比,和普通人比比,他还是不怵的。

    “说吧。”

    周泽拖过来一张椅子,坐下,让对方就这样跪在自己面前。

    小平头看着周泽的目光里带着浓浓的恐怖,但他没回答周泽的这个问题,而是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要做什么……啊啊啊!”

    周泽的指甲再度触碰到小平头的肌肤,同时,周泽把对方的衣服提起来捂住其嘴部,让他叫也叫不出来。

    “你叫啊,你叫破喉咙也没人能搭理你。”

    老道在旁边幸灾乐祸道。

    “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

    周老板为了那百分之一的业绩已经心神焦脆的好久了,真的不想再和无关人等多哔哔什么。

    “最近有没有一个宿管,死了?”

    小平头疼得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这一次他是真的怕了,当下马上点头道:

    “有,有一个,上个月出事儿走的,叫王宝钢。”

    “怎么死的?”周泽问道。

    “跳楼,跳楼死的,从宿舍楼上面跳下来,脑袋着地,直接摔死了。”

    “哦,他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比如喜欢穿皮鞋?”

    一般来说,成年人穿皮鞋很正常,尤其是在一些工作场合里尤其是如此,但这里是学校,宿管老师说好听点是老师,但实际上也就是学校雇了一些年轻力壮的男性来充当个“打手”用用的,根本和老师就不搭边。

    屋子里的这两位一个穿的还是拖鞋,另一个也只是球鞋,穿皮鞋正儿八经地来宿舍楼里查房其实挺特殊的。

    “对,他喜欢穿皮鞋,也喜欢穿西装,我们以前都笑话他真把自己当人民教师了,每次都一身行头来这里点到上班。”

    “他死在哪里了?”周泽问道。

    “就在这栋楼前面的花圃里。”小平头指着说道,“他的房间就在一楼,之前他和我住一间,他出事儿后我就搬出来和别人住了。”

    周泽点点头,“带我去他房间看看。”

    押着小平头,进了一间寝室,和学生寝室一样的格局,但这里没有上下铺,有大床和插座。

    “他的东西没人领走么?”周泽问道。

    “没,他就一个姐姐,在外地,他死的时候学校通知了她,她来了,然后学校按照工伤给的赔款,也没闹事,丧事处理好后就走了,他的东西也没打算收走。”

    周泽点点头,衣柜里还有一些衣服,关键是在床头柜下面,还有两双皮鞋。

    “这就是他平时穿的皮鞋。”小平头解释道。

    周泽在皮鞋前面蹲了下来,拿起一只鞋子,在鞋底位置伸手摸了一下,上面有一些还没全干的泥泞。

    宿舍很潮湿,尤其是过道位置。

    一般来说,宿管老师查房巡视宿舍时,鞋底往往会湿,但按照小平头所说的,这个叫王宝钢的在上个月就已经死了,他的鞋子应该一直放在这里,那又怎么可能会湿的?

    “王宝钢为什么要跳楼?”周泽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小平头摇摇头,“他也没受什么刺激的样子,那天晚上一切照旧,他拿了钥匙串儿就去查房了。”

    周泽环视四周,他在找寻。

    要知道,不管是不是王宝钢的灵魂杀了孙秋,至少可以证明一件事,那就是王宝钢的灵魂还一直在这栋宿舍楼里游荡着。

    “你去吧,可以报警。”周泽说道。

    小平头愣了一下,然后后退着离开了房间,至于他会不会报警,周泽真的不是很担心。

    而后,屋子里就只剩下周泽一个人了,周泽右手指甲全部长了出来,一团黑气在掌心间环绕,紧接着,周泽将指尖触碰在瓷砖上,黑气顺入了瓷砖之中。

    没过多久,

    自床头柜放鞋的位置开始,浮现出了只有周泽一个人可以看见的黑色脚印,脚印一直顺延出去。

    周泽打开了宿舍门,顺着脚印往上走,

    上了楼,

    脚印在楼道间不停地穿梭,来回,

    在学生寝室门口,时而复杂,事儿深浅不一,

    这意味着王宝钢哪怕是死了,也依旧在做着自己宿管老师的事情。

    他还在检查着宿舍,还在盯着学生,还在检查着学生的就寝,深夜的时候,他就在楼道晃着,会站在门口站很久,等很久。

    他已经死了,

    所以他有很多的时间,

    可以更好地投入工作。

    寝室里的学生们并不清楚,他们一边要和活着的宿管老师斗智斗勇,一边还要面对来自一名鬼魂的凝视!

    忽然间,周泽目光微微一凝,他看见在过道尽头的一间寝室门外面,黑色的脚印最是密集。

    这意味着王宝钢曾在这里盘亘了很久很久,甚至可以从脚印上看出他的纠结和犹豫。

    周泽走到了那间寝室门口,有些意外的是,上面写着“杂物间”的白色纸条,意味着这个寝室被废弃了,没有学生居住在这里。

    周泽伸手想要开门,但门是锁着的,指甲嵌入进去,微微用力,锁被撬开,周泽还是走了进去。

    寝室里面床上空荡荡的,下面堆放着不少拖把扫帚之类的杂物,似乎没有什么稀奇的。

    但周泽清楚,王宝钢既然会在这里纠结这么久,肯定是这里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周泽在布满灰尘的床板上坐了下来,床铺发出了吱呀的声响。

    夜,

    很安静,

    有些安静得不像话。

    慢慢地,周泽的视线开始变得有些模糊起来,他猛地站起来,那种模糊的感觉瞬间消失,作为一名鬼差,他不能正常入睡。

    有时候,周泽觉得这是一种酷刑,但后来他慢慢地发现,无法正常入睡,可能也是保证鬼差不受鬼魅影响的保证。

    “咕嘟…………咕嘟…………”

    “咕嘟…………咕嘟…………”

    下面,出现了泉水涌动的声响,四周还传来了一种浓郁的血腥味。

    周泽开始慢慢地后退,然而,当周泽转过身时,却发现进来时的门,变成了一堵墙壁。

    而在这间寝室的地下,

    鲜红的血水开始弥漫开去,

    远处,像是有血海正在翻滚而来,一阵浪涛,呼啸而至,瞬间将这整个寝室给彻底淹没。

    “咕嘟…………咕嘟…………”

    周泽整个人被浸没在血水之中,四周的一切都被蒙上了殷虹的光泽,这让周泽有了一种第一次走黄泉进入水潭时的感觉。

    这时,墙壁外面传来了“滴答滴答”的声响,

    像是有人穿着皮鞋,正在慢慢地走来,

    他开始越来越近,

    然后走到了和周泽一墙之隔的位置,

    他敲了敲墙壁,

    沉声道:

    “熄灯了,关灯!”

    “啪!”

    血水之中像是有一团黑色的墨汁在疯狂地扩散,

    原本通红的一片刹那间化作了黑压压的阴沉,

    就像是,

    灯,

    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